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农民工父子讨薪遭群殴 儿子当场死亡(图)
(博讯2006年12月22日)
    受伤的父亲
    受伤的父亲
    
    受伤的父亲


    谢家父子在此遭殴
    
    事件“当场就停止了心跳和呼吸”
    
    12月20日下午,来宝鸡打工的四川农民工谢友远父子被包工头通知去“结算工钱”,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等待他们的竟是一顿暴打,儿子被殴身亡,父亲重伤住院。
    
    “头皮挫裂伤,多处肋骨骨折,左肾挫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51岁的谢友远
    
    目前还在抢救中,他的入院病历详细记录了他被打后的伤势。病床边,他脱下来的衣服上还有血迹和灰土,他的身上捆上了绷带,手上插着各种治疗仪器。
    
    昨日,承受着剧烈疼痛的谢友远意识已经部分清醒,能断断续续地讲述事情经过,只是因疼痛而显得非常吃力。由于病情严重并考虑到医疗条件的问题,昨日下午,他被从宝鸡中医医院斗鸡分院转到了宝鸡另外一家大医院继续救治。
    
    “我们赶到现场进行急救时,发现他已经没有了心跳和呼吸。”说起已经死亡的谢友远的儿子谢洪生,斗鸡分院医教科科长春增科心情非常沉重。他说,20日晚6时25分,他们医院接到120电话后就急忙赶过去,“看到一个人能被打成那个样子,抢救的医生都很气愤,边抢救边报了警。”
    
    当晚10时40分,经过医院尽力抢救后,但因谢洪生伤势太重还是不幸死亡了。
    
    “重度颅脑外伤,形成脑疝,神经中枢停止了工作……医院几个科室主任都参与抢救了,但伤得太重了,谁也无力回天。”春科长说。
    
    原本叫去“算工钱”谁知无端遭群殴
    
    血案发生在宝鸡市金台区陈仓镇一个名为团结花园在建2号住宅楼的施工工地上。
    
    谢信远是谢友远的弟弟,谢洪生的小叔,均是四川巴山籍民工。他们从今年7月起在宝鸡打工,谢信远干木工活,谢友远则带着两个儿子,还有其他十多名当地民工做混凝土工程,谢友远类似于一个“小工头”。
    
    谢信远说,一个月前,谢友远从大工头(工长)耿某那里承接的2号楼主体混凝土工程结束了,但数万元工钱却没有结算。为此,工友们纷纷向谢友远讨要工资,谢友远便不得不多次找耿某讨要,耿曾经承诺12月20日结算。
    
    到了20日,谢友远再次电话向耿某提出结算工钱,但没有结果。不料下午4时许,刚刚从工地回到租来的房子把米饭煲上,谢友远就接到了耿某手下人张某的电话:“老谢,你过来算工钱。”
    
    谢友远便和大儿子谢洪生高高兴兴赶到工地,谢友远进入了保管室和张某结算工钱,当两人正趴在桌上“算账”时,门外突然冲进来五六个拿着钢管、棒子的男子,对着老谢不问青红皂白地一阵猛打。站在门外的谢洪生听到声音冲进房内,毫无戒备的他当即被打倒在地……
    
    受伤父亲尚不知儿已身亡
    
    “他们用的是震动棒啊,你知道震动棒不,就是混凝土施工的时候,插好电就能产生强烈震动的工具,他们用震动棒对准我哥的头打啊!”谢友远的小儿子谢坤明很伤心,如今他的哥哥身亡、爸爸重伤,他尽力去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又要处理各种复杂的善后事宜。
    
    据小谢说,五六名歹徒行凶后,立即逃窜了。当他和小叔及一些工友赶到保管室时,看到父亲谢友远抱着血糊糊的哥哥喊:“洪生,洪生……快打120啊!快报警啊!杀人了!”那个时候,父亲谢友远处于巨大的恐惧当中,尚不知道自己的肋骨也被打折了几根。
    
    随后,哥哥和父亲分别被送入抢救室急救,后来哥哥抢救无效身亡,昏迷中的父亲也并不知道。直到昨日上午,谢坤明还和赶来的亲戚及工友们向父亲隐瞒着这个事实。小谢说:“暂时不要让父亲知道,怕他承受不了。老家的大嫂和妹妹们正在往宝鸡赶,大嫂还带着才四岁的孩子……”
    
    12月20日,对于农民工谢友远父子来说,是一个不幸而悲惨的日子,当被包工头通知去“结算工钱”时,他们是何等的高兴,但旋即而来的遭遇又是何等的残酷:一群歹徒,一顿暴打,父伤子亡!正常的讨薪,在此为何付出了如此沉重的代价……
    
    进展 警方已抓获部分行凶者
    
    陕西关中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二公司一处承建的团结花园2号住宅楼是一幢14层的小高层,目前主体工程已经完工。记者在立于工地院子里的大宣传牌上看到,这是一家曾经被省建设厅就某个建筑项目评过“文明工地”的建筑单位。
    
    在立起的楼体西边,是一排临时办公用房,其中“保管室”就在南边第二间,血案就发生在这里,门口还有大量的已经干结了的血迹。保管室的门被一根铁丝缠扣住了,通过窗户可以看到室内情形:两张办公桌边堆着乱七八糟的铁丝、钢管、木材等,一根震动棒被有意压在杂物里,小谢说:“那就是凶器!”
    
    院子里的工人们也都知道了20日下午发生的血案,他们普遍表示了同情,但问及项目部负责人陈某和工头耿某等人时,大家均称昨日在院子里再也没有见到,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案发当晚,宝鸡市公安局金台分局陈仓刑警队已介入调查。因案情重大,金台分局随后成立了专案组。
    
    据了解,目前警方已控制了部分作案嫌疑人,其中包括耿某和张某,但耿某目前以其不在现场为由向警方推称“不知此事”。另有部分嫌疑人现在逃,警方正在全力追查。据工地工人讲,当晚冲进来打人的那些人面孔都很陌生,穿着打扮也不太像农民工,“动作很快,打完后很快就跑光了。”(本版稿件除署名外由本报记者谢正罡文/图)
    
    评论 欠账包工头为何如此嚣张
    
    每到岁尾年头,关于农民工讨薪的辛酸苦楚,便如“四季歌”一样如约而至,如影随形。虽然离“年关”还有些时日,但讨薪的“悲喜剧”却已早早地络绎登场:无奈站到楼顶的、被逼攀上塔吊的、数日寒风中守候的……今日竟然又出现欠账的包工头,明目张胆地找人把讨薪者活活打死!此情此景,何其嚣张,令人震惊!
    
    当讨薪的故事接踵而来的时候,或许,我们已多少有点麻木。但每一个故事背后,都凝结着一个个、一群群弱势者的汗水、泪水甚至血水。每念及此,虽千万人千次万次地说过论过,总还是萌动着为之疾呼的冲动:讨薪“四季歌”,何时方有“休止符”?“干活拿钱,天经地义”,世间没有比这再简单的逻辑。但为什么虽千万人努力,却似乎仍然还是奢侈品?勤劳智慧的中国人,为什么就无法让刺耳的讨薪“四季歌”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凝结休止?刚开始,有人说是因为大量农民工浩浩荡荡进城,我们没有做好政策应对、辅助安排,大家只好八仙过海,各自为战,各出各招。但几年以来,国务院发布《劳动保障监察条例》,建设部发布《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办法》……今年2月,劳动保障部“劳动合同三年行动计划”全面启动;3月,《国务院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发布……
    
    按照这些制度,农民工工资是要按时足额发放给本人的,工资发放是应月清月结的;按照制度要求,劳动保障部门是要对落实进行监管的,对一些特殊单位,是应该强制在开户银行按期预存工资保证金的……
    
    就在血案发生地宝鸡,今年3月开始还专门设置了“农民工维权专用合同”:用工单位每月要向乙方支付一次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劳动报酬。当地劳动监察部门曾明确表示,凡用工单位,都要使用此合同。据说,当时受到普遍欢迎,相信从7月开始在此打工的谢友远们也在此合同“荫护”之下。问题是,在一个个个案中,我们只看到了携老赖惯性而扬威的老板们,却看不到这些制度约束力所在。否则,为何会有现在的“几个月的工资都没有发”?让大家如何把这些细致的纸面安排跟钢管、木棒横飞之下农民工毙命的一幕联系到一起解释?———与其说包工头敢打死人是“无知无畏”,不如说他们是因为缺乏约束而嚣张跋扈!
    
    有人调侃说:农民工是中国最早“享受”年薪制的群体。只是如此黑色幽默的“年薪制”,背后联结的岂止是几把辛酸血泪。常听老板们抱怨,说对农民工实施“年薪制”,有助于控制农民工流动的随意性。这样的因素或许有吧,但问题是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让广大农民工的利益作为牺牲品?
    
    任何制度、规定,其生命力所在,不单在于“看起来很美”,更在于“用起来有劲”。写得面面俱到,却被束之高阁,护佑的阳光照不到一个个个体的身上,这样的制度,尤其伤人。没有制度,或许还可以期待,有了制度却悬在空中,留下的只能是更多的失望。
    
    12月25日,我省8个督导组将赴各地督导;从今天起,本报推出“帮农民工维权”行动。坦率讲,这些仍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特事特办”,我们多么希望不需要有这样一个令人忧心的职责。毕竟,媒体所能聚焦、督导组所能督办的总是少数个案,而等待帮助的,却是一个庞大的人群。
    
     来源:新京报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民工暴力讨薪 媒体责其“莽撞”(图)
  • 成都百余讨薪民工与保安械斗 孕妇被倒挂踹出门(图)
  • 讨薪民工给记者打电话称想杀一个人(图)
  • 打工仔在广东公安局讨薪未果自爆身亡!
  • 50民工讨薪未果引发冲突 防暴警察严阵以待(图)
  • 北京民工讨薪遭近百个黑衣人殴打
  • 36民工讨薪 6人手脚被砍断
  • 两男子在央视附近爬上广告牌讨薪(图)
  • 西安民工讨薪请愿 阻塞交通干道数公里
  • 北京50多名讨薪民工跪在寒风中苦盼工钱(图)
  • 民工在浙江昆仑建设集团讨薪遭毒打(图)
  • 大连民工街头游行讨薪 警方出动警力阻止(图)
  • 四川籍民工在浙江昆仑建设集团公讨薪遭毒打
  • 治“恶意讨薪”必先治“恶意拖欠”
  • “群体讨薪”就是“恶意讨薪”?
  • 46名重庆民工讨薪遭围欧 两人死亡
  • 广州鞋厂百余工人断路讨薪 怒砸警车
  • 哈尔滨两名农民工讨薪不成自焚 1人死1人重伤
  • 民工讨薪未果 一怒砍掉老板夫妻四肢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彭兴庭:“农民工讨薪”,为何总是讨成悲剧?
  • 陈一舟:“喷泉里洗澡”与“脱衣服讨薪”
  • 由农民工讨薪想到的
  • 逢年过节,还是逢年过关 谈“暴力讨薪”
  • 恶意讨薪╠╠从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说开去
  • 是欠薪的恶,还是讨薪的恶?/shipin
  • 反对严厉制裁“恶意讨薪”的理由/张建
  • 民工讨薪受辱杀人 该判死刑吗?(图)
  • 冷万宝: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