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强拆依旧 残疾人丈夫臧瑞群上吊自杀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7年1月21日)
    以下消息转自国内论坛,欢迎补充原始出处:
    
     北京拆迁户臧瑞群因怕政府强迁上星期五上吊自杀,以死来抗争。北京的几十名访民星期四赶往他家探望,声援。有访民表示,北京的强拆活动依然持续。 (博讯 boxun.com)

    
    家住北京东城区北合胡同25号58岁的臧瑞群是经租房主,近期拆迁办即将强迁他的住宅,本月24号上星期五,他在家中上吊自杀。星期四,记者曾打电话给他的兄弟,但对方一直不开机。曾前往看望过死者的马连福对表示;臧瑞群家附近的房屋拆迁政府的补偿价是4万一平米左右,而他家却是8千一平米。给他补偿特别低,他妻子是残疾人,拆迁人员威胁他说,不给拆就弄你媳妇,他就表示要以死抗争。在房顶弄一个小窟窿上吊自杀。24号晚八点被家人发现时身上还热乎,救护车来了,但拆迁办的人不让救护车进入。
    
    据了解,1958年前后,政府将城市中的私房统一经营出租,大面积的住房被租给一些无房者,这类房产称为经租房,政府定的租金价格往往很低。曾有文件把经租房产权作为历史遗留问题。
    
    星期四上午,大约几十名经租房主前往看望了他的家属,一同前往的马连福向表示,今天我们都声援他去了,我们大家都给他默哀了,去了好几十人,先是一个居委会去的,看我们人多,就叫警察来了。一个警察来了,问你们干什么来了?我们说吊唁死者来了,还跟警察吵了半天。连媒体都控制,有记者拿了长焦照相机去了,都不让进,今天看到香港记者去了,拿着数码相机照的像。
    
    北合胡同所属的景山派出所向询问的记者核实了自杀的事件,表示有拆迁户自杀,但是他们的领导和其他警员负责处理事件。
    
    马连福表示,他们经租房的二百多人下星期一将再次前往死者家里吊唁,并会送去悼念他的大横幅。
    
    此外,马连福还透露说,死者臧瑞群家族解放前共有15间经租房,但是政府给他家租出去了十一间,只剩下四间留给他们一家十几口居住,现在连仅剩下的四间也要拆掉。
    
    据了解,目前,北京有24万间经租房,占地 380万平米,涉及六千户,他们为了讨回自己的房产权,*,告状,但是问题无法解决,为此而付出生命的不只臧瑞群一人。
    
    据访民倪玉兰表示,有一个叫张秀珍的老太太,都八十多岁了,她也是因为经租房最后*,最后被活活折磨死了,这是在今年春节大年三十那一天死的。 倪玉兰还表示,现在北京的房屋强拆并没有被制止,她家附近的房屋已被拆得乱七八糟,并且拆迁人员趁着家里没人就强行拆除人家的房屋。
    
    有网友在论坛留言称:事件属实,死者死后胡同里摆满了花圈。过往行人有目共睹。不过他也没白死,差迁款拿到八万元一平米了。被拆迁的区域以后全部建成四合院按照占地计算,3.8万元每平米。赚的是老百姓的命钱!!!黑!黑!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十七大前夕 北京为传媒划出两大“雷区”
  • 访民频频死亡:北京上千访民聚集大批警察戒备
  • 北京海淀区区长周良洛因非法批地被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 电子垃圾即将淹没北京中关村(图)
  • 男子在北京海淀持炸弹自爆 身体被炸成碎片(图)
  • 北京郊区再发猪瘟 媒体禁报
  • 北京访民潮中罕有出现70多名大学毕业生
  • 北京市原铁路局长李树田涉嫌受贿罪被捕
  • 北京规定国有煤矿党委书记月下井不少于5次
  • 北京喊反腐竟然庇护力霸集团总裁王又曾
  • 北京市宣传部长蔡赴朝露面
  • 奥运期间北京采访究竟有多少自由?
  • 给北京市朝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封公开信
  • 一周新闻聚焦:各方评说北京放宽外国记者采访限制
  • 光天化日:北京侨商亿元企业突遭百人哄抢
  • 公共卫生公益机构“益仁平”在北京注册成立 邀请律师志愿者加盟
  • 北京市委宣传部长蔡赴朝被中纪委调查 (图)
  • 北京工地失火飘浓烟 百名工人紧急疏散(图)
  • 樊百华:“病从口入”与中国的质检—从北京毒大米说开去
  • 中国最贪的村干部----北京海淀安宁庄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北京万杰医院---一个黑洞医院
  • 穆正新:关注北京奥运的辱华措施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北京宝马车主将骑车人拖进车内狂殴!
  • 奸人告密,醋浪滔天:北京金五星旧书市场覆灭记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绿色奥运,还是“烂”色奥运?北京某个副市长看上了摩根中心...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北京地税局丧心病狂!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在天不高皇帝也不远的地方----一个北京打工妹的讲述
  • 北京交警滥用职权违法犯法控告书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一个北京家庭浩劫中幸存的家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北京:你难道要与全国人民交恶?
  • 北京长安街平静地控诉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mzxtd: 党中央国务院撤北京市长的事,有悖中国法律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风: 天呐!全国一半的病人在北京,请看高部长数据:
  • 古都北京 ——有人在拆定时炸弹!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评论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强夺民宅,如同强盗:在北京竟然会发生这样肆意践踏法律的事
  • 北京一公厕“为了国际影响” 竟然分中外“坑”
  • 北京警察的兽行!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坚决反对使用韩国现代车做为北京唯一出租车型
  • 北京地产商买凶逼迁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黑龙江警车北京街头撒野 撞人后又殴打被撞者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北京观察:北京鸦灾,不祥之兆
  • 北京性骚扰
  • “日本醉鬼围殴北京司机”续:北京市民被激怒了!
  • 日本人北京街头逞凶 聚众殴打的哥扬长而去
  • 钟馗: 论多伦多北京邪会的“民族意识”(另三则)
  • 北京奥运: 洋人之外,又多了好多国人怀疑的眼光
  • 北京,你知道我在这里过得有多苦吗?
  •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 [惨! 惨! 惨!] - 北京舞蹈学院车祸死难者在天之灵怎能瞑目!?
  • 北京西站"话霸"公然勒索 警察视而不见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驱赶穷人拆民房 北京迎奥委招民怨
  • “病从口入”与中国的质检——从北京毒大米说开去/樊百华
  • 弹劾“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的356大理由(第2篇3大理由)
  • 依照党章:弹劾“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的356大理由(第一篇3大理由)
  • 曹长青:圣诞快乐——耶稣在北京、台湾
  • 学渊评潘小涛:北京为甚么要重判陆建华?
  • 百集:北京刘志华、蔡赴朝等贪官的贪污系列黑幕(之一)
  • 陈维健: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 伍凡:评北京央视播放《大国崛起》
  • 北京市委與胡溫中央反腐大較量
  • 北京1111事件:民主与狗主分裂/亚笛多星
  •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所在——论北京民众捍卫“狗权”的群体抗争/贺伟华
  •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贺伟华
  •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 向非洲撒钱,北京意图何在?/陈破空
  • 北京反腐战役陷入僵局
  • 中国维权运动往何处去? 滕彪(北京)
  • 胡平代表《北京之春》致电林牧家属表达哀悼
  • 北京的和平“解放”与历史上的张东荪/胡平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抗议北京市公安局对高智晟案件的违法操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