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记者遭围殴调查:作案有组织派出所欲私了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10月06日)
    
      9月25日凌晨2点,一辆轿车在行经106国道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拦河坝大桥时,突然失控,撞穿大桥围栏后沉没水中。在随后的采访中,《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新快报》和南方电视台4家媒体共8名记者,遭到数名身着治安服男子的拳打脚踢,其中一名记者脚底被铁钉扎穿。
       谁在殴打记者?当地镇政府和记者各执一词。此前由白云区政府做出的调查报告,已被广州市政府驳回,并由市政法委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就此事重新展开调查。 (博讯 boxun.com)

    
      《新快报》记者百川对本报透露:此事荒唐之处和疑点都非常多,等有关调查结果出来后,他们还要进一步深挖幕后。而《南方都市报》记者周炯则对本报透露:他已接到线人报料,看似普通的一辆失事轿车,在沉没前曾携款数十万,沉车打捞出来后钱已不翼而飞。
    
      5分钟路:警车丢了报警者
    
      ◎脸谱◎
    
      百川 原先在广东省武警总队工作,2年前进入《新快报》成为一名调查记者。
    
      ◎声音◎
    
      哪怕是深度调查的记者,揭开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打记者是有组织行为
    
      我是在凌晨2点得到线报,从睡梦中被叫醒,打了一个的士赶过去。到现场是3点38分,差不多几个媒体的记者是同时赶到。
    
      当时我们在桥下,也就是警戒线之外。然后10多个保安从警戒区域里,也就是从桥上冲下来,一下来就直扑我们,进行殴打。后来又来了几个便衣。能够斗胆召集这么多保安和便衣,所以我们说,这是一起有组织的恶性袭击记者事件。
    
      有组织是指什么?
    
      第一,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第二,这帮人是从警戒区里下来的,而一般人员无法进入警戒区;第三,他们下桥之后,就直接穿过桥的涵洞大门朝我们冲来,而那个门平时是锁着的,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出。这样,不是有组织是什么呢?
    
      这么多保安和便衣殴打记者,在事故现场的那个指挥者难道不知道吗?如果不是有人组织,难道还是这些人自发过来打记者吗?
    
      警车丢了报警者
    
      在被打的第一时间,我们就开始报警。
    
      当时我们所有的人都在报警。光我一人就拨打了9个电话,其他7人除了其中一个手机没电外,也都在不断拨打110。
    
      但一个小时内,我们都看不到警察的踪影。
    
      后来在5点20分,终于来了两个警察,让我们到派出所去做笔录。因为我们记者人多,他们的那辆吉普警车装不下,我们就挤到《南方都市报》的一辆采访车里,跟着他们去派出所。但是,这辆警车却把我们给丢了。
    
      半小时后,我们绕来绕去,通过拨打114问路,最后才找到当地派出所,已是早晨6点50分了。那是广州郊区,我们都不熟悉路。
    
      警察有丢掉报警者的吗?很荒唐的事情,我都不想说出来。
    
      后来我们才知道,从事发地点到派出所才1公里多,还不到5分钟的路。他们在前面带路,我们在后面跟着,结果走了不到500米,那辆警车就没了。当时路上车也不是很多。
    
      现在也不能确定,是我们这辆车的司机没有跟上呢,还是他们把我们给甩了。但是,就算是我们的车开得太慢了,他们就不能等一等?难道那辆警车就没有后视镜吗?
    
      就算是他们丢了我们,就不能打个电话给我们?报警时我们所有人的电话号码都留给他们了。但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人打一个电话过来。
    
      当地派出所想“私了”
    
      我们刚到当地派出所的时候,派出所一个领导对我们说要私了。私了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不要报道了。
    
      当时,派出所领导这样劝导记者:最好不要报道,不要把这事情搞大了。当场我就问他:你是以公家的名义还是以个人名义说这话?
    
      他说是以个人名义,跟我们交流一下看法。我就说,这也不是记者说了算。我丢了一句狠话给他:“如果我们要报道,就算是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来管的话,也管不住。”
    
      因为我们太委屈了,太冤了。如果我们记者是在你们警戒区域里,那我们还有可能站不住脚,你们还有可能抓住我们的把柄。
    
      为什么那么多人一来,就直扑我们?为什么我们报警之后一个小时,都见不到警察到来?而当时我们所在的位置,就在镇政府大院的大门外。
    
      为什么在救护车来了后,对记者进行现场救治过程中,镇政府大院里还有一个人喝令医生不要救记者,“不要给他们擦伤!”这是什么样的心态? 我们冲过去时,他就跑了。现场还有3个人。我们记者在被打得求助无门,向镇政府人员求助时,居然被里面的人强行轰了出来。这是为什么?你不觉得,这些人太残忍了吗?
    
      假如那天晚上不是有8名记者,而只有我1个记者,在那座黑漆漆的桥底下采访,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不敢想象啊。他们会不会把你抓起来,丢到旁边的那个深水渠里去?很难说。
    
      我很想为对方找个理由开脱,然后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但是找不到。
    
      记者究竟为何被打?
    
      他们为什么要采取这么一种特殊的处理方式呢?这一点我觉得特奇怪,一起平常的交通事故,为什么会导致我们4家媒体的8名记者一起被殴打?打完了之后我们都找不到理由。
    
      纵观全国所有记者被殴事件,就是对方怕记者揭开黑幕,这就是最主要的原因,否则你打记者干吗呢?
    
      在这之前20多天,也就是9月2日,同样的地方发生了同样的事故,且形式也一样,都是车子坠到了河里。
    
      这座桥年代比较久,非常老化。这之前才发生过一起交通事故,如果当地政府负责任,就该在事故发生地设置警示标语,在路面设立缓冲带,此后的事故就完全可以避免。
    
      此外,这座桥严重制约着105国道的交通,此前已经列入了政府改扩建的计划,为什么迟迟没有动工?这里可能牵涉了一个政府不作为的情况。
    
      会不会还有更深的原因,或许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的某种原因,导致他们要强行封锁消息,以致于记者被打?等有关调查结果出来后,我们还要去挖真相。
    
      通过这事,我感觉,哪怕你是一个深度调查记者,对于真正的黑幕,你知道的和曝光出来的,也只是一些皮毛。你再厉害,揭开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白云区调查被上级驳回
    
      这件事,我们作为被打记者来说,纯属无辜。整个事件首先要确认一点:被打记者所活动的范围,完全是在警戒区之外。这就是说,第一,作为记者,我们是正常采访;第二,他们没有任何权利驱赶记者,或是围殴记者。
    
      开始我们是跟人和镇的派出所接触,然后是白云区分局调查,再后来上升到市公安局介入调查,现在则是广州市政法委组成联合调查组。
    
      这样的一步步上升,就是媒体报道给他们造成了压力。
    
      在市政法委介入调查之前,白云区曾经拿出一份初步的调查结果。但是这个调查结果对记者不利,说他们没打记者。不过,当白云区拿这份报告上到市里和省里领导看的时候,上面马上就责令他们重新调查。
    
      现场图片都在,《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新快报》等媒体都登过。现场影像,连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打!”这些图片是我们的摄影记者在被围殴的情形下,冒着生命危险拍下来的。一个记者几万元的相机都被损坏了。
    
      他们说记者没有重伤,难道真要打死记者才要处理吗?他们千方百计想捂住,但是哪里能捂得住?这事现在已过去将近一周时间了,到目前为止,联合调查组还没有表态。我们也还在耐心等待。等给了答复之后,我们再报道也不迟。
    
      线人报料:数十万不翼而飞
    
      ◎脸谱◎
    
      周炯 24岁,2005年进入《南方都市报》,从事记者行业两年。
    
      ◎声音◎
    
      在没法求证的细节上,无需过多纠缠
    
      青年周末(以下简称“青周”):8名记者被打这件事,现在有什么新的进展?
    
      周炯(以下简称“周” ):9·25事件广州市委联合调查组,是由政法委、宣传部和市公安局组成的,昨天(9月30日)他们还给我打电话,向我核实当时现场的一个细节。他们说,国庆节后才能有一个初步的结论。
    
      他们是分成两部分来调查,一个是调查记者被打事件本身,另一个是调查关于报警一个多钟头后(警察)才到的事情。现在这两块都没有一个说法出来。我觉得,等待这个说法肯定是旷日持久。
    
      青周:为什么?根据你们几家媒体的图文报道来看,这不是很清楚的一件事吗?
    
      周:他们觉得不清楚。实际上,一个钟头后才出警这一块,如果他们不清楚要调查,那还可以理解,毕竟这一块我们手头没有直接证据。
    
      就是说,警察一个小时之后才到,这件事需要旁证,我们并没有他们出警的全程记录。不像记者被打这件事,证据那么直接,我们有完整的证据链,不需要有什么怀疑。既然他们要调查,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而且现在广州市也发了禁令,不让再报道了,我们也没有更多的办法。不过中央电视台还在报。
    
      青周:据我了解,在你们报警后一小时,警察带你们的采访车前往派出所做笔录,然后中途你们被警察丢了,这事你是否觉得蹊跷?
    
      周:这事并不是最重要的,可能每个人的看法也不同。当然,也可以说他们是蓄意的。当时警车在前面带着走,走着走着,就见不到车了。你问他们,他们就说你跟丢了,但是我们的司机又说跟得很紧,是他们不存心带。但是这件事不好说,就是说你没法跟他们对质,也没法证明什么。在这些没有办法求证的细节上,我个人认为,也无需跟他们过多纠缠。
    
      青周:你也是被打记者之一,现在回顾,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周:因为平时采访中受到的阻挠很多,我当时也不是特别吃惊。我们开始觉得有一点不可思议的是,跟政府没有直接的关系,为什么会有政府工作人员直接指挥他们来殴打记者?我觉得这个比较古怪。
    
      我跟他们的人私下也有沟通。他们说,相关部门在现场处理,治安人员在周围负责警戒,然后有领导在上面看到下面有记者,就指挥这些人去清场。然后下面的人在执行当中,可能就会出现问题。
    
      我们《南方都市报》一直都有接到当地人提供的线索,包括带头人的身份,我们都比较清楚,虽然后来也没怎么报道。一个是镇武装部的干部,另外一个是镇政府工作室的干部,这两个人是为首的。
    
      青周:它不就是一次简单的车祸吗?为什么会出现围殴8名记者这么严重的事件?我觉得有些蹊跷。
    
      周:这个不仅你不清楚,我们也觉得奇怪。但是它表面的事实就是这样,至于说背后他们究竟想干什么,还不知道。比如我们一直在想,会不会因为人和镇政府和媒体的关系一直都不好,交恶很久,有没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目前还没有人愿意把这个问题谈开了。
    
      青周:我作为一个局外人来揣测,会不会有更大的内幕在里面,然后他们担心你们获得某个内幕……
    
      周:我昨天刚得到了一个情报。我的一个内线告诉我的情况是,出车祸的这四个人收了几十万块钱,准备回华都。然后现在人和车全部都捞上来了,但是钱找不到了。
    
      青周:你的这个线索的来源准确吗?
    
      周:消息比较准确。因为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应该是掌握情况的。但这也是单线的说法,至于能否得到核实,还需要我们进一步求证。但是这个线索,我觉得还是解释不了为什么他们会如此急于阻拦记者。
    
      此外,我们还觉得蹊跷的地方就是,这么一件事情,为什么镇政府会派出这么多人?我们此前跟家属简单聊过,也没能证明这个车祸有什么过人之处。
    
      只能说,它跟前一起车祸相距时间很短。9月2日发生的车祸,媒体对他们救援不力以及桥的问题都提出了批评。但是,其实这座桥也不归他们管,应该由公路等部门来负责。
    
      我们想知道,这事幕后有没有真凶?另外,我们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件事情?
    
      第2个问题存在的前提是,政府要认同殴打记者这一事实的存在。但是至今政府调查组方面的态度都是暧昧、模棱两可的。如果他们连殴打记者都不承认,那后面的事情也就没法说了。好在,这件事的证据很清楚。
    
      青周:可以说是铁证吗?
    
      周:当然是铁证。不仅是图像,有人喊打,有人喊揍他,这些声音都记录下来了。我们已经查证过,这些人都是当地镇政府部门的人。
    
     青年周末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广东调查记者集体被打事件
  • 博讯记者实地采访:踢爆人大选举作弊内幕
  • 广州记者被拖入黑屋暴打 医生救治伤者遭人喝止(图)
  • 中国外交部记者会 日本记者PK发言人秦刚(图)
  • 记者无国界就力虹、郭飞雄、陈树庆被捕发表声明
  • 记者无国界:中国 继律师失语后 法官被禁向媒体讲话
  • 孙不二向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丁小讲述9月12号被打的经过
  • 记者无国界:中国发布加强钳制外国通讯社的新规定
  • 三峡库区成为外国记者的禁区
  • 记者无国界:支持香港记者程翔对间谍罪判决提出上诉
  • 快讯:邓永亮在记者无国界关注中顺利回家
  • 记者无国界组织对邓永亮、郭起真被拘押表关切
  • 记者无国界呼吁立即释放邓永亮、郭起真
  • 记者无国界谴责程翔被判狱5年及外媒人员续遭严惩
  • 富士康告大陆记者三千万索赔变一元
  • 哈尔滨亚麻集团工人静坐示威 国家电台记者采访遭无端扣押
  • 针对控告上海记者 鸿海发表声明
  • 深圳中院称记者遭富士康索赔案程序无误 高院关注
  • 报道富士康血汗工厂遭报复:深圳中院冻结记者资产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告全国新闻媒体记者的呼吁书:解救记者阳小青
  • 狂徒向舆论宣战砍掉记者手指,中国领导为何沉默?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四川女记者宴席间对着龙虾和洋酒放声痛哭
  • 追讨工资却被判刑 《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救!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连尸体都不放过——博讯记者对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虐杀生命连续报道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记者:我是如何被定为“嫖客”的 记者暗访被定嫖娼卖淫
  • 网上汉奸严正质疑“一个上海记者在巴勒斯坦的难忘经历”
  • 马玲:大陆记者白吃白拿为哪般? 记者的诱惑力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安徽“研究生遇害案”续:记者采访遭到封杀
  • 昝爱宗:新闻记者的职业化进程:中国必须走新闻自由之路
  • 刘逸明:记者,一个危险的职业
  • 博讯记者兵兵答礼陈运生网友的厚爱
  • 多谢博讯记者兵兵!请多写我家乡石马村的情况/陈运生
  • 看到兵兵记者对石马的采访激起我心头之恨/陈运生
  • 是改变“土壤”还是培养“土壤”?——读鲍彤的“答记者问”有感/武振荣
  • 记者无话可说的背后—为五月三日世界新闻自由日而作
  • 刘晓波: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 成都记者诉鲜琦名誉侵权案庭审目击
  • 昝爱宗:请人民日报华盛顿记者唐勇拿出点勇气
  • 记者与妓者的区别——有感于巩献田教授的愤怒/云淡水暖
  • 《南方周末》记者的职业道德那里去了?/北京大学教授巩献田
  • 任不寐:关于维权人士绝食事件答记者问
  • 国际组织:抗议内地迫害记者
  • 泣血中国记者,我们是为名利奔波的小马仔
  • 无耻的记者,恶心的拍马
  • 新华社记者,请不要为恐怖分子张目
  • 矿难:新华社记者不敢说出来的东西
  • 张英:当博讯记者做博讯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