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人被打 房被烧 武汉四新农场大量土地荒芜/刘飞跃(图)
(博讯2007年1月22日)
    人被打 房被烧 武汉四新农场大量土地荒芜/刘飞跃
    人被打 房被烧 武汉四新农场大量土地荒芜/刘飞跃


    人被打 房被烧 武汉四新农场大量土地荒芜/刘飞跃


    人被打 房被烧 武汉四新农场大量土地荒芜/刘飞跃


    
    一、 腾地迁移 农民颠沛流离 无家可归
    武汉四新农场是一家国营大型农场,上世纪八十年,该农场地多人少,条件很差。从1983年开始,四新农场通过报纸、电视招聘外来农民到农场种地,武汉市周边的仙桃、洪湖、汉川等地的农民看到新闻后纷纷前来。大约到1994年,从各个地方来武汉四新农场的农民有二千多人,五百多户。这些外来的农民在四新农场种地种菜,时间长的有二十多年,短的也有十几年,他们还在农场的安排下,在四新农场建了住房,大家都把农场当成了自己的家。
    
    2001年7月,武汉市下发26号文件,将四新农场划归武汉新区,准备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开发。到2003年底,四新农场正式职工获得经济补偿和安置,而对这些所谓的外来农民,四新地区管委会认为他们只是与农场存在土地承包、租赁关系,他们不是农场的正式职工,不能对他们进行安置和补偿。为了逼走这些农民,从2004年5月10日起,农场管委会就对他们停水停电,并捣毁水利设施,大雨过后,农田里大量积水,农场管委会却不许电泵站排涝。2004年7月,在40多度的高温下,走投无路的二千多农民被迫接受开发区的协议,在领取了一点可怜的青苗费、搬家费、迁移费和房屋赔偿款后,离开了四新农场。
    
    这些农民离开四新农场后,被迫回到原籍地,但由于他们长年在外,农村的土地又三十年承包不变,大多数的农民回乡后无地可种,而原来的房子也早已不在。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农民又返回武汉,在四新农场外围的一些农村里高价租人家的田种,高价租人家的房住。
    
    对于这样的遭遇,四新农场的这些所谓的外来农民们认为,他们在四新农场一干就是一、二十年,与四新农场已形成了事实上的劳动关系,为武汉市的发展是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的,武汉市不能一脚将他们踢开。为此,这些农民从2004年就开始了上访维权,他们四次到过北京,并曾在北京长跪不起。有一次在武汉东湖开发区上访,被警察、保安以“阻碍公务”为由施放毒气,村民田德平、杨辅武还遭到拘留半个月。
    
    二、 土地荒芜 农民复耕 人被打 房被烧 农民坚持上访
    
    从2004年7月起,四新农场就不再允许种植庄稼和农作物,等待开发,可时间到了2006年初,四新农场的大片良田还荒在那儿,除了修了几条公路外,没有任何开发项目。
    
    住在四新农场周围的那些被撵走的农民看到这个情况后,他们学习了国家有关土地政策后了解到,土地被征用后,一年之内未开发的,农民可以重新耕种。2006年2月19日上午,近百名农民返回四新农场,他们在农场内搭起54个塑料棚,准备在此种地居住。四新地区管委会知道这个情况后,很快于第二天就组织派出所、城管队以及黑社会打手五、六十人来到刚搭建的现场。当这些打手来后,他们拎着长镐,对出面阻止的农民大打出手,两位农民当场被打成重伤,于此同时,城管队的人员则一把大火将五十多个棚子一烧而光。
    
    2007年1月16日,我们来到四新农场进行实地调查,尽管大雪覆盖,我们看到,四新农场确实是一片荒凉,田里除了杂草还是杂草。我们又特别询问了四新农场以前的正式职工,他们也表示,四新农场的地荒在那儿已有二、三年了。据了解和查阅相关资料,原四新农场的面积在万亩以上。那些被撵走的农民们对我们表示,为了生存,他们直到现在还在向政府讨说法,2007年1月8日,他们还到湖北省相关部门上访请愿。
    人被打 房被烧 武汉四新农场大量土地荒芜/刘飞跃


    人被打 房被烧 武汉四新农场大量土地荒芜/刘飞跃


    人被打 房被烧 武汉四新农场大量土地荒芜/刘飞跃


    人被打 房被烧 武汉四新农场大量土地荒芜/刘飞跃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7-1-22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2007年将对全部药物重新审核(图)
  • 扬州暴力拆迁压死老人续:死者家属上当面临困境
  • 刘玉兰的遭遇:四十年苦难 青丝变白发
  • 两起官员灭门案背后:死者均为当地铁腕人物
  • 百姓杂志:谁吞噬了失地农民的千万安置款?
  • 安徽贪官陈兆丰狱中自白:送钱者70%是干部(图)
  • 反核污染维权人士孙小弟荣获国际“无核未来奖”
  • 解放军修正战略 将在台海以核对核
  • 上海维权:谁有病提照顾,就打死谁!
  • 瞭望:藥害事件頻發的拷問
  • 美俄将在北京商讨朝鲜核问题(图)
  • 召开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防治工作非政府组织会议的通知
  • 中国—东盟峰会签署无核武器区条约
  • 中国军方被北核试激怒要求中止援助
  • 中国称死刑核准权归最高法院行使(图)
  • 刘飞跃:随州民师维权出现重大转机(图)
  • 中国外交部称有关朝鲜就核试验道歉报道不准确
  • RFA张敏:送别林牧先生的日子―“两头真”人物专辑林牧(之一)
  • 中国两商贩三百万美元售一公斤核材料被捕
  • 杭州红山农场侵权案:谁欺骗了中纪委
  • 青岛开发区热电公司:谁是贪污犯的保护伞
  • 河北石家庄:谁制造付华良冤案?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请关注核爆的受害者:8023部队退役官兵处境凄惨
  • 政文:评江苏省高级法院苏行监字第106号通知书
  • 王志坚:谁扼杀了花季少女
  • 愚夫:苏红旗及家人再次被关押殴打
  • 从七九二矿破产,遣散职工到惊暴核污染扩散内幕
  • 人大代表超越法律谋求一己私利 霸道少妇横行小区皆因后台关系
  • 审坤:谁在“逼良为娼”? 万恶的教育乱收费
  • 刘隐:谁为自杀负责?
  • 张钢:孙大午何罪之有?
  • 张广天:谁在剥夺我居住的权利?(转载)
  • 李昌平:孙志刚替我而死
  • 亚洲时报:孙志刚案13疑犯归案 结果难於令人信服
  • 辩护词:他们是抗瘟功臣,不是恐怖罪犯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福建省监狱管理局局长许以穆:司法系统大贪官第一人
  • 曾子师: 卖春和买春谁更可恶?该打谁的板子?
  • 别吵了:所谓恐怖分子在伊斯兰人的角度看就是自由战士!
  • 流氓警察----“人民”警察殴打侮辱人民纪实:随意抓人、毒打侮辱妇女
  • 两天之内三起重大煤矿事故:谁该为生命忏悔?
  • 【博讯特稿】问:严打措施的社会基础。谈:所谓黑恶势力产生的根源
  • 雅科夫:四等公民
  • 揭露“核酸营养”商业骗局传单
  • 崇义:谁是伊拉克的爱国者?
  • 大学成本核算不能是教育部的独角戏/邓海建
  • 与温总理谈心(二):隋文刻法与所辞职綦彦臣
  • 冼岩:司马南、何祚庥的双簧,方舟子的乖巧
  • 林金芳:他們需要的不是一餐年夜飯
  • 《居安思危:苏共亡党的教训》成了“烽火戏诸侯”/石巍
  • 不够慎重的美中核交易/方觉
  • 笑蜀:谁来滋润中国衰败乡村的心灵
  • 淩德權:朝核問題的戰略聚焦點
  • 社会公正是和谐秩序的内核
  • 中国是什么样的“核心”国家
  • 彭興庭:司法“有限”,立案審查不宜取消
  • 曹长青:清廉不是民主政治的核心价值
  • 董瑞豐:四大機制化解內部矛盾
  • 曾金燕:核威胁与人类安全
  • 邹啸鸣:税收增长的生死时速
  • 林蔚:清理死刑復核權的“灰色地帶”
  • 肖雪慧:他留下了一个思想宝库—纪念何家栋先生
  • 朝核问题与中共/东方猎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