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中)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6年11月10日)

高耀洁医生提供
    
     (博讯 boxun.com)

    
     俗话说:天难,地难!上难,下难!那有上访难!
    2006年6月2日,大家来到省委门口,有武警把门,他们让我们出示证明,我们说找省委书记谈艾滋病问题。武警用对讲机联系出来了一个警官。
     这名男警官40多岁,穿一身标准警官服,又高又胖,比我高一头多。警官说:“你们都站在省委门口干什么?有什么事到省信访局反映。这个地方专门有人接待是告大队书记、乡镇书记、县委书记等违法乱纪的问题。你们是反映什么问题?”
     我们是反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问题,当地法院不给立案,政府不赔偿。我们去过高院,我们去过省卫生厅,我们去过省信访局都不给解决问题。我的孩子已经死亡一年多了,政府不给处理,我这个小女儿 5 岁了,也是艾滋病。
     警官说:“你们都是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你们来多少人,让我数一下,一共算上孩子是 8 个人,你们不要走动,你们都坐下,你们要为他人负责,对自己负责,你们离其它人远一点,不要传染给他人,你们说话要与别人远一点,防治空气传染,保护他人健康,保护自己健康,你们不要乱走动。”警官的声音像个大喇叭,在喊叫。吓得其他妇女都不敢与警官说理,坐在地下都不敢动了。
    警官说完上省委大院里面去了,我们在门口坐着,有很多的人在看我们。这时乡政府的工作人员也来了。
     10分钟后又警官从省委大院出来,给我们一个纸条,让我们去省卫生厅谈问题
     我们说:“我们这些地方都去过,都不给解决问题,我的孩子死亡快 2 年了,省卫生厅不是司法部门,他们不能追究医生和医院的责任。我要告宁陵县县委、县政府、县卫生局、县防疫站等。”
     警官大声说:“你只能告一个部门,你告谁?”
     我说:“我告宁陵县县委书记,我的女儿死亡快 2年了,案件凭啥不给我处理。”
     警官用眼看看我。他说:“你在这儿等一会儿。”片刻警官与省委一名工作人员出来了。
     省委工作人员对商丘市信访局局长和宁陵信访工作人员说:“你们看一看,这么热的天,还有孩子才这么小,还有病,如果老百姓没有实际问题不会从那么远的路跑到省委门口。他们有实际问题才到这儿,要把这些人员安全送到家里,现在快12点了,到家也要3点,你们用专车送到宁陵县信访局里。要把她们的提出的实际问题,能解决的必须给人家解决。”
     我们跟省委的工作人员说:“宁陵县政府一个周内不处理问题,我们还来。”
     我们听了以后,决定回去,且必须3点钟之前到家,政府有人在宁陵县信访局等我们。也许大家听到政府想给解决问题的时候,心开始不齐了,开始盘算自己赔偿问题。
     我到共用电话亭打了有10分钟电话以后,我县的感染者都走完了,她们是怎么走的,我都不知道,没有一个人给我打招呼。
    我们全家坐邮政局专车走高速公路回家。2名司机轮换开,车开的非常快。我们到县信访局时正好是大家上班的时间3点整。我到信访局里,我县的感染者张春和王凤已经到县信访局。朱副县长到了,民政局局长到了,卫生局局长到了,公安局副局长到了,信访局孟局长也在。我们这些人都在等吕芝和徐献礼以及张秀。
     我们大家等她们等到3点半,我们不再等了。副县长:“:我是刚来的,我姓朱,大家都互相不认识,昨天晚上听说你们在省里上访,县政府和县委主要领导都非常关心你们,临时又开了一个小会,还有孩子也跟的上访,我们担心小孩,这么小,天又这么热,都是病号。大家刚刚收完小麦,又去上访,以后再去上访给我说一声。先让民政局周局长说一说。”
     县民政局周局说:
     1 、孤儿是160元( 130元生活费,30元抚养费 )。
     2 、单亲( 无论是父亲或母亲因血液感染艾滋病死亡的一方不在了) 每个儿童,每人每月是50元生活补贴。一直发到18周岁为止。
     3、存活感染艾滋病人员是每月每人是 40 元,现在每个乡政府再40元的基础上增加60元,一共是100元生活费。春节期间每个感染艾滋病家庭是慰问金是100元,2个被子,1袋面粉。只要国家让感染艾滋病享受的,我们民政局一步到位。从来不欠感染艾滋病人员的生活费。
     县卫生局李局说:
     1、免费在县防疫站查HIV抗体。
     2、 免费发放抗病毒药物,免费治疗机会性感染其他并发症。
     3、免费发母婴阻断药。
     4、感染艾滋病家庭的儿童免费上学。
     5、 1年2次免费检查CD4。
     县公安局翟副局说:现在她们都是依法上访,她们现在没有违法上访行为。现在都懂法律了。
     朱副县长说:“你们有什么要求都说一说。”
     1、 我说:成人每人前期治疗先付医疗费是8元,儿童每人付前期治疗费是8万元。我的长女孙迎晨是政府没有及时排查输血感染艾滋病人群,没有采取措施,我们给她查出 1天半死亡了。我们要求长女孙迎晨死亡赔偿是:抚养到9岁零2个月抚养费12万元,治疗费8万,精神赔偿8万元,我和小女儿都是艾滋病病人,一共是 44万元。以后有大病政府先垫付资金治疗。
     2 、王凤说:家庭与家庭不一样,我自己感染艾滋病,我上面有父母,下面有4个孩子,丈夫因交通事故现在神经了,我要 80 万元。
     3、张春说 :我们也有父母,也有2个孩子,我也要 80 万元.
     4、 吕芝说:我有父母,也有害艾滋病的孩子,我的小女儿虽然没有鉴定死亡证明是艾滋病死亡的,我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我生的第一个孩子是艾滋病,那么肯定也是因艾滋病死亡的,我们也要 80 万元。
     5、徐献礼:我的妻子是1995年在宁陵县做剖腹产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因政府没有排查,我也让妻子传染了艾滋病,我们也有父母,也有孩子,我们也要 80 万元。
     6 、张娥说:我是2001年在宁陵县人民医院做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医院的医生在血库里提的袋装血液。张娥还没有说完。
     卫生局局长李局说:宁陵县人民医院的血液都是从商丘市红十字血库拿的,我们专门到商丘市红十字血库查了一遍,那个人没有艾滋病,是健康人。
     张娥说:那;我要求立案检查。
     7、于照玲因乡政府的人员从省信访局直接把她叫回家了,只好让她送来材料再说。
     朱副县长说:我总结今天大家的意见与昨天你们昨天晚上说的意见
     ①赔偿问题。1998年以后输血感染艾滋病追究医院的责任。②后期治疗问题。③生活费。
     朱副县长说:我们河南一共有107个县,宁陵县经济发展财政收入是倒数第二,如果大家拿出一个总的意见。1998年以前输血感染艾滋病需要赔偿多少钱?1998年献血法颁布以后多少钱?都要几十万,政府没有这么多钱,你们要考虑实际解决问题。我们今天谈到这儿,我要马上汇报工作,你们都回去吧.
     我走后,其它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妇女又在信访局门口说事。到晚上有人给我打来电话说:大家都要几十万,政府要是给不起,怎么办?
     我说:“先让政府给付前期治疗费是5.5万元,大家都不同意,等到下一个星期三大家再说吧!如果政府不给赔偿我们还到省省委门口找省委书记解决问题。”
     2006 年6月30日,河南省高级法院在商丘市接访,早晨宁陵县10名输血感染艾滋病感染人员与家属一起到商丘市接访处上访。上午8点07分,此处已经有300多人了,有的人早上5点都来排队要表。这次接访是河南省高法第二次,上次是5月份,还是有很多的冤案,没有审理,没有受理,没有执行。这次接访与上次接访不同,这次接访是法院没有立案的。
     我们赶紧到填表处要了2张表格,我们的号是102.106,前面已经有100多个人要走表格了。今天商丘市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人也来上访,他叫侯某某,他的儿子在1995年在商丘市最好的医院人民医院动手术时输血感染艾滋病,这些不负责任的医生每月工资是1000多元人民币,没有查HIV抗体的血浆,就给这个孩子输了,感染艾滋病病毒。应该有报应,让这些制造艾滋病的医生的后代都害艾滋病。侯某只有这一个孩子,孩子现在已经16岁了,因艾滋病病毒发作让这个孩子无法上完中学中途退学了。侯某和妻子天天往法院跑,都不起作用。他:“我们要人民的法院干什么?”
     还有商丘市柘城县的输血感染艾滋病者,也是上访的。
     在这个门口有老人上访,有中年人上访,有年轻人上访,我的孩子也上访,年龄最大的上访者是70多岁,最小的可能是我的小女儿5岁。
     在商丘市中级法院接待处,有10个办公室来接访人民上访,有的案件需要有省法院来处理交给省法院接访的工作人员来处理,需要商丘市中级法院来处理,交给商丘市法院处理,今天在商丘市中级法院大院里,商丘市八县一市的法院工作人员都来帮省高院大接访处理问题。我县法院的工作人员也在这儿帮着处理问题。
    上午11点55分省法院的工作人员接访我们,但是只叫1名人员进去与高院反映不予立案的问题,大家让我去了,我把宁陵县26个家庭因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不予立案的材料拿过去,法警把我领到二楼民事诉讼厅让我与高法人员谈问题。
    高法人员说:“输血是政府行为,当年政府没有管理好血液问题,我非常同情你们,你们是无辜的。但是法院不予立案,是这些问题交给了人民政府来处理问题。有政府提供药物,提供治疗,提供生活救助。” 本人说:“我们是因生孩子剖腹产在国家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我们的小孩子也是艾滋病,我的大孩子已死了,还是不给立案。”
    高法人员说:“一府监管两院(人民政府监管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我们只能听人民政府安排,我们没有权利给你们立案。我让商丘市中级法院把你们这些材料转到宁陵县人民法院立案厅,你们到7月10日到宁陵县法院问一下就可以了,怎么处理你们的问题让宁陵县人民法院给你们解释。”
    我从高法接待室出来了,我看一看豪华的办公大楼,每一个接待室都开着空调,这些官员手里拿2部手机,坐着豪华轿车,拿着国家的俸禄就是这样 为人民服务的?
    那么,到北京卫生部上访又是什么样的情形呢?
    2006年7月18日,我们第五次到国家卫生部上访,这次我们要求见高层人员谈:我们当地人民法院不给立案,政府不赔偿,我们还有几个明天?我们的孩子还有几个明天?
    我们想到国家卫生部里面谈问题,但是门口有 5 名保安人员戴着白手套拦住我们的去路,这5名人员看着我自己,我县其它妇女都不敢说话。
    我站在卫生部门口大喊:“高强部长,你给我出来,我的女儿因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他死的时候,你们拿着国家的俸禄在做什么?”我的喊声引来了20多人驻足围观。
    于是,保安人员拨打了北京110。北京的110真快,过了5分钟过来一辆大警车,来了2名警员,1名司机,1名工作人员。他们来了以后,国家卫生部出来一名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简单与警员说了几句。
    卫生部的工作人员有40多岁,他叫来一位年轻的秘书,让秘书带来上访反映问题的表格,我对秘书说:我已经填过4次了,我不填。
    秘书说:你不填,怎么反映问题。我们大家在卫生部门口接待室还是填了表。秘书说:“你们星期四再到卫生部信访接待处再填一次。”
     我们在门口与秘书反映问题时,卫生部的工作人员把我们填的表全部要走了,带回了卫生部。
    我们离开国家卫生部时,已经上午12点40分了。我们就是这样被卫生部的官员们一次一次搪塞回去的。
    我们这些妇女输血感染艾滋病是政府无法否定的,还把艾滋病病毒传染给了孩子或丈夫……我们因艾滋病,遭到社会歧视,家人抛弃,朋友的不理睬……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上)
  • 广西艾滋病高发背后是否另有隐情?/平一捷
  • 召开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防治工作非政府组织会议的通知
  •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成立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的通知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今起诉国务院艾滋病办公室不作为
  • 关于吉林德惠市输血感染艾滋病案受害人给吉林德惠市人民政府的函
  • 关于我国输血及使用血制品感染艾滋病问题处理建议
  • 第二届“血液安全、艾滋病和法律人权”研讨会会议通知
  • 三名上海血友病艾滋病感染者被上海特警拘留
  • 一个抗击艾滋病的村医的艰苦努力及忧虑生活和5万元的困惑
  • 李喜阁: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
  • 李喜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下)
  • 李喜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中)
  • 李喜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上)
  • 中国65万人感染艾滋病毒,仅8%登记注册
  • “中国艾滋病工作民间组织全国(工作网络)联席会议”简介
  • 胡佳:答no name网友留言--关于国保与艾滋病工作(图)
  • 曾金燕:高兴--艾滋病家庭孩子念大学
  • 关于全球基金第四轮中国艾滋病项目非政府组织参与项目评审结果和评审过程中的利益冲突问题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建议把领导干部列为艾滋病高发人群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共产党得了艾滋病/知变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世卫忽略中国艾滋病 - 曾慧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