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飞雄看守所来信 妻子张青吁请关注/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7年1月10日)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01,09)
    
    * 郭飞雄看守所来信 *
    
     1月8日,维权人士郭飞雄先生的太太张青从广州家中信箱里取出郭飞雄十天前从看守所寄出的信,得知2006年12月26日广州市公安局签发了“委托辩护人告知书”,于28日送达羁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的郭飞雄先生手中。
     曾经参与太石村维权事件和营救高智晟律师的维权人士郭飞雄先生,本名杨茂东,于2006年9月14日在广州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9月30日,郭飞雄先生以同样涉嫌罪名被广州市公安局逮捕。
     刚刚收到郭飞雄先生来信的他的太太张青在广州家中接受我的采访说:“他是12月28日晚上写的信,1月1日派出所那边盖过邮戳,这边是3日就到了,但是我这几天没有看信箱,所以今天才看到,早晨知道的。”
    
    * 郭飞雄来信全文 *
    
     我问张青方便不方便读一读这封信的全文,她说可以。
    
     “张青:你好!
     今天是12月28日,我收到了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所发的‘委托辩护人告知书’。上曰‘杨茂东,我院已收到广州市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的‘非法经营’一案的案卷材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现告知你有权委托辩护人。广州市人民检察院盖章。2006年12月26日
     我想请你将上述内容转告北京的莫少平、张星水、李和平、江天勇几位律师,问他们是否有人愿意出任我的法庭辩护律师,或者帮助代请律师也可。
     接下来的时间可能会直接拿到检察院的起诉书,也可能还要被检察院‘退查’一次或两次,每次都会历时数月。在没有接到检察院起诉书以前,请律师不要来看守所见我。其它法律规定的,该如何就如何。
     对我的事,你不要有任何担心,最重要的是管好两个孩子的教育。
     前面送来的一千元钱已快用完了。请在元月10日至15日左右再送一千元到看守所。我已由C 103仓转到D 107仓,编号仍为6 A 1735 ,时间不用提前。祝顺!杨茂东2006年12月28日晚 ”
    
    * 律师近期可能会见郭飞雄 *
    
     张青将这封信的内容转告了莫少平律师,我采访了现在正在广东出差的莫少平律师。
    
     问:“您近期有没有可能去会见郭飞雄呢?”
     答:“有可能。”
    
     问:“现在定了日期吗?”
     答:“没定。”
    
    * 郭飞雄案目前所处阶段 *
    
     问:“郭飞雄案进行到目前走到哪一步了呢?”
     答:“现在据我们了解,它属于刑事案件的第二个阶段,也就是公安机关侦察终结了,现在把这个案子移送到检察院审查起诉,可能就是这个阶段。
     原则上,一般的刑事案件公安机关负责侦察,侦察之后,要是形成一个涉嫌构成什麽什麽罪,要移送到检察机关,去‘审查起诉’。
     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认为你公安机关侦察终结的这个案子,确实是这个人构成犯罪,那麽检察机关经过‘审查起诉’,会移送到法院,正式起诉他,这是一种可能。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检察机关认为,你这个侦察的事实,我认为不构成犯罪,检察机关也可以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问:“您受郭飞雄先生的太太张青委托,在办理郭飞雄案的过程中,觉得整个案件进展到今天,所有程序是不是都符合法律规定呢?”
     答:“公安机关在法定期限之内,移送到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从案件受理期限时间上,以及接受律师的委托等等,这方面还是严格按照程序来做的。”
    
     问:“郭飞雄先生从看守所里写出来的给张青的信里说,在没有接到检察院起诉书以前,请律师不要来看守所见他。您的行动和计划会受他这话的限制吗?”
     答:“不会。公安机关现在侦察终结了,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院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移送法院,认为公安机关侦察的事实非常清楚,证据非常确凿,经过审查起诉,移送到法院起素,往后准备开庭,看看法院最终是不是认定构成犯罪;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检察机关审查以后,可能认为公安机关侦察的事情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充分,检察机关可能作出不起诉决定。
     所以,一定要等检察院所谓起诉到法院之后他才见律师,那对他非常不利。为什么呢?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在检察院‘审查起诉’的阶段,都应该征求所谓‘涉嫌犯罪嫌疑人’的律师的意见。
     我们在这个阶段必须看到起诉意见书之后,拿到起诉意见书要跟郭飞雄核实,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就要形成我们律师的意见。
     按照中国法律规定,在这个阶段,我们要和检察机关交换意见。比如说,我们得出结论说,郭飞雄这个案子,公安机关侦察终结之后,它的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或者说这个事情不应该构成犯罪。。。在这个阶段,检察机关都要征求律师的意见。
     不能等检察机关决定起诉到法院了,我们再去跟郭飞雄见面,这个对郭飞雄是非常不利的。”
    
     问:“那您如果要会见郭飞雄先生的话,是不是在本周内就会会见呢?”
     答:“因为我还有其它一些事情,我先让我的助手胡啸去一下,先跟检察机关联系一下以后,看看办妥有关手续,然后才能决定是不是能会见成。”
     问:“从公安局签发‘委托辩护人告知书’,一直到决定起诉不起诉,这个过程一般要多长时间?”
     答:“起码十天到十五天吧。因为‘审查起诉’是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在这个期间,我们律师都可以和他交换意见。当然还有,检察机关如果认为,他这事实不是很清楚,证据不是很充分的话,检察院有权把案子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察’。有两次‘退回补充侦察’权。”
    
     问:“也就是说,下一步有‘起诉’、‘不起诉’,或者‘退回补充侦察’三种可能性?”
     答:“对。”
    
    * 郭飞雄的儿女*
    
     郭飞雄先生的太太张青告诉我,他刚刚收到的这封信是自郭飞雄先生被拘押之后,她收到的第二封信。
     她说:“刚刚开始时收到过一封信,那还是2006年9月16日。9月29日那次律师会见(郭飞雄)时告诉我说,他有一封信是让我送书进去,但是我一直没有收到这封信。
     在今天收到的信里他写了一段对我说的话‘对我的事,你不要有任何担心,最重要的是管好两个孩子的教育’。他在第一封信里也写了类似的话。”
    
     问:“您现在和孩子们情况怎么样?”
     答:“情况还可以吧,他们也是挺想爸爸的。”
    
     郭飞雄和张青有一儿一女,女儿杨天骄,小名西西,十岁;儿子杨天策,小名金宝,五岁。
    
     张青讲孩子们的事:“因为快过年了嘛,有时候金宝说‘嗨,挺想的,爸爸在路上,快回来了,就坐火车’。”
    
     问:“女儿怎麽讲呢?”
     答:“女儿前几天写了一篇作文。我在路上碰到老师了,老师说杨天骄这次成绩还可以,她写了篇作文叫我看一看,写得很好。我问写的什麽题目,老师说写她爸爸。我回来看了,果然写的还不错。
     我问她‘你自己觉得写得好的原因在哪里?’她说‘因为很感人’我说‘你怎麽知道?谁跟你这样说过?’她说‘因为我写的时候哭了’,我说‘你上课时候、考试时候哭,被老师发现了?’她说‘老师不在教室里’。”
    
    * 女儿的作文《我爱爸爸》 *
     现在,这篇作文保存在老师那里。 张青根据她看过的记忆,复述了女儿这篇作文:“题目‘我爱爸爸’。我的爸爸不太高,也不太帅,也不经常回家,但是我无时无刻不想念他。
     我的爸爸对我的学习也不是那麽严格,如果有时候考试在八十五分以下,他也不会说我,不会骂我,只会说‘这次没考好,下次再努力’。
     今年暑假的时候,他带我做数学题,让我背《增广贤文》,让我背英语单词,抄英语单词。每次作业做完以后,他会奖励我二十分钟的游戏时间。他还帮我买回像‘星际三国’这类单机游戏。这样就让我觉得学习也是苦中有乐的。
     不过有时候要是惹了爸爸,他也会很生气的。他的眉毛会竖起来,毫不留情地说你。我有时也会生爸爸的气。他规定我不能玩网络游戏,不许我上‘QQ’ 和同学聊天,并且为这个还不让我去小姨妈家,因为在小姨妈家是可以玩网络游戏的,我为这生爸爸的气。
     就在今年九月中旬,我的爸爸走了。我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他是去上班呢?还是出差了?我非常想念他。
     家里没有爸爸,只剩下我、我弟弟和我妈妈,显得很冷清,没有了欢笑。我们就这样过了一天天。
     我问我的母亲:‘你觉得今年最开心的是哪一天?’母亲对我说‘是爸爸回来的那天’。‘我也是’。
     我非常想念我的爸爸,希望他早点回家。”
    
    * 女儿演奏钢琴,七位警察听众 *
    
     讲完女儿的作文,张青回忆起9月14日郭飞雄被警察带走,家中被搜查之后,他把儿女带回家的情形。
     张青说:“9月14日抄家以后,我五点钟带我儿子(从上学的地方)回来,在楼下大门口问保安,我女儿在哪里,他告诉我在她同学家,707号。我就上到七楼,见到她,她很高兴,说‘妈妈你怎麽现在才来呀?去哪里了,没打招呼嘛。’我拉着她说‘妈妈有点事’。
     她一看我背后跟着七个人的时候,她脸色马上就变了,说‘妈妈,怎麽了?’我扶着她的肩说‘没事的,走吧,我们回家。’
     包括那跟着的七个人也一起坐着电梯回到家。开门时,我让我的孩子先进来,我就准备把门关上,当时几个特务就把门拉得紧紧的,不让我关门,然后把我的门拉开,他们进来了。我就对他们讲‘你们现在是非法侵犯我们的住宅权’。
     讲了这些,我就带我女儿说‘你现在还是按平常那样去写作业’让她去她的房间。那些人也进来了,坐在我家沙发上。过一会儿我再到房间去的时候,我女儿挺难受的,她在书桌旁边,我看她时,她抹去眼上一滴眼泪。
     我说‘怎麽啦,这麽点小事情不用怕的。这是很小很小的事情,你应该很坚强才可以。’她对我点点头,过一会儿就去写她的作业,情绪也就平静下来了。
     我儿子因为小,没有什麽特别的反应。他只是觉得这麽多人来我们家,很奇怪。
     等我女儿的作业写完以后,我说‘你就按正常生活,把每天该做的事情,今天都作完。既然作业写完了,现在来弹钢琴’。她也挺乖,马上就去弹钢琴。那些人就坐在我们家里。”
    
     问:“当时有多少警察在您家里?”
     答:“七个。四个女的,三个男的,厅里面的沙发上能坐五个人,另外两个坐凳子。钢琴也就在厅里面。
     杨天骄就像平常练钢琴那样弹琴,把要练的曲子全部背着弹下来。她弹琴时已经非常平稳了,钢琴弹得一点都没错,并且非常好。弹了有四十分钟以后,她就自己进房间去了”。
    
     问:“这时候已经是郭飞雄先生被带走后八、九个小时了,他们还不走?”
     答:“他是早上九点钟被带走的,我现在说的是下午五点到七点的时间”。
    
     问:“西西弹琴的时候,家里还是被搜查过的凌乱样子吗?”
     答:“都搜完了,很凌乱。经过了搜家才知道是怎么样搜,地毯式搜查,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地方全部搜到。”
    
    * 女儿的生日 *
    
     问:“孩子心里知道爸爸是被抓去了吗?还是真的不知道?”
     答:“她知道我们碰上那麽多事情。因为跟踪,抄家,搜走电脑,有一台电脑是她和弟弟一起玩游戏的电脑,在我的电脑里也存有她写的一些小故事,她画的画也在里头,就是侵犯到她的生活了。所以她知道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
     女儿的生日在10月3日,正好在‘黄金周’。每年他爸爸都很在意这个时间。但是2005年,他被关在番禺看守所(因参与太石村的维权事件被拘捕),2006年这个时候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两年这时都不在家。
     因为上一年过生日她爸爸不在家,所以这年七月时,我女儿就对爸爸有要求,说今年生日你一定要满足我什麽条件,买什麽样的礼物,要陪她去哪里玩。。。他爸爸郑重地回答‘一定会的。你放心,绝对不会像去年一样’。所以天骄对今年的生日寄以希望,并且今年的生日是十岁,她自己很在意,我们湖北人也是很在意十岁生日的,觉得应该过得更好一点。
     2006年她爸爸又不在家,所以我女儿就真是觉得很失落,我看她蛮难受的,觉得好像怎麽爸爸说话不算数了。”
    
    * 照样踢球的儿子 *
    
     张青谈起这近四个月与儿女相依为命的生活,也为儿女的成长感到安慰。
     她说起儿子:“我儿子做得很好。他在2006年9月份我老公还在家的时候,我帮他买了个黄足球。从9月18、19日开始,就是抄家刚刚过去几天以后,我儿子就天天要踢球,我们就天天去楼底下踢球。
     抄家这样的事情,包括带走老杨的和在家里抄家的加起来四、五十人,浩浩荡荡来了,车都停好多辆。所以,我们院子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这件事情。我带我儿子在底下踢球的时候,旁边的人经常过来跟我们打招呼,跟金宝说话。他们觉得很奇怪,都知道这家人遭遇到这样的事情,在楼底下能见到他们,很想看一看,就经常跟我儿子天策说话。
     天策今年在运动方面进步非常大,就是天天踢球。在学校也踢球,下了课我就带球去接他。他就在学校踢半小时球,然后回来。晚上楼下有几个男孩,总是跟他约的每天八点半又踢球。一直踢到九点过一点,所以他身体长结实了一些,阅读能力也增强了一些。
     但是他有的时候也会很想他爸爸。我记得有一次晚上踢球回来,他走到楼底下门口,不回家,在那里窥望。我说‘你干吗呢?’他说‘我想爸爸了,我不回去’。
     我说‘赶快回去,也许爸爸就回来了呢’他小孩,很容易相信人的话。他真的回来了,看见家里没有爸爸,他也没有问。
     但是女儿天骄刚开始九、十月份那时确实有点不适应。我看她挺难受的样子,觉得生活变化太大了。”
    
    * 张青的乐观开朗从何而来 *
    
     郭飞雄被拘捕后的这将近四个月里,我多次采访张青。每次从她的声音中,听得出她是那麽乐观开朗。
     在亲人被拘捕羁押的日子里,我问她心里是怎麽想的。
     张青坦诚地说:“对他这件事情,当然我有的时候也是比较着急的。像那种突然来了很多事情,往前进展的时候,也是觉得。。。因为2006年这件事涉及到抄家,跟前一年不同。抄家态度也是非常恶劣,我就觉得这事情可能挺严重的。
     但是很多时候我愿意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愿意保持一种比较乐观的心态。
     在生活上,我自己平常也有这种准备,就是‘坏的日子也要当好日子来过,再差的日子也当好日子来过。’让自己心情平稳。
     所以这麽几个月的时间,我心态还比较好,平稳宁静。
     其实,我觉得还有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记得当天的时候,我从(儿子的)幼儿园出来,他们把我绑架到一个小面包车上。就是在那一瞬间的时候,我就把自己的心定下来了。我说‘是很糟糕’但是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像什麽大地震、海啸这样的事情,也是一瞬间整个生活就变化非常大。那时,我就觉得这事情还不算太坏,所以在很短时间就把自己的心定下来了。再接下来的生活就觉得好应付得多了,因此觉得还行”。
    
     由于郭飞雄先生参与维权活动,张青受牵连失去了工作,开始在家中写作。
     9月14日,郭飞雄先生被拘捕。抄家的时候,张青的电脑、书稿,日记、笔记等等,都被收走。快四个月了,那些被收走的她写作离不开的东西归还了没有?
    
     张青说:“手写的日记本,大部分都还给我了,但是有一些,我知道的有三、四本左右,他们说是丢失了,找不着。电脑没有还,理由是老杨以前用过的,不还给我。”
    
    * 吁请各界关注、营救郭飞雄 *
    
     张青呼吁各界关注、营救郭飞雄先生。
     她谈到:“我也知道,今年这件事情就是因为高智晟在8月15日被抓走以后,老杨一直在营救他,有一个月时间在忙这件事情,经常通宵都不睡觉的。
     等到他9月14日被抓的时候,同时又抓了其他几个人。在抓他之前,广州市公安局跟他的一些朋友、教授打招呼,让他们对这件事请不许发言。他们有人提出要来看看孩子,警方甚至说连孩子都不许看。
     其实也是有很多原因,再加上连续抓人,所以国内可能也是一种恐怖气氛。我觉得现在在往前进,从坏的方面来讲,我也准备在这边再把情况问一下,明天去一下检察院。
     在2006年9月28日的时候写过一次取保候审申请,但是在9月30日的时候警方就给我答复‘不予取保候审’”。
    
     问:“您准备再写的取保候审申请书什麽时候交呢?”
     答:“或许特快专递寄过去。明天就会写好,寄不寄,或者明天,或者后天。我觉得像他这样的事情,确实需要各界的关心和营救。
     现在我就希望各界能关注这件事,能够营救他。”
    
     “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节目网页“心灵之旅”专栏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该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直接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智晟一周前被警方带走下落不明/RFA张敏(图)
  • 元旦芬兰记者登门访胡佳 / RFA张敏
  •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之一)/RFA张敏
  • 被绑架及刑拘的陈光诚案证人陈光合获释\RFA张敏
  • 陈光诚案律师血溅临沂指有人设局-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十二)/RFA张敏
  • 高智晟宣判后回到家中 营救高律师(之十)/ RFA张敏
  • 高智晟案开庭引起反响 警方对高家最新举动/ RFA张敏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八)
  • RFA张敏:严正学未获准聘请律师 滕彪谈有关法律条文应修改
  • 专访陈光诚妻子袁伟静/RFA张敏
  • 盲人陈光诚的眼睛 / RFA张敏
  •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九/RFA张敏
  • 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七)/RFA张敏
  • 面对林牧遗书―“两头真”人物专辑林牧(之二)/RFA张敏
  • RFA张敏:送别林牧先生的日子―“两头真”人物专辑林牧(之一)
  • RFA张敏:李劲松律师谈陈光诚案考验二审法官和法院-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八)
  • RFA张敏: 张青去看守所为丈夫郭飞雄送书-维权人士郭飞雄(之四)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六)
  • RFA张敏:“中国民间维权纪事”(之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