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路谈力虹、陈树庆案(节选)/ 李晓蓓
(博讯2006年12月27日)
    力虹更多文章请看力虹专栏
    
     (博讯 boxun.com)

    刘路律师从杭州归来,电脑坏了无法上网,我近日跟他有过一些交谈,现凭记忆摘要发表。
    
     李晓蓓:据说您已经会见了力虹?外界猜疑他被出卖,有没有这事?
     刘路:力虹不存在被出卖的问题,他被起诉的根据是他写的63篇文章。他跟别人也不是同案关系。
     李:力虹被指控的文章是否有关于高律师的内容?
     刘:当然有。但重点是有关活摘器官的文章。
     李:他现在处在什么阶段?
     刘:审查起诉,过了元旦就会移送法院开庭了。
     李:力虹自己是什么认识?
     刘:他当然不承认自己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但对事实还是认可的。
     李:您会为他做无罪辩护么?
     刘:这要看力虹自己的要求。我会见他的时候,明确告诉他可以做无罪辩护,但是他说,无罪辩护不一定有作用,要是能出去,也可以妥协,不一定非得强调无罪。
     李:是么?看来他也想走高律师的路子?
     刘:这还要看当局的想法。如果能缓刑或者不起诉,作为律师我们是要尊重当事人的选择的。
     李:陈树庆呢?
     刘:也在审查起诉。我马上会去会见他。
     李:做这两个案子您有没有压力?
     刘:说实话,做力虹的案子压力最大,万一结果不理想,我就会被千夫所指。当事人不认罪,律师的压力反而少一些。
     李:你对高律师被释放有什么看法?
     刘:高出来是好事。但是对他的审判,程序上有很多问题。基本上是非法的秘密的审判。这种模式让我非常忧虑。
     李:您是否认为高是做了交易才被释放的?
     刘:我无法做出判断,也不想做。我认为国际压力是高被释放的主要原因,其他都是次要的。我只能谈这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因高智晟一案向联合国反对任意拘禁工作小组控告北京公安局
  • 刘路:最后的英雄——郭飞雄二三事(图)
  • 刘路:关于李劲松律师答刘路的三点意见
  • 刘路:郭起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 大律师刘路(李建强)将为崔英杰辩护(图)
  • 刘路:欧阳小戎:失踪是一种常态?(图)
  • 刘路:给流浪街头的格格(图)
  • 刘路:由赵岩案判决所想到的-为赵岩泄密罪名被判不成立向莫少平律师祝贺
  • 致小乔、小戎的慰问函/刘路
  • 刘路:一个成熟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读《江泽民文选》有感
  • 刘路:“党国一家”、“党即国家”的司法逻辑-评李元龙案一审判决书
  • 刘路:法殇___送别黄静[系列图片](图)
  • 黄琦: 刘路对苍天无声喊 赵长芹"爷俩都在哭"(图)
  • 刘路: 临沂公安,不要让我为你们害羞
  • 刘路:十四行:致南朵
  • 刘路:关于杨同彦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律师意见书
  • 关于李元龙案和李建强(刘路)律师访谈录
  • 刘路就绝食事件访谈录(图)
  • 槟郎:致刘路兄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抗议北京市公安局对高智晟案件的违法操作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
  • 刘路:铁窗民运的忧虑与光荣--拜见朱虞夫先生有感
  • 李劲松:也从陈光诚案看律师的责任伦理——答刘路
  • 刘路:关于郭飞雄被打的声明:给中国留点脸面,给人民留点希望
  • 刘路:在上海见证传唤小乔
  • 刘路: 解决台海危机的曙光
  • 从刘路沧州受辱看法律维权的困境
  • 夜郎国里的“夜狼”—李元龙的故事/刘路
  • 少一些英雄,多一份成功 ——我看刘路袁红冰之争
  • 燕园故人:为袁红冰辩―评刘路“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 刘路:一个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读袁红冰《为高智晟辩》
  • 刘路:中国式维权的法律品格—漫谈维权路径
  • 刘路:不如归去——献给仙逝的姥姥
  • 太石村事件:中国法制崩溃的先兆/刘路
  • 荆棘编成的王冠——关于人权律师的思考 刘路
  • 莫须有的“罪证”何以夯实五年刑期?--评张林案一审判决书/刘路
  • 南郭:我为法轮功抗辩——答刘路质询函
  • 小乔:没有“压力”就不可能有“妥协”——兼答刘路、归宇斌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