[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探视日”不准陈光诚会见家人/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7年1月26日 转载)
    “探视日”不准陈光诚会见家人 律师指违法、不人道
    
     (博讯 boxun.com)

    
     本台独家消息,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案终审判决后第一个“探视日”1月25日,家人前往看守所,但是没有获准会见陈光诚。律师指出,当局有关方面此举显然违法,也不符合人道精神。
     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1 月25日下午,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家人在陈光诚案终审判决后沂南县看守所的第一个“探视日”,前往探视陈光诚,最终没有被允许会见。
     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先生讲述了下午和家人一起去沂南县看守所的经过。
     他说:“和我妈妈一起坐公交车到县城去的。同去的还有陈光诚的四哥陈光新,我们三个人。
     他们讲,这一个月当中,25,26,27日三天可以探视。当时我们随着其他人一起进去的时候,他们问我们探视谁,我们说了光诚的名字。他们问‘终审结束了吗?’我们说‘结束了’。他说‘结束了可以’。登记名字的时候,他只写了我妈妈的名字,我以为不写上名字就不让见,我说‘我要扶我妈妈一起进去见光诚’。他说‘只要见同一个人,你们三个人一起进去就行了’。所以我们就满怀希望地在那边等。从两点等到三点半以后,又被告知不行,说光诚还有一个程序没有结束。”
    
     问:“什麽程序?”
     答:“我问了,他说‘你要想找一个说法的话,上前边二楼办公室去问一下’。我到了二楼办公室,他们说‘那我们也说不清,你不要等了,赶紧回去吧’”。
    
     问:“当时和你们一起排队等候探视的有多少人?是不是都进去会见了?”
     答:“大概有不到二十个人的样子,其他人都见到想见的亲人了。”
    
     我又给同去的陈光诚的四哥陈光新打电话,他的手机没有人接听。
    
     陈光福问我:“电话没有关机是吗?”
     我说:“对,但是没有人接。”
    
     陈光福说:“他不敢接。”
     我说:“从‘来电显示’他知道是海外打来的,是吗?”
     答:“对,对。”
    
     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在他委托的律师去年8月18日得不到允许出庭的情况下,8月24日被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陈光诚不服提出上诉,临沂中级法院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12月1日,重审一审判决结果依旧,陈光诚再次上诉。今年1月12日,二审终审判决仍然维持原判。
    
     我问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先生:“他们有没有跟你们讲什麽时候可以会见陈光诚?”
     答:“我们问了。他们说‘不知道。”
    
     陈光福说,同行的母亲一直在流泪。他说:“母亲原先腰部受伤,今天是拄了一个棍子从八、九十里路以外赶到县城,本来满怀希望能够见到光诚。在等待的时候,她一直在流泪。监管的人员和我们攀谈,说‘大家都知道,没有办法,什麽也不要说了’。
     我感觉是在我们说探视光诚以后,他们可能就请示了。不知道请示哪一级,最后得到的答复是‘不行’。
    
     我打电话到陈光诚家中的时候,他的母亲已经睡了。
     我问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她(母亲)回来以后说什麽,袁伟静说:“她也没说什麽,就告诉我‘不让看’。母亲因为重点关心光诚的身体,上次律师会见后说光诚抽筋、拉肚子这种情况,所以她一直想去看看他到底怎么样。”
    
     问:“您和律师联系了吗?”
     答:“我和李劲松律师联系了。律师说终审判决了,家里人是完全可以去探视的。律师说,如果说是一个程序没有走完的话,那可能是转交的手续现在还没有办完吧,按正常这是不应该影响家里人去探视的。”
    
     袁伟静从2005年9月就和陈光诚一起被软禁监控在家中。去年11月28日,袁伟静又被警方作为陈光诚的“同案犯罪嫌疑人”在家中“监视居住”。
     袁伟静说:“这个地方还是二十四小时有人看着我。自从去年11月28日到现在,人员没有大的变化。我能看见的地方,每天大约八个人。律师也告诉我,虽然他们现在对我监视居住是违法的,但是既然他们“监视居住”的通知给我了,从法律角度,他们就可以对我的行动进行强制。所以现在律师说,终审判决以后,除了我之外,家里人都可以去探视光诚。”
    
     问:“对于家人去也没有获准会见,您是怎麽看呢?”
     答:“判是按刑事案来判,但是对待还不是按刑事犯来对待。我们本来怀着很大希望,春节之前嘛,我们还想捎去很多话,毕竟这是光诚自己在外边过这个年。”
    
     曾经担任陈光诚辩护律师的李方平律师说:“看守所现在不让他的家人探视,我觉得从法律上来讲,陈光诚是经过二审已经判刑的,算是‘已决人员’,有权要求探视。作为他的家属,也有权要求探视,因为案件已经了结了。因此不让家属去探望,显然是违法的,也不符合人道精神。他(看守所人)说还有其它事没完,那显然也是说不过去的。”
     李方平律师说,目前正在为陈光诚申请“保外就医”。他说:“现在‘保外就医’的事主要是李劲松律师在跟踪。”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案近况与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二)/RFA张敏
  • 郭飞雄案报道 / RFA张敏
  • 律师详谈会见郭飞雄 张青紧急求助呼声/RFA张敏
  •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十四)/ RFA张敏
  • 郭飞雄看守所来信 妻子张青吁请关注/RFA张敏
  • 高智晟一周前被警方带走下落不明/RFA张敏(图)
  • 元旦芬兰记者登门访胡佳 / RFA张敏
  •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之一)/RFA张敏
  • 被绑架及刑拘的陈光诚案证人陈光合获释\RFA张敏
  • 陈光诚案律师血溅临沂指有人设局-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十二)/RFA张敏
  • 高智晟宣判后回到家中 营救高律师(之十)/ RFA张敏
  • 高智晟案开庭引起反响 警方对高家最新举动/ RFA张敏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八)
  • RFA张敏:严正学未获准聘请律师 滕彪谈有关法律条文应修改
  • 专访陈光诚妻子袁伟静/RFA张敏
  • 盲人陈光诚的眼睛 / RFA张敏
  •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九/RFA张敏
  • 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七)/RFA张敏
  • 面对林牧遗书―“两头真”人物专辑林牧(之二)/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