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九江市强行征地、强拆民宅的调查报告:犹如当年鬼子进村(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6年11月09日)
    (江南2006年11月7 日到九江调查)2006年元月至今,江西省九江市五里乡南湖、八里两村的农民土地强行被政府征用,大批农民房屋遭强行拆除。美名曰:为九江市浔南大道扩宽,实为外资办厂,并将被占的农民集体土地列为城市规划区说成是国有土地没有给农民任何补偿。笔者在当地一些公民维权自愿者的帮助下,对九江市庐山区违法霸占农民土地强拆民房,给他们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以及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进行了调查。呼吁各新闻媒体、社会各界主持公道,维护法律尊严,维护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老实劳作可怜农民的合法权益!
    
     “拆房工作组”自2006年元月15日至今,江西省九江市政府,日夜无偿强拆民房,几千幢房子将面临强行拆除,已强拆民房300余栋,建筑面积12万余平米,牵涉受害农民百姓近万人,直接经济损失1.5亿元,先后无辜捉拿、关押村民男女50余人,受不同程度肉体和精神折磨的9人。这种暴行仍有继续进行。“拆房工作组”所到之处,犹如当年鬼子进村,很多人锁起门来东躲西藏,有的十几天不敢回家。
    
    此次大规模的强拆农宅运动,尤以庐山区数为激烈,组织了五个“拆房工作组”,由中共庐山区党委、政府、人大、政协、纪委头头为首,以公安警察控制现场。以社会黑恶势力的流氓青年为打首,以机械为工具,日以继夜雨雪无阻,强行闯入民宅,将农民的家具,生活用品抛到屋外露天地上,任由雨淋雪盖。要有违者,恶势力青年打手则深夜破门而入,将屋内男女老少强行拉,抬出屋,抓人关人。行动中屋主稍不满,即遭打手众人围功,按在地上欧打,如有屋主表示反抗和不满,则由不安当场抓人,任意关押几日至十几日,在当事人被关押期间强行用推土机将房屋推倒。将百姓几年乃至几十年用血换来的产业夷为平地。 被拆房的农民很多已经没有栖身之地,悲惨情景路人不忍!当局已拆走关押几十人(其中多人深夜破门而入),四个吃奶婴儿的母亲及其家大人全部抓走,剩下婴儿一人无人看管而嚎哭不止,婴儿的哭声撕裂了众乡邻和路人的心!多人在事件中皆死而入院抢救。
    
     一、高薪雇聘打手欺压百姓。
     “拆房工作组”每天高薪(每人每天100元)聘请100余人(带流氓性质的社会闲散青少年),由五里乡纪委书记陈艳秋直接组织指挥,采取封路、封村、深夜破门砸物、抛弃家具、恐吓、抓、推、拉、撞百姓等手段,先后三次将60岁的严妈妈逼晕死过去(后经医院抢救未死),在第二次严妈妈晕过去时,区攻坚指挥部领导说“你不要拿死来威胁我们!你死了,无非花几个钱烧了了事”。元月18日“拆房工作组”的打手们将70多岁的张伯推倒,心脏病发,“拆房工作组”不闻不问,由儿女们送医院抢救,严妈妈至今卧床不起。2月18日11时半,打手们将李云鹏妻子黄金叶从上楼拖下来,当时外面风雨交加,将黄按在30公分深的水坑里,差点将黄溺死,后经医院抢救幸免一死。
    
    二、动用专政工具镇压百姓抗争
     “拆房工作组”违法拆房以来,每天出动警车数十辆,公安警察上百人,流氓打手一线屋内抓、推、打人、抛砸物品,公安警察封路、封村,不准任何人靠近现场,连回家、过路、上学、走亲访友都不得通行。对稍有不满,说句公道话都以“影响公务”而抓人。经常是半夜凌晨抓人,先抓人后拆房。到目前为止,警察先后已抓拘关押30余人,关押最短时间24小时,最长的达7天。关押期间强逼被关押者签署《同意拆房表》,一天不签关押一天,直至同意签字才放人。如果不同意签字,则采取车轮战术,不让被关押者休息,从肉体和精神上折磨人,有的通宵达旦逼供拷问,如:
    1、被关押者陈历雄早晨上班至晚上回家,根本不在拆房,“拆房工作组”计划2月18日拆其房屋,17日晚11时26分打手们破门而入,在气温不到一度的寒夜,不让他穿棉衣,强行将他抓走推上警车,并将其关押,关押期间强迫他承认“用石头砸了执行公务的人员”。陈说“我上班不在现场,何谈砸人?”。
    2、2006年2月20日下午,南胡村六组村民王贤文接到乡政府电话,要其到乡政府谈拆房的具体情况,六时许王到乡政府问有什么事,一到乡政府即遭软禁,不让回家,当晚将王送到刑警三中队,警察说“你犯了什么法知道吗?”王答“我没犯什么法”,警察说“你偷了人家的摩托车”,王说“你们想诬赖我,谁说我偷了车,我偷了谁的车,脏物在哪里?”。警察便不理他并将他羁押了起来,直到21日中午才放王回家。王回到家时,房子已是一片废墟,一夜间即成了无家可归的人。
    3、对不识字的妇女,则以哄骗、吓的办法,要她们在《同意拆房表》上按手印,说“只要你按了手印,马上放你回家”,即使按了手印,也要等她的房子拆除后才放人。“拆房工作组”就是用这种高压、恶毒的手段强拆农民的房屋,我们农民老实,敢怒不敢言,生活在一片有色恐怖之中,有的一见到“拆房工作组”就吓得腿发抖。
    
     三、不合理的几个政策。
    1、房屋拆了村民住哪里。村民要求以等同面积换房或给予重新建房的地基 ,区政府不同意,要村民自己解决,由于拆房补偿费太低(每平方米450元—650元),而当地市场商品房的价格每平方米在1800元—2300元左右,补偿和购房价格悬殊太大,村民根本买不起,再说村民住城市他们怎么生活。
     2、 拆外来户的房屋不给予补偿,(其实他们都在那里住了好几代人,有的是上门女婿,户口也在这里)“拆房工作组”指挥长陈艳秋说“外来户建的房,不管什么年代办理了什么建房手续都要拆”。她带领一帮流氓打手,指着“外来户”黄元莲、李余江、占正娥、李云鹏、陈历雄、吕敦龙以及香港市民张利娅等几户几年前批过的房子说:“这些房子要无偿拆除”。他们说:“我们的房子有正规的建房手续”,并将所有正式手续原件给她看,并拿走了所有证件的复印件。一星期后的2006年元月20日上午11时30分,陈艳秋带领打手和公安,亲自指挥,当即截断了他们家的电源线和电话线、电视线,强行用钩机将董的合法房屋拆除,无辜村民哭泣哀求无用,敢怒不敢言,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用血汗建起来的房屋倾刻化为乌有。陈艳秋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意践踏法律,破坏公民的合法权益!良心何在?公理何在?法律何在?
    3、有权势的公务员,有关系的房都不拆。
    4、、土地被强行征用村民吃什么。村民不能失去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他们靠种田、要养牛、养猪、养鸡、养鸭为生,否则没有生活来源。村民何守兴、胡忠平、刘正炎、王玲、李云鹏、陈历雄、等400户村民将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并且得不到一分钱的补偿。
    
     四、严禁村民上访、严禁记者进村。
    2006年4月南湖、八里两村的100多位农民一起进京上访,被警察封锁火车站,辗转到了北京而北京无人理会,南昌省府更是与九江市委、市政府串通一气,村民有冤无处申。记者调查警察封锁路口无法进入,N报记者化装进入村内被拆房工作组(带流氓性质的社会闲散人员)发现,将其背包和相机抢走并对记者进行殴打警察在场不闻不问,有的记者刚下火车就被政府截走。大陆刊物不报道该事件,网络发贴也被取消。村民强烈要求还我土地,并按照房屋批建造价(包括乡村批建手续费)赔偿拆房损失!要向被造成精神折磨的人公开道歉!要给予肉体上遭受损伤者赔偿损失;要求严肃惩处事件的直接组织指挥者!要求严肃惩办流氓打手!
    
    附件:一、农民签字按压证明;
     二、农民的合法土地、房产、规划用地证明;
     三、图片资料。
    
九江市强行征地、强拆民宅的调查报告:犹如当年鬼子进村

    
    (博讯编者按:只收到一张图片,请补充其余部分) _(博讯记者:江南)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满征地安排 广东顺德村民围攻粮仓(图)
  • 百姓杂志:青城山征地之痛
  • 大陆《百姓》再揭政府野蛮征地事件
  • 温家宝痛下杀手惩治河南违规征地 官员怨中央不公
  • 《百姓》正式公开江阴野蛮征地事件调查(图)
  • 发展的受害者- 强行征地侵权泛滥,受害人急需救助
  • 评论北京考虑收回地方政府征地权
  • 佛山南海区三山、顺德区三洲居委会征地问题揭秘
  • 《百姓》揭露江阴政府违法征地的文章被撤
  • 维权网关于南海征地案农民维权代表被绑、架强迫失踪事件的声明
  • 南海三山征地案冲突骤然加剧 四位农民被抓捕
  • 江苏泗洪岛民抵抗征地 官方内施酷刑外控媒体
  • 国际生物岛征地案:南方日报内参稿件是否属于国家机密的说明
  • 黄维忠被判有罪——莆田征地案通告(6)(图)
  • 黄维忠案明天宣判——莆田征地案通告(5)(图)
  • 南方日报内参:广州市官州国际生物岛征地拆迁违法调查(图)
  • 关于广州市官州国际生物岛征地补偿的声明(图)
  • 广东开平因征地发生警民冲突(图)
  • 质疑法院对黄维忠案的延期宣判——莆田征地案通告(4)(图)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农民-征地补偿被克扣 干部-游山玩水扮土匪(图)
  • 首钢迁移征地款被地方昏官乱放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为征地款引发冲突 妇女镇政府里遭打昏迷不醒
  • 杭州会计师舒圣祥:农民应“追溯”参与征地增值收益
  • 不是问题是罪行--征地拆迁实质/苦斗
  • 张祖桦:违法行政与强取豪夺——评佛山市南海区违法征地案
  • 胡子党:祸国殃民社会黑----从非法征地拆迁说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