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RFA张敏:李劲松律师谈陈光诚案考验二审法官和法院-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八)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6年10月16日)
    李劲松律师谈陈光诚案考验二审法官和法院
     ―――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八)
     RFA张敏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10,14)
    
     揭露山东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他委托的律师8月18日得不到允许出庭的情况下,于8月24日被以“故意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
     陈光诚提出上诉。受陈光诚委托的二审辩护律师把三十多个证人的证言作了对比分析,提出初步质证意见,寄给法院。并于9月26日向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要求公开审理陈光诚上诉案的《辩护律师紧急意见书》。
     陈光诚的辩护律师之一,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劲松律师于9月28日收到临沂市法院电话通知,法院决定二审不开庭,以书面形式审理。
    
    * 陈光诚案近期面临的几种可能性*
    
     10月13日,李劲松律师在北京接受我的电话采访,谈到陈光诚案近期面临的几种可能性。
    
     李劲松律师说:“我估计下个礼拜之内判决可能就出来了。”
    
     问:“现在还有没有可能开庭?”
     答:“开庭是肯定不可能了。”
    
     问:“三天前您接我受采访的时候谈到,其实你们还在作最后的努力,希望通过陈述理由,使法院能开庭接受质证,最近这两天有什麽新的情况,使您作出判断不可能开庭了?”
     答:“因为一个半月的审理期限今天应该是满了。”
    
     问:“这样,您看前面有几种可能性?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意味着什麽?”
     答:“整个过程中,我一直谈两个观点 。第一,如果说二审的判决结果是‘裁定发回重审’,那麽(这次)不开庭审理,也没什么问题,符合程序;第二,假如说他的决定不是‘发回重审’,而是维持原判,或者对原来那个判决进行一部分改判的话,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开庭审理肯定是一个严重的违法错误,在这种情况下作出的这个判决,可以肯定说是枉法裁判。
     我说他应该开庭审理,是说二审不开庭、进行书面审理是有严格条件限定的,就是案子的控辩双方在二审阶段,对基本事实没有什麽争议。但这个案子,我们已经把一审控方所谓的的‘证据’里面那些自相矛盾的东西,很清楚全面的向二审法院指出来了。我对他们提供的证人证言,写了一份二十四页的初步直观的直接质证意见。已经寄给他们,对方说已经收到。
     我上次跟二审法院法官通电话的时候,明确问过他几个关键事实,他给我的答复是,他确实也不清楚哪个对,哪个错,谁的是真,谁的是假。
     我现在仅仅是直接对比分析了一下控方提供的证人证言,里面就已经存在着这麽多直接影响了事实认定、或者说足以证明事实认定是不清楚的地方。我们这边新补充的证据我还没说。
     在这种情况下,要真正客观公正地落实相关问题,作出公正判决,就一定要开庭,双方对‘证据’进行质证。才有可能判断出,哪些证言是真的,哪些证言是假的,谁作的是伪证。
     整个过程到现在为止,我知道他们都没有做到。
     基于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们就在这几天,或者下一个礼拜之内,作出二审裁定或者判决的话,那我可以肯定,这个判决应该说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又是一个错误判决。
    
    还有,这个案子一审里违法的那些东西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一个最关键的程序上违法就是严重的限制、或者说剥夺了陈光诚依法应该享有的辩护权利。再就是对有关的证据,在没有经过被告人,或者说他的辩护人合法质证之前,他就把它当成一审判决的依据,这也是违反了中国的刑事诉讼法基本原则的一个严重错误。
    
    * 陈光诚案考验二审法官和法院 *
    
    我们觉得,到目前为止,我们这边作为辩方所发现的问题,提出的问题,都已经可以说很充分了,那些法律依据也已经很明确。我们该做的、该说的,完全到位了。
     那麽,剩下的一个问题就是,在考验二审法院相关法官,或者法院的相关领导,对中国法律,包括对整个国家法制进程和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能不能真正承担起来。
    
    *辩护律师要求把陈光诚案发回重审或改判陈光诚无罪*
    
    我们希望他们能够依法履行他们的职责,作出公正判决。直接说,就是把这个案子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陈光诚无罪。
     但是如果他们没做到,而是迫于一定的压力,或者他们自己把中国的法律当成对他们没有控制力的东西的话,那麽我们也相信,假如维持原判或判陈光诚有罪,这也只是个暂时的过程,最终要接受历史审判。或者说,要被判定为有罪的绝对不会是陈光诚,而应该是现在枉法裁判的、包括指使他们的那些对陈光诚实施报复迫害行为的相关的贪官污吏。”
    
    *李劲松律师介绍与陈光诚罪名相关事件的一些情况*
    
     问:“沂南县法院一审给陈光诚定的罪名是‘故意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您能简要介绍一下与这两个罪名相关的事情的背景和一些情况吗?”
     答:“所说的‘故意毁坏财物’那件事(2月5日),陈光诚不在现场。 现在指控陈光诚的只是三个人的证言。就是后来(以这个罪名)被判刑七个月,缓刑一年的那三个人。我们所有的人,包括原来他们委托的辩护律师,都没办法见到他们三个人。所以对他们的证词,我们原来没办法提出质证意见。
     但是他们回来之后,跟陈光诚的家里人说,他们当时是迫于无奈,被刑讯逼供,才写的那些不实的指控陈光诚的证词――就以这些证词确认陈光诚构成这个罪名。
     这个问题,我们已经在要求二审法院通知证人到庭的申请里把这三个人作为重点提出来。所以,这件事很简单,只要向这三个人当庭质证,知道他们的证言是真是假,真相就清楚了。”
    
     陈光诚获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是因为3月11日晚上发生的一件事情。
    李劲松律师作了如下介绍:“大致情况是这样,当天下午,因为陈光诚住在陈光余家里,陈光余被一些人打伤了,就为这件事,陈光诚就从他屋里冲出来了,原来陈光诚一直躲在陈光余家里。
     陈光诚出来要求找人去追查,处理打人凶手。当地看守陈光诚的那些工作人员,其中一个镇的书记打电话,让派出所来人。派出所的人到了受伤的陈光余家门口。当时已经在陈光余家门口看守陈光诚的人,那些镇里的工作人员、没正当职业的流氓地痞,至少我现在已经落实名字的、直接守在陈光余家门口的人就有十二个。加上来现场所谓来处理问题的值勤穿着防暴衣的警察,我现在已经知道的是三个,这是十五个人。陈光诚出来要求找这十五个人的领导,对他们说‘要讨个说法,到底为什么要打陈光余?’
     就在他们前后村子不远的地方,找那些领导。那十五个人就跟着陈光诚家里的五个人一块儿去了。没有找到领导,或者说那些领导都躲开了,不管事。
     在这种情况下,陈光军,就是陈光诚的三哥就说了一句‘那我们到县里去找书记’,到市里去找领导’。陈光诚听他哥这样一说,也说‘是,那我们就上市里,上县里’,他们最后找的那个办公室,离公路不远。陈光诚从他住的地方到那个办公室之前,经过一次公路了。那三个警察跟那十多个人就紧紧围在陈光诚和他家人周围。
     除了三个穿防暴衣的警察之外,还有没穿警服的警察,其中有一个公安局的工会主任孙学农。有证人证明,当时看守陈光诚的这十多个人,包括他们汇报的那些领导,知道陈光诚要到公路上搭车去市里县里的时候,他们就抢先一步,在公路上拦住车,不让车过来了。由南往北的车,他们也拦,由北往南的车,他们也拦。拦下之后,同时围在陈光诚周围,叫陈光诚回去,不要去县里了。
     现在他们的证词都说他们在公路上是劝陈光诚不要堵车,但事实上是他们要在那边围住陈光诚,使得陈光诚没办法搭便车,到市里、县里去。当地看守他的那些人最担心的就是他搭上便车就可能跑离沂南县界,或者跑到北京或什麽其它地方去。
     所以他们抢先一步挡住了两边的车道,占据了路面二十米左右的空间。”
    *李劲松律师指出控方证言很多相互矛盾*
    
    李劲松律师特别指出,他单单对对方证人的证言作比较,就发现其中有很多相互矛盾。他说:“存在着一些根本性的或者案情认定包括对案件相关行为的定性,都存在较大影响的一些事实上的矛盾。
     关于事实方面,我的那个书面意见里面,也已经明确指出来了。”
    
     问:“请您举个例子好吗?”
     答:“比方说,他们提供的证人证言里指控说,陈光诚这边五个人拦着一个由南往北方向的车,到底是拦下了他面前三排车,两排车,还是四排车?就关于这个事实,他们提供的证人证言里也存在着不同说法。
     这里面最关键的一点是,陈光诚他们这边的五个人,据他们指控说的只是堵了由南往北的车,那麽由北往南的车到底是谁堵的?
     这些看守陈光诚的人,他们十五个人的证词里面都说,有一个救护车,被陈光诚他们几个人拦住了,救护车的司机跟医生下来,求陈光诚说,前面有孕妇,他们要去接生,但是陈光诚就是毫无人性的不让救护车往前走。”
    
    * 插播张敏采访救护车司机刘长冬 *
    
     我采访了这辆救护车的司机刘长冬先生,请他讲讲当时的情形。
     他说:“当时我就看见中间很多人,两边停着车,有人就在车前边堵着,具体什麽事我当时也不清楚,反正车是过不去。我很急,也没仔细看,就跟。。。路边上有看热闹的。。。
    
     问:“您跟他们都说什麽了?当时是要去一个产妇家吗?”
     答:“对呀,我就问问还有什麽别的路可以走吗?有人说从旁边一个乡间小路能转过去,结果我们就转过去了。”
    
     问:“那您在那个地方耽搁了多长时间?”
     答:“就两、三分钟吧。”
    
     问:“后来产妇生产的事情有没有耽搁?”
     答:“没有。”
    
     问:“当时您有没有要求什麽人让开,但是没有人让,有这样的事情吗?”
     答:“当时下去我们也没说让他们让开,也不知道具体什么事,所以也没说什麽。”
    
    *现场司机李振劲谈堵车情况*
    
     我又采访了当时被堵车辆的一位司机李振劲先生,请他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
    他说:“唉呀,那天堵了百十辆车。”
    
     问:“是什么人把那个道路堵住的呢?”
     答:“其实咱也不知道,起头以为是交警在那儿查车呢。”
    
     问:“您后来怎麽过去的?”
     答:“后来在那儿等着车都走了,才过去的。”
    
     问:“交警有没有疏散车子?”
     答:“黑了,等着,也没见。”
    
     问:“干等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移动,是这个意思吗?”
     答:“嗯。”
    
     问:“一共等了多长时间?”
     答:“到九点,有三个小时吧。”
    
    
    * 张敏采访控方证人――两位在场警察*
    
    访在场派出所警察王庆玉先生――
    
     派出所警察王庆玉先生说:“是,我当时在现场。”
    
     问:“请问当时车堵了,车停了,在两个方向的车之间还有多宽的距离?”
     答:“有十几米的距离。”
    
     问:“十几米的距离站了多少人?”
     答:“就是陈光诚跟他弟弟,他家属,还有他妈,就是向北走的路线堵的。从北往南去的当时有一个救护车,拉着孕妇,当时车没法过,在这个时候,我就去了。”
    
     问:“要是他们几个人也不足以把这个通道堵住呀?把他们拉开不就可以了吗?”
     答:“当时拉,拉不开。”
    
     问:“就那麽四、五个人,怎麽能不但堵住另外方向的车子,还能堵住中间的通道?”
     答:“唔,左右没法走,都是大沟。把路一堵,就没法走了。”
    
     问:“陈光诚他们本来是想到上一级去投诉的,这个情况您知道吗?”
     答:“对对,你说的对。当时他说了,找上级领导,村里呢,没人,他又截车,说是‘我上市里去、上省里去’,当时陈光诚这麽说。结果,他截大车,人家不拉他,他截了不让人家走。 当时陈光诚截了想往北走的车。”
    
     问:“往南走的车是怎麽被堵住的呢?”
     答:“一截,所有的车不能走了。”
    
     问:“陈光诚是不是一个被看管的人?当时有没有看管他的人?”
     答:“当时应该说没有。”
    
     问:“您当时在现场,和您同行的警察有多少位?”
     答:“当时跟着他去的不多,跟我去的就是我们两位。我看到穿警察服的就是两位。
    
     问:“不穿警察服的呢?”
     答:“那我就不知道了,在路中间的除了他们,当时一共不超过十个人。当时我正好路过那个地方,走到那个地方堵了车,我就开着车超过去了。我带着一个车,我就堵过去了,超过去了,又看到这个情况。
     我走的时候,车是三百多辆。”
    
     问:“那你们就让四、五个人堵住三百多辆车?警察做了些什麽呢?”
     答:“一开始劝解,他不听。最后呢,就拖,也没拖开,越拖越厉害,越拖越厉害。后来嘛,他们就打了电话,其它县局又来了人,把他们硬拖开了,就把车疏通了。”
    
     问:“前前后后多长时间?”
     答:“两、三个小时吧。”
    
     问:“你们警察排除这样一个交通阻塞,要用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是吗?”
     答:“开始做工作,做不通。”
    
     在场交警、交通管理员王纪石先生――
    
     我又采访了一位当时站在中间空地上的交通管理员、警察王纪石先生,向他提了一些与前面相似的问题。我们可以听一听两位在同时同地的警察证言的相同和不同之处。
    
     问:“请问两个方向堵住了的车之间,有多宽的空道?”
     答:“十米左右。”
    
     问:“上面站了多少人?”
     答:“人是不少啊,有三、四十。”
    
     问:“他们干什麽呢?”
     答:“在劝,劝。。。”
    
     问:“当时这种状况维持了多长时间?”
     答:“维持了有好几个小时。”
    
     问:“您是交通管理员,当时在场的警车有多少?”
     答:“警车好几辆。”
    
     问:“交警面对这个情况都做了些什麽呢?”
     答:“劝阻,刚开始,后来堵长了,他们不听,公安局才采取措施,我们才疏导。”
    
     问:“当时您看到在中间有三、四十个人,都有哪些人?”
     答:“主要是有一个戴眼镜的,他站在车前边不让车走,还有个妇女,还有个三、四十岁左右的男同志。”
    
     问:“当时他们是想干什麽呢?”
     答:“我也不清楚。反正就站在车前边不让车走。”
    
     问:“只是不让一个方向的车走,还是不让两个方向的车走?”
     答:“从南往北的不让走。”
    
     问:“从北往南的又是怎麽停住的呢?”
     答:“ 全塞住了。”
    
     问:“从北往南的车停住了实际上和他们没有关系是吗?”
     答:“一样,都塞住了。”
    
     问:“为什么当时没有把戴眼镜的这个人拉到一边去呢?”
     答:“劝阻不成,到最后才采取措施拉到一边。”
    
     问:“那怎麽劝阻了两、三个小时呢?”
     答:“劝阻了,他不听。”
    
     问:“能够进入中间的三、四十人他们都是些什麽人?”
     答:“围观群众,还有工作人员。”
    
     问:“工作人员能占多少?”
     答:“我也不清楚,我们交警就去了四、五个。”
    
     问:“像这种情况,不是交通事故,只是有什麽人出现在道路上,你们需要两、三个小时才能够排除吗?”
     答:“这我也不清楚,我们只是疏导交通。”
    
     问:“戴眼镜的这个人有没有当时直接看管他、或者对他有限制的人士在场呢?”
     答:“看管他的?。。有啊。”
    
     问:“有多少人看管他?”
     答:“多少人我不清楚,反正有一、两个在边上。”
    
     问:“当时老百姓如果想看热闹,都能走到这中间来吗?”
     答:“边上也有啊,大概一边也得十好几吧。”
    
     问:“边上站的人对于交通有没有什麽妨碍呢?”
     答:“没有。”
    
     问:“那当时如果这三、四十个人离开了这中间,这个地方来往的车辆就不会走不了了,是吗?”
     答:“嗯。”
    
    *`李劲松律师分析以上二位在场警察所言*
    
    听了控方两位证人接受我采访的录音之后,辩方李劲松律师说:“从总体上,他们两个人刚才所说的话,就已经证明了三个基本事实。
     第一,另外一个相反方向的车,是被其他几十个人挡住的,跟陈光诚这边是没关的。
     第二个,南北两个方向的车之间的空地上的人,确实是站在公路上影响交通的,至少有三、四十个以上的人。我们了解到的是有两百个左右,是看管陈光诚的那些工作人员,或者聘请来的流氓地痞,还有当天在场的一些我知道的最少是有十来个以上的警察。”
    
     问:“那位警官说他是从后面超了被堵住的车子之后上来的,这个细节您怎麽看?”
     答:“这个细节证明,其实这两、三个小时之内如果不是这几十个人挡在公路上的话,至少还有一个车道是可以过车的。他们的车超过去之后,最终他们还是应该停下来了,本来还可以通行的一条道又被他们给堵住了(警察接受采访时也说他开着车‘堵过去了’)。”
    
     李劲松律师继续分析二位受访警察所言:“第三,当时在场的那些警察,没有按照规定,在劝阻无效的情况下,及时立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把他们认为堵塞交通的这几个人,带离现场,移到路边,恢复交通秩序。反而是他们自己都一直站在那边陪着陈光诚他们,影响交通。
    所以,我们在辩护意见里边说了:‘真正堵塞交通的主犯责任人不是陈光诚一个盲人和他的家里人――两个妇女,他两个哥哥,而是在现场站在公路上两个多小时的那些警察’。
    
     因为这一案子我们要求公开开庭审理,没有得到支持,被他们非法的拒绝了。如果在正常开庭的情况下,我们也可能是要像您刚才问他们那两个人的谈话那样,我们开庭就是要对他们就这些问题,也包括其它问题,对他们进行质证。”
    
    
     “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本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网页WWW.RFA.ORG普通话“心灵之旅”专栏收听。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该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直接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 张青去看守所为丈夫郭飞雄送书-维权人士郭飞雄(之四)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六)
  • RFA张敏:“中国民间维权纪事”(之七)
  • RFA张敏 : 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五)
  • RFA张敏 : 维权人士郭飞雄(之三)莫少平、胡啸律师在看守所会见郭飞雄
  • RFA张敏 : 维权人士郭飞雄(总之二)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四)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三)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七)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六)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二)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一)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五)
  • RFA张敏:郭飞雄第三次被警方殴打-法律工作者就此发表谈话
  • RFA张敏: 八 月 的 纪 念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九)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四)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二)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