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RFA张敏:“中国民间维权纪事”(之七)
(博讯2006年10月08日)

海内外华人联名致信国际奥委会主席要求关注中国人权


三位2005年“风云人物”系狱铁窗妻儿今年如此过中秋



―――“中国民间维权纪事”(之七)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10,07)



去年年底,香港《亚洲周刊》评选2005年“风云人物”,中国大陆十四位律师和法律工作者当选。几个月过去了,当选的十四位“风云人物”中已经有三位被关进监狱,他们是陈光诚、高智晟和郭飞雄三位先生。
在以前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报道了揭露山东临沂在“计划生育”工作中使用暴力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和三次给中国最高领导人写公开信,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主任高智晟律师,以及参与太石村维权事件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郭飞雄先生先后入狱的经过。

* 海内外华人联名致信国际奥委会主席要求关注中国人权 *

10月6日,高智晟、郭飞雄法律后援团发表致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的公开信,题目是《请像关注当年南非人权那样关注今日中国人权》。这封公开信正在互联网上征集签名。

签名者魏京生先生说――

参与签名的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现在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魏京生先生说:“当年国际奥委会决定批准给中国2008年举办奥运会这个机会,实际上附带的一个很严重的条件,而且是不容改变的,就是中国必须在这几年之内,对人权的状况有比较大、比较明显的改善,而中国政府也接受了这个条件。因为当时大家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批评很多,说那麽糟糕的人权状况,不应该在那儿用奥运会去鼓励。
实际上呢,我们在联名信上也看到,中国的人权状况最近几年来持续恶化。最近已经恶化到不仅仅是侵犯一般人的人权,而且侵犯维权律师的人权,那就是说让人家没有人能去维护其他老百姓的人权了,连这些懂法律的人的人权也要加以侵犯,看来这是一个比较严重的形势发展,要压制所有的声音,制造一个‘人权无事故’的假相。所以,我觉得写这封联名信是很有必要的。
这封信中也提到,其实国际奥委会过去也有很光辉的历史,在南非、韩国的人权事务上,曾经长期在抵制(侵犯人权)、最后跟国际社会共同达到使这些国家政治进步。国际奥委会自己对这个也很骄傲。
所以在中国问题上,这个条件提出来,得到了很多成员国的支持,要求中国政府必须这样做。”

问:“您在这封信上签名,希望这封信起到什么作用?”
答:“我想,实际上我们想让中国一下子就彻底改变状况,可能不是非常容易,但是每一个压力都很重要。所以我们很明确的向国际奥委会主席提出了很多维权人士的名字,像高智晟、郭飞雄、陈光诚。。。他们是在为别人维护人权的过程中被捕的,我们特别特别希望,起码能够把这些维权律师、法律工作者给营救出来。
所以我们希望国际奥委会能够对这件事关注,也许能起到好作用。所以我们很明确地提出了这些人的姓名,供他们参考。”

签名者胡佳先生说――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也在公开信上签了名。胡佳先生因参与艾滋病方面的社会工作,关注“六四”受难者,以及其它一些维权活动,自从2001年以来,先后被扣押、软禁、殴打、绑架。。。总计三百多天。今年七月,他因参与援救陈光诚而被软禁在家中。
谈到在致奥委会主席罗格的信上签名,胡佳先生说:“我记得北京在申请奥运会成功之前,罗格先生是支持北京的,当记者问到他‘你为什么要支持北京?’罗格先生的一句话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说‘我有十二亿条理由’,他这话的目的就是说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国,奥运会如果在中国举行的话,将会在一个国家的范围内,最广泛地普及奥运会的价值观。那麽,我想现在奥运会的价值观恰恰到了一个应该受到尊重、受到普及的阶段了。在这个世界人口第一大国,在这个经济属于快速成长、但是人权方面纪录很差的国家,用奥运会的精神力量,用奥运会举办地所受到的这种国际关注,在公众的眼光之下,能让这个国家有所进步,那才不仅仅是给中国这个国家,而且是给这个世界莫大的礼物!”

谈到目前的处境,胡佳先生说:“从7月17日到今天中国的中秋节,正好是九九八十一天了,每天都有警察在我家的楼下。”

签名者邓永亮先生说――

在公开信上签名的现在住在西安的维权志愿者、天主教徒邓永亮先生7月20日因参与援救陈光诚在山东遭到殴打。
邓永亮先生说:“高智晟被抓和陈光诚被判刑,我个人认为已经是全面打压维权的开始。
中国人权在大步倒退,不仅是抓高智晟,抓陈光诚,连他们的家属都无法幸免。警察对陈光诚的家人、对高智晟的家人。。。他们的家属都被株连,被软禁、被监控,这就是中国侵犯人权最突出的表现。现在警察对付维权,就是用黑社会的手段。我们到山东去就很明显,打我们的人就是穿着便衣的警察。”

问:“您被打受伤情况怎么样?现在怎么样?”
答:“很严重,如果再重一点的话(自己)就起来不了。被打的颈现在还没有全好。”

问:“您在给奥委会主席罗格的信上签名的时候是怎麽想的呢?”
答:“我们要让国际社会知道中国的人权急剧地倒退,决定在中国举办奥运会,开始我就认为中国政府承诺改善人权是欺骗国际社会的,我们都希望中国政府真正履行承诺,改善中国的人权,不要光说什么‘建立和谐社会‘呀,‘要改善人权’呀,‘要保证宗教自由’啦,做的是一套,说的是一套。
如果中国人权没有改善的话,真的在中国举办奥运会,对奥运会本身的意义就是最大的玷污、亵渎,不仅仅是奥运会的悲哀,也是中国人的悲哀。”

起草者高寒先生说――

我又采访了起草这封公开信的执笔者,政论家、网刊《中国之路》主编、流亡美国的的高寒先生,请他谈谈为什么写这封信。
高寒先生说:“主要的想法是高智晟、郭飞雄还有前面的陈光诚,他们入狱以后,海外和国内都有一些抗议和声援。没有压力就没有良性互动。高智晟是因为营救和援助陈光诚被捕的,郭飞雄是因为营救和援助高智晟而被捕的。这三个案子,包括以后的,同时的力虹、陈树庆等等这些案子,实际上都是中共当局计划的一个部分,就是说他们现在开始为2008年北京的奥运作准备了,要把这些不同的声音控制住,要‘杀鸡儆猴’了。你民间的声音,可以给我们一点小打小闹的批评,但是尖锐的批评他是不能容忍的。
其实中共当局真的是错了,他完全可以和民间的健康力量、理性力量对话,通过这种方式,来营造2008年奥运的和谐和歌舞升平的局面。现在这种方式只能激怒民间。他可以收买、拉拢、威胁一些人,但是他不可能收买、拉拢和威胁全部民间的力量。特别是他如果不在政治改革体制和人权的改善方面有所动作的话,他要把民间的这种理性对话力量压下去的话,2008年是他非常危险的一个关口。
我们写信的口吻完全是用理性对话方式。这封信是写给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的,是一封公开信,也是写给中共当局看的。我们还是希望通过压力,寻求一种对话,寻求一种妥协,寻求一种理性的和谐。”

问:“现在网上签名情况怎么样?”
答:“10月6日是中秋节,现在从大陆、台湾、香港、全世界各地,都有雪片般的签名飞来,截至到美国西部时间10月6日十八点,也就是说这封公开信公开发表后的大约二十四小时,共计海内外签名人数有二百一十八人,而且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希望高智晟、郭飞雄、陈光诚,还有力虹、陈树庆、杨天水、许万平、师涛等等在监狱当中的朋友们和他们的家属中秋快乐!”

* 高智晟家人近况*

高智晟律师8月15日被绑架,三天后新华网说他被拘留。警方人员先住进他家中,后来改为在门外日夜把守。高律师的太太耿和只有在接送上幼儿园的儿子的时候可以出门,十三岁的女儿耿格,上学有警察跟踪,警察有时甚至坐在她的教室里。高智晟律师家的电话被切断,家人的手机被没收。
耿和的母亲住在新疆,因为长时间打不通耿和的电话,得不到女儿任何消息,很担心,9月23日来到北京。
在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先生从知情者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
胡佳说:“耿和的母亲经过长途的列车颠簸,至少要两、三天的时间到这边。老人家到了楼下,看到了耿和、高律师家外边有那些警察这样一群人,所以她没有敢贸然来敲女儿家的门,就在外边飘泊了整整一天。那一天晚上还下雨,挺冷的,她在外边,据我所知也没有去住旅馆,就在那附近,不知道老人家怎麽挨过那一夜的。
直到第二天下午,看到耿和出来了,因为要去接(儿子)高天宇,耿和和老人家这个时候才相互看到。那些警察仍然要阻止她母亲与耿和接触,还要查她母亲的身份。。。这样一系列,耿和在这个时候完全按捺不住了,她就硬拽着自己的母亲,一定要母亲和她回家去。那些警察看到是老太太,最后也没有硬性断然阻挠。警察又来核实身份,到现在她母亲是住在她家里。”

耿和在新疆的家人证实,直到中秋节的时候,耿和的母亲还住在耿和北京的家中。

(电话录音)
主持人:“喂,您好!我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我想知道耿和的母亲现在是不是还在耿和那里?”
答:“啊,在哪。”

问:“现在情况怎么样?妈妈身体好吗?”
答:“啊,还可以。”

问:“耿和那边情况怎么样?”
答:“嗯。。。不太清楚。”

问:“妈妈有机会打电话回来吗?”
答:“没有。”

问:“您要往那边打电话能打得进去吗?”
答:“嗯。。。没啥事也没打过。”

主持人:“非常谢谢您。对不起这麽晚打扰您。祝您中秋节愉快!”
答:“谢谢!”

* 郭飞雄的妻子和儿女*

10月1日是中国“国庆黄金周”假日的第一天。就在这前一天,被刑事拘留的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太太张青拿到了对郭飞雄的逮捕通知书。

在广州家中的张青讲述当天情况:“9月30日下午三点零五分的时候,姓简(音)的办案人员打电话给我,他说叫我去办手续,我说‘什么手续?’他说‘你申请了一个取保候审的’,我说‘是什么内容?’他说‘是你不知道的一种表’。他以这种方式叫我去的。他给我的意思就是很含混的,觉得好像是取保候审里面有可能有点什么希望的那种感觉。
去了以后他就给我‘不予取保候审通知书’,然后就说我是申请人,让我签字,我说好,这个可以签,我就签了名。他另外手上还有一张纸,他就给了我,他说‘这个是逮捕通知书也来了’让我签字。我觉得(郭飞雄)他是没有犯罪的,我说我不签这个字,你给就给,我没签字你不给我,就不给好了,那我现在就走,他后来还是给我了。”

问:“能不能请您读一下逮捕通知书的全文?”
读:“广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书(旁边就是一个广州市公安局红公章)穗公经字2006年0125号
张青:杨茂东因涉嫌非法经营罪经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06年9月30日12时由本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2006年9月28日”

张青说,去年9月13日郭飞雄因参与太石村维权事件被关进狱中,被关押三个多月。去年和今年的中秋节,郭飞雄都是在狱中度过的。他们五岁的儿子天策(小名金宝)生日是9月19日;十岁的女儿天骄小名西西,生日是10月3日。孩子们连续两年过生日,父亲都在狱中。今年女儿生日那天,他们应唐荆陵律师夫妇的邀请前去作客。
唐荆陵律师因去年受理与太石村维权事件有关的案件,去年11月失去了工作。

张青说:“那天正好唐荆陵问我放假的时间有没有什么地方去,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去他家玩,他和他太太邀请我们去。后来我想了一会儿,打电话给他,我说‘那麽我们10月3日去你家玩好了,因为那天正好是我女儿的生日,家里实在是比较冷清,去那里可能会好一点吧’,我就跟他这样讲,他就说‘那太好了!’他还邀请了他的几个朋友也一起去了。
因为在7月底、8月份,我女儿就对她爸爸有要求,说‘我今年过十岁生日,你不要再像去年一样不在家里’,要他陪她玩,要他答应她的要求,比如说买文具、买小孩玩的电脑游戏卡,她爸爸都答应了,说‘好的,肯定可以办得到’当时说话说得很满的。没想到今年又出了这样的事情。
唐律师邀请我们去玩,他们夫妇准备了比较丰盛的午餐,还有蛋糕之类的,在那里还是过得很愉快的。西西也玩了电脑游戏,金宝也很高兴。

这一段时间接待律师这些事情都是唐律师帮我张罗的。要不然的话,我一个人带两个孩子,有些朋友我还不熟悉。”

我采访唐荆陵律师的时候,他说:“她目前的状况,我想我们作为她的朋友,在精神上提供一点支持,这是应该做的,也只是一点很小的事情。因为目前我自己的律师执照被停了,所以自己不能介入这个案件,目前北京的律师来介入,也是很及时的。”

问:“能简单讲讲您失去工作的情况吗?”
答:“我是去年11月份执照被停的,可能主要原因一个是我办太石的案件,再一个是因为一些劳工维权方面的案件。停了之后到今年4月份律师办年审注册的时候,我就又换了一家事务所,准备重新注册,但是后来也因为政府的一些政治压力,当时给我提供注册的那个律师事务所撤回了我的合同,导致我整个2006年都没有注册。这样的话,因为没有律师所跟我签合同,我就没有律师执照了。
5月份之前,我到一个公司里去工作过一段时间,但是后来政府又找到这家公司,强迫他们给我解职了。所以目前一直没有上班。”

问:“请问您怎麽看目前国内的这种局势?”
答:“对目前这个局势,我感觉对中国来讲是一个比较严峻的时刻。但是我认为中国走向自由的总的方向跟总的变化趋势是不可抗拒的。
郭飞雄这个案件,当然针对郭飞雄的指控不是任何涉及政治类的罪名,但是我们推测,它中间实质性的原因是政治性的。政府想对维权人士进行高强度的打压。”

* 陈光诚家人的中秋节 *

10月6日是中国传统的中秋节,阖家团聚的节日。中秋节前,我采访了狱中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的妻子袁伟静。

今年五月,陈光诚入选美国《时代》周刊今时今日对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一百人之一。

揭露山东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他委托的律师8月18日得不到允许出庭的情况下,于8月24日被以“故意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陈光诚提出上诉,受陈光诚委托的二审辩护律师,把三十多个证人的证言作了对比分析,寄给法院,并提到同案人被监禁时遭到刑讯逼供。
辩护律师之一李劲松先生9月28日收到临沂市法院电话通知,法院决定二审不开庭,以书面形式审理。

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从去年夏天起,一直被软禁监控,住在山东临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家中。

10月3日采访纪事――

10月3日早晨,袁伟静按当地习俗,带着一岁的女儿,要到临沂回娘家看望父母,顺便看看托父母看顾的三岁的儿子。袁伟静被警方拦截后,传唤到派出所。

袁伟静当天接受我的采访说:“在这个农村来说,八月十五这个节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有那麽一个传统‘送八月十五’,实际上就是送月饼。特别是作女儿的,一定要回娘家去送这个东西。它是比春节送礼还要重要的一个节日。
早晨很早的时候我起来,就打算去。我门口虽然有人,但是我也没跟他们打招呼,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我也没有这个义务给他们打招呼。所以我就走了。他们四个人一直跟着我,跟到临沂汽车站以后,下了车他们就不让我走了。我回头看,包括乡镇里一个于(音)书记,还有一个叫张键(音)的副书记,都已经到了。同时双堠派出所的所长、还有所带的一些人员都已经赶到。后来沂南县公安局的车赶到,就给我出示了传唤证,把我强制拖上车,然后把我拉到沂南县的双堠派出所里,一直到接近六点的时候才把我放回来。”

问:“在这中间和您有什麽对话吗?”
答:“他问我‘你知道什么是国家吗?你知道什麽是阶级吗?’还告诉我说,高智晟现在已经被逮捕了,郭飞雄被逮捕了,对北京的胡佳就要采取行动,如果你执迷不悟,这边的下一个就是你。”

问:“这是什么人说的?”
答:“这是沂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一个人员说的。”

问:“这些和您谈话的人都穿着警服吗?”
答:“没有,传唤我的几次他们都不穿警服。推我上车的人都没有穿警服。”

问:“这个时候,您还带着一岁的孩子吗?”
答:“我带着,但是孩子是呆不住的,孩子就一直想出去,他们就限制她出去。他们的那种声音孩子还是很害怕的,就惊惧地看着他们,然后就哭。这个时候我非常难受。”

问:“您有多长时间不能回娘家了?”
答:“自从去年的8月20日回家他们就一直看着我,到现在。他们就不准我出远门,但是我可以在村子里,可以去近距离的地方买菜。但是稍远一点,包括县城,我都不能去。”

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先生说:“这本来是一个传统的节日,按说从道德人伦方面,他们是不应当阻拦的。他们不但没有让袁伟静去送礼,还把她传唤了一整天,这不管于法、于理都是讲不通的。”


10月4日采访纪事――

袁伟静10月4日接受采访说:“昨天他们坚决不让我去我妈妈家里,今天没有办法,我让大哥去那里,希望把孩子能带回来。大哥去了以后,因为妈妈昨天没有能够见到我,所以她非常想见到我,今天她带着孩子,现在在我家里。”

袁伟静的母亲诉说她的心情:“我真是受不了这个压力了,你想想俺小孩过个节期,走个娘家,这就是不行。她昨天跑到临沂,被追上,不许俺小孩去,她走了一半了,二百多里路,走了有百把里路了,又把她追回来。拦俺小孩在那里一天,到天黑才拉回来。谁都是爹娘生的,都是父母养的,反过来要是他这样,他家的老人受得了受不了呢?这还了得吗?今天我不行了,我来了。到底来看看,我一年没见这个小孩了,可怜,走个娘家还有什么错呢?你想想,一点道理不讲呀。”

10月5日采访纪事――

10月5日是中秋节的前一天,袁伟静的母亲回临沂去了。袁伟静说:“母亲想带我走,但是那些人说不允许。”

袁伟静因为要照顾陈光诚的母亲,还要照顾一岁的女儿,所以不得不把三岁的儿子托给父母照顾。她说:“我妈妈要走的话还要把我儿子带走,我儿子又不愿意走,也都挺难受的。来了车以后,我说‘妈妈你上车吧’,但是我妈妈一看那种情况,上了车看我,就号啕大哭,我非常难受。
我儿子也走了。本来我想把他接回来是过这个中秋节的,但是我妈妈要走,我们就必须让他走。
我那孩子他也不愿意走,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说‘我实在不想走,我想在家里’。他说‘妈妈,我能不能不回去?’我告诉他‘儿子你听话,你到姥姥家去等爸爸,我们在家里等你爸爸,这样呢,你爸爸就回来的快一些’。他本来哭着闹着就是不走,听到这话,他不再哭了,说了一句‘妈妈,我能不能再看一下我妹妹?’我就让他看了一下妹妹,然后他什麽也没说,就这样走了。”

在中秋节这个万家团聚的节日前夕,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说:“我今天既是女儿又是妈妈的这种身份,我特别特别能够理解我妈妈。我能够想像我母亲看到这个车开动,她就要走了,但是不能把我带走,无奈的号啕大哭的这种场景,我真的实在是很难受。”

问:“村里的人当时在不在场?”
答:“有很多在场,他们都掉眼泪了。因为明天就是中秋节了嘛,在农村就是互相对一些长辈、亲近的人要送月饼,送一些礼呀什么的。有一些村民就到我家里来,就是比较近的,来看我和母亲,还没开口就掉眼泪。”

问:“他们都说些什么?”
答:“现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几个敢说话的。”

我打电话到几位村民家中,对方有的电话的反应是无人接听。
也有人接电话说,他的电话前些时候曾经被切断,当我向他询问陈光诚家人目前状况的时候,他说:“啊。。。我这个电话很长时间不通啊,这刚通上,反正是那个。。。一些事不叫(允许)说啊。”

在中秋节的前夕,袁伟静说:“明天就是中秋节了,我非常感谢所有关心光诚以及我们家人的这些朋友和他们的家人。我祝愿这些朋友中秋节快乐,健康平安!”

*五十三位各国专家学者联名致信胡锦涛,敦促停止骚扰维权人士*

访签名者林培瑞教授――

10月2日,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发出公开信,敦促中国政府停止骚扰维权人士。
五十三位来自北美、欧洲、澳洲各地的著名法律专家、学者教授和人权人士联署签名。在公开信上签名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著名汉学家林培瑞先生说:“最近几个月,中国政府的高层很显然是有新的一种压得更紧。
说是下面的人违反法律,不依法处理问题,但是没有中央的精神的话,他不会压。所以我觉得这封信写给中央还是对的。
最近压得更厉害。维权运动整个受压,是个全国性问题,不是个各地方的问题。
大概一、两年来,我觉得有一个新的、令人担心的发展,就是他用不穿制服的那些警察,不止是普通的那些便衣,是一些乱打人的。常有主张维权的活跃分子受到这种莫名其妙的人来殴打、干涉,当然对家人施加压力也不是一个新的法子,可是最近用的比较多。所以我觉得很可能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也不是一些在街上‘嘎杂子琉璃圈’随便做的,也是一个政策的一部分,这个令人担心。
我觉得这个核心的问题怎麽对待法律本身。古今中外的极权主义政府都标榜自己按法律办事,‘我们也有宪法’。前苏联和东欧的共产主义国家也有那麽个说法。可是,明知道这是一种服装,摆在前头的,实际办事情不一定按照法律。所以要提出具体的例子,说明在哪儿不按照他们自己也承认的法律,这是一个有意义的事情。”

访签名者宋永毅教授--

在公开信上签名的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教授、文革研究专家宋永毅先生说:“胡锦涛先生执政以来,中国在人权方面、法制方面不是进步了,而是退步了。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对那些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的逮捕,力度是加强了;第二个方面,尤其值得注意的就是口口声声说‘要法制’、‘要健全法律’,但是对律师,尤其是参与维权的、帮那些受苦的老百姓打官司的律师进行了大规模的搜捕。
具体来说,这封信里讲到了高智晟、陈光诚,也讲到了郭飞雄。
那我们就应该考虑一下:中共靠什么来完善他们的法律制度?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律师。如果没有律师,那这个法庭就等于虚设。你本来让律师到法庭上来,就是让他提不同意见嘛,那你现在把那些敢讲话的、敢提不同意见的这些人都给抓起来,这个倒退就太厉害了!
所以,我想大概是基于这样一个考虑,给胡锦涛写这样一封公开信。
为什么这些学者要做这个工作,最主要的是人权是知识分子需要关注的一个重点,是他的职责范围。所以我们就不能够对这个独裁政权所做的那些东西闭上我们的眼睛。”

问:“您怎麽看这封信可能起的作用?”
答:“当然,是不是说胡锦涛看了我们的这封信,马上就会纠正?恐怕并不如此。但是,如果我们停止了呼吁,那改善的可能性就变成零。如果我们坚持这个呼吁,加强国际监督,就有很大的可能促使他改变。”

“心灵之旅”节目是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节目网页“心灵之旅”专栏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该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直接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Modified on 2006/10/08) (Modified on 2006/10/09)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 : 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五)
  • RFA张敏 : 维权人士郭飞雄(之三)莫少平、胡啸律师在看守所会见郭飞雄
  • RFA张敏 : 维权人士郭飞雄(总之二)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四)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三)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七)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六)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二)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一)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五)
  • RFA张敏:郭飞雄第三次被警方殴打-法律工作者就此发表谈话
  • RFA张敏: 八 月 的 纪 念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九)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四)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二)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三)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 ( 之一 )
  • RFA张敏:病中胡佳的感叹与呼声
  • RFA张敏:关注下落不明已五十多天的陈光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