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丐帮维权领袖陆大春[特致明年两会一封公开信](图)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6年10月29日)
    
    [ 作者:陆大春 来源:六四天网 更新时间:2006-10-28 文章录入:天网 ]
    
陆大春旧照


陆大春旧照[来源2000.2.16天网寻人215天安门爆炸事件专题]
    
    编者按:
    
     陆大春是中国第一代上网喊冤的冤民,早在1999年下半年,他就是成都天网寻人事务所的常客兼义工,辽沈晚报首席记者薛百成曾经在2000年初撰文[家在路上],详细记述了大春兄弟的冤情,国内上百家新闻机构也多次报道陆大春的人生轨迹和维权业绩。
    
     陆大春不仅为自己鸣冤呐喊,也积极投身民间维权事业,算得上中国民间维权先驱和[丐帮维权领袖]。
    
     在[见证中国最大的民间维权案件]、[天网寻人215天安门爆炸事件专题]中,大春均留下了他的足迹。其中,在天网寻人事务所1999年底发起的为入狱农民领袖阙定明先生维权呐喊中,他还亲自撰文[陆大春:可怜我们川北的农民实在难承重负]。此次网络维权,引起体制内健康力量的高度关注,最终,在各方努力下,阙定明先生得以平反昭雪。
    
     2000年6月3日,天网负责人入狱后,陆大春多次撰文呼吁并到监狱送钱物等。迄今,陆大春仍流落街头乞讨为生,依旧志愿从事民间维权工作。
    

1、陆大春:特致明年两会一封公开信
    

2、四川省委省政府信访办等关于处理陆大春上访问题的会议纪要
    

3、陆大春行政申诉状
    

4、陆大春:国家政治司法,何时才能取信于民?
    
    -------------------------------------------------
    

1、陆大春:特致明年两会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各位参会人员:您们好!
    
     我叫陆大春,小学文化,于一九九六年五月“严打”之际,因被诬为“夜盗破坏供水管道首犯”,刑讯逼供,蒙冤坐牢,被致身败名裂,名臭全省,一无所有,无家可归,并殃及和我不在一个镇的母亲和继父老人的生存大事;后又实因被迫无奈而才状告四川省蓬安县公安局。在乞讨艰难地反复诉讼近三年,几次险丧性命后,又实因不服过于模糊迟到的惨胜而申诉。至今又在乞讨艰难地反复申诉多年以来,又是多次险丧性命,得到的不是省高院的判决,而是省、市、县三级党政司法各信访部门更为有中变无,无中生有未盖公章的一份红头会议纪要!关键是我不愿意放弃必需依法明确是盗与非盗的性质,和公安局必需依法在原侵权行为所影响的范围内给我恢复名誉,并切实为我解决相关实际具体问题等请求。我已为此两次进京,并又一直不断地在向中央政治行政司法各领导人及其各部门以及各新闻单位寄材料进行申诉,一直都是石沉大海!因此,在六中全会以前,我已以与此相同的方式给六中全会写了一封公开信,今日再给明年的两会一封公开信。在中央高度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畅通诉求的今天,我要问的问题如下:
    
     一、自国家新的《信访条例》实施至今一年多以来,在原能解决2‰的基础上有无新的突破?国家是否应该重新考虑这一问题?
    
     二、国家地方各级各部门对涉法申诉维权的信访人,除了能用尽各种卑鄙下流手段加暴力之外,难道真的就别无依法理服人,解决问题的任何有效方法吗?
    
     三、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各部门,多年特别是自导致各种问题和矛盾焦点向中央聚集以来,都在对此深感头痛和心烦,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各部门,又有谁认真考虑过如何预防并化解这一头痛心烦的社会问题呢?
    
     四、既然本届总书记上任之初就在重视宪法精神,总理在答记者问时也说过,要模范的带头遵守宪法,可为何时至今日,不论是国家行政法规还是地方性法规或者政策中的违宪之规定,不但尚未完全予以废除,而且新的《信访条例》中又有一些违宪之规定?请问这到底是在模范的带头遵守宪法,还是在模范的带头违反宪法呢?
    
     五、根据中央,部分省市,国家信访局,最高两院等领导多年以来的讲话,既然各地方党政行政司法等官员,违宪违法违反人性道德良知,侵害百姓利益和人身权利的行为,早已到了触目惊心,令人发指的严重地步,那么,为何一直不能对那些肇事官员纯之依法,而要置大批量的公民于极权之下的层层上访呢?既然绝大多数的申诉上访人,都是具有冤情或者具有一定的事实和理由,应该解决各地方部门也能够解决,那么,为何不采取切实有效的督办措施,而且还要准许各地方官员进京去迫害申诉信访人呢?
    
     六、温总理一再强调公民有诉求,必须走正常的法律途径,新的《信访条例》中也违宪的对公民有所禁止性的规定,但我不知温总理是否知道,在现实中有很多人已经走了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正常的法律途径,不是无人理睬,便是经各级各部门分别或者联合反复决而仍是难以终结的事实?如成都晚报成都电视台报道,前不久死去的四川新都一家建筑公司施工队队长郑其昌,于十二年前被新都石板镇政府拖欠了工程款60多万元;郑走了十二年正常的合法途径,找了各级各部门,同时一批民工也在找郑要工钱,结果不但既未要回分文,也无人理睬,而且十二年后在郑临终前的弥留之际,有关领导们都还在强调郑应通过合法的司法途径解决!由此足见,这个正常的法律途径,是多数人走得通的吗?在此我想反问一句的是,假如要是郑其昌欠了镇政府特别是欠了某位镇领导的60多万的话,郑在生前还能有十二年的人身自由吗?
    
     七、作为国家,在每出台任何一部法律法规或者政策制度之前,如不能充分考虑到出台后的社会正副效果的话,还能算合格吗?作为司法机关,如不能切实起到止争化纷的职能作用,其所作出的普通判决,不具有答疑之说服力,还能算合格并具有继续存在的必要吗?
    
     八、我认为地方各级各部门的领导人,都是集社会精英之精英,特别是中央委员会及其各部门的领导人,更是集国家精英之精英,如果对这一问题长期拿不出切实有效的良法的话,那么,试问如今高举“三个代表”的伟大旗帜,到底又代表了什么呢?
    
     我认为在社会转型中,由于各种权力腐败和各种制度陷阱以及规则缺失等,所引起的各种党政行政违宪违法,司法不公社会不公现象频频出现并导致各种问题和矛盾焦点向中央聚集的社会问题,虽然都是发生在各地方基层,但责任即在历届中央委员会长期领导无能无方,因此,这一问题在今后的一段时期内,能否得到解决,关键还在于中央有无爱民之决心。我认为于建嵘的改革建议虽然不是完全可取,但也还有积极的一面,完全可以根据新的《信访条例》实施一年多以来的实际情况,综合各方积极意见,并叫于建嵘再到“上访村”去作次新的调查,以利于下次决策的实用性和可行性。与此同时也呼吁到时能去参加两会的各位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能为此多作一些调研,以用于到时献言献策。
    
    
     四川蓬安鸣冤乞讨致信人:陆大春二00六年十月二十八日于成都
    ---------------------------------------------------
    

2、四川省委省政府信访办等关于处理陆大春上访问题的会议纪要
    
    
    中共四川省委省人民政府信访办公室
    
    四川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办公室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会 议 纪 要
    2O05年第5号
    
    关于处理陆大春上访问题的会议纪要
    
    
     为维护社会稳定,构建和谐社会,规范上访秩序,做好上访人息诉、息访工作,经省法院提议,2005年8月5日下午,省委省政府信访办、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办、省法院、南充市委、市委政法委、市委信访办、市中级人民法院、蓬安县委、县委县政府信访办、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县法院等有关单位在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会议室召开了联席会议。会议听取了陆大春涉诉信访案的基本情况,依据《信访条例》和中央政法委《涉法涉诉信访案件终结办法》的规定,研究了对该涉诉信访案的处理。
    
     法院通报了陆大春诉蓬安县公安局行政强制行为、行政赔偿案件的案情:
    
     陆大春,男,1963年2月4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农民,四川省蓬安县人,住蓬安县周口镇黎家店村二组。
    
     1996年5月23日,陆大春因挖蓬安县自来水公司的废旧水管,被自来水公司举报,蓬安县公安局对陆大春进行审查。陆大春承认了自已于5月19日和23日两次挖水管的事实。同日下午,蓬安县公安局派员对陆大春住处进行了搜查,发现陆大春住处放有自行车四辆、电动机两台、排风扇两台、烟丝周转箱五个、卷烟锡簿纸一卷等物资。该局认为上述物资与陆大春身份不相适应,陆大春有多次作案嫌疑,遂于5月24日作出(96)蓬公字法字第96号收容审查决定书,对陆大春进行了收容审查。5月26日,蓬安县公安局对陆大春的财产审查核实后认为,虽来源不明,但要认定为盗窃所得,缺乏证据。蓬安县公安局于同年6月14日以 (96)蓬公法第56号通知解除了对陆大春的收容审查。陆大春对蓬安县公安局的收容审查决定不服,于1996年7月17日向蓬安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蓬安县人民法院审理后,于同年10月24日作出(1996)蓬行初字第5号行政判决,维持蓬安县公安局作出的收容审查决定。陆大春不服,向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于1996年12月19日作出(1996)南中法行终字第18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陆大春仍不服,向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陆大春在蓬安县自来水公司不知的情况下,挖取未用的旧水管,事实和情节清楚。但蓬安县公安局以此为理由,对陆大春审查和对陆的家搜查,认为陆的家中还有与其身份职业不相符的财物,便决定对陆大春进行收容审查,限制了陆大春的人身自由,其决定超越了法律,且决定的程序也不合法,应予撤销。该院于1998年1月12日作出(1997)南中法行再审字第5号行政判决,撤销蓬安县人民法院(1996)蓬行初字第5号行政判决和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1996)南中法行终字第18号行政判决,并撤销蓬安县公安局 (96)蓬公字法字第96号收容审查决定书。
    
     此后,陆大春向蓬安县公安局提出行政赔偿的申请,蓬安县公安局于1998年3月26日作出不予赔偿的答复。陆大春遂向蓬安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要求蓬安县公安局承担赔偿其被错误收容审查造成的经济损失、退还被扣押物并解决相关善后问题(公开赔礼道歉、为其治病至康复为止、赔偿精神损失费、解决其农村宅基地手续、支付诉讼期间差旅费及误工费等)。蓬安县人民法院审理后,于1998年7月25日作出(1998)蓬行初字第12号行政判决。判决:一、被告蓬安县公安局赔偿原告陆大春被限制人身自由23天的误工损失、上诉期间的误工费、车船费、上诉费、家庭财产损失共计人民币5662.35元;二、被告蓬安县公安局已当面向原告陆大春作了赔礼道歉,因此,不再在蓬安县电视台恢复名誉、赔礼道歉;三、驳回原告陆大春的其他诉讼请求。陆大春不服,提出上诉。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蓬安县公安局对陆大春收容审查,因不符合规定的收审条件,被依法撤销。陆大春依法要求蓬安县公安局对侵犯其人身自由的行为所造成的损害给予赔偿及恢复名誉、赔礼道歉,赔偿收容期间造成的财产损失,诉讼期间所支付的一定车费、住宿费及案件受理费等,有法可依,应予支持。陆大春诉称收审期间身体受到伤害,至今未愈,但提供不出致伤证据。蓬安县公安局已当面向陆大春赔礼道歉。陆大春要求赔偿精神损失问题,根据国家赔偿法规定,精神损害不属于赔偿范围,不具有经济补偿的性质。陆大春的生产、生活等实际问题,蓬安县委、县政府已两次妥善解决,陆大春不听劝说,到处游流、乞讨,给社会造成不良影响,对此行为应予批评教育。陆大春要求蓬安县公安局为其在公路边免费征用宅基地,此请求不属国家赔偿法调整范围。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判决适当。陆大春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该院于1998年11月3日作出(1998)南中法行终字第 38号行政判决,驳回陆大春的上诉,维持原判。陆大春仍不服,向省法院提出申诉。省法院调卷审查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处理结果并无不当,陆大春没有提供新的理由、新的证据,其申诉不符合再审条件,遂于2000年12月25日作出(2000)川刑监字第19号驳回申诉通知书,驳回陆大春的申诉。
    
     陆大春仍然不服,多年来不断到省法院、省委、省人大等部门和北京上访缠诉,大吵大闹,在成都市主要街道摆摊设点喊冤,要求法院重新审理该案,并写下《惨胜遗言声明》到处张贴,提出三条要求:一、人民法院必须对其案件依法彻查彻纠;二、蓬安县公安局应公开明确在原严重侵害其人格名誉权行为所影响的范围内为其恢复名誉,消除恶劣影响,并赔礼道歉;三、 人民法院如继续认为其申诉于法无据,就必须授权新闻媒体将其案件的具体事实和具体诉状,蓬安县公安局的答辩、双方的证据、国家现行的宪法和法律的有关规定、人民法院几次判决的结果、其至今仍不服的事实和理由等等全部一并公之于众,由社会各界公论是非曲直。只要能够满足其以上三条其中的任何一条,并切实为其解决相应的善后问题即可;至于原判国家赔偿的多与少,其就保证不再诉究。否则,其将与省法院的有关责任法官们同归于尽。
    
     对陆大春申诉一案的处理,三级法院、省委、省政府信访办、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办和相关部门均做了大量的工作,劝其息诉、服判。省法院的领导及相关法官对陆大春进行了无数次接待,对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反复进行解释,苦口婆心地规劝陆大春不要再无理缠诉,但因陆大春思想固执,坚持已见,不断到省高院、省委、省政府、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办申诉。鉴于陆大春已离家多年,回家生活有一定的困难,2003年11月28日,省法院组成工作组专程赴陆大春所在的蓬安县,汇同当地党委、政府有关部门及市、县二级法院,共同协商,形成《关于解决陆大春问题的会议纪要》,对陆大春返家后的生产、生活问题作了妥善安置。一是由陆大春所在的相如街道办事处负责解决陆大春回来后的住房问题,同时购置必备的生产、生活用品;二是落实好陆大春的责任地和宅基地。三是发动当地干部群众共同帮助陆大春,让陆大春早日息访息诉。随后,省法院相关领导又专门找陆大春谈话,再次明确告知其申诉无理。其生活困难应回当地解决,且在当地党委、政府的关心下,已经得到落实。陆大春回去后,将村上落实的生产、生活用品变卖后又到省上相关部门继续缠诉闹访。
    
     会议对陆大春一案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和深入的分析后,一致认为:
    
     一、三级法院和各级有关单位对陆大春的信访问题是高度重视的,对陆大春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法律法规的解释工作、思想教育工作。三级法院对案件审理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结果适当。陆大春长期无理缠诉闹访,谩骂有关单位和人员,严重扰乱了国家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其行为是极其错误的,应当进行严肃批评。对陆大春提出的无理要求决不迁就。省、市、县与会部门共同确定对陆大春信访问题应当予以终结,不再受理。
    
     二、陆大春所在地的蓬安县委、县政府应当做好陆大春的劝返工作,并责成相关部门在五个方面解决好陆大春的生产、生活问题。1、由陆大春所在地的相如街道办事处为陆大春承租住房,购置必要的生产、生活用品;2、相如街道办事处进行研究,由陆大春提出申请,村委会调剂落实宅基地,并按程序报批;3、在黎家店村人多地少的情况下,调剂落实责任地;4、在建房时确有困难时,可由本人申请,按程序报批特困家庭建房补助;5、村党支部、村委会要做好当地群众工作,对陆大春要给予关心和爱护,帮助陆大春走正常的生活道路。
    
     三、陆大春所在地的蓬安县委、县政府应当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做好稳控工作,如再发生陆大春赴京到省相关部门进行缠诉闹访,应当将陆大春迅速接回处置。如陆大春有违法犯罪行为,公安机关等执法机关应当及时依法处理。
    
     三、陆大春应当自觉遵守法律法规,遵守《信访条例》的规定,服判息诉。
    
    
    与会单位
    
    省委、省政府信访办
    
    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办
    
    省高级人民法院
    
    南充市委市政府信访办
    
    南充市委政法委
    
    南充市人大常委会信访办
    
    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
    
    蓬安县委县政府信访办
    
    蓬安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蓬安县人民法院
    
    
    抄送:省委政法委、南充市委、市政府信访办、南充市人大常委
    
     会信访办、南充市委政法委、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蓬安
    
     县委、蓬安县人大常委会、蓬安县人民政府、蓬安县政法
    
     委、蓬安县委县政府信访办、蓬安县人民法院
    
    
    
    (共印l20份)
    
    陆大椿注:我于2005年12月12日下午在省法院签收此纪要。
    
     此纪要与原判决不是完全一致,经校对与纪要原件无异。
    
    
    -------------------------------
    

3、陆大春行政申诉状
    
    行政申诉状
    
    申 诉 人:陆大椿(原名陆大春) 男 40岁 汉族 小学文化
    
     四川省蓬安县人住蓬安县周口镇黎家店村二社。
    
    被申诉人:四川省蓬安县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侯瑜俊,职务:局长。
    
     申诉人因被非法收审一案,不服县、市、省三级人民法院五判一驳回和中共四川省委省人民政府信访办公室,四川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办公室,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5年第5号关于处理申诉人上访问题的会议纪要,今含泪特向党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申诉,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申诉人是以不服以“夜盗破坏供水管道” 首犯的罪名被非法收审而诉讼的。法院的判决虽然终于认定了被申诉人的行政行为的违法性,但是却将盗窃的是与非判成了“轻与重”。
    
     申诉人于大白天在蓬安烟厂大门外和附近不远处,当着烟厂职工和众多群众的面,先后所挖少量零星锈烂水管的物主为蓬安烟厂,而不是蓬安县自来水公司。这一事实,申诉人不但有当地群众的公认和烟厂职工们的联名证明地证实,而且还有蓬安县公安局就本案的第一个二审答辩状、也是辩称申诉人两次挖供水管道据为己有未经供水管道的主管单位和所有权单位的许可,和申诉人虽在光天化日之下,但是“是趁蓬安县自来水公司和管道所有权单位不知情况下进行的”,这已明明白白地证实了报案人蓬安县自来水公司不但不是申诉人所挖水管的所有权单位,而且还是恶意敲诈勒索的不法行为。但不论是多份判决还是此份会议纪要中,都依然还是认定为“申诉人仍是挖了蓬安县自来水公司的旧水管的行为是错误的,应受批评,要求返还旧水管没有道理”。试问:旧水管到底是谁所有?到底是谁的行为有错?申诉人去费力挖出烟厂所有并废弃的零星旧水管、烟厂没有主张权利,到底应该归谁要?既然能以所谓的“盗窃行为”和所谓的 “家中又有嫌疑物品”两次判申诉人败诉,那么、判决申诉人胜诉又为何不能明确是盗与非盗的性质呢?!因此、申诉人一再强烈请求,必须依法明确是盗与非盗的性质,和必须依法在原侵权行为所影响的范围内恢复名誉,消除恶劣影响,并赔礼道歉。此乃已是申诉人与三级法院和三级党政各部门谈判多年以来的关键所在。
    
     二、判决虽然认定了申诉人挖旧水管的时间和被申诉人接报并抓申诉人的时间均为大白天,但是却未认定被申诉人故意将申诉人诬为“胆大妄为,顶风作案,自五月份以来,一惯趁夜深人静之际,无人之机,陆续盗挖破坏蓬安县自来水公司的供水管道,四节,价值捌佰余元,造成社会影响极为恶劣,首犯,我局接报后,经过艰苦侦察,终于现场抓获”;和刑讯逼供,强给申诉人剃光头,身挂盗窃大黑牌,与死刑犯一起押去游街亮相示众并陪同万人公处大会,先后录像并先后在县、市、省三级电视台,每天循环滚动报道近二十天之久,以及后来不但又拒不退还扣押物,而且还说,申诉人只要敢于和他们(公安局)上法庭打官司,他们(公安局)到时不论胜败如何,今后都还要收拾申诉人等的不法性。
    
     三、被申诉人是于五月二十三日当晚,就已以所谓的“供水管道”的上述罪名,在蓬安电视台的蓬安新闻中公布了对申诉人的收审决定,然后于五月二十四日上午才单方对申诉人的家进行了反复无证搜查,而不是判决和会议纪要中所认定的“当日或同日下午搜家发现嫌疑物品后,五月二十四日才决定对申诉人进行收审的”。
    
     所谓的“申诉人家中还有嫌疑物品”、虽然确有物品,但是申诉人农闲时的职业,本身就是废旧收购,家有所收废旧物品和生活必用品本属正常,而且被申诉人是到了诉讼中才发现申诉人家中还有其所谓的“与身份职业不相符,具有多次作案的嫌疑物品”,而不是五月二十四日上午无证搜家时。退一步讲,即使是搜家时就已发现,那么,根据判决所认定,既然五月二十六日就已“查明”申诉人家中财物不是非法所得,被申诉人又为何五月二十九日还要给申诉人强剃光头号,身挂盗窃大黑牌,押去陪刑场,和让县、市、省三级电视台更进一步地报道上述所谓的“供水管道”的同一罪名,并将申诉人再行关押至六月十四日呢?
    
     四、被申诉人时至今日也从未在任何一次庭审或公众场合中对申诉人有过半点致歉的表示,有的只是嘲讽、挖苦和威吓恐赫。
    
     五、申诉人在被非法收审期间身体受到伤害,先是在派出所,确实无人可证,可后于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在万人公处大会上,因喊冤而被打的事实有萬人在场为证,试问:为何在既不提取被申诉人于五月二十三日当晚和五月二十九日上午的两次录像带,对申诉人在收审时和收审中的身体状况进行对比,也不对申诉人作任何体检和鉴定的情况下,就以所谓的“提供不出致伤证据为由而不予采信呢”。
    
     六、不说申诉人成为一无所有,无家可归的后果,是被非法收审所致,即使是自然灾害所致,作为公民,正常的国家纳税义务人,也有权利请求政府协助自己度过难关吧。可是蓬安县委县政府又为何要让申诉人,自九六年六月十四日开始,从在当地鸣冤找部门、一直成为市、省有关各部门外的鸣冤乞讨人的九七年元月,县镇书记县镇长才开会决定给申诉人解决救济款1500元呢?而且又从元月开始,一直在有关各上级领导的反复督促下,最终还是在王镇长发了脾气后,一直给至九月二十六日才先后给清这1500元昵?九八年元月又给解决了包括物资在内的1200元,又是分多次陆续给申诉人的。这就是所谓的“申诉人的吃住,生产等实际问题蓬安县委县政府已两次妥善解决”?
    
     另外,蓬安县信访办相如街道办和黎家店村党支部等,于二00三年十二月二日到省法院接申诉人回去协商解决。十二月四日回去时是因申诉人不下车,街道办雷主任才给申诉人解决了一夜住宿并给了20元钱,十二月五日下午因申诉人不满县信访办和相如街道办答复:于上午的县委常委会议研究不再给解决的结果而就又到成都,十二月六日早上就又到了正府街省法院的大门前。然后至今就没再回过蓬安了。这就是所谓的“申诉人回去后,将村上落实的生产、生活用品变卖后又到省上相关部门继续缠诉闹访”?申诉人也想过上平静地安稳生活,幼年帮人当童工下苦力,都未当过乞丐。如今且因此官司,长期成为省城京城的鸣冤乞丐,即使是给社会造成了不良甚至恶劣影响,到底又是谁所造成?
    
     七、会议纪要中说申诉人谩骂有关单位和人员,确实属实。申诉人常到省高院大门前去大骂:李少平,院长,骗人,副院,庭长副庭长奉命骗人;大骂:百姓维权,法院就不能和谐和稳定,法院和谐和稳定,百姓就不能维权;大问:四川省高级骗人院,还要骗人到何时?大问:我们百姓被土匪打了抢了,可以报案找警察,被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庭长当众抢了,和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法官们当众毒打侮辱了,又能去找谁?
    
     八、申诉人于一九九九年就鸣冤乞讨申诉到了省高院,并长期在其大门外鸣冤乞讨,为何要等到二00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才组成工作组专程赴蓬安去考虑申诉人的生存问题?先后强调要求“村党支部、村委会要做好当地群众工作,对申诉人要给予关心和爱护,帮助申诉人走正常的生活道路”。申诉人认为:这实质上不但是在转嫁责任,搞强行摊派,而且也是要申诉人又从京城省城的鸣冤乞讨人,再回到当地去鸣冤找部门。
    
     九、会议纪要中三级法院对“案件审理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结果适当”。试问:南充中院强收《国家赔偿》案的上诉费和仅以所谓的“已当面赔礼道歉”及有媒体后来在不同的范围内,对原判决结果和申诉人乞讨《国家赔偿》上诉费有所报道,就为原判决“不再在原侵权行为所影响的范围内恢复名誉,消除恶劣影响、赔礼道歉”的合法性的法律法规和公德良序的合理性又在予何处?被申诉人在庭审中当面赔礼道歉和申诉人回去后,将村上落实的生产、生活用品变卖了的事实和证据又在于何处?而且申诉人多年以来,就是请求依法纠正面目全非的错误判决、要的就是一个实事求是的真相说法。以及南充中院因申诉人未交《国家赔偿》申诉费,还有最后一道再审程序至今未完,这就是程序合法吗?
    
     综上所述,这份会议纪要和多份判决,同样都是有中变无、无中生有,适用法律,有法不依,执法犯法造假。但会议纪要中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申诉人过去所提出的三条要求,其实,申诉人就是要求依法公开、公正、透明、和切实重视普通公民的最低的合法权利。但申诉人根据事实的这一依法要求,不但长期得不到任何正面回应,相反,竟然还成了“无理缠诉闹访”的又一大罪名了!民告官,为何要一个实事求是的真相说法,就这么难?申诉人认为:其实,难就难在三级法院根本不能公开、公正、透明和三级法院三级党政各部门根本就是长期无视了普通公民的最低的合法权利,以致冤假错案太多了。
    
     申诉人曾经确实想去与省法院同归于尽,要不是在各方人士的劝导下,早已致其群死群伤了。如今虽然尚未放弃,但由于在各方人士的劝导下,暂时还不致于去与之同归于尽。申诉人今依然强烈请求党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能尽快给申诉人一个讨回实事求是的真相说法的机会,或让媒体了解案情真相、.公之于众也可;并让申诉人早日恢复正常生活,别无它求。尚有未尽之事实和理由,希望到时能有机会再说!
    
    申诉人:陆大春含泪亲书以上全文!
    
    二OO五年十二月十八日于成都
    
    
    特注:
    
    一、会议纪要与判决不是完全一致;
    
    二、申诉人因生活特困,邮资和复印费极限,而无法将全部判决、诉状、证据等一并寄到;
    
    三、 附有一套平时鸣冤乞讨的书面内容。
    
    ==============================
    

4、陆大春:国家政治司法,何时才能取信于民?
    
    和谐社会 特别提示:必须时刻谨防腰包被盗
    
    国家政治司法,何时才能取信于民?
    
    求援进京讨公道,申告蓬安县公安局
    
    尊敬的各位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您们好!
    
    
     特 请 注 意 腰 包 被 盗
    
    
     特 请 注 意 腰 包 被 盗
    
     我叫陆大春(原名陸大春),小学文化,于一九九六年五月“严打”之际,因被诬为“夜盗破坏供水管道首犯”,刑讯逼供,蒙冤坐牢,被致身败名裂,名臭全省,一无所有,无家可归;并殃及和我不在一个镇的母亲和继父老人的生存大事;后又实因被迫无奈而才状告蓬安县公安局。在乞讨艰难地反复诉讼近三年,几次险丧性命后,又实因不服过于模糊迟到的惨胜而申诉。至今又在乞讨艰难地反复申诉多以来,又是多次险丧性命,得到的不是省高院的判决,而是省、市、县三级党政司法各信访部门更为有中变无,无中生有的一份会议纪要!特请欲知详情者,详见判决等具体材料。
    
     多年以来,我和众多个案维权申诉人在申诉中的常有遭遇,都是一样的。在省高院只要敢于和猾官们据理力争,或者发点牢骚,就又要被强加各种新罪名,遭到毒打辱骂和关押,被没收行李申诉材料和证件,以至有的在北京又被刑法论处,且因此又另告申诉无门!试问在“实事求是”,依“法治国”已就多年了,和在保持“先进性教育”,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就国家政治司法中的非宪非法和灭绝人性等恶劣行为,又有谁能予以切实监管?和就越来越多的弱势群体诉讼申诉难,虽然早已引起了党和国家政治司法各领导人及其各部门的反复高度重视,但弱势公民至今在依宪依法维权诉讼申诉时,不但仍是以高特大成本代价,长期得不到应有的保护,反而还更是雪上反复加霜地悲剧重悲剧的这一特大社会问题的政治后果,又有谁能予以切实正视?
    
     我现已实因母亲和继父老人生活无着,自己也实因病痛、饥饿、巨债特困难忍了,为此,特求具有社会正义和同情感的各位好心人能施捨一点食物给我充饥和施捨一点零钱助我再次早日进京为谢!特祝好人一生平安,家和幸福永是春!
    
    
     四川蓬安冤难求救人:陆大春含泪叩上!
    
     二00六年八月二十三日于省政法委和公安厅接待室内含泪亲书!
    
    ====================================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上海分兵查巨案 天网渐收贪者寒 (图)
  • 天网快讯:朱虞夫先生拒绝出狱
  • RFA专访黄琦:效果是检验[天网]维权最主要标准(图)
  • 天网《杭州BRT报告》:数月惨死7人,快速公交民怨沸腾(图)
  • 天网快讯:张起走出监狱
  • 天网快讯:李元龙获罪2年 (图)
  • 天网快讯:泛蓝联盟孙不二今天被传唤
  • 一呼万诺的农民女领袖/黄琦 天网记者林佳 (图)
  • 天网快讯:四川两法轮功成员从国保楼跳下 一名摔死
  • 李苏滨拍东师古村暴徒系列照片:六四天网向李苏滨等致崇高敬意(图)
  • 天网快讯:中国国情谘询网受中央压力再遭关闭
  • 天网快讯:泛蓝[红岩聚会]参与人遭拘留 (图)
  • 天网: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取得成功
  • 六四天网:郭起真被逮捕
  • 天网负责人黄琦获中国人权青年奖
  • 天网黄琦维权:冤民不再上访时才能停止
  • 搬迁不足一月 大陆[六四天网]又遭勒令搬家
  • 天网:中国第一个89死难者索赔案取得成功
  • 记者无国界负责人再赴中国看望黄琦并预祝天网重开(图)
  • 天网声明:强烈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查中国人权
  • 凌锋祝贺天网重建 吁中共赔偿黄琦
  • 任不寐:17天网络禁食事件回顾与前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