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8月20日至9月20日/吕耿松
(博讯2006年10月18日)
    8月20日,据香港《苹果日报》综合报道,北京8名无处申诉冤情的外来访民,因不满一名来自黑龙江省的老翁上访期间遭人打死,昨日在美国驻华大使馆门外示威诉冤。该8名访民来自全国不同地方,曾多次到北京信访办,各自反映自己的冤情,但均不获理会。早前,一名自来黑龙江省的上访老翁,无故在北京街头遭流氓打死,他们怀疑凶案另有内情,遂发起今次示威。公安到场后,先派人用录影机拍下示威过程,其后迅速将示威者押上警车送走。一名坐轮椅的示威者高叫“我们要权利”、“我们要生存”的口号。
    
     8月22日,国际特赦组织在“担心安全或死亡威胁新关注”(Fear for Safety/Death Threats New Concern)发布紧急呼吁,指42岁的高智晟律师正处于酷刑或虐待的危险之中,希望各界尽快采取行动;并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高智晟,保证高智晟权利不会被侵害,以及给他的家属行动自由。 (博讯 boxun.com)

    
    8月22日,四川省自贡市维权代表刘正有接获村民数通电话,称警察、黑社会又联合出动,强行到圈占的土地上开工。随后他马上去现场,但遭到殴打。刘正有被打后,现场群众群情激愤,很多人冲了上去,阻拦并强烈抗议。之后,黑社会还想殴打,都被现场的村民保护住了,同时,有人拨打120救护车及向110报警。刘正有作为自贡市30000多名失地农民的维权代表,在今年今年5月,应日内瓦、联合国非政府组织“国际人权服务”邀请,参加联合国新理事会召开的第一次会议。6月16日乘机前往日内瓦时被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警察拦截,交由当地人员强行押解回乡,并遭到多次传讯、迫害。
    四川自贡市土地维权案,依法维权历经十几年,他们投书最高领导人及各个阶层的有关部门达400多封,全部杳无音讯。四川自贡市政府多次采用暴力手段强行占地,不仅动用防暴警察进行镇压,近来更是动用黑社会力量强迫农民交出土地,严重危害了农民的利益和生命安全。
    
    8月16日至25日,哈尔滨亚麻集团上千名工人封堵了亚麻厂门前的数条街道,以示抗议。引起这次示威的直接原因是,数月来,亚麻公司停发了原定给工人每月260元的待岗生活费,加上养老统筹10年没交,医保终止,工人生活难以为继。工人们起初是在省政府门前示威,后被公安局防暴队驱散,才退居到亚麻厂门前。工人们打出 “孩子要上学,我们要吃饭,亚麻工人”等巨幅横幅,多次列队前往省政府广场,呼喊口号进行抗议,受到了沿途市民的掌声和欢呼。工厂周围多条街道被警方设置了交通障碍物,禁止车辆通过这些路段,更多的公交线路绕道前行,许多条街路上的车辆排成了长龙。哈尔滨多家电台连日来不间断地广播,提醒各种车辆在上述路段严重堵车,请司机绕道避行。无形中众多市民通过广播得知发生了什么,纷纷结伴前往该地区围观。运动的组织者印发了传单广泛散发,传单上列举了亚麻集团部分领导的贪污腐化问题,博得了市民的理解和认同。防暴警察多次赶到现场,遭到的是群众的唏嘘声和谴责声 。
     哈麻集团是前苏联援建中国的156个项目之一,始建于1950年,投产于1952年。据资料显示,该企业不仅有自己的名牌产品,“双鹤”品牌享誉世界,是欧洲市场的免检产品,还拥有全国亚麻行业惟一的国家级技术开发中心,国内最佳的原料产地,大批熟练的劳动力资源。据2006年8月23日署名为“哈尔滨亚麻集团全体职工代表”散发的传单称,该公司“八名腐败分子将企业搞垮了,他们花天酒地,车水马龙,吃喝嫖赌,孩子出国留学”。《中国工人网》说,根据黑龙江省国资委公布给媒体的资料显示,该企业的销售人员中有四位已成为亿万富翁。
    
    8月24日上午,河南省某地农民李年红在忍受了一天多的饥饿、躲避与被驱赶后,带着卖枣所得的4.5元总收入,一怒之下含泪将满满一架子车金丝大枣一捧一捧撒向河中。李年红家今年种了0.7亩金丝大枣。23日一早,他带着100多公斤好枣以及全家人的希望来到城里,本指望着靠这些大枣给上学的孩子交学费,没想到却处处碰壁。他本来打算先到农贸市场里去卖,可是那些地方要么被管理员往外撵,要么遭到小商贩的围攻,结果转了三四个市场也没能进去。后来,他就开始打“游击”,成了马路小贩。可他刚把车停下,就有人过来抢秤,还要罚款。于是,李年红只能在躲避与被驱中奔波,饿得实在不行了就买个饼充饥,即使是夜里,也不敢睡得太死。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没法卖枣,进城一天多仅仅卖出1.5公斤枣,得了4.5元,悲愤中他做出了如上举动。
    河南《洛阳晚报》见习记者李珍闻知后赶到事发现场,这时李年红还在向桥下的河中撒枣。周围一些同情者纷纷慷慨解囊,大家表示把剩下的枣全部买下来。李年红却不为所动,满满一车大枣,很快抛撒一空。
    “我愤怒,城里头不是俺待的地儿,饿死也不进城了!”李年红用这样的办法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8月25日,上海“东八块”拆迁户周大烨、魏勤、钱晓霖、裘美莉、赵军富、许承道等人,向最高检察院检察长贾春旺递交了举报信。信中首次揭露了中共政治局常委黄菊前秘书、上海市静安区区长姜亚新,和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亲信、上海市静安区副区长是明芳,与周正毅签订的合同涉及合同诈骗。举报信指出,2002年5月28日,周正毅与上海市静安区区长姜亚新的委托人副区长是明芳签订了《上海市静安区石门二路以东地块58街坊地块委托拆迁及大市政设施配套合同》,该合同所辖地段属于“东八块”之一,涉及合同诈骗。据查,周正毅签署这八个合同用的公司――香港“佳运投资有限公司”――纯属子虚乌有,香港“公司注册处”和“商业登记署”两个机构均无记录。其次,该公司在合同上的地址,也属另一公司。另外,八个合同将静安区一块连片的区域一分为八,分别签订了国有土地出让合同,致使40亿元土地出让金不受财政部、上海市财政局的管辖和监控,属欺诈行为。(博讯 boxun.com)
     举报信指出,有关周正毅涉嫌金融诈骗罪行将另行举报,同时希望政府保护所有合法举报人的人身安全等各项权利。
    
    2005年8月25日上午,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站站长昝爱宗和代理人李柏光前往杭州市公安局法制办复议室递交行政复议申请书,该室两名工作人员收下申请书,表示已受理。复议请求:一、 依法确认被申请人于2006年8月11日对申请人作出的杭公(信安)决字(2006)第028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违法;二、责令被申请人依《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对申请人依法给予赔偿。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以“散布谣言”这样含混不清的理由来处罚申请人正当履行一个新闻工作者职责的行为,是违法之举。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不仅违反法定程序而且于法无据,只能表明公安机关滥用权力,侵犯公民的宪法权利。
    
    8月26日,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和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共同出席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所举行的声援1,300万人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的集会时,发表联合声明,呼吁世界各地的律师,就中国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遭到秘密逮捕与酷刑虐待一事,向当地的中共使领馆提出抗议,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高智晟律师和陈光诚。麦克米兰-斯考特说,他在欧洲议会是负责人权和民主事务的副主席,而中国迫切需要的就是人权和民主。麦克米兰-斯考特表示,他极为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尤其是高智晟被捕事件。
    
    8月27日,据江苏《现代快报》披露,8月25日,南京一家公司的一百多名职工因为企业存在的管理问题,封锁了企业大门,并将企业负责人架往长江大桥,准备到有关部门上访,期间造成大桥交通中断。此外,26日上午一家建筑公司三十多名民工因为公司拖欠工资在鼓楼广场聚集,并前往市政府上访。在这两起上访事件中,组织上访的刘姓和丁姓工人领袖先后被拘捕并遭到行政处罚。
    
    8月28日,当晚8时左右,辽宁大连市金州区综合执法人员在金华大酒店一带清理无证、占道经营的商贩时,与一名摆摊的中年男子发生冲突,中年男子倒地,这引起了部分围观者的不满,他们围住综合执法车不让该车离开,随后围观者越聚越多,有人又推翻了随后赶来的一辆综合执法轿车。由于围观群众人数太多,一度造成路面交通混乱。人行道上另一辆白色轿车也被推翻在人行道上,车前后玻璃全部碎裂。金州区、大连市警方紧急出动防暴警察赶到现场,控制了情绪越来越激动的围观群众,并通过扩音器要求围观者迅速离开。到当晚11时,车前横躺的男子被救护车接走,围观人群被驱散。据8月30日《大连晚报》的跟踪报道,中共夏德仁流氓政府以公民于某和杨某涉嫌触犯刑律为由,将7名正义民主人士予以拘留。
    
    8月29日,一百多名来自三十多个国家的生物伦理学、宗教、人权、生殖健康等领域的个体工作者和领导者,就山东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案件,签名致信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信中谴责临沂及沂南当局非法迫害陈光诚及阻挠对他的法律援助。
    
    8月29日,十多名公安及政府人员冲入北京海淀区37间“民工子弟学校”校园派发通告,喝令校方及正在上课的近千名学生立即停课。大批学生得知母校被强关,都哭成泪人。“孩子是不是无辜的?孩子是不是祖国的未来?孩子是不是祖国的花朵?”愤怒的家长们30日上午带同子女,如常到学校上学,将学校大门的锁砸烂,冲入学校让子女继续上学,与在场看守大门的公安人员发生冲突。
    
    8月30日,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袁浦镇浦塘村800名农民再上中纪委举报贪腐。今年4月,浦塘村600名村民联名向中纪委举报杭州市西湖区袁浦镇及该镇浦塘村干部侵呑土地补偿款1250万元。但举报信层层转下来之后,杭州市西湖区袁浦镇政府和西湖区政府分别于6月13日、和 7月24日作出了《关于西信要[2006]32号的回复》、《西袁访[2006]001号<关于浦塘村村民陈国彪等人反映问题的回复>》、和杭州市西湖区区委、西湖区人民政府信访局《关于浦塘村村民陈国彪等对信访事宜复查请求反馈意见书》,毫不负责地把村民反映的问题推得一干二净。但在这些反馈意见中,无意中透露了村民尚不知情的“浦塘村支持的219万元”。村民们怒问:“谁有这么大的权力不经过村民同意拿这么多的钱‘支持’上级?”于是,全村 800多名村民于8月30日再次上北京向中纪委、国务院及国家信访局举报。
    
    9月1日,程翔因间谍罪在北京被判5年刑期之后,香港人权和民主团体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程翔,保障新闻和言论自由。香港民主派议员认为,中国对程翔的处理暴露了法制的缺陷,使其国际形像大受损害。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人士在中国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前举行抗议活动,递交请愿信,呼吁立即释放程翔。支联会促请中央政府作为《公民权力及政治权力国际公约》的签署国,应履行公约的条文,在公平、公正及公开的原则下审理,更应依此原则审理此案的上诉,如果没有足够证据,应该推翻所有定罪及判刑,立即让程翔先生重获自由,返回香港与家人团聚。
    9月1日,中共政权打压家庭教会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在9月1日一天内就发生两起事件。这天下午3点左右,中华福音会美国分会的负责人赵享恩博士来到山东,与四五十名家庭教会成员正在山东潍坊寿光市一名教友家聚会,突然被赶来的大批警察包围。同样在这一天上午八点,福州平潭县政府发动大批武警及政府各部门人员大约四、五百人来到平潭县南城镇屿头场村包围了那里的一座今年七月份新建的教堂,不久,面积1050平房米,耗资40多万的教堂被夷为平地。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表示,媒体一定要关注这类事件,多加报导以便引起联合国重视。
    
    9月2日,中国著名学府上海复旦大学因与校外开办建教合作,超计划招生,并擅自更改教学形式,校方最后决定停班退费,引发七百多名学生在学校大门口静坐抗议,部分学生与家长围堵复旦大学校门抗议并持续至4日晚间。七百名新生是报考复旦大学信息科学暨工程学院下属的计算机与信息技术系,与上海市杨浦区复才进修学校合作开办的进修班,据校方官方声明指出,该合作班存在超范围、超计划盲目招生,擅自改变自考助学班教学形式等违规违约行为,已严重违反教育部和复旦大学的有关办班管理规定。据了解,校方招来近百名警察维持秩序,所幸未发生流血冲突事件。校方对此事并没有表态,并阻拦媒体进内采访报道。
    
    9月4日,香港民主党、民间人权阵线以及街坊工友会等14个民主派团体举行“反暴力、护法治”的烛光晚会,约一百人参加。与会者纷纷谴责近期相继有公众人物遇到袭击的事件,要求警方尽快缉拿袭击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和香港九龙公共专线小型巴士联合总商会主席梁雄的歹徒归案。
    
    9月4日,据《海南日报》报道,海南海省乐东县万冲镇卡法林场邢姓副场长4日上午带领农场职工二三十人及几名警察到万冲镇三旦岭,准备将附近村今年种的橡胶苗拔掉。农场认为,村民所种橡胶的几百亩地是农场的地,近年来被村民占用了,因多次劝阻无效后决定拔掉这些橡胶苗。当他们开着警车、骑着摩托车来到三旦岭时,三社村和畜牧村的三十多名村民上前阻挠。村民们认为,他们种橡胶苗的地原是荒地,他们开荒后种上橡胶苗,农场无权干涉他们,更无权拔掉属于他们的橡胶苗。双方为此发生了冲突。一辆警车和十多辆摩托车被砸烂,警察冼汉全脚部、头部被打受伤,其手枪被抢走;警察王德皇右手被砍伤。据了解,在此之前,村内已经有橡胶苗被农场拔掉。
    
    9月7日,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发生一起因女童被害、政府包庇犯罪嫌疑人,而引发的数百村民打砸烧镇政府的群体性抗议事件。事情起因是:9月初,椒江区章安镇华景村村民李莲方跟踪被害女童卢梦馨至海门港大桥边,将只有9岁的卢梦馨推下大桥,至女童溺水身亡,两天后女童被发现漂尸江面。被害女童父母7日到章安镇街道办事处上访,被党委书记杨足友、镇长赵子雄斥为缠访遭殴打(镇领导用皮鞋暴踢头部,出现生命危险)。村中几位老者叫了几百名村民到镇政府讲理,说这个事情明了的很,希望政府尽快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但章安镇街道镇政府某主任却置之不理,而且态度嚣张,导致数百村民陆续在街道办大楼外聚集抗议。刚开始只是个别村民拍桌子、骂政府官员,后来人越聚越多,冲进机关大院,被骂成“恶官腐败狗”的街道办党委书记杨足友、镇长赵子雄率被斥为“走狗”的协警、联防员躲入大楼,镇政府部分被烧,轿车被砸烂掀翻,多台电脑被捣毁,部分文件被烧掉。当局出动数百辆警车、装甲车、囚车等,数千军警将村民围得水泄不通。杨足友、赵子雄率协警、联防员等冲出大楼暴打村民,抡起碗口粗木棒、三寸铁水管、锣纹钢、铁棍等,见车就砸、见人就打,打倒就抓。当时曾有附近上千名村民前来围观,被打伤的村民有将近100名,椒江区海门派出所抓捕关押的村民将近50名。当夜10点多事态平息,但至8日早上,现场仍有不少村民聚集,30余辆警车停在附近戒备,椒江大桥北端至今仍有装甲车和军警镇守。
    
    9月8日,浙江温州瑞安女教师戴海静离奇坠楼死亡引发的冲突再次扩大。数千名市民到市府大楼前抗议,与严阵以待的防暴警察发生冲突,多人被打伤,传一至两人被打死。晚上,市府前聚集了更多(估计有3万)的人,愤怒的民众砸烂了市府大楼的门窗。骚乱的消息全部被封锁。据当地学校的学生反映,学校给学生施压,如果参加抗议流行会被停学。
    有网民写道:“想不到9.8会是这样的,2006.9.8, 感动中国, 感动温州。”“zf再这样下去,还不如让恐怖分子来执政呢!”
    
    9月9日 ,上海访民龚浩明、谈兰英、姚荣林、 陈修琴、叶成业、未来辉、韩忠明、; 张师君、陈启荣、孙喜成、:陈恩娟、咏梅、许永道、周大烨、王巧娟、鲁俊、萧又青、丁训华、张君令、王丽卿等发表中央调查组致的公开信。
    公开信指出:十多年来,上海当局籍口市政工程、土地储备等,官商勾结倒卖土地层层转包,公检法司护航,为少数人牟取暴利,洗劫侵吞了城市居民的住宅基地及其私有财产;面对市民的举报控告,上海市委市府不但不依法按政策落实解决,反而动用公安、司法等部门,采用非法传唤、非法拘禁、非法劳教、及枉法判刑等种种手段,对一批又一批遵纪守法的上访群众施以刑讯逼供(酷刑),随意打骂上访群众。至今仍有许正清、陈小明、蔡文君、田宝成张翠萍夫妇、杜阳明老人、王水珍等动拆迁上访群众被无辜关押。如此报复陷害,给广大受害者及其家属的身心和生活制造了空前的灾难。更有许多家庭在与政府非法强迁及其迫害的抗争中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为求生存求解决又不得不坚持上访,给原本困难的经济雪上加霜,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公开信声明:强烈抗议上海地方恶势力的野蛮暴政!为了生存,为了上海美好的明天,更为了至今仍被非法关押的许正清、陈小明、蔡文君、田宝成张翠萍夫妇、杜阳明老人、王水珍等强迁百姓早日无条件释放,使被害人家庭过上正常的生活,我们一定要冲破上海地方恶势力的围困向你们(中央调查组)直接反映,并希望你们及时向中央转告。
    公开信表示:为排除异常干扰,为使整个过程能在理智有序的状态下进行,访民们愿意暂且推选五名代表反映共同问题,并在此予以公布名单和他们的联系电话。即日起等候中央调查组的预约。
    
    9月12日,兰州商学院发生一名女生被学校开水房工人打伤的事件,引发学生公寓区数千名在校学生与而后赶到现场的大约50名公安发生冲突。香港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的报导说,学生认为赶到现场的公安偏袒对方,没作处理,于是发泄不满,用砖头和水瓶砸警车。一辆警车被砸毁,事件持续了约5个小时。兰州商学院宣传部的石部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证实了事件的发生。他说:“这事情我们给省里都有专题报告了。那口径要严格把握,这个事不能随便胡说。”香港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的报导说,随着中国高校学费越来越昂贵,学生毕业后找工作越来越困难,高校中郁闷、不满和想发泄的情绪持续升温。石部长表示,现在但凡有这种社会化的大学生公寓的地方都有这样的问题。他说,由于学校办学力量的限制,学校没有安排学生住宿的能力,于是政府开始主导通过社会化地解决大学生的住宿和后勤保障的问题。他说,大学生的后勤保障问题,一旦走社会化的道路,有些地方矛盾比他们还要尖锐,学生认为学校把他们推给这些公司以后就不管了,而对这些公司来说,你要住我这里你必须交钱,干什么事都得拿钱说话。
    中国政府今年下发的《国家大规模群体事件应急预案》规定:当高校校园网上出现大范围串连、煽动或蛊惑信息时,定为“重大”群体事件;而当高校内集体事件失控,走出校门进行游行、集会、请愿时,定为“特别重大”事件。
    
    9月13日,广东新会连续两日爆发警民冲突。新会沙堆镇政府因与村民在征地问题上有不同意见,不发选民证给村民,使得村民无法在12日的村选举中投票。该镇梅阁村数百名村民齐聚表达不满,与镇政府派来驱赶他们的防暴警察发生多次推撞,部分村民受伤送医。13日,近两千名村民群情激愤,汹涌地围堵镇政府,要求政府赔偿伤者及反对村选举黑箱作业。下午4点左右,应沙堆镇政府要求,当局出动三百多名武警及防暴警镇压。武警手持盾牌筑起人链向民众推进,并拘走数名发起人,令村民不满到达沸点。不少村民索性拿起手中的雨伞和警察对殴,有的甚至抢走武警的盾牌,警方防线被冲散后,不少村民一拥而上包围个别武警拳打脚踢,现场一片混乱。围堵政府的村民全部来自沙堆镇梅阁村,村民说,镇政府早前以每亩8800元向村民征地,但其下达的文件写明每亩地应赔五万多元,村民于是在一个月前开始要求与政府协商赔偿差额问题。12日晚乡镇人大代表选举时更扣起选票,黑箱作业更令村民十分愤怒。
    
    9月13日,一百多名访民到中纪委在上海查案的所在地马勒别墅试图向专案组举报,但被公安全程摄像,有十几名高喊口号的访民被以扰乱公共秩序及暴力上访的罪名拘留9到30天不等。访民王丽清说,那天中午,大概有一百多名访民从人民大道200号直接去了马勒别墅,当时警察把他们拉到警车上的时候对着他们摄像,一辆警车里能坐二十多个人,二十多个人齐声喊“冤枉啊,还我家园!”但凡是摄像摄到的在喊口号的,都被关。访民马亚莲也表示,随着十一国庆的临近,她感到越来越害怕,甚至无法入眠。她说:马上“十一”就要到了,下个月还要开会,很多的老百姓包括我现在都人心惶惶,很不安宁,晚上睡觉都要担心会不会像从前一样随时就会有人破门而入把我押走了,所以我们现在真是第一怕过节,第二怕开会,第三怕有外国的首脑到中国来,第四怕外国有什么组织到中国来开会。
    
    9月15日,中国民主党党员、著名自由作家张建红于9月7日在浙江宁波被当局抓捕;中国民主党党员陈树庆、著名维权领袖杨茂东于9月14日分别在杭州、广州被抓捕。第二天,中国民主党海外领导人徐文立及刘国凯、方圆、王希哲、汪岷、黄华等知名民运人士发起《强烈抗议胡锦涛为首的中共专制集团的倒行逆施,高度关注维权运动领袖郭飞雄、高智晟危险境遇》的签活动(截至9月25日,网上签名人数已达308人)。
    9月15日,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称,当天晚上7时许,一男一女准备进入佛山禅城区忠义路一个住宿区时,与查验暂住或通行证的治安队员发生争执,其中治安员动手打人后,一名约20岁的湖南籍男子上前劝阻,他与随后到场的两名亲戚随后卷入冲突。几名外来居民见老乡出事,急忙召集同乡到场,最终触发数十人骚乱。治安队员见事态升级,致电警方求援。骚乱期间,忠义路沿途聚满围观市民,场面混乱,至少6个治安亭被推翻,2个治安亭被推跌坠进污水渠,街上玻璃碎碴遍地。期间,有人向数辆治安员电单车喷洒疑是汽油的液体,燃起的熊熊烈火把旁边的树木引燃。官方称事件无人伤亡,不过一名涉案男子事后被警方带走。
    9月15日,中国财经信息网报道,自9月10日起,刚被选为“十一最受欢迎国内旅游目的地”的九寨沟后院失火:数百名当地导游集体“罢导”。事情导火索起始于阿坝藏族自治州旅游局对旅游市场的规范措施,措施不仅取消了非法的购物点,而且对于自费项目实行严格的管理,但同时九寨沟的导游交给旅行社的回扣并没有因此减少,在这种背景下,导游收入无任何保障,这些导游干脆就不干。一位参与罢工的导游刘丰(化名)说:“我们导游是典型的三无人员:无基本工资、无三险福利、无最低保障”,他自嘲地告诉记者:“每带一个团,我们要交给旅行社每人30元~70元的人头费,每趟30元的接人费和每团150元的上车费,也就是说还没有带团,我们就欠了旅行社几千元的债了。”由于9月份国九寨沟旅游的黄金时期,导游罢导给京、广、沪三地旅行社都带来了一定影响。北京一些旅游团甚至临时取消了九寨沟团。一些旅行社只好抽调部分工作人员暂代导游。据了解,直接从九黄机场进出的游客受到影响最大。
    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州旅游局副局长林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公安机关已经介入调查。
    
    9月17日中午,甘肃兰州市七里河区秀川鸽子市场内发生一起恶性袭警事件,秀川派出所3名民警以及一名协警人员在追回赃物的过程中遭到30余人群殴。当日中午11时50分,110指挥中心接到一名男子报案,称有人在秀川鸽子市场骑着自己4个月前被抢的摩托车,希望警方帮助追回。报案者称,4个月前他骑着自己新买的摩托车到西固区一加油站加油时,一名陌生男子将他的摩托车抢走。事发后,他立即报案,但一直没有找回摩托车。当日上午,他到秀川鸽子市场购物时,竟意外发现有一男子驾驶的摩托车就是自己4个月前被抢的摩托车,于是他马上报警。秀川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3名值班民警连同一名协警人员迅速赶到秀川鸽子市场。在失主的指认下,民警向驾驶摩托车的男子出示了证件并表明了来意,但该男子拒绝到派出所接受调查。该男子不但谩骂民警,而且还打电话纠集帮手。几分钟后,30余名不明身份的男子来到市场开始起哄,推搡民警,在推搡过程中,驾驶摩托车的男子趁乱对协警大打出手,民警在制止时,遭到了对方的群殴,对方将民警踢倒在地后拳打脚踢,现场一时难以控制。在混乱中,民警乘机向七里河公安分局领导汇报现场情况,要求增援,同时保护报警人。七里河公安分局张政委接到求助后迅速与该局治安队、骑警队、便衣五大队、刑警三中队、以及附近派出所取得联系,要求立即赶赴现场增援。12时15分,50余名警力陆续赶到现场,袭警者见状四散逃窜,3名民警以及协警人员被殴15分钟后成功获救。民警经过围堵,控制了驾驶摩托车的男子及两名同伙。
    
    9月18日,中国共产党在反右政治运动抓出几十万的右派份子,至今未彻底平反的大有人在。近期有一千四百多人公开联署要求赔偿损失。 几位在一九五七年发起的第一场波及社会各阶层的反右运动中被打成所谓右派的老人去年向中国共产党、全国人大和国务院发出《要求平反右派大冤案补偿物质和精神损失》公开信,到今年9月18日已整整一年。发起人之一的邵正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签名者已有一千四百多人。
    9月19日 为推动东亚的民主与人权进步,魏京生基金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主持召开亚洲自由民主领袖会议。来自美国及世界各地的亚洲活动家们包括有: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自由中国运动基金会主席叶宁、台湾人公共事务会执行长陈文彦博士、全美西藏协会主席嘎玛加措、国际西藏独立运动协会发言人蒋拥罗布、维吾尔国民大会总书记多力坤、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热比娅及总书记塞托夫、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缅甸流亡政府总理助理等领袖人物,及其它国家的代表。领袖会议将讨论东亚的自由、人权现况,及民主发展。并在一致对抗中国共产党的专制独裁,争取东亚人民的自由与和平的共识下寻求全球性的协调与合作,争取东亚的民主与进步。
    
    9月19日,上午9点20分左右,广州增城市新塘镇汇美西路路口,42岁的湖南女民工陈小英过马路时,因手里的铁锹碰到了一辆白色丰田车车尾,被车主拖到路边连掴两耳光倒地。不想惨剧随之发生,陈小英被一辆缓缓行驶的货车后轮压住头颅当场惨死。当时现场很多群众显得情绪激动,纷纷上前将车主围住。车主见状不妙,就赶紧跑到自己的丰田车内,不再出来。陈小英的丈夫陈明军也在现场,一看到这个情景,他被吓得六神无主。之后有人报警,数十名警察赶到。现场群众情绪也很激动,不让警方带走车主。20分钟后,陈小英16岁的儿子陈健也赶到现场。眼看这种情景,陈健也卧倒在丰田车车轮下,要求严惩车主。现场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而维持秩序的警察人数也越来增加,至少有80多名警察到场。11点多,又来了几辆交通拯救车,将货车和丰田车运走,陈小英的尸体也被运走。直到中午12点,警方将车主带走。
    陈明军说,他们老家在湖南省衡阳市衡南县廖田镇河口村细屋组。陈小英今年年初出来打工,他上个月到这边,儿子4个月前到新塘一家美容院当学徒。陈明军说,他们每天都到汇美西路的路口,等待工头或其他人找他们做杂工。车主是地处新塘镇甘涌开发区一家名叫“五×制衣厂”的老板。那天他开车路过此地时,恰好一个小货车车主叫陈小英过去帮他收拾货车卸货后遗留的垃圾。结果陈小英的铁锹碰到了他的车上,他一把抓住陈小英的衣领,一直朝马路一边拖,然后掴了两记耳光,而此时,车主与陈小英身边恰好有一辆货车缓缓开过来。车主又打又推,使得陈小英正好被推倒在货车后轮下。
    经济学者秋风曾在《不管富人有多坏,穷人仇富都是反社会》的文章中告诫人们不要仇富,结果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板砖狠拍了一通。也有学者认为当前社会上不仅存在“仇富”现象,也存在着“仇穷”现象,而“仇穷”现象的架势远比仇富要嚣张得多。如果说仇富主要体现在心理方面,那么“仇穷”同时还体现在暴力方面。
    
    9月20日,江西省南昌县小蓝工业园城管二中队20多名城管员开着五辆车到邓埠村一残疾人家拆除没有建房证的房屋。据了解,这一家五口的残疾人家庭是在自家老房屋上建房,并只有三四十平方米,城管在拆屋中对70多岁的老人及妇女用拆房的钢管大打出手,致使她们受伤,引起村民激愤,几百名村民把城管包围在一间房屋内,朝屋里扔砖块,城管也动用用来拆房的钢管等还击,在冲突中,双方多人受伤,三辆城管的车被砸烂,其中两辆被掀翻。当地《江南都市报》以维护城管队报道了这一消息,并登载了城管车辆被掀翻的照片,但村民们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报道说我们没理,城管打了人还说我们没理,说我们几千人围堵城管,希望你们这些媒体帮我们说说话。”
    
    9月20日,早上9时,汕尾上千名村民到东洲佛爷公集合,希望向当局讨回他们的农田和安排他们以后的生计。10时左右,大约来了几千人,由农民推荐的代表,发表了讲话,他们要一起到火电厂讨回农田和要求政府安排他们以后的生计。村民拉出白布条写满大字报,内容是:“人民是党的坚强后盾,要求党中央查明12.6事件暗杀人民的残酷罪行!拥护党中央反贪污腐败”等横幅。代表讲完话后,村民一起步行,一路高呼“打倒贪官,还我农田”等口号,一直游行到火电厂门口。汕尾红海湾公安局接到消息后,派出上百名红海湾公安和汕尾武警防暴部队在各路段和路口阻拦村民集会,还有便衣在没有车牌的面包车上摄影。由于农民人数比较多,因此武警转移到火电厂门口戒备。早在9月上旬,东洲村民就召开了农民大会,到场村民超过1万人,在会场上几个农民在台上发表了讲话,盼政府妥善安排他们以后的生计等问题,但政府一直不予理睬。
    有村民告诉记者,此次集会村民会这样团结的最大理由是政府和街道及村委向外界说:“东洲农民解决了95%的农田问题,都已经替村民解决完了,农民都生活得很好”,农民听后怒气冲天,大家要去讨回当局所说的农田,但街道办事处大小官员都没有答覆,到今天,村民终于忍无可忍了。
    
    转载《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部门PK三部委:政府强占耕地为官员建造“经济适用房”/吕耿松
  • 吕耿松:横刀立马,笑傲专制—记朱虞夫先生二三事(图)
  • 浙江资深民运人士王东海等被传讯 / 吕耿松
  • 中国城市房屋拆迁中的以强凌弱现象/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7月20日至8月20日/吕耿松
  • 杭州800农民再上中纪委举报贪腐/吕耿松
  • 吕耿松:林炳长和洞头岛维权运动
  • 民主党人祝正明日前在杭州被置于双重监管/吕耿松
  • 2006年4月20日至5月20日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 2006年1至3月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 朝鲜核试验和中国的东亚战略/吕耿松
  • 泰国的军事政变与中国的准军事政变/吕耿松
  • 横刀立马,笑傲专制 ——记朱虞夫先生二三事/吕耿松(图)
  • 中国公安局长的榜样胡劲松/吕耿松
  • 黑色的八月——为高智晟、赵昕、张鉴康、邓永亮四志士陷狱而作/吕耿松
  • 中国武警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再论警察国家化/吕耿松
  •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评中共当局对谭凯案的判决/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6月20日至7月20日/吕耿松
  • 从杭州袁浦镇委员会的荒诞文件看村民自治制度/吕耿松
  • 郭少坤与任长霞:谁堪为中国警察楷模?/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 2006年5月21日至6月20日/吕耿松
  • 2005年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 天堂与地狱之间/吕耿松
  • 吕耿松:“4.14宣言”与刘亚洲现象(图)
  • 吕耿松:官评与民评的冲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