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假记者”兰成长被暴打致死经过(图)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2007年1月19日)
    中国贸易报社山西记者站工作人员兰成长在山西浑源县一煤矿被打死一事在南方报业网率先报道之后引起巨大反响,本报记者来到当地调查之后,一个煤矿的仓库管理员如何成为记者,他如何被打死的过程逐渐清晰。
    
    司机的朋友转述被打经过
    
    据不愿透露身份的权威知情人士称,中国贸易报的工作人员兰成长一行是于1月10日上午12点多到的水沟村,他们是当天第八拨来到这个矿采访的“记者”。他们一行三人,其他两人,一个是临时雇佣的司机曹某,一个是同事常某。据权威消息人士透露,常某是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人,今年50多岁,以前是装卸工,跟中国贸易报山西站站长常旭日是同村人。常某去煤矿的身份是中国贸易报山西站英文采编部主任,而兰成长的身份则是专题中心主任。
    
    一直不愿露面的曹司机的一位朋友昨天向记者转述了兰成长等人被打的大概过程。曹司机说,兰和同事常某先是去了大仁庄乡西王铺村的一个小煤矿,那儿有人说,你们去办事处吧,那儿有人接待。然后他们拿着报社开的介绍信去了几公里外位于水沟村的办事处。当时只有一人在屋里,双方说了几句,至于说了什么,曹没有透露。对方说了之几句之后开始打电话,打了好几通。兰成长和司机觉得情况不好,马上就往外走,他们坐到车里等常,一直不见常出来。
    
    没多久,开来了两辆车,一前一后把他们堵住。车上下来几个光头汉子。兰拉开车门就跑,跑出十几米时,听见后面的光头叫道:“小子你敢跑,打死你!”兰成长就回去了。司机被一个光头控制,兰坐车后排被两个光头夹住。水沟村村民说,这些矿上的人很厉害,欺男霸女,村里都不敢管。然后,光头们把司机和兰都架到了屋里。进去时,曹看到常已被打断了一条胳膊。进屋后,兰对光头们说,“你们不要打他(曹司机),要打打我。”接下来的冲突中,兰揪着一个人的领子。对方说,你放不放手?兰没放,于是一条铁棒打在了他的胳膊上,接着他的另一条胳膊又被架到桌上,又是一铁棒,两条胳膊都断了。稍后他的一条腿也被打断。
    
    兰成长所持的中国贸易报社工作证。
    
山西“假记者”兰成长被暴打致死经过

    
    一名目击了事发过程的村民说,矿上的人候四(音)用镐柄一下打到兰的天灵盖,兰顿时血流满面,一下晕倒在地,打人者见势不妙,拿茶壶泼水到他头上,兰没醒。打人者随后用水冲洗了地板,还威胁兰等人,要一个小时后接到他们的电话才能走,否则半路碰见他们还要继续打。然后打人者就离开了现场。走之前还说,你们的电话、地址我们都知道了,你们要是敢报警,杀你们全家!
    
    15分钟后,曹司机把兰抱上车,带着常往大同市赶。来到一个收费站附近时,兰短暂醒了一会儿,只说了一句话:“这条腿算是废了。”
    
    据权威消息人士透露,当天下午6时30分,他们来到了大同市第五人民医院。兰的姐夫李文先稍后就赶到了医院。11日上午9时20分许,兰成长被宣布死亡。9时30分,兰成长的姐夫终于想起来要打110。
    
    仓库工人为生计离职出走
    
    青磁窑矿场(青矿)是大同市众多国有矿场之一,兰成长已经去世的父亲就是矿上的老工人,他的家就在矿山上平后里的红砖房里。1972年出生的兰成长子承父业,成年后进矿区成为一名仓库工人。兰成长在矿区的老领导刘九江说:“小兰的性格谈不上特别,每天的工作就是管轴承等器材,做的都是例行公事的活。他结婚后有两个女儿,今年5岁的那个已经快上学了,老婆又没有固定工作,一个月500多块的工资有些低了。一年多前,他离开了单位,矿里停了他的工资,只给他交养老保险等福利。”
    
    父亲过世后,兰成长的家早已搬出了矿山,离职后只回过矿里几次,刘九江介绍,他曾听兰成长说,自己离职后的新工作是“国家安全生产总局安全文化调查员”,专门到各矿场里调查有无人员死亡或违规开矿情况。
    
    先后供职两家报社
    
    兰成长离开矿场后,成为山西省内刊物----现代消费导报下设的“安全教育周刊”的一名员工,身份不是记者,而是“安全文化调查员”。
    
    现代消费导报总编办陈姓负责人昨日下午告诉记者,“安全教育周刊”招进兰成长这批员工是报社工作不断扩展的需要,“这四五十名员工的主要工作,是到厂矿里搞调研,送安全文化下基层。”
    
    网上有帖子(西祠胡同“山西报业”论坛网友“道报110”的帖子《看看这个吧,真给山西的媒体丢脸!!!》)却对此予以否认,帖子说这伙人唯一的任务就是敲诈煤矿,“如果你们有违规和违法生产的情况,我们可以直接向国家安全生产总局汇报“,有煤老板曾致电国家安全生产总局,发现对方对“安全文化调查员”全不知情,于是纷纷向警方报案。
    
    对于网上的这些传言,现代消费导报陈姓负责人承认:“招聘过程中确实存在漏洞,但这些员工大多数都没有问题,他们的权限只是搞调研,不是正式记者。”去年六七月份,现代消费导报在上级主管部门的压力下,对“安全教育周刊”进行了整顿,“将这一摊子人全部‘拿掉’了。”离开“安全教育周刊”的兰成长后被招聘进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完成了在新闻单位间的一次“跳槽”。
    
    官方称打击假记者与兰之死无关
    
    就在兰成长坐车往水沟村赶的同时,10日上午,大同市政府正在开一个部署“打击假报假刊假记者的专项行动”工作会议。据大同市委宣传部新闻出版科相关人员介绍,打击假记者这个工作其实半年前就开始布置了。对于一些评论认为这一行动是针对兰成长被打死一事,他们表示很愤怒,认为这完全是毫无关系的两件事。
    
    另外,他们还表示,中国贸易报社一个副总都来了,该副总表示兰只是他们的新闻线索采集员,不能说是记者。
    
    昨日下午,大同市委宣传部新闻科一人员介绍,公安部已指示全力破案。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浑源记者兰成长被暴打致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