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 : 维权人士郭飞雄(之三)莫少平、胡啸律师在看守所会见郭飞雄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6年10月01日)
    
    
     (博讯 boxun.com)

    
     莫少平胡啸律师看守所会见郭飞雄
     海内外人士继续抗议签名呼吁释放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09,30)
    
    * 9月29日莫少平、胡啸律师在看守所会见郭飞雄 *
    
     上周报道了参与太石村事件的维权人士郭飞雄先生(本名杨茂东)9月14日在广州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
     受郭飞雄的太太张青委托的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主任莫少平律师和他的助手胡啸律师与广州市公安局联系,要求会见被羁押的郭飞雄先生。
    
     9月29日上午,莫少平、胡啸二位律师在广州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会见了郭飞雄先生。二位律师当天晚上乘飞机返回北京,刚刚下飞机的莫少平律师接受了我的采访,谈会见前后的情况。
    
     莫少平律师说:“我们见郭飞雄,从律师这个角度讲,就是一个很正常的会见。我先派我的助手去了广州,按规定我们递交手续之后,四十八小时之内就应该安排会见。广州市公安局比较谨慎的按照这种规定来做了,明确约定好今天上午十点钟,我们去会见郭飞雄。”
    
     莫少平律师谈他们这次会见郭飞雄所了解到的郭飞雄被刑事拘留后的一些情况。
     他说:“郭飞雄跟我们讲,他说被抓进去之后,他一直绝食绝水,他绝食绝水的理由就是抗议当局对维权人士的迫害,是为这个来绝食的,并不是为他自己本身的案子来绝食绝水,直到昨天。
     今天等于算是恢复进食。
     绝食绝水,作为看守所、作为公安机关,当然不能让他有生命危险,就给他作了‘鼻饲’,通过鼻子灌那些(流质食物)进去。这个他也说了。
     其次,他说被抓进去之后,有七天的时间几乎没有让他睡觉,轮番的‘车轮战’,对他进行讯问。
     当然我也问了,我说‘是不是陪我们会见你的这几位警官?’他也否认说‘不是他们,是他们的同事’。
     第三,他也说,作为公安机关指控他‘非法经营’的那个事项,他不仅没有认可,始终就是‘零口供’。
     这是基本的情况。”
    
     问:“会见一共进行了多长时间?”
     答:“将近一个小时。”
    
    * 申请取保候审与控告刑讯逼供 *
    
     问:“下一步从律师工作和程序上来讲,你们提出了些什么要求,又进行到哪一步?”
     答:“我们已经给他提出了一个取保候审的申请。另外,当然如果是检察机关审查批捕的话,必要的时候我们会给检察机关出具我们的一个律师意见。同时他说,他本身控告公安机关对他有刑讯逼供,不让他睡觉,连着来问。
     这个虽然不是打,不是骂,如果真属实的话,‘连轴’不让你睡觉,连着来问你,这确实按照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也是变相的刑讯逼供。
     如果确实是这样情况,作为他的辩护律师,我们会向检察机关代理他进行控告申诉,检察机关有权来纠正公安机关这种违法行为。”
    
     问:“据郭飞雄讲,不让他睡觉到什么程度?”
     答:“他说,他刚想睡觉就把他叫起来,按他的说法基本上是七天七夜。当然,我们也马上问在场的警官‘是不是这麽回事?有没有这种情况?’警官是否认的,说‘不是这麽回事,他说的不是事实,我们没有这种情况。’
     我两方面都得说,广州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这些承办案件的警官是另外一种说法。”
    
     主持人:“非常谢谢您告诉我们这两方面的情况。那麽,按照法律的规定,您要求取保候审。。。
     莫:“无论他同意还是不同意,他必须七天之内给予一个书面的回复――同意取保候审还是不同意取保候审。”
    
    * 律师会见郭飞雄时,张青一直在看守所门口等候 *
    
     当二位律师会见郭飞雄的时候,郭飞雄的太太张青一直在看守所门口的接待室里等候。律师会见郭飞雄结束之后,张青听律师讲,也看了律师的会见笔录。
     得知郭飞雄说他被拘留后十五天绝食绝水,张青说:“我刚刚听到的时候是很震惊的,并且也觉得很心疼。绝食绝水对身体伤害非常大。上次在太石村绝食五十九天,对身体的伤害就非常大。所以这次听到律师刚刚出来说到这个的时候,唉呀,身体反应真是觉得很难受,很心疼。”
    
     张青说,郭飞雄一个多月前在列车上被警方殴打的内伤,直到他被拘留前还没有好。她说:“他是在8月9日去北京,8月9日当天晚上就被人打了,10日才回来。他头上一个大的红瘢痕,右边胸骨那个地方,肋骨那一带疼得很厉害。直到被他们抓走的时候,就是9月14日的时候,他根本还没好。他从床上睡觉起来的话,他非得侧过身,用手撑着床才能起床。
     那次打得是非常重的,打了以后,当时把他的手绑在后面,把他裤子上的皮带抽出来把他绑起来以后,手就完全不能支撑、失去平衡的时候,撞到地上去,倒地的地方正好是前胸肋骨那个地方。那次撞击是非常重的,一直到9月14日都没有好。
     这一次进去,马上又接着绝食绝水,七天七夜的审讯,我相信他的身体可能是很难受的。
     他在那里被刑讯逼供,自己写了控告信,控告、申诉,给检察院的。但是检察院的人有意回避。他的三封控告信他们不给他交上去。”
    
     问:“郭飞雄先生还谈了些什么?”
     答:“他说对他的指控,包括同案人的那些口供里面充满了谎言。说到打官司的资金和路费的问题,他说这次可能要请朋友和社会各界帮忙。他还说叫我送书给他。”
    
     问:“您知道他要什么书吗?”
     答:“他说他写了一封信,就是为了送书,他列了一些清单,写给我,我还没有收到。”
    
     问:“他在里面还往外写过信吗?”
     答:“写了两封信。第一封信我收到了,9月20日就收到了,让我帮他请律师。列出来的几个名字就正好是莫少平、李和平、江天勇和张星水这几个人。我在9月18日就已经给他定下律师来了,也正好是莫少平律师。
     9月18日我去给他送眼镜的时候给他送书去,看守所的人不允许送书进去,拒绝接受,我就带回来了。
     现在他说是可以了,他可能是跟人协商了,可以送去。
     我觉得我的丈夫杨茂东他是无罪的,应该给他释放出来,我希望社会各界都为他呼吁,支持他、帮助他,大力地营救我丈夫杨茂东。”
    
    
     * 电话采访看守所 *
    
     我打电话到广州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
    
     问:“喂,您好!请问是广州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吗?”
     答:“是。”
    
     问:““请问关押在C 103监号的杨茂东他是不是在看守所里绝食绝水很多天?”
     答:“哦。。。他刚开始是有几天不吃,对,现在已经开始吃饭了。我们这里不是详细管他的那些。。。”
    
     问:“那由谁来详细管他呢?”
     答:“这里边还有他们那些管教的嘛。。。”
    
     问:“在他被拘留的最初七天里,他是不是受到了刑讯逼供、每天要超过十一个小时对他问话呢?”
     答:“这些我们不太清楚啊。”
    
     问:“有没有连续不让他睡觉的事情?”
     答:“那些都是那些预审的,我们这看守所又不是搞那些预审的。”
    
    * 访资深民运人士刘京生先生 *
    
     9月14日,徐文立、刘国凯等人在网上发表《强烈胡锦涛为首的中共专制集团的倒行逆施,高度关注维权运动领袖郭飞雄、高智晟的危险境遇》抗议书,征集签名。到本节目第一次播出前,已有海内外人士三百一十多人签名。
    
     在北京的资深民运人士刘京生先生在抗议书上签了名。
     刘京生先生说:“郭飞雄抓的。。。我觉得更是匪夷所思了。说他‘非法经营’,郭飞雄这些时候刚从美国回来,你说他经营什么了?我觉得这个东西可能就有点找借口。出版过书。。。当时你也没有任何警告,没有任何说辞啊,而且现在过了这麽长时间,突然处理,你当时允许他出国,说明他没有任何违法嫌疑啊!就这麽回来短短一、两个月就把这事搞清楚了?”
    
    * 访杭州网友温克坚先生 *
    
     在抗议书上签名的杭州网友温克坚先生,在郭飞雄被拘留前一个多星期,他和郭飞雄还在网上以文章讨论他们之间的不同看法。得知郭飞雄先生被刑事拘留后,温克坚先生谈他的心情。
     他说:“非常愤怒,也不知道怎么样来表达这种愤怒。有些想法我准备通过文字表达出来。现在我想说,总的来讲,郭飞雄作为这麽一个有影响的维权人士,我想有关当局应该比较理性的、真实的来面对这种声音,而不是一味的通过打压来试图让民间消声,这种作法是非常不明智的,只会激起更多的抗议和激发更多人的斗志。”
    
     谈到近期高智晟、力虹、陈树庆等人的被捕,温克坚先生说:“一系列的个案表明,有关当局可能采取了另外一种策略,试图用一种暴力、恐吓来打压民间良性的、建设性的声音。我认为这种作法非常不明智,非常没有必要,跟当前共产党所宣扬的什么‘和谐社会’啊,我觉得这都是背道而驰。更在国际形象上。。。尤其考虑到比如说奥运会要开,明年又有很多重大的会议。。。我觉得这简直是在国际舞台上自己打自己的耳光。第二点,我想,作为高智晟先生的道义的很多认同者、作为郭飞雄先生的好朋友,有关当局这麽做让我非常愤怒。只能是通过签名,来抗议。虽然目前所能做的不多,但是付出的不会白付出。”
    
     问:“郭飞雄先生被拘留之前一个多星期,你们还在讨论有关维权问题,具体细节上你们有些不同的看法。现在郭飞雄被拘留入狱,在这种时候您对你们的争论有些什么新的想法吗?”
     答:“当时郭飞雄先生给我提供的一些思考角度,我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反对意见,只不过是我们可能看问题的角度有点差异。说实在,我个人并没有太多的过于。。。比如说批判激进主义色彩的这种意识,并且我也不认为郭飞雄先生为代表的一批通过法律维权的途径是一种激进主义。反而,我现在认为有关当局试图通过这种不顾基本的底线、强力打压的手段我觉得这个太激进了。这种激进,让人觉得他们是不是还顾虑到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
     所以,具体来讲,我跟郭飞雄先生的那些讨论还是停留在一种理念层面,实际操作层面我们的共识还是很多,就是希望通过有限的抗争,通过法律的渠道,通过温和的方式来表达一种良性、建设性的意见。
     但是让我们非常遗憾的就是,有关当局它没有看到这种路径的价值,反而通过打压、恐吓来维护他们的这种存在。我觉得这真的是非常愚蠢。”
    
    * 访自由撰稿人贺伟华先生 *
    
     在抗议书上签名的现在住在湖南省的自由撰稿人贺伟华先生说:“以前飞雄跟我说过,他随时可能进去,不管是高调还是低调,中共反正是盯着他的。飞雄其实是个思维很严密、在法律方面、语言表达方面他是没有空子给人家钻的。
     像这次中共当局用的是什么手段?是找其它莫须有的问题。他不找政治上的问题,不找维权方面的问题,因为飞雄在维权方面没有岔子给人家找。
     而且像他在狱中现在搞的是‘零口供’,他当时都跟我说过。他说‘在狱中,我们不论是谁进去了,我们就是‘零口供’,不要跟他们说这麽多,无论是刑讯逼供还是什么’。飞雄是个铁汉,我知道他说到,能够做到。他在外面怎麽跟我说的,他在里面现在就是怎麽做的。这一点我很佩服他。
     现在我正在写一篇有关他的文章,回忆我们在一起比较愉快的交谈。
     再一个,就是担心他在里面可能受到更大的苦。他的身体已经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太石村维权的时候,我看他的照片是很年轻的,但是现在再看到他的照片,我觉得他的身体已经慢慢的被折磨得不太像样子,我就担心这一点。”
    
     * 访美国国际出版社社长刘因全先生 *
    
     美国国际出版社社长、中国社会民主党秘书长刘因全先生说:“我呼吁一切有正义感的人士,特别是维权人士要把营救郭飞雄、高智晟当成一个大事来做。同时我想在这里向中共内部的改革派说几句话――郭飞雄先生、高智晟先生,他们做的这些事情是有利于中国改革开放的,有利于中国稳定的,有利于胡锦涛提出来的‘建设和谐社会的’。因为他们代表弱势群体出来讲了话,弱势群体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就能缓解社会矛盾,有利于中国的长治久安,有利于和谐社会的建立。
     为什么连这些人也要进行这麽残酷的打压呢?中国共产党党内的改革派一定要认清这一点,如果打击他们是自毁长城的。”
    
    * 访《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先生 *
    
     在抗议书上签名的在美国的《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先生说:“郭飞雄被抓,当然我心情很沉重。因为就在他被抓的前一、两个小时,我们还在电脑上交谈,他一夜都没有睡。结果不多久就得到这个消息――他被捕了。
     对郭飞雄,最初我是在他在太石村从事维权活动的时候开始注意到这个人。其实在中国,我们知道广大农村发生像太石村这样的侵权事件的,恐怕是层出不穷,多得很。像那麽一个无名村庄的维权活动,造成那麽大的影响,甚至在国内官方的媒体上都有所报道。另外也吸引了国际媒体的广泛注意,无疑是非常成功的很重要的一个活动。在这里,我想他的脚踏实地的实践,这种精神,以及在这一过程中间有智慧、有谋略,更重要的是有担当、有勇气,我想这都是给大家树立的非常好的一个榜样。”
    
     胡平先生说,郭飞雄先生在美国访问期间他们也有交谈。他说:“后来他回去之后不多久,就发生了高智晟被捕的事情,他也忙着联络国内和海外的朋友,组织高智晟的法律救援团,他也写了些文章,还和另外一些朋友发起了《维权风云》――一个网上小刊物,及时对这些事情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些都做得非常好。
     当然在此之前,他还是对他被捕有相当的思想准备,所以他还说他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就托付我,希望我在海外能帮助作一些呼吁。”
    
     问:“那麽您想到各方面有哪些可以做的事情?”
     答:“比如提供法律的援助、请律师,包括让媒体对这个事情表示关注。经验也告诉我们,海外媒体的关注、国际社会的关注、国际社会的压力,确确实实会对当事人的处境有很大的帮助。当然从过去的情况看起来,做的还是有一定的成效。但只是由于这种事情发生的层出不穷,所以外界就会有一种道德上的疲劳症。听多了、见多了,对他们的关注也会降低,这点我觉得是我们目前亟需克服的一个问题。
     这个事情我们肯定还要持续的密切关注。
     同时我也想,这个时候也很有必要向郭飞雄的家人、向他的妻子表示,对他们的状况也应该有充分的关注。
    
     对于官方拘留郭飞雄,胡平先生说:“(当局有关方面)真是黔驴技穷,安出这麽一个荒谬的罪名本身就说明问题。另外这件事情也给外人一个很强烈的印象,那就是官方对整个维权活动采取了这种非常残酷的也是非常卑鄙的镇压。这个对于中共当局在国际社会的形象,无疑是一种非常大的损害,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所以,我们当然是奉劝当局在这件事情上要悬崖勒马,作出改进。因为中国的维权状况,首先是发生有大量严重的侵权现象,由此才产生了维权活动。特别像郭飞雄他们这些人从事的维权活动,即便是按照中共当前的法律也完全是合法的,而且也是正当的。这也从当局现在都无法给他安上相应的罪名,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我觉得对郭飞雄采取这种态度,势必会激起各方面关心维权活动人士的强烈反感。我想当局显然在这件事上如果继续坚持这种态度,那麽,它在压制人权方面就走得太远了。
     所以,我觉得对这一点,我们不要把它看作一个已经司空见惯的侵犯权利抓一个人的问题,而要把它看成可能是一种更严重的政治上倒退的一个信号。”
    
     心灵之旅”节目是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节目网页“心灵之旅”专栏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该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直接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 : 维权人士郭飞雄(总之二)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四)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三)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七)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六)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二)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一)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五)
  • RFA张敏:郭飞雄第三次被警方殴打-法律工作者就此发表谈话
  • RFA张敏: 八 月 的 纪 念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九)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四)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二)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三)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 ( 之一 )
  • RFA张敏:病中胡佳的感叹与呼声
  • RFA张敏:关注下落不明已五十多天的陈光诚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八)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