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深圳蛇口社保金被贪腐千亿 万人签名上书遭警方驱散
(博讯2006年10月03日)
    (10月2日讯)
    
     9月26日晚8点至11点钟,在深圳蛇口体育中心和四海公园门前,有近7000名蛇口职工群众,对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金贪腐1800亿元黑幕进行‘万人签名上书中央”活动,南山公安局事先得知消息,出动了20多辆警车、两辆带高音喇叭的现场指挥车和700名警察、交警和防暴队,守候在蛇口体育中心门口的马路两边。有6名组织者被事前传唤,并被控制到当夜12点左右后4人被放回家,另2名组织者第二天被释放。职工群众义愤填膺,要求中央调查蛇口工业区社保巨额贪腐真相。 (博讯 boxun.com)

    
     10月2日记者采访了一位知情人他说:
    
     “9月26号晚上蛇口发生万人签名上书中央的活动,当时出动了700多名警察,20多辆警车,当天上午把签名的组织者有6个人被公安抓走控制起来了。”
    
     造成这次深圳蛇口“9.26”事件真正的原因是:蛇口工业区职工的社会保险养老金长期存在着黑箱操作,贪腐侵吞黑幕问题严重侵害了数万名职工的社会保险金问题,有群众说,上海陈良宇贪污30多亿,而在蛇口工业区的1800亿社保金却被化为乌有,这是老百姓的命根钱,是老百姓的血汗钱。这位知情人说:
    
     “牵涉到社保参股中国平安保险公司的股份控股51%的股权,平保公司现在按3千5百多个亿计算的话,那么现在按后来的股份变更到38.5%,那完全是蛇口工业区职工自己的养老钱、血汗钱。那么现在就是按后来的股份变更到38.5%来算,1800多个亿化为乌有了,没有了。这个事件始终是在黑箱操作,如果中央要重视调查起来那问题就很严重。”
    
     他说社保公司是中国平安保险公司里经营最好的保险公司,它的最大股东就是社保公司,而社保公司的钱都没了,这么大的事应该由谁来管?
    
     “中国平保公司现在是中国搞的最好的一个保险公司,总资产达到3,587个亿。最大的股东就是社保公司,而社保公司的钱是老百姓的钱。即不是国有资金,也不属招商集团的资金,职工所拥有的钱应该是1,800多个亿。那么这些资金都到哪儿去了呢?现在搞的社保一分钱都没有。陈良宇才贪污挪用了上海的社保资金35 个亿,那么我们这个是1,800多个亿,你想这个数比上海应该大多少?也是牵扯到职工的切身利益,完全是属于老百姓自己的。现在胡锦涛、温家宝他们说为老百姓办事,那老百姓这么重大的事谁来管?”
    
     深圳蛇口平安社保巨金被贪腐一事,当地百姓议论纷纷,事态到底将怎样发展,我台将继续跟踪报导。
    
     以上新闻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艾琳采访报导。
    
    附1:蛇口工业区的贪官抢劫了我们每一个职工巨额的补充养老金
    
     二十多年来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金由扣除每一个职工工资中的一部份而积累起来,但是现在我们每一个职工的补充养老金被蛇口工业区的贪官们抢劫而缩水,我们手中的补充养老金折子上的数字应该是现在的500倍,请看下面的事实:
    
     1988年3月蛇口社保在平安保险公司占股份51%。
    
     1989年3月中国远洋投股平安保险公司,蛇口社保在平安保险公司占股份38.5%。
    
     1990年 8月 蛇口工业区抢走了蛇口社保在平安保险公司股份的80%。
    
     2001年12月 蛇口工业区又将蛇口社保在平安保险公司仅剩的7.7%股份以远远低于当时的市场价卖掉,而卖出所得40%的钱拿去充作掌权者的年终奖金贪进腰包。
    
     2002年 蛇口工业区在平安保险公司即将在香港上市之际,将其在平安保险公司仅剩的14.7%股份按当时折半市价118亿以六份之一低价20亿全部卖出。
    
     1998年1月 蛇口社保在金蝶软件公司占40%的股份被蛇口社保总经理卖给自己的亲戚,而且卖出股份而得到这些资金根本没有入蛇口社保的帐。
    
     除了以上这些,还有蛇口社保资金被违规操作和贪腐而导致大量的流失:
    
     1995年 蛇口社保汇往大连的172万中的120万资金在95年3月到 97年11月期间去向不明资金消失。
    
     蛇口社保基金在福州投资的房地产福明苑,2526万元在蛇口社保账面上消失。
    
     蛇口社保在福明苑项目上放弃了债权,4859万资金白白送给对方了?
    
     蛇口社保财务部资金余额与证券部的对帐单不符,其中差额为6969万元。
    
     蛇口社保证券部接连两次谘询购买彩虹股票合理性,仅每次谘询费就支付249万元。
    
     蛇口社保历任经理造成的基金损失更巨大却没人过问,没人被处分,损失数额也未公布。
    
     以上所指出的问题仅仅是蛇口社保基金存在着严重的经济犯罪问题的冰山的一个角而已,就拿蛇口社保基金所占平安保险公司股份38.5%来说,按照当时的上市的股价就应该是1020。25亿元,而现在分给蛇口工业区全体职工的补充养老金仅仅是2.2亿元,所以蛇口工业区的贪官们抢劫了我们每一个职工巨额的补充养老金!
    
     我们号召蛇口工业区所有的新老职工一起团结起来,为追回我们被蛇口工业区侵吞的巨额补充养老金,万人签名上书中央。
    
    联系人:谢女士 电话:13828815414 刘先生 电话:13242912022
    孙先生 电话:13509653831 何先生 电话:13410297443
    
    附2:关于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金贪腐侵吞黑幕问题的情况及“9•26”事件真相
    
     二00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晚8时至11时,在深圳蛇口体育中心和四海公园门前,聚集了6-7000多名蛇口职工群众。进行“万人签名上书中央”活动,由于事前深圳市南山公安分局得知, 作为深圳市南山公安分局却认为:将会发生群众“非法”聚会,可能还会发生”游行示威”的行动,(尽管后来蛇口的职工群众才知道,南山公安在当天(9月26日)上午10点左右也将谢(女),刘,何,孙等六人早被以“传唤”的名义抓去南山公安局分别控制了起来。但是从当晚6时起,到了当晚深夜12时和第二天才逐个将以上六人放出回家)。于是南山公安分局就出动了20多辆警车,两辆带高声喇叭的现场指挥车和700名警察、交警和防暴队,事前守候在蛇口体育中心门口的马路两边,结果还是有近7000多名蛇口职工纷纷来到该处而被滞留.因为警察在该区域用高音喇叭对群众进行多方解释和驱散成群的职工,并将要签名的群众各自隔离一边,造成了希望签名的和关注围观的人员滞留在该区域时间长达3─4个小时,蛇口该大道上一片人山人海,职工与群众对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金贪腐黑幕问题的情况都议论纷纷.
    
     关于造成这次深圳蛇口“9•26”事件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据我们调查,蛇口工业区职工的社会保险养老金长期存在着黑箱操作,贪腐侵吞黑幕问题严重侵害了数万名职工的社会保险金问题,2004年7月蛇口工业区的182名老职工曾经多次联名写信,上书给深圳市李鸿忠书记、市长,却没有得到任何正式的答覆,深圳市市长办公室甚至藉口推说”蛇口工业区属中央国资委大企办管辖,要告就去中央告”,致使这些问题被长期地拖延下来而至今未得到解决.这些联名写信上书的老职工是1981年就开创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最早来的一批人,这个问题也涉及到蛇口工业区约4─5万名职工的切身利益的大事情,他们为社会保险的养老金问题,通过各种合法的方法和途径向上反映了有2-3年,但是未得到任何纠正,于是2001年他们曾联合200多名(全部是最先来到开发并建设蛇口工业区的)已退休的老职工每人出律师费400元)集体到深圳市法院打官司,状告深圳市社会保险局,由于被告主体不确定,又由于蛇口原四万多名老职工各自分散在原招商局蛇口工业区的不同公司和单位,原告和被告主体都不明确而官司被驳回。现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公司的社会保险业务已被深圳市全部兼并和撤消;蛇口工业区(属局级)的上层领导已换届多次,在处理职工社会养老金和退休费这个问题上却是越来越不负责任,其中进行的多次黑幕交易和贪腐侵吞黑幕问题都严重损害和侵犯了4-5万多职工的切身利益,造成广大职工的怨气也越来越大了!蛇口工业区许多知道真实内情的职工都一致认为:不管蛇口工业区及社保公司,还有“中国平安集团公司”、招商集团高官把蛇口社保的本应完全属于职工权益现增值为近3500亿的总资产化为乌有,完全不经过原蛇口职工的同意,以权谋私,以强权鲸吞保险基金的巨额收益,数额巨大,为数在全国都当属第一,(比起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中央立案侦查的社保金问题还应大100倍!),这是蛇口工业区、招商集团和中国平保集团的“高官”们极大的犯罪行为,而且其中也肯定存在着罪大恶极的贪污和腐败事实!这就是深圳蛇口2006年”9。26”事件发生的起因。
    
     我们仅仅就招商局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公司和现已发展成为总资产近3500多亿的“中国平安保险集团公司”的关系和其中经济问题来举例说明,和是什么事情造成深圳市蛇口2006年“9•26”事件真正的原由作个如下的简单说明:
    
     深圳市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是1979年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最早批准的特区之一,称为深圳特区中的特区,是一个完全独立的自行可以进行许多改革开放(如招商引资,最早建立400多家中外合资企业和率先进行劳动人事工资改革等),这些改革是不需要经过深圳市政府,绝大多数都是直接报请中央,由国务院特区办主管的中央首长,副总理谷 牧同志直接批准照办的.当时的蛇口工业区虽小,但是权利之大相当一个省级权限(这是邓小平文选中说过的这句话)蛇口工业区率先大胆就工资,人事,社会保险等问题,比深圳市早若干年就自己进行了很有成效的改革,受到中央的肯定,在讲述我国改革开放20多年的历程中,无不要写上蛇口工业区进行的这些许多重点改革开放的事例。
    
     蛇口工业区在香港招商集团常务副董事长(原董事长历年为交通部部长兼任)袁 庚同志的领导下,提出蛇口工业区以兴办“出口加工中外合资企业,发展金融,码头,港口,物流”为主的办企业方针,蛇口工业区作为一个企业率先兴办了招商银行,中国平安保险公司两大金融企业,两大金融企业目前总资产都达到了数千亿,获得了巨大成功.
    
     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基金的产生:蛇口工业区早于1981年就开始在全体职工(包括外商企业和工业区直属企业的所有职工)的工资中,以185港元/每月、每人的标准缴纳社会保险金,先存入当时的蛇口工业区劳动人事服务公司帐内,作为今后职工医疗,工伤和养老退休的准备金,最早参保人员1981年—1995年蛇口社保与深圳市蛇保局合并前累计有四、五万名职工,蛇会保险金已高达5.7亿元人民币。被蛇口人称为是绝对不能动用职工的这笔“血汗钱”和“养命钱”。
    
     1988年3月,由蛇口工业区劳动人事处属下的蛇口社会保险公司(当时是李振南任总经理,那时的马明哲还仅仅是一名司机),与原蛇口工商银行副行长黄小卫协商读判由深圳市工商银行信托投资公司(谭平任经理)共同投资成立了“蛇口平安保险公司”,注册资本为5000万人民币和5000万港币,社口社保公司占51%,(社保公司实际投入1530万人民币和1530万港币),深工行占49%股份。开始由马明哲出任平安保险副经理,地址在蛇口招北10撞楼下底层约100多平方米的宿舍楼铺面,挂牌成立了“蛇口平安保险公司”(后来才冠名“中国”两字)。蛇口社保还用职工的养命钱投资了“宝耀”、“金利美”等企业。当时时任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主持工作)的熊秉权同志(熊秉权同志后来升任为深圳市检察院检察长)曾经多次亲口向社保的历任总经理,李振南,景晓东,赵勇等人打过招呼说:社保的资金是开发和建设蛇口工业区广大职工群众的血汗钱,养命钱,你们可不能乱花钱,乱用钱,乱投资,一但造成直接和重大的经济损失,这就将是对所有蛇口工业区职工的极大犯罪啊!
    
     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基金的发展和多次被肆意抢劫鲸吞及违规黑箱操作亏损的事实: 
    
     一、1988年3月:蛇口社保与深圳工商银行信托公司两家投资组建了“蛇口平安保险公司”.(注明):蛇口工业区蛇保公司是属招商局工业区劳动人事处属下的一个掌管蛇口工业区全体职工社保资金管理机构性质的企业,它于1981年起就开始向蛇口所有企业(包括中外合资,外商独资,内联企业和工业区直属企业全部职工)按每月185港元/每人的劳务费提取作为蛇口工业区职工的社保基金,到蛇口社保与深圳市社保局合并之前总资金已超过10多亿元(其中部份投资企业被亏损外,余下还有5.7亿),除部份被深圳市局社保收走外,还留下一部份至少仍由蛇口社保(经理为郑忠发)掌管,这蛇口社保资金一分一厘都是蛇口老职工的养命钱和血汗钱,既不属于国有,也不属于招商集团,纯属数万名职工的份额(蛇口社保公司投入的都全部是职工的交纳投保的资金啊,这些资金当时占了整个平安保险公司51%的股份.
    
     二、1989年3月:交通部中国远洋公司也参股,占了平保公司25%股份,让蛇口社保公司民众在中国平安保险公司的股权降至为38.5%,这一种参股由于带有实质性入股,我们可以认可,严格讲也未经蛇口职工同意和了解入股详情。
    
     三、1990年8月,时任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总经理的乔胜利强行任命其亲信景晓东担任蛇口社保公司总经理,非法的带强奸性质的行为由景晓东签字把蛇口社保在中国平安保险公司的股份抢走了80%;完全未经过蛇口数万名职工的同意,甚至是一无所知情况下干的,签了个什么“内部协议书”,完全是一份强盗文件,关于这里谈及的所谓的“内部协议”, 都是了蛇口工业区职工的社保基金在中国平安保险公司的股份资产的非法企业行为!也是极大地经济犯罪活动的事实),尽管后来因为中远公司入资增股的股本扩大的变更,所以参股现名称为“中国平安保险(集团公司)”的职工份额如继续存在,也至少还应该保有蛇口工业区职工在整个“中国平安保险(集团公司)”股权中的38.5%的民众股权!。今年我们找了乔胜利同志,他明确承认他做错了,要告他,他可以承担责任。
    
     2001年12月,由于乔胜利所谓的“内部协议”抢夺了蛇口社保在中国平保集团80%的股权后,蛇口工业区又将蛇口社保在中国平安保险公司股权中仅剩的7.7%股份以这远低于市场卖出(当时的市值约118亿,却被以20亿而卖出),而卖出的钱近80%被当权者拿去当作蛇口工业区总经理奖金发放贪污进入了他们经理人员们的腰包.袁庚同志号召蛇口是凡事都讲“民主”的地方,但是历届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和招商集团的领导无视蛇口老职工的权益,恰恰被蛇口的当权者乔胜利、顾立基、熊栋梁及招商集团现任董事长秦晓等被群众骂为“贪腐”的高官们随意不经过蛇口广大职工群众的同意,把平保民众的股权处置到今天为“零”了!!!这当中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蛇口的数万名(估计约4.5万)老职工全然不详!!!
    
     四、马明哲原是从广东湛江调蛇口劳动人事处的一名司机既无大学学历文凭,凭与当时任蛇口社保经理的李振南(此人因涉及经济犯罪至今在逃)的关系而任命马明哲为最早的平保公司副经理(李振南自任经理但不管事)。后来平保公司越办越大,越办越好,增值了4-5000倍。但马明哲去拉拢了原中国金融界的权威重要人物刘鸿儒,而刘鸿儒将马明哲培养成了“博士”。刘、马两人关系建立了除“师生”关系外,个人私下关系已不一般了!2002年中国平安公司在刘鸿儒的策划下在香港上市,马明哲将蛇口社保在中国平安公司权利下的14.7%股份,按当时折半市价118亿元六分之一的低价20亿全部卖出,其中就卖给了刘鸿儒的儿子一部份,其中的内幕和黑市交易甚为诡秘暧昧,刘鸿儒已是年老退职之前总是通过马明哲为其儿子留下一笔巨财,而马明哲本人也是吸进了蛇口数万名老职工的血汗钱,从蛇口的一名司机到中国平保“总裁”个人已拥有数亿元资产了,而作为招商集团董事长秦晓完全违背了蛇口以发展金融(招行,平保)码头物流(蛇口港,赤湾港)为主的宗旨和原则,乱用大权,把蛇口社保职工在中国平保的全部民众股权改变为至今等于“0”了。他在2003年5月23日中央电视台,被主持人和现场观众提问:“中国平安公司现在已是同行业的姣姣者了,从20年前的几千万元资本发展成今天3000多亿总资产的大企业,为什么曾经作为平保大股东的招商局,近期却把在平安全部股权以20多亿元的低价转让出去。那这是否违背了招商局以金融为主业的一个战略规划呢?请问秦先生是出于什么考虑,或招商局是出于什么考虑呢?”而现任招商局董事长的秦晓当场吞吞吐吐,含糊其词不能自圆其说的回答:“平安保险公司是从招商局蛇口社保公司经过几次股份化改造过来的,你说我以金融业为主,不是我做金融投资,我必须主导它的发展方向……我觉得资产是可以流动的,不是说到不好的时候才去卖,在好的时候卖应该是最好的”。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又问:如果说上市后再卖,会不会收获更大一些?秦晓:“我觉得应该是不要去赚最后一分钱,不要什么事情做满了,应该是见好就收”。秦晓胡言乱语,隐瞒了当时的招商局事实上已是债台高筑,债主步步追债,招商局高层这些大贪官们急于套现还债,被迫于无奈,紧急出售了蛇口老职工在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占大股的最为优良的总资产。把蛇口职工的巨额权益耗尽得全部荡然无存!秦晓罪大恶极!秦晓对蛇口老职工和群众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比上海市贪官陈良宇还“陈良宇”!!!
    
     五、蛇口老职工参保的蛇口社会保险公司实际上纯属于职工民众资产,蛇口工业区和招商局集团、平保公司的高官都应无权不顾职工应有的权益而强权处置,以权谋私,就按中国平安保险公司截至到2006年6月30日,总资产已达3587.18亿元,蛇口社保按中远公司参股后的38.5%比例计算,应获得平保公司的总资产权益已有1381.06亿元。这样一笔本应属于蛇口职工的巨额资产,就是被蛇口工业区、招商局集团、平保公司通过各种黑幕下的关联交易进行擅自处分,最终被完全侵吞。而最后分给职工的养老金仅仅是2.2亿元为应得总资产的628分之一,乃是平保总资产的冰山一角,这种黑箱中随意进行幕后的操作,把广大职工全然蒙在鼓里,将蛇口职工在中国平安公司的权益就变为一无所有了。然而,招商局集团的现任董事长秦晓在上述已谈及的中央电视台2003年5月23日的《对话》节目中,公然将这一笔金额如此巨大的、对广大职工侵权的行为,轻描淡写成是对一个社保公司公司的“改造”。这一侵权和出卖职工利益的行为,直接地严重影响几万名职工的晚年生活,反被其当作“资本运营”的得意之作。
    
     六、1988年1月,蛇口社保用职工养老费在蛇口投资的“宝耀纸箱厂”和“金利美领带厂”是否赚钱,无从计较外,但投资金碟软件公司注册100万人民币(除时任蛇口社保公司经理的赵勇以其在美国的妹妹参股15%外,应另当别论)后,金碟财务软件公司现已拥有40亿资产,而主管领导熊栋梁强行指示蛇口社保经理赵勇将工业区蛇口社保在金碟软件公司的全部股权以“见好就收”的名义,才收回数百万元就全部退股,卖给了现身为金碟公司总裁的徐少春个人控股,而赵勇也保留了自己妹妹那一份额,他们都拥有数亿和十几亿资产!蛇口社保用职工养命钱投资金碟软件占80%的股份因全部退出而等于“0”了,这也是损失侵害了蛇口职工在金碟公司占的权益高达35亿元之多!!
    
     七、除了以上这些巨额侵害侵权蛇口职工的巨大利益而犯下弥天大罪的蛇口工业区当权者的作为外,还有被违规操作和贫腐而导致大量的资金流失:
    
     1995年蛇口社保汇往大连的172万中的120万资金在95年3月到97年11月期间去向不明资金消失。
    
     蛇口蛇保基金在福洲投资的房地产福明苑,2526万元在蛇口蛇保帐面是消失。
    
     蛇口蛇保在福明苑项目上放弃了债权,4859万资金白白送给对方了。
    蛇口社保财务部资金余额与证券部的对帐单不符,其中差额为6969万元。
    蛇口社保证券部接连两次谘询购买彩虹股票合理性,仅每次谘询咨费就支付249万元。
    
     蛇口蛇保历任经理造成的基金损失更巨大却没人过问,没人被处分,损失数额也未公布。
    
     八、到2005年12月31日截至,中国平安保险公司总资产已达3197.06亿元,权益总额为335.22亿元;到2006年1月9日中国平安在香港上市(代码为2318)总市值已超过蛇口工商银行是用国家资金占49%股份。(马明哲的老婆陈某当时就在蛇口工商银行的一名副科长,后任副行长)。1000亿港元。到2006年6月30日截至,中国平保总资产已达3587.18亿元,若蛇口社保职工的股份份额还存在到今天的话,按38.5%计算,蛇口职工在中国平安集团的总资产份额应为:1829.46亿元。而蛇口社保从中只拿回2。2亿元,仅为1/6以上所指出的问题仅仅是蛇口社保基金存在着严重的经济犯罪问题的一些方面的问题而已,我们重点是要讨回所占平安保险公司股份由51%降至38。5%的全部权益。蛇口工业区的贪官们抢劫了我们每一个职工巨额的社保资金。蛇口全体职工要讨回我们应得的血汗钱和养命钱!
    
     这就是这次我们号召蛇口工业区所以的新老职工一起团结起来。为揭露就发生在我们眼前企业高官们的贪污腐败的事实,为追回我们被蛇口工业区“贪腐”侵吞的巨额补充养老金,合法而平静地开展万人签名的上书举报蛇口工业区严重的“贪腐”问题给中央的活动,却因为深圳市南山公安分局的认定错误反应过度而造成的深圳市蛇口2006年”9.26”事件起因和事实真相.
    
     我们请求党中央、国务院、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资委、国家审计总署:
    
     一.派出工作组来深圳市蛇口工业区进行调查核实“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和蛇口社保公司的严重侵害几万名职工巨额权益受损问题及蛇口高官的贪污腐化问题;
    
     二.请求将1990年8月30日乔胜利与景晓东私下签订的“内部协议”宣布无效,重新收回蛇口社保在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公司中的38。5%的权益,以保护蛇口老职工的合法权益;
    
     三.请求中央、国家审计总暑重新审计蛇口社保公司、蛇口工业区、招商集团、中国平安保集团公司的资产问题;
    
     四.解决蛇口老职工退休费比深圳市同等人员相对较低问题;
    
     五.解决蛇口大量下岗职工就业和招商局蛇口工业区“高官”待遇(工资高达几十万)、住房(“高官们”住房3-400平米豪宅带车库)问题;(为什么原交通部的部、司长们宁肯不当京官也要钻空子进香港招商集团当属下公司经理?)
    
    附件:
    
     1.蛇口老职工万人签名部份名单;
    
     2.非法的(关于平安保险公司“甲方”股份权益“内部协议”);
    
     3.2004年7月5日蛇口工业区182名职工联名向深圳市人民政府、李鸿忠市长(现为市委书记)呈报的陈情书。
    
     招商局蛇口工业区万名职工
    
     二OO六年九月二十九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居民楼内藏上万条野生蛇(图)
  • 曾金燕:杯弓蛇影-钢化玻璃变成了冰凌花(图)
  • 福建偷渡“蛇头萍姐”重囚15年
  • 再掀环保风暴 潘岳誓言决不虎头蛇尾
  • 虎头蛇尾:中国周边赌场又复苏(图)
  • 记者伤害案:中山公安为何打草惊蛇?
  • 日本打蛇随棍上,小胡善意打水漂!(图)
  • 强龙难斗地头蛇 让霍英东焦头烂额的小地保
  • 诈骗2800万组织70人偷渡 一蛇头在南京被判无期
  • 联想收购IBM的个人电脑部门 蛇吞象运作成关键
  • 女村官被拘留为那般 “信访”成了引蛇出洞新策略?
  • “大蛇头”竟是医学博士后 导演惊天偷渡案纪实
  • 画蛇添足.茹毛饮血.匪夷所思---也谈广告用词
  • 巴蛇食象与六鷁退飞/綦彦臣
  • 阿衍:震慑魔鬼的《打草惊蛇》的用谋之道
  • 2005:虎头蛇尾的中国环保/张翔天
  • 胡、曾联手悄悄执行邓小平对美战争部署,避免打草惊蛇
  • 民工上演新版“农夫与蛇” 捉蛇放生被骂傻(图)
  • 梁辛:求疵录——画蛇添足
  • 劉曉竹:中國社會的強龍與地頭蛇
  • 风清扬:是画蛇添足还是画龙点睛-评《致命弱点》的结尾“男盗女娼”
  • 胡平: 永恒的纪念——读杨小凯《牛鬼蛇神录》(图)
  • evon:阿扁耍猴戏气死大蟒蛇
  • 嚣张的人蛇集团 - 联合晚报社论
  • 蛇头精神 - 杨子圭
  • 关于阳谋与引蛇出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