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于中国的新闻回顾
(博讯2006年10月18日)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于中国的新闻回顾
    
     (博讯 boxun.com)

    1. 9月19日 人权理事会的第二次会议
    会议讨论了一些特殊的程序(即:人权监督程序),对于反对强制失踪的国际文件的起草小组等。斯蒂芬-图博Stephen Toope先生就反对强制失踪的工作小组的进展进行了年度汇报。图博说,为了加强对于国家履行责任的情况、对国家的公开性、透明性的监督,该工作小组的年度报告里,首次,就每个仍然存在失踪人口的国家做出了有关情况的通报。图博特别强调提出了四个值得关注的事项:(国家)对于人权卫士的经常性的骚扰,对于他们的家人的骚扰,以及对他们的律师、代理人的骚扰。
    
    2. 9月20日:联合国酷刑专员诺瓦克先生向联合国作出了他的各国的酷刑状况的报告。他强调,他的工作方法是重视从一手的实地采访和调查中获得的材料,他介绍了他所发现存在的缺陷,而且也承认已经取得了进步,并且也提出了相应的改善的措施。他之后详细介绍了他在中国、格鲁吉亚, 蒙古、尼泊尔所进行的实地调查的结果。在那些他特别关注的国家,他认为各国总体都是抱着积极的态度的来配合的。中国的代表就诺瓦克的报告提出了异议,声称“他没有理解中国的法治的含义”,声称他的报告中“包含着错误的、和无法证实的一些证人证词”,以及“不公正的结论”。同时,中国代表也声明,在诺瓦克访问之后,中国在刑事诉讼的程序中作出了一些修改。格鲁吉亚重申他们将信守对于联合国特别专员的独立、不受干预的调查的承诺。
    3. 在9月21日,在联合国的“互动对话”中,酷刑和国际多元信仰的研究专员指出了中国存在的买卖人体器官的情况。诺瓦克先生回答说,已经就这些问题正式向中国政府提出了质询,并且在等待尽快回答。而中国政府,根据它所具有的答辩权利,则声明,法轮功捏造新闻,而且也不是一个和平的运动。中国代表声明他们也邀请了媒体和外交官到该涉嫌的医院进行调查。但是,酷刑专员强调指出,所谓“酷刑”仍然是一个被误解的概念。所谓酷刑决不仅指身体的伤害,更重要的,则是指一个人被剥夺了权力,一种受害者的“无权’的状态。
    4. 9月20日,随意拘押的特别专员Zerrougui泽洛桂女士提交了她的报告。她强调了由于互联网的通讯和表达所带来的随意拘禁的情况,包括:秘密监禁场所的使用,以及剥夺人身自由等。她对于由于在互联网上来表达言论自由所带来的随意拘禁表示关注。
    5. 9月22日,吉拉尼女士,联合国的人权卫士的专员也提交了她的年度报告。该报告提交了一份完整的六年的在执行联合国人权卫士宣言的执行情况的汇报,指出了进步的领域和存在的问题。她也同时提交了一份人权卫士宣言的执行情况的118个国家的汇报。她特别指出一些严重的问题依然存在,包括,把对那些与国际的组织合作的人员进行迫害,或者对那些采用国内和国际的人权手段、维权途径进行工作的人进行骚扰,越来越多的把人权卫士称之为刑事罪犯,恐怖分子,或者借口国家安全和意识形态,而把这些人权卫士称之为叛徒、颠覆政权者、叛乱者等。以及借口为了给NGO—民间组织加以立法管理,而事实上却是控制它们的独立的发展,限制它们的活动区域和自由,致使它们无法组织起来或者采取任何团体行动。
    6. 9月25日,充分的住房权的特别专员科塔利先生 Miloon Kothari,提交了他的年度报告。他的报告集中在强制迁徙、强制移民、强制拆迁的领域(简称:强迁)。他指出强迁是一个最为普遍的,和对于充分的住房权的最具有破坏性的侵害。他指出,强迁在全世界范围里广泛发生,而且经常是打着“发展公共事业”“美化城市环境”“清理恶劣环境”“城市重新改造”等名义来进行的。该特别专员特别地提供了一整套监督以发展为由的强迁的规则—这些可以作为处理强迁所带来问题的一个具体的措施。这些措施包括:政府应该进行全面的民生、人居、环境影响的评估,同时也要确保市场的力量不至于让社会弱势群体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及时通知受到影响的民众关于强拆所带来的对他们的生活的负面影响,同时也要承认和保护被强拆者可以返回,可以重新居住,而且也可以有公平和公正的补偿,同时要确保采取措施保护人权,而且要保证强拆只发生在极为个别的情况下。
    7. 9月25日,联合国的教育专员Villalobos,卫拉洛布先生提交了他的年度报告。该专员强调了把教育不当作人权,而是作为一种政府服务的危害,特别是在对于女童的教育上。他强调教育不仅要保证女童的平等入学权,而且,也要保证她们能够正常地完成学业。他指出没有哪个国家完善地解决了性别在社会诸领域的不平等,说明性别的不平等斌并不是贫困的必然产物。国家应该致力于消除歧视性态度的不良影响,而且改变习俗和一些顽固的做法让女性一直处于二等地位的那些做法。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