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良宇下台后上海帮暴政下上海部分人权状况(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6年12月09日)
    
陈良宇下台后上海帮暴政下上海部分人权状况

     陈良宇下台前,上海帮到处放风说,这次中纪委反腐反到局级为止;陈良宇下台后,首先,上海帮的警察们又到处放风说,这次党中央胡锦涛反腐反到陈良宇就结束了。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第二上海帮开始了新一轮“黑白两道”紧密勾结的疯狂的镇压,以阻拦访民正常上访:通过随时直接关押访民,如每星期三,周敏文、韩中民等必遭非法关押;通过在通往市政府的地铁出口处设卡,直接拦截长期无家可归无以为生而无力买票的强迁居民去市政府上访;通过非法监控、打骚扰电话,干扰访民的正常生活。继续置访民严重的生存状态于不顾。如许多老访民至今也没解决一间过渡房、没有拿到一分动迁过渡费;在北京所有截访点、北京火车站及停车场、接访我们的车内、和北京开往上海的列车上都安排了他们的许多熟悉或不熟悉的打手,包括上海政府在北京雇佣的无合同、不用加三金的黑社会打手,他们经常有组织有计划地向访民发出突袭,没有任何底线的暴殴访民致伤致残致昏死。明明是便衣警察集体暴殴访民,可每逢他们将访民严重致伤、致昏迷,他们总还要装模作样地进行摄像、把一些访民叫去做笔录,主要目的是借此举得以恐吓访民不许如实作证、不许作不利于暴殴者及政府形象的证!而对被他们打得过于严重且模样可怕的访民,他们干脆在抵沪后直接刑事拘留,甚至根据他们的需要不惜栽赃陷害,以达到长期非法关押及震慑其他访民的目的。具体如:
    
     一,为报复“为表示高兴而申请游行的上海赴京访民”, 一个老年妇女不幸成了上海政府杀鸡敬猴的目标。
     9月25日陈良宇下台后,9月27日,陈恩娟等二十多名在京访民通过合法程序,到北京市公安局申请在天安门广场游行,以庆祝中央的英明决策,把上海帮的干将陈良宇立案检查。拟呼喊口号支持中央反腐败行动。上海帮恼羞成怒,当日即将在京访民强行拉到北京陶然亭——上海驻京办暴力截访基地之一。午后多名警察无故暴殴其中的黄浦区强迁访民、62岁的王惠芳老太,她的腰、头、腿严重致伤,当时她被打得躺在地上不能动弹,随即大量呕吐。当时有一个市政府官员正在北京视察,他们恐生意外,将老太拖到该官员的汽车内,不送医院直奔火车站,老太在车里又吐了一地。至火车次日抵沪,才由120急救车直接送医院抢救。至今全身伤势未愈。
     暴殴现场的目击证人及寻找其他目击证人:
    葛开英 徐婷 耿梅蓉 徐优凤 杨春华 鲁俊 朱复丞 周建国
    
     二,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期间,上海市政府为了保证上海无人进京上访,对所有上访民众采用非法手段进行关押拘禁。可以统计到的熟悉名字的被非法关押、拘禁的上访人员如下:
    
     朱黎斌:一家四口(妻子和两个8岁、10岁的小孩),从9月30日-10月11日被上海闸北区北站街道的治保人员,强行关押在闸北去海宁路1022弄29号南宁浴室108号房间里。朱黎斌为此绝食4日以示抗议。
     另与朱黎斌同一街道被关在同一浴室的胡卫心,为抗议非法关押完全剥夺自由,绝食绝水48小时。
     郭 蓉:9月30日-10月12日被虹口区警察强行关押在乍浦路元贞旅馆203号房间。其间郭的姐姐病逝,10月7日下午举行葬礼,警察都不允许郭出席姐姐的葬礼。
     孙喜成:从9月27日起被监控在家不准出门。10月7日,孙喜成跳窗逃出准备进京上访,8日上午在上海火车南站被警察截住。几名长宁区的警察将孙抬手抬脚强行押上警车,送到上海中山西路的金辉招待所关押。孙喜成当日即以绝食进行抗议,直到11日下午6时。后被招待所服务员打120电话送去医院。
     魏 勤:因参与给中纪委调查组公开信的签名,9月21日被行政拘留15天,关押于静安区看守所。9月6日拘留期满后,被移至青浦俱乐部继续关押至10月11日。
    梁发香: 9月19日被行政拘留9天,关押在静安区看守所。9月28日行政拘留期满后,被移至青浦俱乐部继续关押至10月11日。
    29日-10月11日期间致中央政府胡锦涛总书记的公开信代表之一、因9月27日申请在天安门广场游行的陈恩娟:9月,先被关押于川沙党校,因与外界联系被强行搜走手机后,移至东航观光景悦度假村关押。
     周金妹:9月30日-10月11日期间,被关押于静安区动迁基地。
     吕龙珍:9月30日-10月11日期间,被关押于上海劳动模范度假村。
     李淑杰:9月30日-10月11日期间,被关押于上海金山锦宏大楼客房部五楼。
     马志森:9月30日-10月11日期间,被关押于上海劳动模范度假村。
     端木云:9月30日-10月11日期间,被关押于上海劳动模范度假村。
     王琳珍:9月30日-10月11日期间,被关押于上海劳动模范度假村。
     王飞跃:9月30日-10月11日期间,被关押于闵行区接济站里。
     段春芳:9月30日-10月11日期间,被关押于闵行区接济站里,其间殴春芳心脏病发作不给治疗。
     邬玉萍:9月13日-9月28日期间被行政拘留,关押于上海虹口区看守所。9月28日行政拘留期满后,被移至虹口区唐山路甲江宾馆关押至10月11日。
     陈宗来:9月20日-9月29日期间被行政拘留,关押于上海虹口区看守所。9月29日行政拘留期满后,被移至虹口招待所关押至10月11日。
     沈永梅:9月28日-10月11日期间,被关押于上海卢湾区南塘滨路动迁公司值班室。
     马长发:10月2日-10月11日期间被行政拘留10日,关押于上海闽行区看守所。
     张新珍:10月2日-10月11日期间被行政拘留10日,关押于上海闽行区看守所。
     张淑妹:10月2日-10月11日期间被行政拘留10日,关押于上海闽行区看守所。
     邵褚根:9月28日-10月11日期间,被关押于上海虹口区招待所。
     邓维秀:9月20日被行政拘留10日,关押于看守所,9月30日行政拘留期满后,被移至旅馆继续关押至10月11日。
     刘平英:10月1日-10月11日期间,被关押于七宝天的旅馆里。
     杨春华:9月28日-10月11日期间,被关押于锦江之星酒店。
     陆善明:10月6日-10月11日期间,被关押于龙华东路351号,期间一天只给一点饭吃,没有床睡觉。
     王 鸿:9月27日-10月11日期间,被24小时监控在家禁止外出。
     李彩娣:9月27日-10月11日期间,被24小时监控在家禁止外出。
     朱东辉:8月21日至今,被24小时监控跟踪。
     据知情人士说,以上只是极少部分的人员被迫害的事实。在此期间,上海市委副书记刘耘耕等官员,曾到多处关押地点视察。
    
     三,紧急关注!——为亡羊补牢,上海帮进一步将暴政进行到底。
    陈良宇下台前,自9月10日我们向中纪委上海调查组发出了一封《上海市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以下简称公开信)后,当时据体制内人士透露,陈良宇曾下发命令:准备在全市再判一批强烈要求到马勒别墅反映举报的上访百姓。陈良宇下台后,十月六号国庆期间,一批访民被从北京押解抵沪。其中的杨新民,就不幸成了上海帮为亡羊补牢进一步将暴政进行到底的又一个受害者。
     杨新民女50岁。为欺诈违法动迁上访约三年多。问题得不到解决,妹妹反而多次被违法刑事拘留,被剥夺工作的权利。今年8月下旬来,姐妹俩多次去马勒别墅的中纪委处申冤。由此,她成了上海帮要杀一批访民中的一个牺牲品。 10月6日,杨新民刚被接到上海下火车即直接被首次刑事拘留;10月20日又发给她一张于10月13日就做好的壹年陆个月的劳教决定书。劳教决定书所述纯属编造过期的不实的事件,严重违反法律规定,乱扣帽子,由公安单方面决定将一个众所周知的老实本份、从无不良纪录的动迁居民劳教。再一次制造了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指鹿为马的冤案!详见附图。
    
     四,剥夺限制访民参加法院公开开庭案件的旁听。
     2006年10月24日下午,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强迁居民蔡文君不服劳动教养的案件。访民们都提早赶到法院希望参加此案件的公开开庭的旁听,以示对受迫害的蔡文君女士的声援,却遭到了大批警察和法院的无理阻扰。
    见下图。
    
     五,谁积极上访就打谁!谁敢作证就打谁!
     10月31日18:50时许,在北京开往上海的Z21次列车的16节车厢的73号座位上,正坐着长期受政府动拆迁迫害的年约五十的周建国。
     旁人看着他身体单薄,长期缺少营养,缺少睡眠,精神十分不佳地静坐在73号座上。突然,上海驻京办的人员大踏步地走到周建国面前厉声吼道:“谁叫你三天来(北京)两趟?!话音刚落,也不要听他解释,随即窜上打手甲,边严吼着边将周建国拖起来然后打倒;站在周建国身后的打手再一把将周又拖起来再打倒;接着打手甲继续反掌两次、狠劲响亮地搧向周的两面脸;随之又狠狠一拳,一拳接一拳地打向周的左脸、头……顿时周建国的左脸肿胀起来,肿得非常高;打手甲打了一阵,声称打累了,又冲上了打手乙,只见打手乙手握满瓶的饮料,一捶(瓶)又一捶(瓶)向周建国脸部头部猛击;甲打手退在一边吼叫:“你去告!去200号(上海市政府所在地)告呀!看你能把我告掉!×你娘的×!”他的脸转向周围的访民接着吼:“伊(指周建国)就是帮一个女人(指访民)签名(作证),签在第一个,我今朝就打伊!”
     ……打手甲乙丙丁四个轮番暴打完后,用手指在受害者周建国的鼻孔处试试,称还有气才罢手。离开现场前,他们中的打手甲,这时我们已清楚他姓严(沪音,据称是警察),他在离开现场前即离开列车的第16节车厢时,对着另外执行押解访民回沪任务的上海市政府内的二支队的警察,讨好地说:“伊(周建国)被我摆平了。(你们)兄弟们气也出了,我们也打累了……”狂笑着离开了车厢。
     可怜的周建国被打倒在地,在列车的地板上整整一夜不能坐地躺着,又痛,又冷,又饿持续了12小时。
     而押解警察们每上厕所时,经过周建国所处的位置便从他的身上横跨过去也不过问他。
     Z21次的列车员、乘警、列车长等虽亲历此状也不闻不问。
    这整个一个“北京开往上海的Z21次列车的第16节车厢”内不仅残暴而且黑暗!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特注:此次列车的押解警察的警号是017300 017293 017284
     一位暂时不能署名的目击者
     于2006年11月1日
    
     来自现场的证明
     2006年10月31日18点30分许在北京的Z21次列车上的第16节车厢内的73号座位上,坐着的动拆迁访民乘客周建国,遭到了上海市政府驻京办负责人高处长(即信访领导302)指使的警察严建国(沪音)等四个警察的暴打,顿时致使周建国被殴打至左脸肿起2——3公分高,不能开口——当时表现为说话不清。
     受害人:周建国
    现场目击证人签名:略
    
     2006年10月31日于凶发现场
    
     本人是上海市普陀区光复西路277弄59支弄6号居民。2001年11月被偷拆私房(无任何手续、当事人不知情)当时在上海走一审二审的司法途径,得到的回答是法院认为被告是普陀区建设委员会,但上海市政府认为被告是万千集团即开发商。至今问题无一解决。
    
     附:
     1.周建国是上海市普陀区光复西路277弄59支弄6号居民。2001年11月被偷拆私房(无任何手续、当事人不在家)。当时在上海走一审二审的司法途径,得到的回答是法院认为被告是普陀区建设委员会,但上海市政府认为被告是万千集团即开发商。至今问题不但无一解决,近几年来,周建国还为上访在北京遭到多次暴力截访和接访的打击报复,也落下了肺结核、糖尿病等多种严重疾病,生路无多,无家可归,无以为生,无钱治病。政府、警察早已知晓他的病况和状况,此次仍然对他实施野蛮暴殴,足见上海市政府的法西斯暴政不仅凶残而且没有底线!
     2.图片见下。
    被打的周建国照片 来自现场的证明1张 病情证明2张
    
    
     特及:10月31日上海市虹口区男性动拆迁访民余家明(音)年约30岁,访龄仅一年。在被上海政府用车接到北京火车站之前,先把他拉到停车场下来,七八个打手将他狠打一顿,直至昏迷,然后,这群打手再把他送上列车上。同车的先上车的访民们所看到的被抬上来的余家明就是昏迷的,上车后车上的警察马上给余家明昏迷的现场摄像拍照。现详情不明,敬请知情者关注。
    
     六,紧急关注!——谁有病提照顾,就打死谁!
     11月2日在北京开往上海的T103次列车上的第17节车厢内,卢湾区居民,为单位(徐汇区)之事进京上访的卢湾区访民张锡祺先生,因肾病动过大手术,身体十分虚弱。市政府和接访的人包括部分访民都知道他的情况。他在上车后向安排床位的警察说明原因请求照顾睡下铺,而之前该警察要他睡上铺。请求不仅无效,却遭到该警察严建国(沪语音)的重拳,而且是对着他的受过伤的肾部,当场打得他大叫起来。然而这一拳还不是结束,一直打到该警察累了,觉得仍没完,还要出车厢再叫上几个北京当地的打手来继续打。
    当时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因在火车上劝了几句,被警察严建国连续双击左右脸后,及整个一个夜晚,都没有听到她说一句话,脸色死灰;又另有一目击访民出来劝了一句,即遭该警察严建国(沪语音)的重拳:“不许管闲事!”、另一老太因抬头看了一眼,其头立即不保,也被打手猛击一掌:“不许看!” 以示对其他访民的恐吓和警告!
     最后结果是卢湾区访民张锡祺先生不仅被打得遍体鳞伤,还被当场打下2只个门牙,另外2只门牙严重松动。
     次日上午抵达上海,卢湾区访民张锡祺先生被用担架抬着下的车,直接被非法刑事拘留,拘押地点在铁路上海分局看守所。至今未获自由,生死不明。家属受到恐吓。
     同一天被打的共有3位老太。其中普陀区的彭蓉琴老太被打了两次,一次在陶然亭,一次车上。
     11月3日回沪后的一星期里,上海公安还专门找了知情者和不知详情者做了笔录,进行了恐吓:不许对外说真相!
     访民根据当时和当晚的状况,十分担心上述情景中的张锡祺先生和旁边劝说的不知名的老太已经身遭不测。11月3日回沪后至今,没有人再见他们的人影......
    
     七,紧急关注!——周密设下陷阱,受害者被野蛮暴殴反遭刑事拘留。
     详情是段惠民、段春芳兄妹二人因“非法解除劳动合同”案、“流氓伤害”案、“手铐强迁”案、“4.15国际空难受害”案等事项被上海有关行政责任部门推诿,久拖7—8年,为此依法进京信访、举报、维权却遭到“驻京办”非法人身伤害。2006年11月3日凌晨一点左右“驻京办”高处长带领数拾人冲进北京前门农机招待所强硬叫段氏兄妹起床,并押上早已停在前门煤市街的面包车内,因段春芳有病,警察王丽娟叫段春芳坐在前面靠窗位子,但车内的截访人员(内有驻京办雇佣外地人)不同意,推段春芳,王警察又让段春芳坐靠车门口的坐位上,但车内的截访人员仍不同意,并继续把段春芳推向车里,另一个截访人员从后面上来拉段春芳头发;段春芳说:“是警察叫我坐前面的”。段惠民补充说:“她身体不好”,谁知段氏兄妹二人就立即遭到十几个截访人员轮翻群殴、野蛮疯狂的暴打,并在无任何合法手续下搜查段氏兄妹身体和随身背包,看到身份证后说:“总算找到你们了”!“就是要找你们俩算帐”!“好好修理他们”;“往死里打、整死他们”!“这下你们死定了”!“告我也不怕”……歇斯底里呼叫、指挥的人自称姓严(建国)、是黄浦区公安的,但未穿警服,车内的其他上访者大叫救命,行凶者拔出拳头就朝她们乱打;车下“驻京办”高处长等几十人上海市政府人员、警察、特警等围观看着却没人上车阻止。
     行凶者反诬受害人段惠民将他们打伤并动用“凶器——剪刀”,但据现场目击行凶者搜查段氏兄妹身体和随身背包的上访人证明:他们当时并没看到“剪刀”存在。且在数拾人轮流骑在段惠民身上暴打,置他于死地之时,他如何能有间隙拿出“剪刀”来“行凶”?退一万步说:即使存在这把“剪刀”,在受害者遭到十几人轮翻殴打,生命处于极度危难之时将“剪刀”作为自我防卫也是无奈之举,属正当防卫,何罪之有?何况剪刀系日常生活用品,不属于凶器;更何况现场是否存在这把“剪刀”? 执法机关随意伪造证据,诬陷上访人已是普遍的习惯做法。
     当时段惠民口吐鲜血叫救命,手指、手臂都在流血,脸破头肿,身上都是乌青肿。2006年11月3日凌晨一点半时“驻京办”厚颜无耻地打“110”“报警”;北京大栅栏派出所出警,随后警车和面包车开到南新华街59号“驻京办”门口停下,“驻京办”叫面包车内的丁培芸、余惠庶二人下车随警车去派出所做“笔录”。丁的笔录记载有“只看见5—6位行凶者打这位男同志,我不认识这位男同志,也没看见剪刀,……”等等。余的笔录记载有:“女警察叫段春芳坐前面,行凶者不让其坐并拉她头发,段惠民叫‘她身体不好’遭十几个人打,当时事发时没看见剪刀”。按理此时北京“110”理应询问当事者段氏兄妹,但这些过程完全省略,并把段惠民双手反铐塞在警车的后车厢里,北京“110”警察处警已违反法定程序。且段惠民即使违法,也理应由他们依法处理。现由“驻京办”在当天中午12点半左右接出,下午3点多乘北京到上海的1461次列车回上海后,再于2006年11月4日晚上23:45分由黄浦公安分局以“寻衅滋事”罪将其刑事拘留,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11月5日中午12:30分才将家属通知书交给家属,但又给他们灭失了(后在家属的不断交涉下,黄浦外滩派出所只好出具证明单)。公安的行为完全违反法律规定,并且不让段氏兄妹验伤、看病。上海公安还说是在北京发生的事,到北京验伤去。
     视上访民众为敌人的上海政府却完全无视这些铁的事实,强行枉法将身受重伤的段惠民收监、整治。
     暴力行凶者逍遥法外,得到抚慰,受害者反倒坐监,这完全是黑白不分,乾坤颠倒!试问“尊重人权”在哪里?“和谐社会”在哪里?段氏兄妹被打得面目全非,段氏兄妹的形象已不能被熟人识别,身上衣服、背包等处血渍斑斑,行凶者还强硬叫段春芳血渍衣服反穿。
     段惠民、段春芳近80岁的父母、母亲,一个是脑梗病人行动不便,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一个是心梗装支架的重危病人;段惠民的丈母娘已是80岁高龄的退休医生,身患严重疾病不能生活自理;段惠民的丈人一个对国家有贡献的高级知识分子,2006年10月22日突然逝世,尸骨未寒,中国人的风俗“七七”还没完,几位老人都需要段惠民的照顾、关心;现在段惠民被非法关押,更加重了几位老人的病情,几位老人怎么也想不通:段惠民是老实人,无奈依法维权,却竟遭暴力殴打;还被扣“寻衅滋事”后刑事拘留。就是日寇、国民党统治年代,也没有这种事!行凶者口口声声对段春芳扬言:“二年里你们不要来上访,来一次打一次,往死里打”。
     段氏兄妹俩被打时有数拾个目击证人,段春芳在2006年11月3日坐北京到上海的103次列车上也有目击证人。
    控诉人:段春芳 胡小妹 段波平 段洛飞
     联系地址:上海市黄浦区泗泾路15号314室
     邮编:200002 电话:63213098 手机:13311918625
     2006年11月15日
     目击段氏兄妹2006年11月3日凌晨在“驻京办”面包车上被打经过证人(亲笔签名另附):
    
     序号 目击证明人 身份证 联系电话
     1 谢穗好 31010919630724082x 65536920
     2 丁培芸 310104480212242 13816360575
     3 费爱众 310221195407162027 28438626
     4 邬月明 3101015010303122 13916986555
     5 赵惠琴 310110520630582 13817848528
     6 何美君 310230195608097221 13801767277
     7 顾紫芳 310106500516286 64498050
     8 袁惠庶 310101193408170414 56613390
    
     八,草木皆兵公安非法抄家。
     博讯2006年11月04日登载了标题关于“陈良宇下台 上海帮未倒 他的爪牙在干啥?!”的图片。反映了上海市委市府在国庆长假至十六届六中全会期间对上海动拆迁访民张君令(公开信代表之一)实施非法监控的官方安排:国庆全会期间稳控方案。详见图。
     11月7日夜晚,上海公安多人(共5人 ,其中2名电脑专家)突袭了张君令先生的临时住处,非法搜查并强行将他女儿使用的电脑抄走。张君令先生患有严重的肾病,动过大手术,正在修养。对此他感到十分气愤,更是无奈。因为实际上,他并不会使用电脑。草木皆兵,无法无天而无任何底线。
    (今年遭到非法抄家对待的访民还有韩中明、陈小明、陈恩娟、马亚莲、王黎庄等)
    
     九,特别公示。
     1.在北京实施上海暴政的干将。
     2006年9月10日以后,上海市政府驻北京办事处负责人工作代号302,人称高处长,男性。
    (2006年9月10日前至今年,上海市政府驻北京办事处负责人工作代号202,男性,略有苏北口音。)
     由在北京开往上海的各次列车上负责暴殴访民和安排访民座位或床铺的警察严建国(沪语音)。为此一轮进一步镇压访民,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劳改局专门从苏北大丰农场的上海市第二劳教所精选出的打手。在列车上,有时他直接动手打,有时用手势、眼神或某句话暗示别的打手们来打);上海市政府在驻北京办事处安排的市政府警察、各区分局的警察;各街道综治办人员、区政府信访办人员;以及驻京办出资在北京当地的劳务市场招来的、不用付两金也不签用工合同的社会闲杂人员等组成。他们统一受驻京办负责人指挥调度,任务就是野蛮截访、接访以阻止访民依法上访,专干打手的活。
     2.在北京实施上海暴政的黑据点。
     在北京开往上海的各次列车的第16节、第17节车厢和餐厅里。暴殴时乘务员、列车长、乘警均故意回避,每次都直接将访民送到站台上,比正常公民要提前约30分钟即安排访民上车;列车行驶整个一晚上的行程里乘务员、列车长和乘警都会配合政府监控并参与虐待访民。如他们经常借口没床铺将访民安排进餐厅坐一晚上。晚餐后锁门——把访民与其他火车乘客隔开。
     北京宣武区太平街12号的湘江源头湘菜馆;太平街甲8号中办国办信访办正门隔壁;
    北京宣武区太平街陶然亭宾馆;
     上海市驻京办及地下室监狱;
     截访和接访用的面包车、大巴士,车牌号待查。
    
     2.主凶。
    江泽民 黄 菊 韩 正 (第一级)
    刘云耕 吴志明 杨全新 腾一龙(第二级)
    
     十,呼吁。
     上海维权最强烈地抗议上海帮倒行逆施的反人民行径!呼吁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海内外一切有良知的政府元首、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非政府组织、媒体和社会各界严重关注上海人权的现状,敦促上海政府停止镇压上海访民依法上访的行径,帮助上海政府改善目前恶劣的人权状况!切实畅通信访渠道,让访民能按照信访条例的规定上访,并解决问题。给受害者的身体和精神一个公正公平的说法。上海维权同时保留今后追究相关组织和人员的法律责任。
    
     上海维权
     2006.12.9
    
    注:上述相关图片请到http://boxun.com/hero/shpzw1查找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12月10日是国际人权日,请传递玫瑰小卡片(图)
  • 人权组织:中国31名记者遭当局囚禁(图)
  • 陈光诚获人新西兰亚太人权奖 妻子表感谢
  • 上海维权:上海帮将暴政进行到底-人权灾难之三(图)
  • 人权卫士万延海先生已回到办公室
  • 人权卫士万延海先生失踪已超过两天(图)
  • 死里逃生:颈上留有绳索印——上海的人权灾难(之二)(图)
  • 人权卫士万延海先生失踪已超过一天(图)
  • 第二届血液安全、艾滋病和法律人权研讨会被迫取消
  • 抗议国保殴打被监禁人权律师家属,要求有关机构调查追究刑事责任
  • RFA:公安严加戒备北京人权展(图)
  • 北京请愿者被禁入中国首次人权展
  • 中国首次举办人权展民众期待发展
  • 人权组织促中国公布摘取器官详情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维权网要求国际人权机构就高智晟案启动"紧急行动"机制、提供国际法救助
  • 侵占国资侵犯低收入家庭基本人权当治罪/罗建平
  • 人权争议暂息 胡锦涛将如期会晤加拿大总理
  • 侵占国资剥夺弱势人群的人权者当治罪/罗建平
  •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 千古奇闻,自己的财产不自主,人权在哪里?法治在哪里?/刘桐林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以人为本”“尊重人权”在司法领域举步为艰
  • 加拿大安省人权委员会:判渥太华“老年会”歧视
  • 刑讯逼供,致人死命,天理何在,人权何有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人权灾难中的师涛、姚福信和肖云良
  • 陕北民营石油企业依法奋争私有产权和人权保障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拥着海的岸:九天九夜 (在人权最好时期被收容侮辱的经历)
  • 老笨牛:打一场维护普通中国人基本人权的人民战争!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越南妇女揭露美军暴行,"人权卫士"死不认账
  • 人权被践踏:最後的诀别 -- 悼念父亲
  • 从洛阳轴承厂女工的待遇,看中国的人权现状
  • 刘晓波: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 汪红雨:你听到了人权的脚步声吗?
  • 盛雪:中国人权恶化 暂停人权对话-人权听证会后记
  • 陈维健:不爱人权爱狗权
  • 盛雪:中加人权对话方式必须改变
  • 盛雪:中加人权对话方式必须改变— 写在中加人权听证会前夕
  • 郭永丰:党权大于国法,狗权大于人权
  • 肯定加拿大新总理的人权立场/方觉
  •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贺伟华
  • 从贾甲叛党说到不维护坏人权利的民主等同专制/张三一言
  • 牟传珩: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
  • 光箭:从户口问题看中共的人权
  • 为真正的民主选举而斗争——姚立法先生接受《人与人权》杂志采访
  • 由人权看狗权,再由狗权看人权 ——评轰轰烈烈的“打狗风暴”/黄广湘
  • 姚笠:争取人权和自由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 第一财经与富士康的违背工人权益的“联合声明”
  • 请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紧急审议中国政府严重、恣肆迫害人权案/周志荣
  • 没有救济就没有人权/张耀杰
  • 民间人权人士报告 ——2000年—2006年6月/刘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