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记者详叙交警被打幕后:武装部欲花千元平息(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11月09日)
    记者详叙交警被打幕后:武装部欲花千元平息
    上图为重要证据——打人始末的录像截图
    
    记者详叙交警被打幕后:武装部欲花千元平息



交警被打截频图
    
      11月2日,《南方周末》发表《湖南交警查县委书记座驾遭暴打》一文,报道交警被打内幕,涉及县委书记、警察、假军车牌照等敏感字眼,引起关注。
    
      负责采访的记者成功透露了此次报道的幕后故事:接到被殴交警王志宏曝料后,前往长沙和他秘密会面,得到了重要证据——打人始末的录像;到达慈利县后,得到“神秘”线人帮助,了解到慈利县假军车牌照泛滥,某些部门甚至靠它生财;几番“吓唬”县委书记秘书,终于采到肇事方,核实了重要证据。
    
      打人方,武装部部长欧清平称,打人事件双方早就协调好了。而被打的王志宏说,对方把他当乞丐草草打发,他所在的交警中队领导也希望息事宁人。他只好找到《南方周末》,指望借助媒体维权。
    

  ◎脸谱◎
    
      成功,29岁,《南方周末》新闻组记者。
    

  ◎声音◎
    
      说我报道煽情是部分人的主观感受,我无法控制。但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的事实陈述是客观公正的。
    

  我和被殴交警到长沙秘密见面
    
      接到被殴交警王志宏曝料后,我立刻赶去长沙与他秘密会面。没有选择在慈利县见面出于王志宏的顾虑:小县城人多眼杂,怕引起县委书记刘桦和武装部那伙人的疑心。另外高速公路交警支队慈利中队属于湖南省公安厅,交警大多家在长沙。
    
      见面那天是10月28日,我先在长沙一家宾馆安顿下来,王志宏随后赶来,由他亲戚和交警朋友陪着。他带给我一个重要证据——一被殴打全过程的录像。
    
      这段录像是刘桦和欧清平没料到的。王志宏被打时,曾向旁边停着的一辆执勤巡逻车大喊:于志雄,赶快拿摄像机。当时他的同事于志雄在车里,没留意到这边状况。王志宏目的只是想吓走施暴的人。其中穿白色夹克的一个人立刻跑过去看,发现于志雄手里根本没有摄像机,殴打就还在继续。他们没料到,除了收费通道里有摄像机,收费站稍远处还有高空监视摄像机,就是它拍下了整个过程。
    
      被打后,王志宏立刻拿了录像带,刻成多份光盘作为证据保存。拿到这盘录像带还算顺利,他们高速路慈利中队是省直属的,不受慈利县地方政府管。
    
      被打事件10月22日发生,距我们见面的时间已经6天了,王志宏回忆起来仍然很激动。他一边用手提电脑给我放录像,一边叙述,脸涨得通红,说话断断续续,声音颤抖。录像显示:俩人在旁边强行拉着王志宏的双臂,另一个人对他拳脚相向,王志宏看起来像个挨宰的小羊羔。有个细节,一个人,后来证明是武装部部长的司机苏黎明,上去一把抢过驾驶证,“砰”地一拳打在王志宏的太阳穴上,警帽“唰”地一下飞得老远。顶着国徽的警察遭到这样的暴打,我看了很震撼。
    
      因为是远距离的录像,看不清他们的脸,但能看见他们的衣着和动作,后来我跟武装部的人核实,他们也承认了。
    

  神秘线人曝料:慈利县假军车牌照泛滥
    
      刚到张家界慈利县,就看到有人在贩卖地下赌彩报纸,听当地人说他们地下赌彩比较发达。整个县城经济萧条,基本没什么工业。
    
      武装部也用假军车牌照。采访刘桦、欧清平之前,我的秘密线人向我提供了重要的信息。
    
      跟线人见面也是暗中进行的。我们一前一后到慈利县一茶馆包厢见面,然后又一前一后分头离开。他是当地人,害怕受到打击报复。我不能透露线人的身份。只能说他是当地交警,比较了解慈利县的情况。
    
      打人时武装部过去的两辆车里,有一辆车牌为广K38246的吉普车,据线人透露,是假军车牌照。按照军车牌照序列,湖南省境内军车牌照应该是广K2字开头,而不是广K3字开头。当地假军牌车非常泛滥,很多人想节省过路费,就通过武装部的朋友或者其他渠道弄军车牌,有的部门甚至出售假军车牌照“创收”。过去一年多里,慈利县查处了几十起假军车牌照。
    

  记者几番“诈”出县委书记电话
    
      我找到县委办公室,正好外面墙上挂着领导出行表,还有他们秘书的联系电话。当时好像写着刘桦下乡调研,我就给他秘书打电话,当时是下午3点。他秘书开始很不耐烦,让我先发一个采访公函。我就说我人已经到了,当面谈不是更直接。况且这涉及到县里的主要领导,我们要慎重和你们沟通,否则文章出了问题谁负责?听了这话,他说要向领导请示。我一直等到晚上8点,他给我电话说刘桦去张家界市里开会了,以后再说。也就是不接受采访。我吓唬他:文章肯定是要发表的,你们县委书记作为当事人一方,不站出来说话对自己是很不利的。你要好好考虑你是不是能够承担报道可能引发的政治后果。这话还挺奏效,他说再请示一下。过了两个小时,他通知我,安排我第二天跟武装部部长欧清平见面。
    
      见了欧清平后我又要求见县委书记,秘书说他到外地出差了。但据线人透露,刘桦就在县里开会。秘书还劝我不要发稿,说是党代会的敏感时期,具体哪里的党代会我也不太清楚。我又故技重施吓唬他,说要先把具体问题核实清楚,你们领导连面都不肯见,相关情况都不肯说明,我现在无法说发不发。他终于告诉了我刘桦的手机号。我不断地给刘桦打电话,晚上8点半左右,电话通了。
    
      刘桦把责任推得很干净。他说是武装部职工打人,当时他坐在车里压根儿不知道。车开走后,在路上他才听说。他称配合了车检,但扣车时间太长,才叫武装部过来“交涉”一下。
    
      我跟他说了网上对这事儿评论:武装部怎么成了县委书记的私人护卫队。刘桦觉得网上的说法无所谓,没什么压力,说“我们需要的是经过组织认可的说法”。
    
      去之前我有一些顾虑,慈利县经济萧条,我担心他们法制观念也淡薄。你想,连警察都敢打,何况我一记者。
    
      跟刘桦的秘书接触过程中,他问了三四次我的住处,我都回答:这你不用管,我自己安排好了。
    

  武装部企图1000元安抚被殴交警
    
      我跟刘桦秘书去了武装部,在二楼一间大办公室里和欧清平见了面。他穿着军装,三星两杠,小平头,身高大概1米75,又胖又壮,一看就是练家子。听说当过十几年的兵。
    
      当时没有任何媒体报这个事儿,包括当地媒体。但网上已经有人发帖披露了,据王志宏说可能是他同事看不过帮他发的。欧清平说网上的叙述基本属实,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他们也跟王志宏所在的交警中队作了沟通,派了武装部的政委去道歉,送了1000块钱,对方也挺满意。他强调,交警不能查军车,王志宏有错在先,耽误了刘桦20多分钟太过分。
    
      但事实上王志宏根本不满意,打人的那几个没有出面亲自道歉,草草给了1000块钱,就像打发叫花子一样。他认为这事儿对他的精神伤害很大,不能敷衍了事。
    
      王志宏说他的压力很大,交警中队领导想平息这件事,对交警的权益不能维护到位。领导们的顾虑是:中队在慈利县境内,要跟当地政府协调好关系;手下出事闹得轰轰烈烈,对政绩会有影响。如果起诉,成本非常高,还会有重重阻力。
    

  武装部也用假军车
    
      我们就几个问题向欧清平核实。县委书记有没有资格坐军车?他不是现役军人,也没有执行军务。欧清平说县委书记兼任县武装部第一书记,可以坐。有没有这个规定?他说这是个比较模糊的问题,没有说可以也没有说不可以,要看县委和武装部的关系,他们关系好,就给刘桦配了军车。
    
      我们还质疑刘桦的司机有没有资格开军车,开军车必须有严格的证照。欧清平的理由是,武装部有军车驾驶证的司机很少,为了完成任务,有时持地方驾照的司机也能开。我反问他,我也有驾驶证,是不是也可以开你们的军车?他火了:你这样说的话,我们武装部就没法干活了。一副要撂挑子的样子。
    
      据线人提供的情况,我向他核实:他们一辆牌照为广K38246吉普车经查为假军车牌照。按照军车牌照序列,湖南省境内应该是广K2字开头。他一愣,含含糊糊地承认了。他还承认在一定区域内,假军车牌照很多。
    
      我们离开的时候,欧清平表示希望我们最好不要发稿,要发也要公正,不要有倾向性。
    

  武装部对交警扣车早有怨言
    
      刘桦抱怨,高速路交警扣车相当严重。除了他,武装部部长欧清平的车被扣过,张家界一个军分区领导的车也被扣过……武装部对高速路交警的工作早就有怨言。
    
      交警这边却埋怨当地领导对交警执法的干预不当。线人跟我讲过一个案例。当地发生一起车祸导致交通堵塞,县里一个领导开着私家车硬往前穿行,弄得交通更加混乱。交警前去制止,领导不说话也不配合,交警就卸下这个领导的车牌。事后他的上级要他上门去跟县领导道歉,他只好买了好烟好酒,拎着牌照去请罪了。
    

  文章见报武装部到报社理论
    
      文章见报后,慈利县武装部三个人亲自到广州跟我们报社交涉,来人有欧清平,法制办主任,另外还有一位。他们认为我对欧清平观点的表述不全面。还拿了几份文件,证明那辆军车是武装部配给县委书记用的,还向张家界军分区作了申请。县委书记有政府配的公务车,兼任职务也要配车吗?全国2000多个县和县委书记,还有那么多省长、市长都要配军车?那全国得有多少军车?不是乱套了?
    
      我们问他们:是不是打人了?他们回答,是;县委书记是不是在场?他们也回答,是。
    
      主要事实有录像为证,主要采访有录音为证。最后他们只好跟我们协调,希望以后不要做后续报道了,已发的报道从网上拿下来。网上到处都转载了,拿下来是不可能的,做不做后续报道,跟他们无关了。
    

  ◎链接◎
    
      《湖南交警查县委书记座驾遭暴打》一文披露:10月22日,高速公路慈利中队交警王志宏在慈利西收费站执勤,一辆牌照为“广K28201”的别克轿车引起了他注意,并被他拦下。这是慈利县武装部配给县委书记刘桦的专车。驾驶员代正飞出示了“军车行驶证”,但这位司机的驾驶证却是地方的。按照规定,驾驶军车必须具备“三证一单”——军车行驶证、军车驾驶证、军人身份证和派车单。王志宏向张家界军分区负责军车管理的文参谋核实,“广K28201”军牌是慈利县武装部协调给县委书记刘桦使用的。王志宏准备放行该车时,两辆车飞驰而来,跳下几人,得到司机代正飞手势指认后,冲向王志宏进行围殴。监控录像显示,领头人是慈利县武装部部长欧清平,其余均为武装部职工。
    
     青年周末 /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