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小区遭强拆打造富人区 居民怒告市建委(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6年10月25日)
    北京小区遭强拆打造富人区 居民怒告市建委
    
    北京小区遭强拆打造富人区 居民怒告市建委


    参加听证会的居民
    
    大陆消息:北京市宣武区太平街八号院的数百居民最近把该市建委告上了法庭,因为这些居民虽然拥有房屋产权证,却遭到强制拆迁,一半居民被逼搬离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厂区。据悉,这个小区将被地产商打造成富人区。
    
      据《华夏时报》报道,这片二环内的宝地并非由政府征用用于市政建设,而是由房地产开发商打造为宣武区的“富人区”。按照有关规定,这本不具备强制拆迁的前提条件。制造这起离奇强制拆迁案的原因有很多。居民们说,只要市建委、国土资源局等政府部门在某一个环节上认真点儿,他们就不会有现在的境遇。
    
      10月20日下午,宣武区建委召开对该区太平街8号院李建英和肖俊岭两户居民强制拆迁的听证会。居民石金起说,该院在家的居民、当天能赶到的已悉数赶到,因为此次听证会被认为是对他们强制拆迁前的最后一道程序。搬迁和强制拆迁,是近两年来,压在这些居民头上的千斤重担,几乎没有让他们轻松过一刻。
    
      有房产证却被勒令拆迁
    
      据悉,在陶然亭公园和先农坛之间的太平街八号院,有关抵制拆迁的标语与业已上市的楼盘“朱雀门”的大幅宣传条幅非常醒目,建筑工人在一扇小门里进进出出,一栋居民楼前的地下水井向外渗着污水,湿漉漉的且肮脏。“以前,我们小区一直是北京市文明卫生模范单位。”李建英说,这里是燕京汽车厂的宿舍区,他在厂里干了四十多年设备维修管理,一直生活在这个小区。2005年3月24日,小区里出现了宣武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发布的拆迁公告,称中集宏达房地产开发公司取得了太平街八号院的土地使用权,院内全部都要拆迁,包括居民楼。
     
      居民说,中集宏达公司要对他们厂进行房地产开发,居民们早有耳闻,但所有的消息显示,用于开发的,只是厂址所占的土地,并不包括居民楼占地。而更有力的一个证据是,绝大多数居民通过房改,在1993年就拥有了房屋产权证,也就意味着他们拥有土地的使用权,既然不是市政建设占地,就不存在全部拆迁问题。当“不可能发生的事”突然发生,全院371户居民陷入了混沌之中。
    
      明明属于居民的权利,居民楼占地的使用权怎么被中集宏达取得了呢?经过居民们的调查了解,一份办理日期是1995年的00434号房产证浮出水面。这是由北京市建委发放的全民产房产证,根据这份房产证上的内容,包括李建英所住的甲12号楼在内的太平街八号院内五栋楼的产权人、使用人都是燕京汽车厂。
    
      而开发商最终通过这份全民产房产证,在国土资源局取得了包括居民楼在内的土地出让合同,获得位于京城二环内寸土寸金的约九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进而取得拆迁许可证。这样,一套房子便出现两个所有者。
    
      与此同时,开发商聘请的拆迁公司开始要求小区居民们搬迁。根据对方开出的补偿标准,合每平方米6600多元。“二环内、陶然亭公园边上的房,这个价太低了,补偿款在周边根本就没法买到房。”居民李建英家的拆迁补偿方案是按57.8平方米计算的,补偿总额为38万元。因为不能接受开发商的补偿方案,包括李建英在内绝大部分居民都拒绝搬迁。居民们认为,自己拥有私人房产证,只要他们自身不愿意走,没有人能赶他们走。
    
      就在居民们不理会拆迁公司的劝说时,2005年6月15日,一份限定在7月20日之前必须搬迁完毕、否则将被强制拆迁的拆迁公告再次搅动小院。随后而来的,是拆迁公司的电话催促、约谈;再后来,对方的“小动作”升级——院子围墙被拆、窗户被砸。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今年6月23日事件升级——居民李秀荣被强制拆迁。当日,宣武区出动了警察、消防、城管、建委工作人员近百人以及救护车。
    
      在此之后,一部分居民不堪强大的压力,选择了搬迁。而更多的居民,则通过各种方式向政府反映问题,请求主持正义,但效果并不明显。
    
      七十岁的居民韩文友形容自己被逼离开八号院是他“一辈子也没法出的气”。当时他家住在五楼,从2005年10月起,6楼住户被迫迁走后,不明身份的工人就住了进去,先是经常开着水龙头,淹得他家里全是水。后来干脆将水管砸了,整栋楼没水了。再后来,暖气管被砸,家里没暖气、冷如冰窖;下水道被堵,连厕所都没法上。找有关单位交涉,没有人管,气得他大病一场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最后被迫离开伤心地。
    
      现在搬到女儿家寄住的乔女士说当时拆迁公司的工人用水泥将下水道封住,而从上面砸开下水道,粪便等灌得她家里到处都是,实在没法呆。到现在,她还保存着当时的照片和录像带。而去年冬天,因为家中没有暖气,一位年长居民王秀兰死在家中,家属称是因冻而死;而多位居民因为漏到楼道里的水结冰而摔伤。
    
    居民状告北京市建委
    
      在遭受强大拆迁压力且四处反映情况没有效果的情况下,居民们开始寻求法律维权。2006年7月,李建英等居民收到了宣武区建委核定的拆迁纠纷裁决书。“强制拆迁中的暴力很多很多,我们非常害怕。”经多方咨询,这些收到拆迁纠纷裁决书的居民,决定向宣武区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该裁决书。
    
      而在此之前,李建英等二十余户已向宣武区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要求北京市建委(房管局的上级单位)撤销其发给燕京汽车厂的00434号全民产房产证。
    
      居民们认为,在他们办理了私有产权证后,燕京汽车厂对已经出售的房屋不再享有任何权益。是房管局的错误行政行为,造成了“一女两夫”的情况。只要法院判令房管局将厂里的全民产房产证撤销,他们的房屋就不会被拆迁。
    
      在庭审前的7月26日,北京市建委向宣武区人民法院提供了一份行政答辩状。答辩状称,在1994年底,燕京汽车厂向该委提出房屋所有权登记申请,登记类别为变更登记,而该委审核认定产权来源清楚、证件齐全,于1995年初核发了宣更字00434号房屋所有权证。“在该单位公有住房买卖手续办理完毕后,他们申请变更登记并取得房屋所有权证,并不违背房改售房政策。”
    
      北京市建委还称,原告所诉的00434号房屋所有权证是一个变更登记,与原告没有任何利害关系,此发证行为对原告的权利义务没有任何影响。
    
      对此无影响之说,原告等嗤之以鼻:“他们明明知道对我们造成了严重的影响——正是因为这个“全民产”的产权证,才导致所有居民现在面临被强制拆迁的局面。他解释,燕京汽车厂后来与北京中集宏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达成土地转让协议,后者根据该00434号产权证,在国土局领取了土地使用证,随后申请立项并领取了拆迁证。”如果没有00434号产权证,他们肯定办不来下土地使用证,更办不到拆迁证。”原告称,后面发生的一切,都可以归结为“错在源头”。
    
    原厂长称办证签名系伪造
    
      据悉,此案在8月1日进行了庭审。在法官面前,原告再次就核发00434号全民产房产证一事向被告进行了提问。根据当庭旁听和当事人的讲述,北京市建委的代理人在庭上就此问题一问三不知,甚至当法官询问房管局在给燕京汽车厂核发全民产权证是否有法律依据时,对方的回答是“没有”。法官没有当庭作出判决。“没有法律依据而给他们发放的产权证,应当判为无效。”原告等人在庭后明确表示。
    
      庭审结束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仍然没有一个结果。一周前,原告代理人致电主审法官,而得到的回答是“此案案情复杂,已报北京市高院,申请延期三个月”。几十户关心此案的居民又陷入了混沌中。
    
      按照居民们的想法,如果能依法确认00434号全民产的证件无效,则可以申请国土部门撤销开发商根据这个无效证件办理的土地使用权证,以及申请建委撤销他们由此而发出的拆迁许可证。而没有土地使用权证的开发商、没有拆迁许可证的拆迁公司,就没有权利赶走他们这些居民。
    
      上周,时任燕京汽车厂法人代表、厂长的王振元向宣武区人民法院提出名誉权侵权诉讼,称在办理00434号全民产房产证中,该厂伪造了他的签名,签署《北京市城镇房地产权属登记授权委托书》最终顺利办理了该房产证。
    
      王振元引述北京市国土局一份文书中的内容指出,该厂办理了全民产房产证后,再以该厂的名义将职工宿舍所占土地进行转让。“他们将侵害职工利益的帽子扣在我的头上,侵害了我的名誉权。”
    
      在向法院提出诉讼之后,王振元已向市监察局、市纪委举报此事,要求严肃查处燕京汽车厂伪造他人签名、办理全民产房产证侵害职工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王振元所指的伪造签名,是一张燕京汽车厂委托该厂一位名叫“赵建中”的房产管理员,前往宣武区房管局办理该00434号房产证的“授权委托书”。该授权委托书上有燕京汽车厂前身的公章,并有时任该厂法人代表王振元的印章和签名,委托书上签注的时间为1994年10月26日。
    
      “我是1994年7月上任的,当时根本不认识赵建中,怎么可能授权他去办呢。”前天,王振元向记者说,事发后,他了解到,赵建中当时只是该厂的普通职工,“按当时的级别,他跟我差得远着呢”。他同时表示,当时他是受命于该厂危难之际,刚刚上任很多事都没处理,不可能在那个时候办理房产证。王振元说,他担任厂长两年,在任的两年时间里,该厂没有办理此00434号全民产房产证。“如果办了,作为厂长,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一无所知?”“我可以肯定这个签名是伪造的,因此这份授权委托书也是有问题的,不排除某些人为了其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伪造。”王振元表示。
    
      代理人分析说,如果这份委托书确系伪造并被法院认定为假,那么,根据这份委托书由赵建中其后办理的00434号房产证也应该是无效的,而由这个无效的00434号全民产房产证而申办的土地使用权证,以及其后办理的针对有争议权属的房屋进行拆迁的拆迁许可证也是无效的。
    
      为什么伪造王振元签名?多位居民曾偶遇该委托书的“受权人”赵建中,面对居民的询问,赵始终不做正面回答。居民石金起怀疑,伪造王振元笔迹,可能与开发商2004年办理土地出让合同有关,极有可能是有关部门在审查材料时,需要这些补充材料。记者希望联系赵建中,但未成功。“查清这些细节最重要的是赵建中,我们准备在开庭时申请法院传唤他本人出庭。”王振元的代理人说。
    
    拆迁事件被疑有内幕交易
    
      在维权过程中,居民们越来越感觉到有些异常。来自居民的观点归纳有:一是他们拥有合法的产权证,怎么会面临拆迁危险?即使房产商想征用此地,也只能是开发商跟居民进行平等协商,而不需要政府部门“协助”。当双方就拆迁补偿难以达成协议时,居民有权拒绝出让,区政府没有权力“强迫双方成交”。二是即便房屋权属问题存在争议,在进入司法程序后,按照有关规定,宣武区建委不应作出拆迁纠纷裁决,否则涉嫌违规。为什么建委不按法规出牌?而且还敢违规召开强拆听证会?更有甚者,区政府方面还为经营性开发的开发商出动规模吓人的强制拆迁队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透露,这些可能与宣武区政府将太平街八号院开发成该区的“富人区”,以提升该区档次、美化该区形象有关。而宣武区建委某部门负责人对此予以证实,宣武区比较穷,招商引资不容易。现在引来了一个开发商,所以会给予适当的照顾。
    
      “照顾也得有一个前提:不能侵害老百姓利益。”在八号院的居民看来,居民的利益在这些背景下被侵占,“是一次由政府参与的侵害老百姓利益的行为”。
    
      随着居民掌握材料的增加,他们发现,这个开发了“朱雀门”项目的开发商,问题很多。经调查,朱雀门实际的立项名称是“北京燕京汽车厂住宅小区项目”。记者调阅北京市规划委“2004年规意字0071号”文发现,该批文的“建筑使用性质”栏中,明白无误地写着“普通住宅宿舍”。
    
      朱雀门一位售楼小姐介绍道:朱雀门均价在每平方米1.5万元,以大户型为主,每套三百平方米左右,而独栋别墅则高达每套四千万元。而其在网站上的宣传词包括“专为成功人士打造的尊贵府邸”等内容。“燕京汽车厂职工宿舍变成了朱雀门,普通住宅变成了豪宅。事实上,该房产项目已经违规改变了立项。”多位居民说。
    
      居民们同时指出,朱雀门项目在办理建设项目的审批时,也存在程序违规问题。根据材料显示,该项目“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钉桩坐标成果通知单”和《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都各有两个。许可证分别于2004年6月15日和2005年1月11日下发;钉桩单分别是2004年6月11日和2004年12月21日核发的;而土地出让合同,却都是2004年8月31日签订的。
    
      房地产业内人士指出,按照正常的建设项目审批程序,应该先到规划部门办理规划许可,然后钉桩。在得到这两份文件后,才能到国土部门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而朱雀门项目的第二份规划许可证和第二份钉桩单,办理时间都在第二份土地出让合同签订之后。
    
      “根据《北京市城市规划条例》第42条规定,未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而取得建设用地批准文件、占用土地的,批准文件无效,占用的土地由市或者区、县人民政府责令退回。”庄清忠律师说。“开发商能耐大并不奇怪,政府有关职能部门这样违规办理土地出让合同,实在令人意外。”有居民表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菏泽违法拆迁续:郭卫国一家被强拆的图文(图)
  • 上海徐汇区强拆台企厂房
  • 菏泽野蛮、非法商业拆迁续:马桂容一家被强拆的经过(图)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续):政府零补偿强拆
  • 江阴农民传播《百姓》强拆报道受镇压
  • 杭州萧山区警方强拆教堂 近万警民冲突
  • 福州孙中山战友故居、港人祖屋“宇园”遭强拆(图)
  • 新闻照片:村里来了强拆队(图)
  • 湖北省广水市库区:政府欲强拆渔具 农民求生存上访请愿(图)
  • 福州强拆港人百年祖屋
  • “上访村”遭强拆 数千人冻街头
  • 西安强拆教堂,16位天主教修女惨遭毒打(图)
  • 北京丰台法院出动全院法警强拆“丽泽苑宾馆”(图)
  •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图)
  • 哈尔滨市香坊区强拆图(图)
  • 强拆村民房屋却不提供安置地(图)
  • 广西南宁上海路暴力强拆过后,居民抗议(图)
  • 蒙古强拆民宅 访民上京集体抗议(图)
  • 沈阳数万农民遭横祸 家园被强拆变开发区(图)
  • 保定热电厂张慕春控诉强拆
  • 原国民党起义人员陈祖荣的房子被强拆
  • 保定电厂强拆百户职工住房谋暴利利用暴力非法手段致使职工流离失所(图)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图)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一个正在抗击非典的医生她的住房正面临强拆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陈墨:话说强拆(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