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家庭教会被冲击,萧山教案八基督徒被告将受审(图)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2006年12月15日)
    
    
    
上海家庭教会被冲击,萧山教案八基督徒被告将受审

    ----------------------------------------------------------------
    
    
    对华援助协会来稿
    通信地址:PO Box 8513 Midland, TX 79708
    办公电话:(432) 689-6985
    传真: (432) 686-8355
    电子邮箱: [email protected]
    网址: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联系人: 傅希秋
    手提电话:(267) 205-5210
    
    德州美德兰(对华援助协会2006年12月15日)
    

上海家庭教会被冲击,萧山教案12月22日上午开庭审理,八基督徒被告将受审
    
    对华援助协会最新消息,2006年12月9日下午,上海长桥家庭教会遭公安冲击,传道人王明伟弟兄被强行带走。相关书籍,诗歌本, VCD,讲道和诗歌光盘也被警方带走。对华援助协会正在调查此案的具体细节。
    
    对华援助协会消息,震惊中外的"7-29"萧山在建基督教堂被当地政府暴力拆除事件发生4个月后,将于12月22日上午8点半在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第十法庭开庭,八名基督教徒沈成义、沈柱克(女)、王伟良、冯光良、倪伟民、郭利君、沈建见、骆炳良,被指控涉嫌煽动暴力抗拒法律实施罪。除沈建见和骆炳良取保候审外,其他六名基督徒被正式逮捕,现关押在萧山看守所。
    
    12月8日,杭州市萧山区检察院已经将起诉书正式交给被起诉基督徒的家属,将追究这些基督徒的刑事责任,检察院认为他们系"共同犯罪"。
    
    另悉,刚从美国出访结束的作家昝爱宗,8月11日因为言论被杭州市公安局网络监察分局指控散布谣言故意扰乱公共秩序被拘留7天并解除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站站长职务,昝爱宗已经起诉杭州市公安局网络监察分局违法,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已经受理,并于2006年12月19日上午九点在该法院第九法庭开庭。
    

附:王伟良弟兄向萧山检察院的申诉:
    
    申 诉 书
    
    申诉单位:萧山区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
    申诉人:王伟良(东区山镇三岔路人,看守所# 602)
    申诉案由:被控基督教煽动群众暴力抗法。
    申诉内容:一、身心状况所引发的申诉。
     二、2004年露天福音实况真相。
     1 、起因与性质??。
     2 、新凉亭的冲突原因。
     3 、露福性质与"暴力抗法"??。
     4 、政府信用形象与今后工作难度。
     5 、民工福音的意义果效
     6 、在露福事上恳请不要对我再一次失信。
     7 、对露福定性的最后恳请。
     三、党山事件急需的抢修与救治。
     四、我对"煽动群众暴力抗法"罪名的申诉。
     五、经济区荣誉与关押基督徒。
     六、我最大愿望和希望。
     七、140年和谐历史的保持向往。
    申诉说明
    1、 因不知道案的走向,或者说当收到我的申诉书后,案??由检察院转到法院,故写上两个单位,就请转交人交给正在审理案子的单位。
    2、 若检察院正在或已写好起诉书已送达本人,就请办案检查官审阅此起诉书,必要的话给予从宽的修改。天上的神祝福纪念你的正直与劳苦(也包括法院法官)。
    3、 我写的申诉书也包括其他为党山事件仍关押的基督徒,对其他人我只能写请求宽大的原则,未能写细节。
    4、 因眼睛已非常老化,加上监内生活影响身心的原因,写时仅凭笔头感觉,看不清字的比划,字体思路很不理想,审阅会很吃力,但我所写是出于肺腑之言,检察官,法院的主持公道的辛苦,能以保护数个基督教家庭,能以保护萧山良好声誉,这辛苦有永恒的价值与纪念。
    5、 现在关在看守所监中的,多是上了年纪的人,50多岁的人坐监不但是同监人(绝大多数的年轻人)深感惊愕。对自身来说也极难适应。相信监外的人也一定多有挂念议论,故请领导并办案官员以体谅忍耐之心审阅案的详情,能使在押基督徒尽早脱离监狱生活, 谨以深表谢意。
    6、 在我被突审的几昼夜中,警官的对信仰、《圣经》、教会生活各方面几乎知之甚少,反复解释也难以心领神会。许多信仰正常事务,实行都??看怀疑、猜测、不理解的心情书写,整理案子。加上被审查数昼夜的身心疲惫•••愿领导并办案官员留意到这一点。
    
    

申 诉 书
    
    萧山区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领导或办案官员。
    一、身心状况所引发的申诉。1994 年摩托车撞汽车的事故,已夺去我的健康。此次监内并9 月5日 换监住,使我心脏像破损的机器难胜重负。未知何日生命刹那间从地球并萧山故土监狱中消失。为着教会众多基督徒,为着家乡萧山并杭州名闻天下的秀丽安康,觉得有沉重心情要向检察院,法院领导及办本案官员有交流性的申诉,以履行我在押人员权利,让此案有关领导更深入地了解实情。早几日有一份"建议性提议"是应省领导与我有4 -5天陆续性的谈话,应领导的要求而写的。故 独立看那份会非常唐突。这一份是我第一次向检察院法院的正式申诉,监中不能用老花眼镜,可能写得很不理解。但这是我肺腑真诚之言。
    二、2004年露天福音实况真相(简称露福)。这次审讯中提到露福的事。一是 8.26晚上,省领导在场情况下,由彼此谈话沟通的前提下说到这事的,因我除了二次乐队唱诗班排列时和一次在万安村朱妙兴家院子里路过看了一下,实在没有到场与主持具体策划,因此没有详细可说的详情,但省领导与在场警官许诺只是了解内情,有没有境外支援、有没有故意与政府作对动机、存心。并承诺是了解,不是重新追究责任。因为已过去了三年之久,当时说要教会不要再传,政府以后也不再追究,当时说话在省领导的主持下,气氛十分轻松,我当时就尽可能根据听到的,知道的,写了过程并反思,写后警官们告诉,只为手续需要作了笔录。但 8月 31日 检察院检察官提审我时仍有"露福"之罪名,为此有必要向检察院领导及办案官员有实况反映:我选择申诉并不推卸责任,乃是众多基督徒受牵累与政府形象问题。
    1、 起因与性质问题。8月 26日晚 ,我答应详写露福之事,是应政府领导要求,了解详情。不再追究的角度,根本没有考虑到政府重新追究的事。因角度不同,对教会有利的内容几乎没有提到,例如:
    (1) 露福的次数 问题。头二次都在家庭的院子里,第六次在工厂大院里。所说八次是整个夏天用乐队诗歌的方式问题。
    (2) 规模问题。头三次是临时拼凑而行,是乐队年轻基督徒本着好奇尝试而行。唱诗的讲福音的,包括所谓主持的都是随拉随上,毫无周密步骤可言。第三次要不要用发电机也是争论不休。
    (3) 策划 问题。2004.6.1有二辆车去温州,当时青年们的心情仅是好奇心,觉得羡慕看看而已。凭着真诚的良心说,当时没有人心里有准备策划要如何大干一场,在赭山传因赭山街上几乎没有基督徒,因此买发电机前几次,据我所知,没有购买任何设备,台是木板,水泥砖临时搭的,音响电灯是聚会所中移去的。若有策划总会有一些设备预先购置,或有只字片言的文字资料。以后搞大实在是因停电民工住租处难以休息,加上高温本来乘凉的人就多,才逐渐加深设备。
    (4) 维护问题。第一二次家庭院子里说不上护卫。第三次赭山未具细致安排的规模。第四次去绍兴钺清建筑空地上,因市镇人多,才由绍兴弟兄姐妹提出来外面作照看,这外面照看不排除警察治安机关的冲击干涉和保护,也有一大原因是秩序上的安全。以后几次人数较多情况下,未出任何交通与其它事故与此有关(政府帮助管理也是一大原因)
    (5) 指挥问题。头几次小规模说不上指挥,以后各地教会自发安排(见我所写过程中的次数与教会安排),都是综合性现场安排,像党山事件一样,政府安排的冲击,现场立时溃乱,并没有全盘性的统一指挥,当时政府没有安排全面性的强硬冲击是非常明智的。若黑夜中的溃乱后果不堪设想。
    (6) 设备问题,同样从设备设施是临时添置拼凑也是露福没有全面智慧和策划的症结之一(见过程文)。
    2 、新凉亭的冲突原因。
    从少到多的八次露福(为方便将前几次在家庭院子中计在内)。政府有警力干预(也可说现场保护)仅是滨江与新湾,原设想中的临浦第九次政府加大力度未能成功,如果当时在新凉亭拦截中未打伤基督徒(我未在场,详情未知)。政府除拦截之外,未关押九位基督徒,或新凉亭人数聚多之前释放被抓捕的基督徒,新凉亭事件完全可以避免的。
    3 、露福"性质与暴力抗法"问题。
    露肤的方向是萧山境内数十万民工(萧山教会早在 2000年前后开始专门针对民工的福音)。起始是乐队青年弟兄姐妹与教会年老弟兄商讨决定,到会人数增多是出于自然,没有刻意的广告宣传与暗中通知谋划,包括新凉亭事件在内,没有任何故意与政府作对的丝毫成份,将此露福与党山事件挂钩"煽动群众,暴力抗法"实在太不公道,作为基督徒来说是深重的哀痛与委屈!
    4、 政府信用形象与今后工作难度。
    8.22 新凉亭事件,教会方参加谈判是冼少或,施亲清弟兄。当时政府放人,基督徒解散的和平解决是非常智慧欣慰的事。记得次日晚同工有紧急谈话,冼/ 施二位讲述了谈判过程与现场结果,也说到当时政府领导与教会代表结论性的话:"教会做到不再传露福,要传到室内去,人多也无妨。政府做到以后不追究,并当场放人,放车,放政(还证件)。当时同工们就商讨决定,立即停止露福工作,分头告知各地教会不要再安排这样的停止至今三年未有发生,以后在部分教会、在民工聚居处有些会所中,家庭院子里有些安排。真正公共场所一次没有!三年过后,教会遵守承诺,听从政府,但政府反过来"秋后算账""就是要老帐,新帐一起算"(后一句此案警官审讯时言)就令人莫名悲哀之外,强烈感到政府在此事件的领导们,失去信用。推翻诺言,个人的失信,会失去真诚的朋友。政府部门的失信会失去良心的信赖与尊敬。作为肉身内的基督徒偏差在所难免。但真信仰的基督徒绝非无可救药,在政府与教会漫长相处的日子里,逐渐走向深入沟通,彼此协调是必经之路。武力拦截,关押审讯。在政府不干涉正常信仰,不故意压迫教会的前提是双方绝不愿意看见的事实。如此抗争对双方都有害无利,政府的政绩是平稳发展,基督徒有家庭妻儿,决不愿故意拿人生作游戏。在相互尊重的原则下,走向和谐相处是必然之事。在 2004年如此众多基督徒参与,又查不出故意对抗政府的证据。政府重新定罪追究,对数万基督徒信用的失去是非常惋惜与不合算的事,这样大的事,这样明显的事,如此其他的事又如何呢?请领导息怒,宽恕我这样说,恳请体会我良心深处的真诚之言。
    5、 民工福音的意义果效。
    此次公安领导谈话中(包括省领导)多次肯定胜景的宝贵与良善的特征。在此话题中的展开联想到教会向民工的福音。我们看到区地方政府对社会治安,民工管理已经竭尽全力,但萧山民工之外(特指外来)几乎创全国之首,民工聚居道德与治安问题,仍然远远高于非民工聚居区。教会传福音引导人认识神,灵魂永生,也引导人离恶从善,做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在教会福音传的好的区域,有无数例证。犯罪与失窃事件的减少,也有许多民工在聚会中作见证,他们如何离弃赌博偷盗,夫妻团聚的事例,相信政府领导与干警,在露福中在场,在其他福音聚会中听到,不会有一句话告诉听众可以不听从政府并企业领导的话,也不会有一句使人活在罪中的话。在此劝人为神,劝人为善的福音,露福仅是方式上的不同,承请政府深深体谅。
    6、 在露福事上恳请不要再一次对我的失信。
    在 8月26 日晚上,在未告知我有省领导在场情况下,数名公安警官讯问我露福的事,我回答了四个方面问题。①党山事件加于我的罪名,我已无比哀痛,我如此年纪已足够将我压死,不必再另加罪名(加于不加已无以言)。②我未到场,也未有策划指挥,无详情可告。③2004.8.22 后同工谈话,冼、施告知"教会不再传,政府不再追求"教会以后遵守承诺,为何政府要重新追究?④8.10--14 日凌晨对我的审讯,当时讲明坦白的自我供诉,可以从宽以教育为主,但接下来是刑拘和逮捕关押。我对公安机关的承诺难以放心。几小时后,省领导(吴,仍不知身份)代表上级政府和几位警官(朱、冼等)明确告知,这次是谈话,是省领导要了解情况,不是审讯,反复强调上脚镣是出看守所的规矩。(以后谈话到看守所内未加镣,有一次出所后去镣)。在省领导与警官的反复承诺不追究,只了解的情况下,我开始书写了露福等我所知的详情。也讲说了我所知的姓名,若我知道政府 近要追究2004年的 旧案。我必不书写我所未参与的详情,因听闻会错的可能极大,我何必在未到场未亲知的情形下"招供"不详知的情形去陷害别人呢?自我知道露福进入控罪程序中后,心头重压与被欺感觉一直不能释怀,我如同被拖入信用危机的深渊。不但自己被欺感觉一直不能释怀,我如同被拖入信用危机的深坑,我恳请检法等有关领导正视这个事实,还我人格尊严,也期待政府领导 守住信用,如若不然,
    2004.8.22 那次承诺失信。这次8.26晚对我的承诺再次失信。我作为中国公民,萧山故土人民中的一员,将何以面对这悲哀的事实呢?
    7 、对露福定形的最后恳请。
    本来这些不必提也不必写,只是因被控诉的事实。使我细细回味8.26晚以后对我的各样安排,使我惊讶惊恐之余,深为政府有关部门如此对待教会,对待基督徒心中难过忧伤,现在仅知道露福之事对我指控,其他因去监一无消息。万一政府如我所担忧的继续扩大打击,重算 2004年已经双方承诺不传,不追究的旧账,若不摧毁我进入晚年的衰残生命。也对我身心灵的健康带来惨痛的打击。我相信像我这样受打击的基督徒不知道还有多少?因此我切望政府公检法病区政府乃至上级领导为此已过三年的旧事清清楚楚告一段落,作为人民内部发生的事,不定罪的性质,不追究一切有关人的刑事责任。让广大基督徒公民相信、 寻求现届政府的信用,使杭萧地区真正进入和谐稳定,让政府为人民父母官的形象光辉灿烂。
    
     三、党山风暴(事件)急需的抢修与救治。
    相信政府领导与基督徒都会有一个感觉, 7.29的党山事件相应来说与一场横扫过萧山全境的强台风(在此暂不论对错与反思)。这场风暴扫过之后,经历者的心灵创伤愈合,这比真正台风损坏物质的损害,伤痕医治更难更长,我们这些遭受逮捕最后关押的基督徒是这场"风暴",遭受伤痛最严重的,如同吹倒的 屋宇,几乎是一堆废墟•••
    据我大致推测所知,我们这些最后关押者,年龄大多都在五十岁以上,年龄越大,牵涉的家人亲友越多。相应被人同情牵挂也更多,一幅被台风吹倒的房屋久倒不修,尚却被亲友牵挂,一个活生生的人被拘押有面临未知的刑期,亲友牵挂的心情又会是如何呢?信主年份越长,在教会中彼此结亲也越多,加上基督徒为骨肉之亲,同为耶稣宝血所买,关押几人是全地教会都悲哀的事,当然不等于说关了几人,教会就不能建造医治,但教会好比一个身体,不先止住流血的创伤,医治从何说起呢?
    在 7.29的当晚,我跪下有常例的祷告,约有半小时之久被悲痛笼罩,可说是平生中头一次祷告中说不出话,以后几日我心中有个大致工作思路:
    1 、尽快稳定基督徒情绪,避免事件扩散蔓延或加剧。
     2 、寻求释放人的途径。
    3 、在教会中深刻的反思,寻找考查问题的症结根源。
    4 、考查交通之后,对一些违背圣经原则的人,也当有按圣经原则的对付工作。
    以后因统战, 宗教并公安局预定会谈改换地方,又加上沈建兄、沈柱克等人遭捕,才知情况比我预料严重的多,这一思路工作一时无法实施。当我8.10 受押至今,抢修与医治虽已茫然,但心灵中为此的负担总是难以消失(不是说我不肯放下这些思想)。因这许多心事忧虑交织在一起,加上心脏本已脆弱,使我身心日渐衰弱难以承当。
     我恳请政府领导倾听我这身心衰残者的呼吁。不要再关押基督徒,使党山事件后的救治修复工作快快完毕。在人民心目中汲取教训的前提,创伤请忘得越快越好,医疗上的慢性病比急性病难以治愈,建筑上未凝固的混凝土抢修的快会完好如初,照料,党山事件的创伤在基督徒中间正在疼痛之时,许多合理准确的修治措施会有较可观的进展。反之,若将基督徒扣押不放或制止徒刑,该有的纠正与修治工作不但会拖延到何年何月,也可能我们这一代人活着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了。求请办案的领导深思参考。
    四、我对"煽动群众、暴力抗法"罪名的申述。
    我并非推卸责任,乃是觉得这个"责任"变成如大山压境一般的罪名,不 得已的哀鸣申诉,在此次数昼夜的审讯以及领导的谈话中,无不提到政府也有一定责任,没有预先做好应做的工作(如原所土地与后院问题,七天停工换地问题等)。这样中肯自我批评的话,使我在昼夜被审中仍感欣慰。但公安机关给予安上如此大的罪名,这不但推翻公安在审讯后的谈话中,数次承诺以教育为主,并不想把教会基督徒一棍子打死,但以后在逮捕中以此罪名加诸头上,实在难以承当。在此监中我无法以法律条文逐条对照申诉,深信检察,法院办案领导会以事实真相作出公断,也能体谅我今日处境,我所提供的事实真相是:
    1、 在党山议定建造过程中,我毫不知情党山教会如何谈话,如何安排,建在何处,规模如何。
    2、 政府有关部门有党山教会会谈,就是以后所知的停工七天,我一无所知。在停工七天快结束时与冼柱克姐妹通话时才知大概情形。
    3、 在约8.23日与冼柱克姐妹通话中,我明确表示以听从政府?外择地建造为好。
    4、 8.24.25 日二天党山教会复工建造,我未知内情,也无人与我商讨谈起这事。
    5、 7.25 晚间谈话因7.24、 7.25二天复工主体上马,我再反对也无济于事,却因此今造成不同心。8.25 晚每月祷告例会,晚间的谈话我仅以旁观者身份旁听,偶提一些政府不给办去港通行证并护照的一些言语,党山教会要坚持造下去决非违心出于我口,我只附和几位年长者的意思,党山教会未与我们交通,党山又是独立教会,我们无法叫他们停工,因我内心对党山教会如此工程心中不满不安。
    6、 在8.26日祷告会中,在连续昼夜审讯中,第三天警官数次提示我未党山建造说过话,在以后几天我反复回忆中,将每个时间段都细排(上午下午,沈 少成、冯长华、屠世君、钱思思均已报告,后二人请圣经交通,我去钱后台读了约三处圣经交通,未有插入我为党山说话的机会与时间)。
    7、 整个党山建造过程,我未通知一人前去,与本教会在场的人通了一些话与信息,我最挂心是安全与建筑事故(因我建筑出身有关)。我所挂心一条性命比几幢会所建筑更显宝贵,更为重要(整个党山事件未出人命是大幸中事)。
    8、 我未跨进建筑一步,在7.29之前除了与冼柱克通了劝勉的电话(手机),未与党山其他人通话,甚至没有见过一面。
    9、 在7.29下午,我知拆除开始(当时我在河庄三泰桥教会聚会)手机中急告尽快退场,让警察进来,千万不要反击的呼吁。在此前也用手机请求公安宣局长暂缓进场,我们请弟兄姐妹快快退场,在此之前从我知道党山教会在建造,从之有一个通话或信息告诉基督徒说,可以反击,可以拦截政府的干涉。
    五、经济区荣誉与关押基督徒。
     改革开放以来,全国各地关押基督徒的案例逐年减少,对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更是稀少,此次 7.29事件关押罪名虽未牵涉信仰,但无论露福与党山之事仍因福音与信仰之用的聚会所有关。千变不离其案——信仰上的事。萧山区域经济不但走在全国前列,也走在沿海经济区前列:本来这话由我来说很不理想,只因我早年去单位担任职务,因此对萧山经济的发展有深刻的感受。
    地区的繁荣是领导的业绩,地区的声誉是领导的荣誉,在整个中国关押基督徒日渐减少的今日,一旦某个地区(地方)关押了基督徒,会格外突目,格外令人关注,关注的范围会更加广注。 2001年南阳凸渡沙教会有四位在贵州服刑,所有见面的基督徒头一句话几乎是"凸渡沙教会的弟兄们现在如何了?"所有大小聚会中,少有一次聚会不为他们祷告,牵一发动全身。圣经说"一个肢体受苦,所有肢体就一同受苦",故此在这时代中(或社会大环境)关押判刑基督徒,对地区声誉相当不利,就请此案领导深思参考。
    六、我最大愿望与希望。
     我的年龄虽不算太大,但也经历大跃进后期的饥饿,十年文革浩劫,平时对国内,国际形势略有关注,深切体会战争与动乱的国家,人民是什么样滋味,因此我最大的愿望是国家要长治久安,稳定富强,人民才能够安居乐业。我作为基督徒,有位国家求平安的责任,也切求国家没有任何的动荡与动乱。我希望基督徒爱护国家,尊重政府,也希望政府在尊重圣经前提下爱护基督徒,给教会有相应合法的生存空间。
     我最大的希望是:对于因党山事件引发的居民我抱极大的希望(请不关我对法律程序的无知)。是这场审讯,对付基督徒的案子只到检察院为止,每想到将在人民法院判决基督徒公民的长毛(我在单位时参加一场审判旁听),我的眼泪就止不住流下来•••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站在国际前列,富强繁荣的世纪,无论对国家、对萧山来说,我都不希望这样悲哀的事世纪之初发生。
    七、 140年和谐历史的保持向往。
     在监中的日子里,我反复仔细地回忆,从1867年英国戴德生传福音来萧,至今历 140年,还没有一个基督徒经历法院的审判,萧山有基督徒为传福音,为圣经诗歌及书籍资料被拘留是有的。凸渡沙教会在贵州传福音被劳教(这一年是萧山教会最受压抑痛苦的一年),但真正在萧山境内为信仰之故(党山会所为违章建筑,但仍与信仰有关,当然不包括真正参加邪教者),无论判处劳教,劳改在萧山地方教会 140年历史中,均未发生过。
     我最后的期望是恳请萧山区政府无论是内定,无论是向上级请示中,请留意到这一点,使闻名世界的萧山区经济并萧山教会去经历一些风波之后,仍然和谐相处,完好无损。在国际国内的良好口碑远播四方!
    
     附:一天胜似一月的监狱生活(胜似或作似超),监内一月感触深沉,平时生活不能大声说话,祈祷,读圣经聚会对罪避而远之,对犯罪之人近乎隔绝。此次在监中生活,又见惯犯,刑事犯大多仍谈笑风生,祝君平安,不但惊讶他们对监狱的适应,也深感过惯安静生活与世上刑事犯罪之人的反差实在太大,自己感觉像飞鸟活在鸡群,无论如何都无法适应,也无法合群。这也使我体会到教会中有基督徒为信仰判刑,整个基督徒中间就好像惊天动地奔走相告并日夜为之代祷的深层原因所在,关押判刑基督徒几月几年对政府决策者来说使家常之事,对基督徒来说事刻骨之痛,甚至是代代相传的悲哀,愿这悲哀在中国,在萧山尽早消失。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甘肃省占用教产,新疆逮捕基督徒/对华援助协会
  •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以神学透视陈光诚案(图)
  •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8月3日又有三位浙江萧山党`山教`会领袖被抓(图)
  • 对华援助协会发布浙江萧山党山教会被拆毁录像(图)
  • 浙江省萧山众教会紧急禁食呼吁书/对华援助协会(图)
  • 四川阆中4位家庭教会领袖被判劳动教养两年; 对华援助协会发布山东省文登市宗教迫害报告
  • 张义南:神秘复杂的徐圣光/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图)
  •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多位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教会被关闭(图)
  •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神的冒险家张荣亮(图)
  • 著名家庭教会领袖张荣亮被判有期徒刑7年半;家属希望保外就医;对华援助协会公布起诉书
  •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2006年5月四川阆中市家庭教会迫害报告
  •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三班仆人领袖一审判处死刑; 四川阆中又一家庭教会领袖被抓;广州市宗教迫害升级(图)
  • 河南家庭教会遭袭,28位被抓捕/对华援助协会
  • 对华援助协会:华南基督教会领袖狱中再次遭殴打
  • 对华援助协会曝光中共秘密文件,要求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
  • 被囚华南教会龚圣亮牧师:“准备好来为我收尸吧”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发出紧急呼吁(图)
  • 对华援助协会:家庭聚会是非法的吗?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对华援助协会就郭飞雄白宫事件的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