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云南可能取消怒江修坝,电力及地方权力集团在怒江博弈中暂时受挫/朱红 萧远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6年10月20日)
    朱红 萧远报道
    
     据南华早报消息,云南省有可能取消有争议的怒江大跃进式修坝项目。几个月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威胁要把该省的一个旅游名胜地从世界遗产名录中除名。消息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决定意味着云南省政府不得不在大坝项目和遗产地之间作出艰难的选择,联合国教文组织认为如果在三江并流地开发水电,有可能对此造成威胁。”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派出顾问考察了该地区后,联合教科文组织7月威胁说要把它列入“濒危遗产名录”,还警告说一年后可能会导致它将失去被保护的状况。在大陆官员一再保证未来任何大坝都不会对该地造成影响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出了这个警告。 (博讯 boxun.com)

    
     消息称:“对于北京方面故意使保护区分界线不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自然与自然资源保护联合会对此相当不满意。因为这使得支持大坝建设和采矿业留有了更改的空间。在政府提交的一个分界线修改计划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现保护区面积减少了20%,同时,当地媒体也报道围绕该地区允许采矿业活动和其它开发。一位大陆环保人士说,“如果被列入世界濒危遗产名录,就会有损中国的国际形象。”
    
     但当地政府领导人和水电权力集团并不一定彻底放弃在这个资源丰富的省份修建大坝的打算,有可能在云南省的其它两条国际河流,来推进建坝计划。通过放弃修建怒江大坝,当局希望以此来减弱联合国文化团体对世界遗产地,云南保护地三江并流的关注。这个地区面积辽阔,三条河流怒江(萨尔温江),澜沧江(湄公河)和金沙江(长江)上游在此汇流而过。
    
     IUCN的世界遗产官员Bastian Bomhard 说,如果是事实,IUCN欢迎这个决定。“那将是很重大的消息,我们非常高兴,”
    
     水资源问题专家、《中国水资源》一书作者马军曾经撰文指出,中国西部的水能资源集中在横断山区的岷江、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流域,在能源紧缺的背景下,投资商纷纷进入该地区,瓜分水能开发势力范围。他们往往仅从水电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去规划设计,不顾该区地质环境极不稳定,山地灾害高发;这里原始森林分布,有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是许多珍稀和濒危生物物种的存留地;这里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功能区和水源涵养地;这里是我国自然景观资源最为丰富和最集中的区域。如果无序的“跑马圈水”的局面得不到有效控制,再过20年,中国仅存的自由奔流的河流和壮丽的峡谷可能都会消失,而西南地区的高山深谷地区会出现百万新移民。
    
     2003年6月14日,云南华电怒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组建完成,其中中国华电集团占51%、云南电力集团占19%、云南开发投资公司占20%、云南怒江电力集团占10%。同年8月14日,《怒江中下游流域水电规划报告》通过国家发改委组织的评审,该规划报告涉及怒江州、保山、德宏三个地区。在强大利益集团的努力下,2004年1月5日,怒江水电开发的环境影响评价通过了国家相关部门的评审。13座怒江大坝项目开锣,激起国内外强烈反应。
    中科院等机构的地质地理、环境、生态、文化领域32名专家联名向社会呼吁:西部生态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对于西部来说,水能并不是‘清洁能源’。”一位老水利工作者坦言,“西部地区有很多人文自然景观,都是无法复制的,比如三峡,比如都江堰;另一方面,西部地质条件复杂,如果建大坝时考虑不周,会造成隐患,甚至可能引起地震,地质上的困难也是当初三峡大坝经过再三论证的原因之一;第三,西部现在还保存着大量原生的自然动植物资源,环境的突然改变会对他们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中国科学院植物所研究员李渤生和四川地质专家范晓都认为,在怒江建大坝是非常危险的,不仅将使中国蒙受太多重大损失,也违背了保护好世界自然遗产的承诺。怒江流域有16个少数民族聚居,集中了非常丰富的文化习俗、语言和传统,这在世界上也是罕见的。少数民族主要居住在河谷地带,而一系列大坝的修建会把这些居住地淹没,迁移将使这里的文化环境遭到破坏。
    
     2004年7月3日,在中国举行的第28届世遗大会上,三江并流遗产被处以黄牌警告。世遗中心认为,三江并流是中国生物物种发源地,集中了6000种植物种类和超过全中国一半的动物物种。其中怒江是东南亚唯一一条大型“自由流动河流”,如果在怒江上大量修建水电站,不仅会影响物种生存,还将对该处自然遗产的原生态造成破坏。
    
     鉴于来自民间以及怒江下游国家的反对,北京暂停了怒江水利工程的实施计划。温家宝下令对该项目进行环保评估。然而,有关的评估报告制定工作却由项目开发者秘密进行,没有经过任何公众的审议。为此,61家组织和99位个人联合致函温家宝、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和国家改革与发展委员会,呼吁政府公开怒江环保评估报告,允许公众参与讨论这一项目。
    
     在怒江大坝工程的争论中,“国家”是当地政府和电力集团经常使用的一个词语。当有人质疑电力公司因为利益驱动而不遗余力推动工程时,得到的回答是,“我们不完全代表集团利益,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些大型企业都是国家的公司。”言下之意,电力公司代表的是“国家利益”。但是当时既有专家表示,难道保护当地的环境就不是国家利益了吗?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的一位官员承认:“(因为破坏环境问题难以量化),我们只(对国务院)讲对当地带来了多大的税收,我每年从电力拿出多少资金支持当地经济发展,有库区维护,有后期扶持基金……”国家环保总局某官员也提出:“我觉得我们利用一些机制上的弊端,把让上级应该听到的话滤掉了。”
    
      在推动怒江工程上马的实际运作中,电力部门和当地政府显然居于强势地位。“建水电站最大受益当然是电力公司,地方政府也能够脱贫。但这些钱最后能否用到老百姓身上就不得而知了。”华电云南总经理郭世明并不完全否认这种看法,他表示:“建水电站,受益最大的确实是在企业,但华电是国资委领导下的国有资产控股企业,代表的是国家。怒江由此成为包括中国华电集团在内几大发电开发企业在西部的“圈水运动”中难得的优良资源。更实质的推动,是这一个耗资巨大的大跃进式工程中间的巨大灰色利益。清华大学教授李楯指出:“没有一个工程大家会按成本价报,报批的数字本身含有相当大一部分利润。所以只要某个工程国家批了,财政拨款了,他们就可以赚钱,根本不用考虑建好之后能不能有效运转、能不能盈利。”
    
     在国际社会、国内环保力量和体制内外知识分子及良知官员的合力反对下,2004年2月,温家宝对怒江水电开发作了批示,命令云南和水电集团缓行。是年5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率民进中央考察团来到了怒江。许嘉璐说怒江水电开发对生态的影响还有很多科学的问题要解决。 三江并流遗产不是怒江的也不是中国的,而是属于世界。许告诉云南省官员,怒江电站的开发恐怕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决定,谁都要对历史负责,不要急躁。商人的眼光是短浅的,商人的话只能作为参考。有学者指出,许嘉璐的话传递北京的一种声音。
    
     此后又经过了两年的争论,其间环保总局曾公布了一个由建13座大坝改为“先建4座”的“大调整”方案。这个方案也受到了环保人士和国际社会强力质疑。其间高层人事发生变化。前不久胡温拿下国家统计局长邱晓华,据称原因之一就是对中共推行“绿色GDP”执行不力。此次举动似是中共试图把胡温“新发展观”变现。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环保总局称怒江水资源开发可能做大调整
  • 中国拟修怒江水坝计划引国际关注
  • 怒江建不建水坝北京官学界激烈争辩
  • 怒江水电工程在愤怒中悄悄进行(图)
  • 环保人士吁重估云南怒江水电工程
  • 云南怒江建坝争议环保人士吁决策透明化
  • 云南怒江遭特大暴雨雪五人死亡
  • 杨宇明教授曝光第二个「怒江建坝」(图)
  • 怒江原住民漫湾取经
  • 温家宝出面叫停 怒江水坝计划搁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