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维权网”强烈抗议上海警方暴殴、刑拘、迫害致死访民段惠民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7年1月15日)
    2007年1月15日
    
     (博讯 boxun.com)

    维权网通过知情人士核实,上海公民段惠民,男,48岁,去年11月3日去北京上访被上海驻京办人员截访并无辜毒打,严重受伤,被强行送去劳教,因得不到及时治疗,于07年1月2日死亡。维权网强烈抗议上海警方暴力执法、滥用公权、迫害行使受到宪法保护的申诉权的公民。
    
    光天化日之下,官方截访人员滥施暴力,警察官官相护,渎职违法,不管被害者死活,置基本的法律尊严于不顾,践踏公民的人权,甚至将人迫害致死,制造了一起“上海的孙志刚事件”。 “段惠民惨案”再次表明,拦截访民已经成了国家机关执法人员滥用权力对公民行暴的一个重灾区。 “段惠民惨案”充分说明,普通中国公民尤其是那些弱势群体,为了讨个是非公正、上访申诉冤案,面临来自执法机构的暴力制裁,连生命安全也受得不到基本保障。
    
    人命关天,有关司法检查机关必须追究上海警方的刑事责任、对违法执法人员立案侦查,警方须向家属做出道歉和赔偿。 我们呼吁各界继续关注此案,重新审视上访制度以及官方如何打着维护社会安定、迎接奥运的幌子授予警方不受约束的权力,任其无法无天,对访民进行任意羁押、剥夺行动自由、暴力虐待。 鉴于十七大和奥运期间,更多访民将上京申诉繁多的冤情,保证避免再发生类似“段惠民惨案”的严重侵权事件必须成为民间监督官方的一个聚焦点。
    
    “段惠民惨案”纪实
    
    据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段惠民和其他访民06年11月3日被警方截访后,被带上面包车时,因他妹妹段春芳身体不好请求坐靠窗位子,竟被截访人员无辜殴打。段惠民见状上前阻止,遭十几个截访人员集体施暴,之后却反诬段惠民用“凶器”—— 剪刀 —— 将他们打伤,并打110报警。北京公安竟也违法接警处理。北京110非但违法将段惠民双手反铐,竟还将其扔进警车后车厢带至大栅栏派出所。据段惠民12月31日被放出后说,他随身是带了把生活用的小剪刀,但被打时根本没拿出来用过,那么多人围着他打,就是想用,也根本没机会、时间拿出来。那时他被围打,无丝毫招架之功,根本没打伤过别人。
    
    尽管已受已重伤,但他仍强忍伤痛向北京大栅栏派出所陈述了事情经过,并为妹妹段春芳被打报案,要求验伤。但大栅栏派出所都违法不理,将他直接交给上海截访人员。
    
    2006年11月4日被押回上海时,重伤的段惠民已发热、血流不止(吐血、流鼻血、手指出血),向外滩派出所提出看病要求,被所长金军断然拒绝。当晚他被黄浦区公安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于黄浦区看守所(今年刚搬到位于浦东张江的新看守所);11月29日撤销刑拘,同日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宣布劳教一年。
    
    虽经家属多方申告,还进京要求立案,但上述所有拘押手续都违法不通知家属;放人、治伤的要求当然也无任何结果。大栅栏派出所还对家属谎称是段惠民自己不要验伤,……等等。而段惠民在黄浦看守所给弟弟段若飞写的信,家人也未收到。
    
    12月25日段惠民被送至位于上海市杨浦区的殷高路劳教中转站,当时段惠民已坐都不能,进去当天测量:高血压(低83、高148),心脏病(心跳153)。
    
    12月28日中转站见段惠民情况不对,才将他送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医院。12月31日黄浦分局决定将重病的段惠民“所外执行”,实质是看他情况危急,将他扔出。
    
    31日下午,黄浦公安强制要求段妻签字担保,被段妻拒绝,要求说法。黄浦公安将段惠民送至黄浦区泗泾路父母家,因其父母已到上海市领导办公地——康办叫冤,家中无人,黄浦公安即于当晚将吐血不止且高烧40度的段惠民连扭带拖强行扔至住在闵行区的妹妹段春芳家。据段惠民说,因他不肯下车,外滩派出所所长金军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踢他。
    
    段惠民八年前和上海一家化公司发生劳资纠纷,其后因“非法解除劳动合同”案、“流氓伤害”案和因“手铐强迁”案、“4.15国际空难受害”案多起不平冤案和被上海政府同样久拖7—8年不解决诸多问题的妹妹段春芳一起多次上访北京。
    
    12月31日段惠民被放出时,整个人完全变样,全身浮肿,浑身是伤,头部、胸部、腹部、后背、臀部、双手擘等都有大面积淤青、肿块,手指因长时出血不止的痕迹清晰,鼻梁骨变形,右手无法抬起,话也说不动,视力极模糊,已基本看不见,也听不清声音。据他竭尽全力、断断续续的简单述说得知:进看守所后,他们明知他伤势严重,却不让他看病,段惠民多次要求治疗,看守所置之不理,公安还讲:“你坐二个星期也不会死”,只给他吃过消炎药。 后来病情加重,才被送到提篮桥监狱医院。医生初诊“再生障碍性贫血”,但其后二次穿刺检查结果显示正常,未能确诊是“再生障碍性贫血”。在监狱医院,为增加血小板,给他输了400CC血浆,打过消炎针、吃过胃药,拍鼻梁骨X片显示:鼻梁骨左边狭窄、右边开放。
    
    看到原本健康、现却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且色如白纸、病情危重的段惠民,家人悲愤交加。31日当晚,七十多岁血栓后无法行走、自理和装心脏支架的父母及段春芳夫妻、弟弟段若飞抬着段惠民到康办呼冤、抗议,要求说法,要求治病。康办称会联系,但直到2007年1月1日上午,都无部门接管,康办所在地警察将全家人送到市政府信访办。1日下午近17时总算同意将段惠民送瑞金医院救治。
    
    1月1日晚22:30时左右,已意识到熬不过去的段惠民对弟弟段若飞说:“提篮桥监狱医生说我这个苦吃得很冤,还说我只有3天时间了。我现很难受,你要照顾好爸、妈,还有小红(即段惠民妻子)和我儿子、小红妈,我已经这样了,你要当心,……。我很吃力,……”。他对弟弟说,内脏翻腾,想喝冷水,并用左手不断拍胸(右手吊针),弟弟见状立刻为他输氧。
    
    1月2日凌晨1:30时左右,段惠民做好CT检查没多长时间,又大量喷血,送抢救室。 按理,无论是出于治病救人的医德、还是最基本的人道,尤其又有市、区政府的“关心”,瑞金医院应该倾力相救,然其后的救治却严重不到位,对家属多次明确病因的请求,搪塞、敷衍或不作答复。由下列事实证明,段惠民完全是被故意拖死的:
    
    1、送瑞金医院时,陪同前往的政府人员、公安未要求瑞金医院立即将病情严重、根本撑不住的段惠民收治入院,只让他在急诊室检查;而瑞金医院在已有各项指标、身体症状都显示病情危急的情况下,假称病床紧张,不收他住院,只让他留急诊室观察。
    
    2、2日凌晨1:30时左右,段惠民昏迷,不断喷血、流鼻血,大量失血,血小板降至零,医院先以休息日医院无血浆、需外面送来搪塞,后又以需市府批准答复心焦如焚的家人,直到下午14:47时段惠民去世,都未给段惠民输血浆。
    
    元月1日晚检查时,医生说段惠民胸部积血、大脑积血、胃出血,应该是外力所致;另化验、检查报告显示,血液及其它指标多项不正常。家属多次询问是否再生障碍性贫血时,都未明确答复,或者含糊其词,意是伤所致。还讲段惠民肚子里都是血,来不及出。然死亡诊断上书:急性白血病。段家从未有人得过此病,段惠民去京前身体健康,现遭暴力致重伤(浑身淤青、肿块)不给他看、反将其刑拘、劳教后,却突发“急性白血病”死亡,此“结论”显然不实。而无论究竟是何原因致死,公安都脱不了整人致死的干系和罪过。
    
    段惠民死亡后,痛不欲生的家属将尸体推出,欲往康办讨说法,在陕西南路被大批公安截住,尸体被抢回瑞金医院太平间,因家属不肯在医院出具的伪“死亡诊断书”上签字,医院扣押不给。至目前为止,无任何政府部门人员上门看望,更勿谈给予任何说法和处理了。
    
    1月5日上午,上海众多访民(约八十多人)在新昌路、凤阳路买了几十个花圈欲往段家悼念,因段家在市中心,他们沿南京西路往泗泾路方向默默行进,行至西藏南路、九江路口遭众多警察强行拦截并被抢去所有39个花圈(另11个花圈被其他访民及时用车送至段家门前),其中周阿根、董莉雅被打,马亚莲等一部分人被警察强制拖上面包车(另一部分人逃脱),送往位于黄浦区国货路的蓬莱路二小,由各所属警署带回。那天,凡通往段家的路口,都被警察看管,不许任何送花圈的访民进入。并开始派警察24小时在段家楼下门前看管。警察对马亚莲等人进行威胁,指他(她)们为组织者。
    
    那天仍有近百人在段家门前抗议和悼念亡者。
    
    1月10日(星期三)上午6:30时,警察和街道监控人员又到住处监控,一警察早上强行进入马亚莲住处,警告她当天不准搞纪念段惠民的活动,不许她自由活动,强制要她去跟他们“喝茶”,直到下午17时才撤控。那天被控的人员还包括奚国珍、朱金娣、陈恩娟、韩忠明夫妻等几十人,他们分别在16时至17时被放。同时公安出动大批防暴警察,将凡到段家悼念段惠民的民众全部截持上面包车,并没收访民悼念段惠民的挽联、花圈。现段家门前每天有公安24小时监视。
    
    段惠民身前照和段惠民身前最后照、段惠民劳教决定书及其他材料:
    
    Article_Show.asp?ArticleID=3133
    
    其他信息请见:Article_Class2.asp?ClassID=76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纵容暴徒殴打辩护律师国法、国际法难容/维权网
  • 抗议北京司法当局对高智晟律师秘密审判/维权网
  • 强烈抗议沂南县当局对陈光诚重审再次定罪/维权网
  • 维权网要求国际人权机构就高智晟案启动"紧急行动"机制、提供国际法救助
  • "维权网"关于福建莆田失地农民联名申诉的声明
  • 维权网公告:法治和人权的全面倒退
  • 让法律、正义和全体中国人蒙羞的审判- 维权网就沂南法院开庭审理陈光诚一案的的声明
  • 维权网关于《世纪中国》等网站被关闭的公开声明
  • 庭审延期,维权网呼吁立即释放人权捍卫者陈光诚,结束任意羁押、终止非法程序
  • 维权网:人权记录(半月刊 06年5月27-6月12日)
  • 维权网《人权记录》半月刊5月27日-6月12日
  • 维权网关于南海征地案农民维权代表被绑、架强迫失踪事件的声明
  • “公民维权网”、“维权网”关于参与绝食者失踪、被拘留联合声明
  • 公民维权网称中国维权运动处境难
  • “公民维权网”代理据称受到酷刑者程发根向联合国特别报告员提交的申诉(图)
  • 美国之音:中国公民维权网促网民维权护法
  • 公民维权网有关张林狱中绝食的紧急声明(图)
  • 公民维权网关于冯秉先先生被诱捕的声明(图)
  • 刊登上访警察控告高官维权网站《中国百姓追踪网》遭封杀
  • 维权网关于陈光诚案终审判决的声明
  • 赵达功: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