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朱屯村退伍军人张建民已经于近日被判刑三年
(博讯2007年1月19日)
    作者:蔡爱民
    
     最新消息,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朱屯村退伍军人张建民已经与近日被判刑三年,据中国泛蓝联盟河南负责人蔡爱民在今年元月五日的调查发现家住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朱屯村大街的退伍军人张建民,原来因为家中还有一些农田和耕地,所以被安排在区办小厂,因为国家政策的调整和其他的原因,被迫下岗,回家务农,耕种自己的一点薄田,才可以勉强糊口,但是从二00四年以后,村里的耕地被村干部非法卖完,张建民,从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复员到一个区办小厂的工人,又从一名工人变为一名农民,最后又从一名农民落魄到一个无业游民,这期间的内心感受是如何产生的,恐怕只有张建民自己一个人能感受的到。 (博讯 boxun.com)

    
    张建民在自己和家人的土地被非法卖出以后,也曾像大多数失去土地的普通农民一样,也曾向上级各个主管机关上访举报,但并不因为他们是退伍军人而受到上级机关的高度重视,进入村里认真调查取证,严厉惩处我村的违法违纪的有关人员,而是像对待普通访民一样,相互推诿和扯皮,踢皮球。
    
    随着时光的流逝,年龄的增长,另外再加上老婆和孩子的生活负担,就使得原本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是张建民天生就爱做贼吗,不是吧,张建民也算是受过军营的洗礼,相信也会懂得,遵纪守法光荣,违法乱纪可耻的道理,为何能走到这一地步,如果不在解决退伍兵的下岗与失业问题,相信张建民不是第一个人。但是也不是最后一个有相同经历的退伍军人,我们中国的退伍军人难道说就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吗?
    
    让我们在对照一下,朱屯村的那些干部们在如何掏空朱屯村的,难道今天的中国真正是如庄子所言:“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也”?
    
    [1]朱屯村几千亩可耕土地被卖出用于商业开发,[例如;郑州市桐柏北路的开元新城,银榕花园[银榕花园占地时没有一点任何手续],老百姓没有见到钱,就是这样,村委领导还不止一次的对村民说,朱屯村是个穷村,村里没有钱,就是现在朱屯村里还反倒欠银行里近千万元,村委内债外债一大片,就连朱屯村几个村民组也是内债外债一片,以致现在我们村还在吃着银行的贷款,钱被用在哪里了,老百姓不清楚,就是这样,村委还是对外宣称,朱屯村是郑州市中原区中原乡的小康村,人均年产值五六千元,不知这个数字是如何被计算出来的,老百姓不清楚,前些年朱屯村村委财务还公开,但是,不知为什么这些年却不公开了,就连几个村民组的财务也不公开了,村委和村民组的收入和如何开销,村民都不知道,一切由村委领导和村民组长说了算,这个不太正常吧。
    
    [2]郑州市中原区中原乡党委书记兼朱屯村党支部书记卢建军[注;同时也是郑州市人大代表] ,他的儿子在国外上学,光学费每年就是三四十万元人民币,而且已经拿到绿卡,属于高消费了,他的老婆赵志宏被他安排在朱屯村村里唯一的村办企业[郑州市中原建筑公司]任负责人,[注;开元新城,银榕花园],都是由卢建军牵头拉的工程,然后有她大包大揽的,现在郑州市中原建筑公司显然已是她的个人企业了,他的侄儿卢增玉被他安排在朱屯村村委会任副村长兼第四村民组组长,这个也太不不正常了吧?
    
    [3]朱屯村委会领导只不过是一个农村基层干部,每月工资有多少,而且我们还在吃着贷款,领导们光是烟钱每月就是六七百元,村干部们倒是出门有车,到饭点儿的时候,有饭店,用的通讯公家报销,丝毫不为老百姓办一点实事,这就是村民心中的公仆吗,村干部自持手眼通天,官道有人,丝毫不把老百姓的意见放在心里,而且在河南省郑州市桐柏北路的开元新城 [注;此地也是我村被卖出的田地之一] 拥有有自己的套房。
    
    [4] 朱屯村以前有几个村办企业,外人任企业负责人的时候,企业个个生意红火,可是自从村里收回后,只见产品卖出,不见产品卖出的钱,到最后干脆不但不赚钱,反倒最后落下个资不抵债,厂区一片荒凉,并且欠银行几百万元债务,例如[郑州市中原挂面厂,郑州市中原打火机厂,郑州市中原电焊条厂,郑州市中州电线厂,郑州市六一玩具厂],那也是可耕地啊,群众能不寒心吗,直到现在,我村一直还在吃着贷款,这个正常吗,群众去区里去市里上访,人还没有回到家,村干部已经知道是谁去上访了,村干部们丝毫不为老百姓办一点实事,这就是人民的公仆吗,难道真像有些人说的一样,朱屯村就像一个盖着锅盖的开水锅,如果把锅盖掀开了不知要烫死多少人呢?
    
    [5] 朱屯村的人事安排更是糟糕,谁要是抓住村领导的一点违法违纪证据,就可以在村里要个一官半职,肖某因为经济问题判刑回来,当初就是审查期间没有把朱屯村的黑暗向检察机关说出来,回来以后,反而被朱屯的村干部安排在信访上面了,这个正常吗,朱屯村的村干部不止一次地说要朱屯村的村民站在朱屯村村委会的一边,并且在对朱屯村治安室的治安员开会时说,哪个治安员要是向村里领导反映谁去或者准备去上访和告状,就可以得到奖金,这个正常吗,而且多次阻止村民去上访告状,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要是走的正,行的端,还怕群众去上访告状吗。
    
    [6]朱屯村的情况就向多米诺骨牌一样,推到一个,就能到下一大片,而且牵连众多,这也是我们村民多年来一直上访告状告不了的原因之一,如果查处一个,朱屯村委就要要换届了。
    
    [7]现在朱屯村领导干部的诚信和威信在村民老百姓的心中几乎就是等于零。
    
    另据朱屯村其他退伍军人透露:这些朱屯村的退伍军人也曾经到北京上访,以下是他们赴北京上访的求助信
    
    我们是一批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都市村庄[中原乡朱屯村]的参军退役的军转人员,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为了国家的安宁,为了人民的幸福,我们积极响应祖国的号召,远离父母和家人,毅然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奔赴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把自己最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祖国,加入了保家卫国的行列,有的还参加了当时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有的还在火线入了团,入了党。荣立了集体和个人二等功,三等功,为祖国和家乡人民争了光。
    
    在这里我们要反映的问题是:我们这批城市农村兵按照当时的国家政策,因为家中尚有一些土地,,退伍后只能被安置在区办,和社办企业,但是由于国家的政策调整,这些小企业逐步萎缩,倒闭,我们这些退伍兵工人也随着工厂的倒闭,下岗的下岗,失业的失业,被推到了无人管的境地,我们的生活根本就无法过,就连作为公民的最基本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也被莫名剥夺。我们和妻儿的生活问题得不到保障,有的被逼无奈外出打工,忍气吞声,为了糊口而挣扎,有的还因为找不到工作流落街头,穷困潦倒到处受人歧视,这些情况我们多次向上级部门领导反应,几年来问题却迟迟得不到解决。
    
    过去有一句话叫一人参军全家光荣,现在体现在我们身上却是一人参军全家受穷,其待遇还不如两劳释放人员,近几年来由于郑州商贸城建设步伐加快和城市建设规模扩大,我们村所有土地均被非法卖出,生产队的经济状况也比较富裕,村民都有丰厚的收入,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就连两劳释放人员也可以享受到村民的福利待遇,而我们这批退伍军人的处境却非常尴尬,下岗失业没有工作,户口又回不到村里就连我们的妻子儿女的户口也落户不到生产队,更谈不上领取独生子女费了,村里的土地已经被非法卖掉,但是我们却分文没有得到补偿,我们不禁要问,假如当初我们不去参军,也许我们也会和父老乡亲一样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但是我们响应了国家的号召参军去了,退役后却落到如此境地,妻子儿女也要跟着受苦,我们实在想不通。在当前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行教育活动的同时,我们希望领导以群众利益无小事为出发点,不推诿,不踢球,抽出一点时间来过问一下我们退伍兵的这一点生活中的小事,安抚一下我们退伍兵冰冷的心,以解我们的生活之忧,使我们真正走出生活的困境。
    
    我们强烈要求:
    
    1:家中的土地被非法卖掉,敬请给与我们应有的补偿。
    2:恢复我们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履行我们公民应有的职责。
    3:恢复我们的基本生活,工作,享受村民应有的权利和义务。
    
    郑州市中原区朱屯村退伍军人联名名单;卢国廉,卢福建,卢国有,卢林山,王玉峰,卢铁林,卢福海,张海潮,张艳芳,吴玉柱,吴福来,李顺昌,王胜利,郝全成,潘自更,刘百根,刘百胜,蔡昌林,蔡壮发,蔡武声,蔡林坡,王育斌,卢魏明,蔡长喜,卢明军, 卢红伟,卢松山,朱振玉,朱振伟,卢耀东,朱建伟,卢明岐,赵铁忠,张建民,吴建中,耿宏岐,卢允峰,蔡爱春,卢建富,李志刚,卢金钟,卢强,蔡松坡,吴国利,卢隽。
    
    北京上访后,这些老兵的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以越战老兵卢福建,卢国有,申四辈和保卫过赵紫阳的老兵孟建武为代表的退伍老兵们纷纷开始转而信仰三民主义。然而就在卢福建,孟建武等退伍军人作为国民党精神党员代表朱屯村村民参与人大代表选举过程中,却被河南省郑州市当局诬陷以参加「非法组织」为名行政拘留近半个月。相信当局不解决退伍兵的下岗与失业问题,张建民不是第一个人,也不是最后一个。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请看退伍军人张建民是如何沦为盗贼的/蔡爱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