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飞跃:野蛮拆迁 主妇被拖得只剩裤头(图)
(博讯2006年10月30日)
    刘飞跃:野蛮拆迁  主妇被拖得只剩裤头
    刘申强是原湖北省随州市油厂的下岗职工,2005年初,油厂破产清算组与随州市远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将油厂约20355.2平方米的土地出让给远望公司。远望公司准备在此建名为“远望帝都花园”的商住小区。
    
    刘申强所住的三层楼正好位于这块被出让的土地上。刘申强等40户居民属于非房改房住户(指2003年11月6日前经油厂分配到该公有房租住)。按油厂与远望公司达成的协议,刘申强等人必须先购买原住房,再买新房。2005年3月31日,油厂清算组与远望公司出台“油厂搬迁户补偿安置方案”,要求各搬迁户签署该协议方案。刘申强等人对此方案提出了异议,主要包括认为购原住房的价格太高、关于新房的房产证及新房水电开户的相关费用等问题。对于刘申强等人提出的这些意见,油厂清算组与远望公司断然拒绝,要求各搬迁户无条件签署。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刘申强等人拒签协议。
    
    从2006年7月31日开始,刘申强等住户的家中被停电停水,居民们到粮食局等部门上访没有任何结果。自此以后,刘申强等人三番五次接到威胁电话,要求他们搬迁。其中,在8月的一天,刘申强本人一天接到了三个电话,其中一个人在电话中说:“你要是再不签协议搬迁,到时弄几个混混来给你拆”。
    
    时间到了9月底,由于各种原因,40户非房改户只剩下刘申强等两家未搬,9月30日,另一家也进行了搬迁。10月1日“国庆节”,开出租车的刘申强早上六点多就出了门,家中只剩下同样下岗的妻子陈耀菊和12岁的女儿。大约九点钟左右,突然有五、六个街头混混模样的人来到了陈耀菊门前。其中一个领头的对陈耀菊说:“你们家怎么还未搬迁?”
    
    陈说:“没达成协议怎么搬迁?”
    
    这个领头的说:“你不搬是吧,今天我们来给你搬。”
    
    见状不对,陈耀菊不肯出门。那个领头的说:“把她往下抬!!往下拖!”
    
    陈耀菊见状大声呼救并死死地抓住楼梯扶手不松,来的混混们于是拚命把陈耀菊往楼下拖。在强力的拖、拽过程中,陈耀菊的衬衣被撕烂,裤子也被拖掉,到最后,她全身只剩下一条裤头。
    
    由于力量悬殊,陈耀菊最终被赤裸着身子拖到了远望公司保安室,并被反锁在屋内。直到110警察来后,保安室的门才被打开,并给了陈耀菊一床被子盖住身子。在被拖、拽的过程中,陈耀菊听到自家的房子已轰然倒地了。
    
    当刘申强的家被摧毁后,家中大量的财物被埋入废墟。对于刘家的这个说法,油厂清算组与远望公司说10月1日拆迁时,冰箱等物已被抬出来了。2006年10月19日,双方请来挖土机对倒塌下来的废墟进行了挖掘清理。结果从土中挖出了大量的衣服、被子、家具及风扇、电子琴、书包,还有一千多元现金,当时的场面令人惨不忍睹。
    
    事情发生后,油厂清算组、远望公司与刘申强进行了几次谈判。在谈判的过程中,油厂清算组、远望公司曾一度威胁不再给刘申强新房,给的话也取消其它油厂职工享受的优惠权。对于陈耀菊受伤看病的费用,远望公司也限定在3000元内报销。对于在强制拆迁时,刘申强家被毁坏的财物如何赔偿,双方分歧很大,油厂清算组、远望公司只承诺赔偿挖出来的东西。而刘申强认为许多东西还没挖出来,另外,还有些东西完全砸烂了。到我们发稿时,双方仍未达成任何协议,刘申强也没拿到任何补偿。
    
    由于房子没有了,刘申强一家现租住在一民房内,家中除了一张床外,没有任何家具,一家三口的衣服全靠亲戚救济。提起10月1日的遭遇,陈耀菊就泪流满面、悲痛欲绝。刘申强说:“她有时哭得都神志不清了”。当我们前去调查时,陈耀菊曾给我们下跪。对于这起野蛮拆迁案,《民生观察》表示强烈愤慨和谴责。我们将继续关注此事。
    
     《民生观察》工作室供稿
     2006-10-30
    刘飞跃:野蛮拆迁  主妇被拖得只剩裤头


    刘飞跃:野蛮拆迁  主妇被拖得只剩裤头


    刘飞跃:野蛮拆迁  主妇被拖得只剩裤头


    刘飞跃:野蛮拆迁  主妇被拖得只剩裤头


    刘飞跃:野蛮拆迁  主妇被拖得只剩裤头


    刘飞跃:野蛮拆迁  主妇被拖得只剩裤头


    刘飞跃:野蛮拆迁  主妇被拖得只剩裤头


    刘飞跃:野蛮拆迁  主妇被拖得只剩裤头


    刘飞跃:野蛮拆迁  主妇被拖得只剩裤头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飞跃:马坪化工厂被关闭 居民放烟火庆祝(图)
  • 刘飞跃:随州民师维权出现重大转机(图)
  • 刘飞跃:《民生观察》发布的消息引起大陆媒体关注(图)
  • 刘飞跃:湖北省一地方政府视人命如草芥(图)
  • 刘飞跃:百万补偿款被瓜分 失地农民奋起抗争(组图)(图)
  • 刘飞跃:讨要湖泊 武汉东湖渔民奋起抗争(图)
  • 刘飞跃:湖北省枝江市发生暴力强占市场案(图)
  • 刘飞跃:随州民师被关押 政府来买单(图)
  • 刘飞跃:随州一民师再因“过激”行为被抓走(图)
  • 刘飞跃:随州两出租车司机遭拘留上党报(图)
  • 刘飞跃:呼吁随州市政府释放被抓出租车司机(图)
  • 刘飞跃:随州市出租车司机大规模罢工.(图)
  • 刘飞跃:永不放弃的随州民师(图)
  • 刘飞跃: 湖北钟祥市民办教师危急
  • 百姓维权十年空 政策法律有何用 ——一个老工人的维权经历 刘飞跃(湖南
  • 煤矿破坏环境 维权村民举报遭打击/刘飞跃(图)
  • 湖北第一冶金建设公司万余名退休职工聚集维权/刘飞跃
  • 湖北民办教师维权活动最新消息/刘飞跃
  • 民办教师多年上访无结果 湖北随州政府门前再次集会请愿/刘飞跃
  • 刘飞跃:两种非暴力
  • 三位民间人物维权的经历/刘飞跃
  • 农村儿童教育调查手记/刘飞跃
  • 大陆民办教师群体绝望的呼喊/刘飞跃
  • 甘地主义践行者刘飞跃/老戚
  • 民间维权人物传/刘飞跃
  • 刘飞跃:大陆日益严重的黑权勾结
  • 抗议湖北省随州市当局对我的政治迫害/刘飞跃
  • 刘飞跃:民间维权启示
  • 刘飞跃就佘祥林案给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刘飞跃:就“看病贵”给卫生部和国家发改委的批评信
  • 傅国涌:刘飞跃的榜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