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十四)/ 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7年1月14日)

陈光诚案终审维持原判事未了 寻求司法公正多方再行动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十四)

RFA张敏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01,13)
    
    * 陈光诚案终审维持原判 *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案1月12日由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在北京的陈光诚的辩护律师李劲松先生当天收到法院传送过来的裁定书,得知判决结果。
     李劲松律师说:“结果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他委托的律师去年8月18日得不到允许出庭的情况下,8月24日被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陈光诚不服,提出上诉。临沂中级法院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12月1日,重审一审判决结果依旧,陈光诚再次上诉,刚刚公布的二审终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 李劲松律师认为这是枉法裁判 *
    
     李劲松律师表示:“ 这个结果在我来说没什么意外。从12月27日(陈光诚委托的另一位辩护律师)李方平律师血案发生之后,这一血案如果不能得到侦破,那些歹徒不能被抓住,背后的指使者不能被绳之以法,那么就意味着光诚这个案子在临沂的结果不用想就知道了。
     接到法院通知的时候,我也直接说了‘你们决定不公开审理,进行书面审理,可以肯定这是一个错误,就是依据原来的所谓证据,作出二审判决。这样的结果也肯定是错误的,会是个枉法的裁判’。
    在光诚这个案子里边,我们所碰到的或者所发现的迫害光诚的人们的违法行为,或者说涉嫌犯罪行为已经够多了!”
    
    *李劲松、李方平计划15日到临沂*
    
    1月11日,李劲松律师得到临沂法院通知,第二天要宣判,李劲松律师向对方表示他第二天无法赶到临沂,预计15日上午到达”。
    
    问:“您15日到临沂准备做什么?”
    答:“最主要是和光诚见一下面,征求一下他对判决的意见,我把他对判决的意见反映出来。按照现有规定,二审终审,这个终审裁定尽管是错误的,或者说是枉法裁判,但是作为对法律的尊重,我们对它的效力还是要给以尊重。但同时我们也明确,对这个枉法判决,我们肯定要提出申诉,而且我们也相信,这个错误的判决肯定有一天会要得到纠正。”
    
    * 控告与申诉 *
    问;“申诉是向哪一级申诉?”
    答:“申诉的空间就大了。在这个案子来说,我们不会把申诉当成一个重点,我们会把整个这一年多来,对光诚本人、光诚家里人,对这个案子的证人、辩护律师的所有违法行为的责任人,包括我们认为有些不仅仅是单纯违法,而是涉嫌犯罪嫌疑人,我们会采取比较全面的控告、举报。我们认为只有把这些违法、涉嫌犯罪行为得到追究之后,光诚这个案子所有的事实真相才能全部水落石出。对这个案子判决的那些错误,才能更清楚地展现出来。
    所以,这次我们申诉是会跟控告结合在一起,而且以控告为主。等到控告结果出来之后,才真正提出明确有力的申诉要求。”
    
    * 律师被殴打,伤痕仍在*
    
    李劲松和李方平等律师12月27日去临沂执行公务,遭到一群不明身份暴徒殴打,我问李劲松律师现在伤情怎么样。
    他说:“没什么太大问题,医生说,眼睛的恢复正常也要一个月吧。”
    
    问:“现在还能不能看出眼睛的伤?”
    答:“肯定能看得出。”
    
    *为何 裁定书上没有辩护律师李方平的名字*
    
    李劲松律师特别指出,今天收到的刑事裁定书上,辩护律师李方平的名字没有出现在上面。
    他说:“他们传过来的刑事裁定书里面,竟然辩护人里只有我一个,没有方平律师。”
    
    问:“这是什么意思呢?”
    答:“我觉得,可能跟27日方平这个血案有关系。他们这样作,就想把受害人的身份给淡化。”
    
    李方平律师12月27日在临沂被暴徒用铁棍击打头部,皮肉开裂四厘米。血流满面。
    
    李劲松律师说:“事实上当时方平履行的是辩护人的责任,跟我们一块儿去见光诚,方平当时身上都带着那些光诚之前给他写的授权委托书。所以方平的辩护人身份是很明确的,而且,就在那天,27日血案发生后回来的第二天,方平用特快转递方式把本来准备当面交过去的材料寄过去了。
    之后,方平还单独以辩护人的身份,写了份辩护词,也寄过去了,而且还以辩护人的身份,提出一个要求通知证人到庭的通知申请,明确两个证人,一个是临沂市公安局局长刘杰,另外一个是沂南县公安局工会主席孙学农,要求二审法院通知这两个人,到庭接受质证。
    现在我看到这个裁定书比较奇怪,也比较可笑,或者说是比较可耻的一个小伎俩。它把12月27日血案中方平的身份由本来很明确的是光诚的辩护人,裁定书里没写方平,到时候他可能会说,被打的血案主要受害人不是光诚的辩护律师。我估计他们是这个意思。
    再一个也可能是回避方平所提出来的要求通知证人刘杰到庭接受质证,对我们这个要求,他按理来说应该作出答复。他不承认,或者说有意忽略方平的辩护人身份,在裁定书里,也没看到他们对我们要求刘杰到庭,提出质证申请的回复。”
    
    * 李劲松:“永不放弃”*
    
    谈到今后所要作的努力,李劲松律师说:“我肯定会也像光诚原来说的‘永不放弃’,坚持不懈地控告举报,也可以明确说,这件事我会做到一定要有个结果出来,也可以说不死不休吧”。
    
    问:“星期一和您一起去临沂的还有谁?”
    答:“我和方平一起去。他不把方平这个辩护人写到裁定书上,我们认为这是一个违法的行为,对这件事,我和方平去,也会跟他们作一个交涉。”
    
    问:“受理的法院一旦确认了辩护律师的身份之后,没有权力单方面取消这个资格?”
    答:“对。”
    
    * 李方平律师即将再赴临沂 *
    
    陈光诚委托的另一位辩护律师李方平,被暴徒殴打,伤口缝合后现在已经拆线。我采访了李方平律师。
    
    问:“您对裁定书上没写您的名字,您是怎麽看呢?”
    答:“我个人不知道他们出于什么目的。判决书上想列哪个律师,不想列哪个律师都是很随意的,可以不遵从法律。律师的辩护权他可以剥夺,也可以不剥夺。在不了了之的情况下,就把这个案子给结掉了。
    我觉得我们律师在做的任何辩护工作,他都不认同,甚至根本不作任何考量。”
    
    问:“您现在伤情怎么样?”
    答:“还是记忆力跟不上,医生说需要一段时间恢复,可能是脑部震荡影响的。”
    
    问“那在这种情况下您两天以后又要再去临沂,是什么样的心情?”
    答:“我一是要看看陈光诚,再一个也要跟二审法院交涉一下为什么判决书上不列我的名字?我希望他们能解释一下。”
    
    * 袁伟静:“从期待到失望”*
    
    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从2005年9月就和陈光诚一起被软禁监控在家中,去年11月27日重审一审后第二天,袁伟静被警方作为陈光诚的同案犯罪嫌疑人在家中监视居住。袁伟静接受了我的电话采访
    
    问:“请问终审宣判结果到现在为止有没有通知您本人?”
    答:“没有。”
    
    问:“后来您是怎么得知的呢?”
    答:“有一个朋友打电话告诉我的。”
    
    问:“最初听到这个判决结果的时候您是什么样的感受?”
    答:“虽然是在意料之中,但是还是非常难过。开始时,我们非常希望在重审一审的时候,有一个好的结果,但是没有。所以我们不再有多大的希望。
    通过这一年多这案件的经过,每次就是这样期待,然后失望;再重新期待,还是失望。最令我失望、难过的一次就是12月27日律师被重打、铁棍打头的这次。”
    
    * 一小时徘徊 *
    
    袁伟静说,她听到终审判决结果后,在屋子里徘徊了一个多小时。
    
    问:“您都想了些什么?”
    答:“我重点想,这几年我怎么样等待?等待过程中我还能做什么?特别是昨天我听到郭飞雄的消息,说他四十天遭到虐待,刑讯逼供,我就想,如果真正把光诚投入监狱,他们会怎样对待他?他不在家的时候我应该怎样看好孩子和老人?
    生活方面我要看一下春节过后,儿子的学习问题怎么安排。因为我把儿子放在我妈妈家那里上学,但是母亲可能春节以后就不方便再给我带孩子,可能我会把他接回来。我在想,如果接回来,怎么安排他的学习、生活。”
    
    问:“孩子是上学前班还是幼儿园?”
    答:“小幼儿园,三岁多。”
    
    
    他们践踏法律,我们还要依法维权――
    
    这麽长时间以来,他们(当局有关人员)一直在做一些违法的事情,但是我们仍然要坚持用中国的法律来维护我们的权利。我们不管他如何践踏法律,我们就用他写的这个法律、它的程序来走。
    
    为光诚申请“监外执行”――
    现在我们最重要要走的下一步是申请监外执行。我也看过关于刑事诉讼法相关条款,在214条有一个监外执行的三个条件,光诚完全符合第三种‘生活不能自理的人’。我们仍然利用这个法律,来进行下一步行动。
    
    照顾陈光诚的母亲――
    
    问:“陈光诚的母亲听到判决结果后是什么反应?”
    答:“光诚的母亲也很失望,她说‘现在没理了’。她的腰每天起来一会儿就很疼,再躺下,所以我还想这两天安排让她去医院再检查一次。”
    
    朋友们的支持使我冷静――
    
    谈到外界对陈光诚案的关注,袁伟静说:“说老实话,我已经呼吁,而且老是这样呼吁,希望他们能帮忙啊,关注啊,我也知道都在关注着这个问题。
    实际上今天也有一些朋友打来电话,说听到光诚又一次被他们维持原判以后,都非常生气。
    所以我想,这些朋友对我的支持,才能使我比较冷静地来想我应该如何走下一步。如果没有这些朋友的支持,我可能更没有这个信心了。
    我仍然希望继续想办法。
    
    我不难过了,为什么――
    
    今天我在这儿走了一个多小时的时候,我这样想,实际上,这个事情我也不难过了。因为这一年多来,光诚这个案子相比是全世界都关注的一个案子,我们当地都做到了这种程度,那就完全可以通过我们的这种状况,更能够让全世界认清楚,我们这个地方是如何执法的,老百姓在这种环境下,应该怎么样生活,是如何生活的,都让外界有个了解。”
    
    更多地想到和理解了光诚――
    
    袁伟静还说,在这个时候她更多地想起陈光诚所关心和所做的一些事情。
    她说:“实际上光诚不仅仅是替农村的残疾人、农民争取权益,他对社会问题非常关心,包括新闻自由,环境问题,各方面。
    我每次和他去北京的时候,,只要有机会他还要去和那些教授去探讨。他的意思是,首先要言论、新闻自由;环境方面,家庭一些小的细节,足够说明,包括他使用过的小电池,他不准我扔掉,给我讲,扔掉一个电池会污染多大一片土地;一个小瓶子如果碎了,通常我们会顺手把它放在垃圾车里,我们这儿农村就把它推到河边倒掉,但是他就让我不要倒到河边,夏天孩子下水,碎玻璃会伤到他们的脚。。。
    我脑子里老是想这些东西,好早以前我有一些不理解,但是经过这一年多的事情,我觉得光诚是想得比较远、对社会比较有责任的人。”
    
    再读光诚《永不放弃――我的上诉》――
    
    袁伟静告诉我,他还一遍又一遍读陈光诚在看守所口述,由律师记录下的《永不放弃――我的上诉》这篇文章。
    袁伟静说:“他所说的永不放弃的内容,使我非常感动,他要不懈地追求。还有,他对外界朋友对他的关心、帮助,以及对像陈光合(因陈光诚案曾被刑讯逼供)这样的村民的感激。特别是我读到他对他母亲的那种。。。他觉得他不能够在这个地方尽孝这种情况,我很难过。我想,他是因为更多的母亲的身体健康而不能够在自己的母亲跟前尽孝。”
    
    *要与郭飞雄的太太互相鼓励*
    
    袁伟静在这个时候,还特别向朋友要了郭飞雄的太太张青的电话号码,维权人士郭飞雄现在被羁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日前他与律师会见时谈到在看守所遭刑讯逼供。
    袁伟静说:“我知道郭飞雄遭到刑讯逼供、被虐待,我(从收音机)里听到张青的声音,很伤心,我就想应该打电话,我们应该互相鼓励一下”。
    
    * 维权网当天发表声明*
    
    陈光诚案终审宣判当天,维权网发表《暴力、程序疵瑕,行政干涉的结果:维权网关于陈光诚案终审判决的声明》。
    维权网发言人之一、旅居欧洲的学者文漳先生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说:“陈光诚案终审判决的结果让我们很感失望,同时也很感愤怒。
    正像我们声明中所提到的,这个案件,从头至尾充满了不公正、非法的、甚至是暴力的事件。在这样的国际舆论关注之下,在这样的中国各种各样维权人士的关注之下,这个案件违背正义、违背国际舆论,作出这样一个终审判决,这不可能不说明中国法制的建设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中国的司法受权力干预,受长官意志干预的现象还是普遍的。陈光诚这个案子,又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证明。
    中共一直在讲所谓“依法治国”我们也衷心希望这样一个国策能够得到贯彻落实。特别是在奥运即将召开之际,这样一个案件出来,实在是有损中国的声誉,也对中国的法制建设是一个重大的伤害。
    所以我想,我们在这个案件最后结果出来的时候,表示一下我们基本的愿望。
    
    * 从律师、维权者的献身精神看到中国法制的希望 *
    
    当然,我们对中国的法制建设也不绝望,因为从陈光诚先生身上,从这些维权律师所表现出来的这种牺牲,为道义、为法制、为正义付出的献身精神,我们看到中国法制的希望。
    因此,我们维权网的这些朋友希望跟大家共勉,共同为中国的法制建设继续努力,为中国的维权事业做出更多贡献。
    不能因为这样一个案件受到挫折而就此气馁。
    中国的希望还在。”
    
    “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节目网页“心灵之旅”专栏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该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直接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看守所来信 妻子张青吁请关注/RFA张敏
  • 高智晟一周前被警方带走下落不明/RFA张敏(图)
  • 元旦芬兰记者登门访胡佳 / RFA张敏
  •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之一)/RFA张敏
  • 被绑架及刑拘的陈光诚案证人陈光合获释\RFA张敏
  • 陈光诚案律师血溅临沂指有人设局-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十二)/RFA张敏
  • 高智晟宣判后回到家中 营救高律师(之十)/ RFA张敏
  • 高智晟案开庭引起反响 警方对高家最新举动/ RFA张敏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八)
  • RFA张敏:严正学未获准聘请律师 滕彪谈有关法律条文应修改
  • 专访陈光诚妻子袁伟静/RFA张敏
  • 盲人陈光诚的眼睛 / RFA张敏
  •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九/RFA张敏
  • 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七)/RFA张敏
  • 面对林牧遗书―“两头真”人物专辑林牧(之二)/RFA张敏
  • RFA张敏:送别林牧先生的日子―“两头真”人物专辑林牧(之一)
  • RFA张敏:李劲松律师谈陈光诚案考验二审法官和法院-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八)
  • RFA张敏: 张青去看守所为丈夫郭飞雄送书-维权人士郭飞雄(之四)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