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建长乐市官商勾结 强买强卖农民一级耕地(图)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6年11月12日)
    作者:遥远记忆失去 摘自国内论坛 (博讯感谢读者提供线索)
    
     曾几何时,我还读着伟大的宣言: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主人,我们是土地的主人。
    可是我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似乎还是毛时代的枪杆子里出政权,有了武力,有了权利,要什么有什么土地,没有就去抢!
    先不说现在还是不是一个农业大国,农民占据中国几分之几的人口。如果你们拿走农民的土地,那么朗咸平告诉我们一句话,请不要忘记一个前提,那就是在追求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情况下,不是以牺牲更多的人的虚假温饱来换取的。可是这根本不是一个公平的交易。夺走了这一切,谁都会知道结果是什么,一个农民失去了他耐以生存的土地,在这个又需要有一技之长才能生存的时代,他们就等于失去了生命。留下的只会是回忆,不是美好也不是用汗水,再也不可能会有汗滴禾下土那样的痛并快乐,泪水是浸渍不出绿油油的庄稼的。
    
    不知道这样的帖子会不会通过,残暴在电影中有时候可以成为一种欣赏。但如果在现实中呢,也许仍会有很多围观的观众,要不然见义勇为也不需要颁奖了,不是吗?既然不能用来欣赏,那反思又如何?
    
    不妨来看看下面这个故事
    我想知道你是个围观者还是个见义勇为的人
    
福建省长乐市官商勾结 强买强卖农民一级耕地

    -------农民抵制,惨遭殴打
    原告:长乐市潭头镇厚东村四十塘所有村民
    被告:长乐市潭头镇厚东大队干部(以林元钗为首)
    
    几年前被告与一邻村企业(长乐市华威化纤有限公司)官商勾结,将原告方土地强行偷偷卖给长乐市华威化纤有限公司(原告方无一人知晓),至2006年厂方开始围圈土地,原告才知道土地被卖(在此之前,原告方毫不知情,仍然在此作业)。原告方所有人一致不愿意将原告所有的一级耕地出售,找到被告方理论,却被推托。
    
    2006年8月2日,厂方纠集百号民工,穿着迷彩服,头戴安全帽,假装武警,集运黄土强行推、填原告方耕地。原告方抵制,遭受厂方以及被告惨重殴打,由于老弱妇孺(几十号人)势单力薄(多数青壮年出外谋生),致使原告方村民十多人受伤,现伤情严重,目前在福州就医。另有三人被潭头派出所以莫虚有的罪名带走,至今未归(其中一人年迈系我方村里领导)。
    
    原告方在市领导监督一处违法围垦养殖地拆除路途中向领导请愿,由于惧怕被告和长乐市华威化纤有限公司的后台势力,即使长乐市委go-vern-ment所有人已知晓此事,但却不敢予以理睬,其目的无非是看我们钱势和权势如何,还建议我们全部搬迁!碍于被告和长乐市华威化纤有限公司的后台势力,福建新闻媒体也对此事不敢予以理睬。给我们的说法却是他们连土地使用证都有了,建议我们卖地,或者补一块其他地方的地给我们。如若长乐市华威化纤有限公司在此办厂,其工厂造成的污染,将导致我们未来生活的环境严重受到破坏,出现另外一个癌症村!
    
    请管理员通过这个帖子。
    
    这不是一种反动宣传
    
    我们没有要辱骂哪些人,只是在寻找我们应该得的,这些是我们曾经失去的,也是那些人曾经失去
    我不知道一件事要大到什么地步才请得到国务院特派人员,而不是那些去喝酒吃饭的人
    
    没有人有权利说明天的太阳照样会升起
    因为有人用一把伞把我们应得的阳光收起来了
    我们需要阳光
    不是像拨款那样发下来,有人用个袋子收走,这样国家永远只是一个让人敬畏的词,而不是爱戴
    长乐强卖农民耕地 殴打农民
    长乐强卖农民耕地 殴打农民


    长乐强卖农民耕地 殴打农民


    长乐强卖农民耕地 殴打农民


    长乐强卖农民耕地 殴打农民


    长乐强卖农民耕地 殴打农民


    长乐强卖农民耕地 殴打农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疆乌鲁木齐市6万农民血泪控诉:乌鲁木齐市郊的六个惊天大案
  • 农民协会申请游行 要求释放严正学
  • 台州农民的呼声:致台州市公安局的公开信
  • “农民工死在同仁医院走廊” 穷人不该去同仁看病?(图)
  • 反对“官员经济适用房”:杭州农民再次进京告状/吕耿松
  • 中国首家农民工网“新农门”获各方关注(图)
  • 黄琦:多方增援宜宾农民 大塔危局有望司法解决(组图)(图)
  • 赤壁市农民领袖洪云周遭刑拘(图)
  • 刘飞跃:百万补偿款被瓜分 失地农民奋起抗争(组图)(图)
  • 快讯:组织赤壁32农民天安门下跪 周志荣被拘留(图)
  • 黄琦:[捆绑游行]农民出狱第2天 县委书记"荣升"(图)
  • 刘正有:中央政府的严禁令也保护不了农民利益(组图)(图)
  • 赤壁农民维权:周志荣向湘潭市公安局递交抗议书(图)
  • 湖北赤壁农民英雄谭国太21日被市法院找茬刑拘
  • 中国高法要各级法院维护农民权益
  • 杭州800农民再上中纪委举报贪腐/吕耿松
  • 农民进城卖枣难含泪将满车大枣撒入河中(图)
  • 河南农民筹资建电站挑战电力垄断(图)
  • 农民维权代表李素环紧急通告
  • 湖南农民誓死捍卫国土宪法
  • 骗子乡长拖欠工程款,农民妻急得喝农药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南海三山农民就佛山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驳斥
  • 江阴繁荣的背后——农民在呐喊!
  • 江苏赣榆县农民:帮帮我们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党政干部打死农民、执法机关滥执法/李方荣
  • 广东雷州甘蔗買賣遭壟斷 百万农民渴望自由貿易
  • 农民杨桂清杀贪官后被活剖腹掏走心肾
  • 遵法守法的农民——捕!(福建省莆田市)(图)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广东省雷州市百万农民的呼声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为争取工作时的入厕权打三年官司
  • 农民为何穷?村官喝血凶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湖北农民之悲(图)
  • 河南省平玉县:求求你们救救我们400口农民
  • 当农民被逼得只剩下一条命的时候…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农民工写真(图)
  • 浙江龙泉市公安森林分局枉法玩法勒索农民的铁证(图)
  • 农民-征地补偿被克扣 干部-游山玩水扮土匪(图)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李肇星之侄欺压百姓,当地农民期待媒体采访
  • 读者来稿:假案!!!-----广东省鹤山市一农民的血泪控诉
  • 黑恶势力如日中天 弱势农民处境悲惨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 京东山人: 农民自杀,晴天的闷雷
  • 向光明:二十年血汗付东流, 农民损失该谁管
  • 中国农民土地被“无偿征用” 抱怨“生活不下去”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谁来当农民?
  • “一帮狗东西”---农民心声 (峻宏投稿)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 交警当众轧死农民
  • 一个农民的儿子对户籍制度的世纪心问
  • 《中国二等公民》:农民地权有多大?
  • 白沙洲:农民种田不如当囚徒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 党委书记驾车把农民卡车逼翻 见死不救竟扬长而去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十亿农民的呐喊:天啊!这就是我的祖国?
  • 民警刑讯逼供拳打脚踢 福建福泉市一农民无辜丧生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 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农民的利益,导致农民实在忍无可忍,抗税斗争在继续扩大!
  • 中国农民申冤流水线
  • 中国农民的九大苦
  • 九亿农民还要忍受隔离和歧视多久?
  • 可怜可怜中国的农民!(上部)
  • 教师下乡“严打” 强抢农民财物--比日本鬼子很过份!
  • 安徽一农民给乡领导提意见竟遭拘禁暴打,上级领导做恶心的保护状
  • 【博讯特稿】你知道中国农民是怎样生活的吗?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呐喊:中国农民贫困的真正原因
  • 粮食丰收了,农民却犯愁了!
  • 灵昆农民:我怕我会被当作反叛祖国的人
  • 把土地换给农民--解决“三农问题”的唯一出路/李大立
  • 彭兴庭:“农民工讨薪”,为何总是讨成悲剧?
  • 农民不支持配合,“新农村建设”如何进行下去?/吕邦列
  • 郭永丰:共党之经,农民兄弟的卷烟纸-- 《江泽民文选》之评
  • 农民和下岗工人告诉陈光炎教授:“如果现在有选举”
  • 舒圣祥:农民为何远离土地才能致富?
  • 彭兴庭:“农民工医疗保障”的救赎之道
  • 草上飞:中国农民贫困的真正原因
  • 刘亚洲:谈农民问题
  • 民间自发农民减负组织的出现, 基层民主建政的希望/贺伟华
  • 中国农民/林泉
  • 张祖桦: 严重歧视农民的选举法
  • 刘宗正:与大陆农民谈人民自治
  • 加纳队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农民起义”/王童
  • 杭州会计师舒圣祥:农民应“追溯”参与征地增值收益
  • 王德邦:走在无望之路上的失地农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