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黑社会在改革开放的社会转型中死灰复燃. (图)
(博讯2006年9月26日)
    黑社会在改革开放的社会转型中死灰复燃.
      中国的黑社会自古就有,据说形成于春秋战国时期。从鸡鸣狗盗之徒到聚众作乱的江洋大盗,从微不足道的行窃到政治叛乱,期间浮浮沉沉,未成气候。到了1927年,得到蒋介石大力扶植的青红帮头目黄金荣、杜月笙(见图)、张啸林三大亨被委任为南京陆海空军总司令部参议、行政院参议。青红帮头目参政,是中国历史上黑社会走向顶峰的标志。
    
      1949年5月,中共建政前夕,刘少奇问道:“上海解放,青红帮怎么样?他们会不会像1927年那样出来捣乱?”此后三年,政府寓彻底解决帮会于各项政治思想运动之中,如胡风所说,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某种组织生活中,那里空气是强迫人的”。在这种“强迫人”的空气中,不少地区实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盛世景象,社会治安也像“玻璃板、水晶石”一样明净。
    
      直到改革开放初期,人们从港台影视和小说中又重新看到黑社会恩仇。接着,人们发现这些故事中的黑社会越来越多地在身边出现。改革开放前期,中国社会的犯罪率据官方数字仅为万分之三,而到1990年,警方查获的犯罪集团已逾十万个,成员达三十万之巨。
    
      从法律意义上讲,黑社会即为有组织的犯罪集团。1990年代的中国,黑社会已经成型,并出现初期繁荣。
    
      这种繁荣的时代背景是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和前所未有的社会转型。此时,中国结束了普遍贫困的平均主义时代,一些人使用非法手段致富,城乡差距及行业差距日益扩大,人们心理上有了贫富悬殊的巨大落差。社会学家说,这样的时代背景,为处在底层的人们结成犯罪帮派,牟取非法利益提供了动因。用术语来表示,这是一种劣势犯罪,即由于缺乏资源优势而实施的下对上的犯罪。
    
      而比这种劣势犯罪更危险的倾向是,中国黑社会背后出现了更隐形更强大的支撑力:“官匪一家”、“官匪勾结”。黑社会组织的头目和核心成员的政治地位越来越高,身上的“光环”越来越耀眼,成为没有执照的“政府”。轰动全国的沈阳刘涌黑社会组织就是典型例子。
    
      刘涌在1992年10月用猎枪将沈阳市一位派出所副所长打伤后逃跑,1995年1月在广州被捕归案,1995年3月取保候审。而在取保候审期间,他当上了沈阳市和平区政协委员,又被“干妈”和平区劳动局副局长高明贤推举为沈阳市人大代表候选人,于1998年当选。此外,他还是致公党沈阳支部副主任委员、嘉阳集团董事长,有“优秀民营企业家”、“市扶贫先进个人”等尊荣衔头。他拥有7亿资产、26家企业、2500员工。光芒四射的政治身份及广泛的官方人脉让刘涌横行沈阳十年,无人敢管。直至他被捕候审,大批官员仍采取行政和司法行动为其脱罪。
    
中国黑社会的发展模式

    黑社会在改革开放的社会转型中死灰复燃.


       河南商丘市“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李铁良公开给公安局长写信,声称中国有三李,一是李登辉,二是李洪志,第三个就是李铁良。如果公安局敢在商丘打黑,李铁良就要在十天内取下公安局长的人头。
    
      刘志高自号“狂龙”,是湖南邵阳“中国枭雄会”头目。枭雄会在邵阳市中心广场公开枪杀警察后,用毛笔写出一份布告贴到市区法制宣传栏里——中国枭雄会处决公安人员一名!特此布告。会长:狂龙。
    
      在黑社会盛行的同时,中国社会也越来越流行一种炫耀人脉的时尚,从平民百姓到高级官员或企业老板,在谈及自己的社会关系时,往往会冒出这样一句话:“我黑白两道都有人!”
    
      中国公安部2006年2月公开对外承认黑社会已渗入政界。三个月后,中国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协调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已不再说“渗入”,而是说“黑社会组织已经成功地控制了主要经济命脉,把一些新兴的行业,暴利垄断行业,黄、赌、毒等行业牢牢控制,一些基层政权已经伦为黑社会的打手,黑社会组织今天已经发展成为专业化、公司化,国际化。”
    
      近代上海黑社会的破灭
    
      事实上,不管是美国、日本、意大利还是香港都有黑社会组织。公认最早的黑社会是发端于意大利西西里岛的黑手党。Mafiya意即黑手党,原意为“勇敢”、“出众”、“完美”。在19世纪中叶,Mafiya不同于土匪,其成员有自己的生活哲理和道德规范,其内心具有自豪感,他们藐视政府和法律,即使同党没有任何道理,但也要袒护同党而反对敌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黑手党开始进入贩毒、色情、赌博、走私等行当,成为黑社会组织。1960年代后黑手党经营大规模贩毒,带来滚滚财源,最终通过洗钱而将势力插进经济和政治领域。
    
      近代中国是黑社会普遍发育、泛滥的时代,分布之广、成员之众、活动之烈都为中国史上所罕见,其中上海黑社会更具典型性。
    
      与意大利黑手党辛苦坐大后再将势力插进政治领域的发展模式不同,上海黑社会从上海开埠、租界诞生起酝酿,至1920年代成型,短短十年就达到顶峰。在政治风雨的漩涡里、华洋杂处的空隙间,上海黑社会成为亦官亦匪、亦隐秘亦公开的特殊社会阶层,并且从始至终与官府勾结。上自总统、总理,下至督军、省长、市长,无不以结识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三人为荣。不过,经过中共短短两年多的强力镇压,黑社会就已烟消云散。但改革以后黑社会何以卷土重来呢?
    
    中国的“红顶子”黑帮
    
      其实不光是黑社会,嫖娼、吸毒、赌博、走私等现象多是最近二十年卷土重来的。
    
      中共建立政权初期,中央政府权力强大,事权高度统一,实行的是无产阶级专政制度。除了庞大的政权组织外和党团组织外,还有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各种社团组织、治保组织和群众组织密布社会。由于在政治上、组织上和生活上实行了严密而强有力的控制,黑社会组织实在难以寻找到发展的任何空间。
    
      改革开放以来,计划经济体系崩溃,政府权力因应新的经济和政治体制的需要而逐步收缩,在社会的激烈转型中,没有新的合法而有效的民间权力组织填补政府收缩权力留下的空间,遂使黑社会找到了崛起的空间。众所周知,黑社会就是没有“营业执照”的“政府”,在政府权力所不及之地,黑社会就会起而代理权力统治,建立一套秩序。
    
      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在中国社会基层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中国目前的黑社会,与外国和港台黑社会在发展模式上有一个本质的不同,即其他黑社会是在发展壮大后开始寻求得到政界对其利益的庇护,例如推举议员、竞选行政官员、行贿官员等。而在中国,黑社会就是在政商人脉保护伞的庇护下才得以壮大的,官匪勾结,从一开始就是黑社会崛起的法宝。
    
      虽然国内的色情行业兴旺,但政府固守宣传,坚持色情行业的非法性,不肯效法许多国家的先例甚至不愿台湾对色情行业合法化,从而取得有效管理,结果让色情行业落入黑社会手中,得以垄断高额利润。
    
      同时,政府控制很多资源(例如土地、能源),掌握很多政策(例如信贷、出口政策),包括黑社会在内的各种利益团体就想方设法接近政府权力、渗透政府权力的动力,从而推动了钱权勾结、官黑勾结局面的产生。在金钱的驱动下,地方官员与黑社会迅速结成了休戚与共的利益结合体。
    
      因此,黑社会势力渗透政治、经济生活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必然。但是,如果官僚体系继续出现黑社会化的话,那么就会政令难行,出现“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这对政权的基础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毒瘤。
    

扫灭黑社会的昔日荣耀与今日的鸵鸟式立法

    
      电影《大腕》里,几个黑衣人凶神恶煞要砸葛优的场子,葛优一拍桌子大喝道:“别跟我装黑社会,中国压根儿就没有黑社会!”观众哄堂大笑。
    
      黑社会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却从没有中国人因为加入黑社会组织而获罪——因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上,只能看到“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字眼。
    
      中国法律一直对“黑社会组织”讳莫如深,而是称为“黑社会性质组织”。顾名思义,所谓“黑社会性质组织”意思就是不够格成为黑社会组织。既然如此,两者的性质无法相提并论,量刑自然也应该更轻。因此,很多黑社会组织变成了打家劫舍、制定帮规、非法结社、持枪作案的小混混,和流氓集团差不多。无论组织规模还是社会危害,似乎意大利黑手党离中国社会还十分遥远。但事实上,中国黑社会早已完成了“国产化”组装过程,并且在各地大规模流水线作业。
    
      中国的黑社会组织据说形成于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民国时代,由于蒋介石和青红帮的渊源,黑社会势力达到历史上的最高峰。中共1949年建政后,大举镇压黑社会,仅不到两年,黑社会便基本上一扫而空,绝迹三十年。消灭妓院和黑社会一直以来是中共引以为荣的功绩。
    
      也因为如此,昔日的荣耀成为巨大的包袱。就像长期不愿意正视娼妓回潮一样,当今法律始终不愿正视黑社会的真实存在。理由很简单,如果把黑社会的定罪写入刑法,就等于承认中国存在黑社会,这将使当局甚为尴尬。因此,法律只能以“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取代“黑社会”,这样的文字游戏使得立法远远滞后于现实。
    
      中国不愿提起黑社会,也因为法律界始终强调规模、控制手段、渗入各阶层能力等等,并始终参照西方的定义(比如黑手党),从而对于涉黑组织往往归于疑似或者类似的定义。但是在黑手党发展初期,它的社会危害远不及中国当今的黑社会,而经过数百年发展,当今黑手党在量和质上自然强于中国的这些小字辈。
    
      在1997年修订刑法的时候,法学界依然普遍认为中国没有典型的黑社会组织形态。因此对于以暴力、威胁或其它不正常手段,有组织、有计划地实施暴力犯罪,称霸一方,为非作恶,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违法犯罪活动,在294 条中定罪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其组织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而不是“黑社会组织”。对于境外黑社会组织入境犯罪则称“黑社会组织”。立法者的良苦用心可见一斑。
    
      以深圳两宗大案的审判为例。深圳中级法院2000年9 月第一次以“入境发展黑社会组织”罪对邓群等八名香港公民判刑,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制史上的第一次。而2001年9 月17日,深圳首例“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审结,首犯李成录被判以“领导、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由此可见中国目前的法律体系并没有在字面上承认中国有黑社会,充其量仅承认存在黑社会的雏形或外围组织。
    
      然而,2000年的张君犯罪集团以残暴和组织严密令中国社会大为吃惊,各地频繁发生的“黑社会性质”案也证明了中国的黑恶势力组织早已完全达到黑社会的标准。中国存在黑社会,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中国刑法不但没有对黑社会组织的准确定性,甚至连“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标准也有争议。最高法院2000年12月5日为刑法第294 条作司法解释,给出四条基本判断标准:组织能力、经济实力、国家工作人员参与、破坏公共秩序。
    
      正是因为这个司法解释,在深圳李成录案庭审期间,控辩双方争论激烈。辩方认为,李成录案根本没有国家工作人员参与,不符合高院司法解释,所以李成录的非法组织“深圳市永兴摩托车出租公司”不能定义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最后,法庭不得不抛下这条基本判断标准,认为李成录等人已形成固定的犯罪集团,有严密的组织纪律和相当的经济实力,并且对社会危害极大,才得以判决“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名成立。
    
      此外,现行刑法对黑社会性质犯罪既没有规定财产刑,也没有规定对其它涉黑财产的处置办法,达不到釜底抽薪的惩治效果。
    
      显而易见,中国在反黑立法上采取了鸵鸟政策,不能正视真实存在的黑社会,法律就达不到惩恶扬善的目的。
    
中港台黑社会的发展脉络

    
      中国的黑社会自古有之,但直到二十世纪才开始真正大行其道。黑社会1930至1940年代在中国大陆形成了高峰期,但中共建政后受到了毁灭性打击,主要活动被迫转移到了港澳台以至海外,在大陆上至少绝迹三十年。不过随着中国大陆改革开放,港澳台黑社会势力迅速回流,与大陆当地黑社会勾结,使得黑社会在两岸三地遍地开花,并且向海外延伸。
    
    香港黑帮 胶片记忆辉煌
    
      港澳台黑帮中,香港黑帮因为港产黑帮电影而声名远扬,最为人熟知。香港将黑帮社团统称为“三合会(英译Triad)”,据称是著名的反清复明组织天地会(洪门)的异变。由于很多华人黑社会组织根源都可以追溯到清朝的三合会,所以现在,尤其在香港,一般用来泛指华人黑社会组织。
    
      现今香港约有五十七个三合会组织,大部分属于小型街头帮派。大型的三合会组织包括新义安、和胜和、14K等,人数达几千人,像美国、意大利的黑手党一样,都是久经世故的犯罪集团。有说法称香港现在正式的黑社会成员大约有二三十万,如果包括非正式成员则高达四五十万。
    
      和胜和是香港现时最大的三合会组织,会众三万人。和胜和又名和字头,1930年成立于深水埗,早期根据地为九龙仔。十多年前已显衰退迹象,但看准了盗版光碟的庞大市场,几年内即起死回生,加上极力进攻中港软性毒品市场,摇身成为香港最具实力的社团。近年则以发展黄、毒事业开辟财源,并大肆“晒马(械斗)”增强势力。
    
      新义安由向前在1919年创立,成员估计约有两万五千人。除香港外,新义安还活跃于英国、比利时、法国、荷兰以及广东省。新义安前身为1866年成立的“万安”黑社会组织,又称“台湾帮”,早年以潮州鹤佬人为主,又称“潮洲帮”。由于社团骨干为潮汕人士,龙头职位又属向氏世袭,加上是香港第一个将会员资料电脑化、社团企业化的帮会,故内部凝聚力一向较强。1990年代中,香港警方一度估计新义安已发展到八至十万会员,成为全港最大的黑帮组织。
    
      14K成员介乎十二至二十万人,在1990年代一度是全球最大黑帮。它在1940年代国共内战后出现,原名为“洪发山忠义堂”,至香港发展后改称14K,名称源于在广州时的总部地址:西关宝华路14号。有称14 K组织与国民党关系密切,是蒋介石用以对抗中国大陆和扰乱其社会民生的工具。“14K”的“K”就是国民党(Kuomintang)的首字母。
    

台湾黑帮无处不在
    黑社会在改革开放的社会转型中死灰复燃.


      国民党退守台湾时,也改变了台湾的黑社会生态,使之出现多元化发展。在今天台湾,黑社会势力无处不在。不论是黑道争斗、商场利益纠纷,甚至政治人物与黑道之间的冲突,常常需由隐身幕后的黑道老大来调解处理。竹联帮大哥詹龙栏与国民党关系良好,左下图为詹龙栏与李登辉(左)合照;右下图为詹龙栏(右)与连战(左)合照。
    
      台湾黑社会帮派虽多,但多是地方型小帮派。横跨全岛、甚至走向国际的仅竹联帮、四海帮与天道盟三大黑帮。其势力不仅遍布全岛主要县市,而且早已国际化,伸至美洲、欧洲、日本、东南亚、非洲及港澳与大陆地区。一个庞大的华人黑社会网络已形成,并与外国黑社会组织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
    
    黑社会在改革开放的社会转型中死灰复燃.


      竹联帮始于台湾,前身为“中和帮”。竹联帮从1960年代开始不断扩充,有“天下第一帮”之称。线报指出竹联帮在台湾成员近十万人,而在世界各地华人社会中发展的成员亦将近三万人,竹联帮势力之大,早已经深入台湾的党、政、军、经济等各界,与香港新义安、日本山口组齐名成为亚洲著名帮会。
    
      天道盟是台湾三大黑社会组职中地缘关系最强的角头联盟。相较于竹联帮、四海帮、松联帮等成立于1950、1960年代的帮派,天道盟历史虽短,但势力相当可观,与前述帮派并列。就其成员出身来看,属于台湾挂帮派。除了台湾本土外,天道盟在海外均有活动,包括亚洲其他国家及美国等。
    
    大陆黑社会出口转内销
    
      在绝迹三十后,最近二十年中国黑社会走了一条“出口转内销”的路子,又重返大陆江湖,形成了大陆版的黑社会。
    
      港澳黑社会组织对大陆的渗透始于1980年代初期。香港黑社会组织是最早潜入大陆的黑帮之一。早在1981年,深圳就发现有香港的14K、水房、和胜和、新义安和老东等组织的成员活动。在珠海,1982年在拱北口岸发现有澳门黑社会组织渗透活动,之后逐步扩大至香洲、湾仔、前山、南屏、唐家和斗门等地。
    
      进入1990年代,港澳黑社会基本熟悉了大陆市场。不少黑社会组织都把内地视为“新大陆”,纷纷建立固定据点,许多大哥级人物也忙着考察大陆市场,而且被渗透区域也变得多元化。南北城市逐一渗透,海南的海口、三亚,浙江的宁波、温州,山东的青岛,辽宁的大连等沿海城市先后成为渗透重点。同时,长沙、南昌等大批内陆城市也成为其垂涎之地。
    

北京二胡黑帮:“钱花到公检法败类身上”

    黑社会在改革开放的社会转型中死灰复燃.


    “二胡”黑社会关系图
    
      天子脚下,亦有黑帮乎?答案是当然有。北京2006年7月开审的“二胡”集团案就是一例。这是中共建政以来北京首例开审的黑社会案,而未被审判的谁又知道有多少?
    
      “二胡”集团老大是胡亚东、胡亚风兄弟。胡亚东生于1961年,身高一米八多,高高瘦瘦,与小一岁的胡亚风在北京市顺义区极尽威风,据称没有办不成的事。
    
      初中文化的胡氏兄弟靠开设汽车修理厂和大面积非法挖砂起家,召集了大批北京及周边地区的失业者为其打工并充当打手。在经营汽车修理厂期间,胡亚东替别人将盗窃来的汽车倒卖到外地,前后销赃八十多辆,直到1999年10月东窗事发,被判入狱三年。待到2001年胡亚东出狱时,已俨然是黑帮大佬的气派,据称顺义区所有的地痞流氓倾巢而出,大摆接风宴席。有人当场送他一辆奔驰S600轿车,“二胡”黑帮自此真正进入“有所为”阶段。2006年7月检察部门指控的53起案件,几乎都发生在2001年后。
    
      2006年7月的庭审中,检方对“二胡”的首宗指控,就是张国立事件。张国立是一家企业汽修班的班长,在1996年胡亚东还在开设汽车修理厂时是他的客户。因为张国立送来修理的车辆减少,因而开罪了胡亚东,被割去半个右耳。在胡亚东报复张国立的过程中,他结识了两名警察刘海英和郑葛以及律师张秋成,此三人均在“二胡”黑帮中起了重要作用,张秋成更被“二胡”聘为法律顾问。
    
      经常以钱开道的胡亚东手眼通天,赢得了“讲义气”的江湖名声。张国立说:“胡亚东曾扬言,宁可把钱花到公检法的败类身上,也不赔偿给我。”“二胡”的资金来源,主要出自敲诈勒索和销赃,以及非法采矿。顺义区北小营镇附近地表下全是砂石,“二胡”自2004年4月起不顾政府禁令,大举开采,甚至打伤了前来制止的防暴警察。从此,即使有村官报警,也无人来管。村民说,只要挂着“古月”的牌子,车队就能畅通无阻。最壮观的时候,“二胡”的采砂车队上行下行,首尾相接九公里,其他车辆无法通行。
    
      “二胡”势力如日中天,因此无人敢出头指证,许多被伤害的人都三缄其口。顺义北小营镇派出所周姓警察遭胡亚东殴打,在当地尽人皆知。胡亚东2003年11月25日因此还被判入狱十个月,于2004年5月24日刑满释放。后来周姓警察调离北小营派出所,到别处任职,有媒体记者找到他,但他却拒绝采访。另外一位被访者则心有余悸地说:“这一次,胡亚东也许出不来了,谁知道胡亚风会不会出来?”
    
      “二胡”集团案已经于2006年7月开审,共有三十四人被控涉及五十三宗罪案,胡氏兄弟如果罪名成立,将为十三宗案件负责。
    
     singtaonet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甘肃最大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终审判决 59人有罪6人死刑 (图)
  • 泛篮联盟孙不二街头拜票遭遇黑社会(图)
  • 北京首个黑社会组织覆灭 保护伞是城管队长和警察
  • 身兼黑社会老大 湖南永州警局高官被公安部拘捕
  • 北京首例黑社会案调查:三名警察涉案横行全县(图)
  • 张祖桦:恶质化政府比黑社会危害大得多—声援陈光诚和维权村民
  • 郭飞雄:“国家黑社会主义”的肆虐及其前景
  • 重庆璧山,2006年3月31日,黑社会?黑官府?
  • 黑社会渗入政界案例趋增 政府成黑帮保护伞 (图)
  • 汕尾枪杀农民案,党官指农民是黑社会
  • 四川仅2个市州和很少几个县没有黑社会
  • 高智晟:遏制警察全面黑社会化的和平抗争不能停止
  • 分析:中国政府行为黑社会化(3)
  • 分析:中国政府行为黑社会化(2)
  • 分析:中国政府行为黑社会化(1)
  •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 吸毒女经历:戒毒所就是以白粉为中心的黑社会
  • 郭飞雄:大年初一,广东省公安厅雇佣黑社会分子对我实施贴身跟踪
  • 中国官方杂志承认黑社会犯罪猖獗
  • 刘松元:广州天河黑社会的情况反映
  • 东北黑社会制造的另一起惨案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门头沟绿岛家园业主的呼唤”,没认清当局和黑社会勾结的本质!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浙江省台州市黑社会猖獗/路不平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沈阳东宇公司雇黑社会强迁致村民脑浆迸裂死亡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投诉:强占耕地 黑社会棒杀村长
  • 中国政府黑社会公开化: 西安碑林祭台村被官匪蹂躏数日后上层袖手旁观,打砸继续恶化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天理何在!? --警察和黑社会一起对大学教师施暴令人发指
  • 黑社会误国
  • 陈维健: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 彭兴庭:“黑社会”是怎样炼成的?
  • 曹长青:国民党和黑社会-从张戎的书在台湾无法出版谈起
  • 刘晓波: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 楚一杵: 陈光诚事件与越来越黑社会化中国
  • 法律!在黑社会面前低下了头
  •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 王从圣:专制政府远比黑社会更可怕
  • 出租车,腐败分子黑社会暴富!
  • 黑社会来了,“英雄”还远吗?
  • 胡平:再谈中共的黑社会化
  • 专制政府远比黑社会更可怕,实际上专制独裁是人类的公敌
  • 柳孚三:黑社会在党的阳光雨露下茁壮成长
  • 仲维光:面临崩溃的中共黑社会流氓集团
  •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黑社会企图暗杀高智晟律师/郭国汀
  • 胡平:必须制止中共政府黑社会化的危险趋势
  • 刘晓波:声援艾晓明 谴责黑社会
  • 赵达功: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