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农大扩张征地 千人抗议反拆迁
(博讯2006年11月14日)
    大陆再发生因征地引发的骚乱,位于长沙市的湖南农业大学因扩大校园征地与受影响的居民爆发激烈冲突。一名女校工九月中因不满校方迫迁而服农药自杀,引发千人在学校大楼前聚集抗议。
    
     据中国经济周刊13日报导,由于校方与受影响的居民未能就补偿和安置方案达成协议,自三年前开始拆迁行动以来发生多次冲突。今年以来,当局加快拆迁进程,与居民的冲突随之升级。上月十九日,当局再次出动数百人欲强行拆迁,遭到居民以吞衣自残和抱孙扬言跳楼自杀反抗。 (博讯 boxun.com)

    冲突由来:大量扩招 用地紧张
    
    1951年建校的湖南农大位于长沙市的东郊,是一所省属重点综合性大学。
    
    湖南农大提供的资料显示,学校占地面积3274亩,其中2769亩为原姚托地区附近农民的生产、生活用地。因教学、科研需要,1958年,经主管部门批准后学校在该地组建了教学实验农场。
    
    据学校宣传部长称,由于学校不断扩招,生源迅速膨胀。学校总数也由1999之前的7000多人增长到现在的4.6万人,用地变得格外紧张,于是准备对2769亩地分三期征用。
    
    据拆迁户李国南介绍,原教学实验农场定编职工共1048名,另有1600多人为农场职工的家属和子女,共2600多人。其中有相当部分职工子女没有工作,依靠同父母耕种或以经营其私房改建的门面等为生,虽为城镇户口,但其生活模式与长沙市郊区的农民并无差别,还有一部分居民与学校没有直接关系。
    
    安置补偿成为矛盾焦点
    
    据报导,同大多数拆迁工程一样,此次矛盾的焦点,主要体现在拆迁补偿安置问题上。
    
    “我们这里大部份拆迁户都是非农业人口,为什么征收时要按‘农村标准’执行呢?”拆迁户代表李国南解释,虽然每个地方的征地补偿安置的高低不一样,但就一个地方而言,农村的征地补偿安置标准一般都比城市的要低。此外,湖南农大也没有完全按照法令中要求的给他们留下被征地总面积6%─10%(约200亩)的生产安置留地。”
    
    根据60号令和相关政策,长沙市目前对郊区失地的农民都做了相应补偿。据了解,毗邻湖南农大的东屯渡农场拆迁,年满16岁至不满25周岁的一次性安置费为23000元,一次性医疗补助费4000元。原教学实验农场的拆迁户认为学校给的标准太低,“安置按城市标准、补偿按农村标准执行的方式不公平。”农场住户还透露,“学校至今没有拿到拆迁许可证。”
    
    而校方则认为,原教学实验农场的土地为国有土地,本来就归学校使用和管理,与普通农村集体土地拆迁不同。
    
    “既然都是国有土地,为什么不采用城市房屋的拆迁标准来补偿呢?”双方争执不下,但湖南农大并未因这种争执而停止拆迁。
    
    “已拆迁的大部分都是学校里的职工,余下的200多户有很大比例与学校无直接关系。”在《中国经济周刊》的调查中,“憋足了气”的拆迁户说,本来学校的拆迁补偿和安置方案对不同情况的拆迁制定了不同标准,“一碗水没有端平,”“导致矛盾更加尖锐。”
    
    一些拆迁户还细数了拆迁过程中种种遭遇:
    
    1月6日,由芙蓉区国土、规划、公安、城管等部门组成的拆迁联合执法队200多人对“钉子户”解炳凡家的“违章建筑”进行强制拆除,动用警车、救护车数辆,李万蛟、黎新华等4人被打伤;
    
    6月29日,解春元等3住户的住房遭强拆,这位农大幼儿园女教师被手铐铐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其“找了关系”后才被放开;
    
    9月7日,拆迁户李海运将张贴到自家私宅的“限期腾地决定书”撕毁,李被区法院拘留7天;
    
    9月14日,解淑兰当众服毒自杀案发生,其女及家属到学校“讨要说法”至深夜,第八教学楼门口聚集数千人围观;
    
    10月19日,拆迁联合执法队同样出动数百人对李海运、王利君两住房强制拆迁,李在被带走后吞食衣物自残,王怀抱孙儿站在自家楼顶扬言“要跳楼自杀,两天后,李、王房屋被强拆,据王的儿子石柱透露,王因“暴力抗法”被司法拘留15天……
    
    一系列对抗事件的同时,近年湖南农大校内还发生了数起静坐、游行等事件。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官商合体野蛮强制拆迁,民告拆迁公司三年未果(图)
  • 台湾中央电台访谈大陆野蛮拆迁案受害者刘申强
  • 上海三居民抗议拆迁被控制造混乱
  • 林晓楠:抓一个 我们省了2600万拆迁费(图)
  • 刘飞跃:野蛮拆迁 主妇被拖得只剩裤头(图)
  • 南京秦淮区野蛮拆迁
  • 违法拆迁、国法、党纪不容—谁给我们110户职工公道?
  • 百姓杂志:是造福于民还是违法行政?-山东省历城区彩石镇违法拆迁事件调查(图)
  • 沈阳市斗姆宫地区拆迁真相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强制拆迁:“执法队”变成“夜袭队”
  • 杭州云峰村民就拆迁问题致习近平书记公开信
  • 抗争拆迁:中国各地多人牺牲性命?
  • 中国城市房屋拆迁中的以强凌弱现象/吕耿松
  • 菏泽违法拆迁续:准备再拆2家(附大量资料)(图)
  • 菏泽违法拆迁续:郭卫国一家被强拆的图文(图)
  • 菏泽野蛮、非法商业拆迁续:马桂容一家被强拆的经过(图)
  • 上海拆迁户举报周正毅,涉政治局常委黄菊前秘书
  • 福州林则徐故居周边拆迁引发民愤
  • 组图:民众抗议强行拆迁(图)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上海的警察勿要耍流氓参与动拆迁
  • 天堂里没有拆迁——向江阴村民何国生致哀
  • 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牟传珩
  • 进京抗议开发商欺诈拆迁户声明/冷万宝
  • 南京拆迁:为什么要把中央行政主管机关告上法庭!艰难的维权(系列一)
  • 不是问题是罪行--征地拆迁实质/苦斗
  • 郭永丰:中国拆迁,野蛮粗暴,强盗不如
  • 质疑桂林橡胶厂住宅区的拆迁是否合法
  • 北大“疯狂”拆迁 清代园林当旧平房想拆就拆?
  • 强制拆迁,中国获“世界大奖” (图)
  • 杨天水:执政为民的阻力-从泗阳县一个拆迁侵权案谈起
  • 江苏荣:香港五十万大游行、推动民主、声援上海被拆迁户
  • 江苏荣:文集、加入世贸的人民、南京被拆迁户焚火和民主抗争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 第九章:拆迁之歌 (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 胡子党:祸国殃民社会黑----从非法征地拆迁说起
  • 谈谈在广州小谷围艺术村拆迁事件中的政府行为与责任
  • 丁林先生谈美国的拆迁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