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我的维权之路/桑文英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9月08日)
    
    
     作者:桑文英 (博讯 boxun.com)

    2006/05/18
    
    
    中国工人网
    
    我叫桑文英,1962年出生,高中毕业,81年进入陕西省西安市石棉总厂参加工作,成为石棉厂垫圈车间工人(厂办集体正式工)。80年代,是一个激情飞扬的年代,我和所有的青年人一样满怀热情地投入到了四个现代化建设之中,我几乎年年获奖,就在我被逼下岗的前一年即1992年我拿了两个《荣誉证书》;(1)1992年元月的“先进生产者”荣誉证书;(2)1992年12月28日“三等功荣誉证书。
    
    1993年,12月到了该评先进的时候,本该评先进模范的我却被厂方强行赶出了厂门,同时被赶出厂门的老工人有近30人!并没有任何法律、政策依据。
    
    不是企业亏损,不景气,也不是我们工作不优秀。工厂领导们从前门将我们这些技术熟练的老工人赶出厂,而从后门偷偷招收大量无任何技术的新职工。原因他们这么做:对他们有很多好处;(1)当时国家出台的政策是,如果企业解决了大量城镇待业青年就业就可以享受减免税收等优惠政策;另外厂领导还可以因为解决了一部分就业而凸显政绩,受到上级的表扬,但厂领导对上级一直隐瞒,把我们这些老工人赶出厂的缺德事。(2)新工人工资、奖金远远低于我们这些老工人;(3)更重要原因是我们这些老工人了解厂方内幕细节太多而新工人不了解厂方内幕,厂领导想贪污腐败就容易的多了。
    
    这样利于他们厂方一小撮领导“贪污腐败”迅速成为大富豪,根本没有为国家排扰解难,倒是向社会甩出了一个大包袱(将我们这些老工人赶出厂)远大于厂方解决的城镇待业青年就业安置,厂方一小撮领导“腐败贪官”才是最终的“既得利益者”!
    
    我们找厂领导说理,厂领导开始跟我们说好听的:“你们发扬发扬风格吧!让有困难的人上岗,你们先回去歇着吧!如果你们愿意可以无止期的歇下去。”可是哪个下岗职工不困难呢?最后,厂领导干脆来横的:“这厂我承包了,我就说了算,你们爱哪告就哪告去!”
    
    当时我们脑海里根本就没有维权意识,建国以来我们的党中央处处以人民的利益为重,人民信任共产党,相信党中央会为人民谋福利!我们才会含泪走向一个新的陌生的环境去自谋生路,当厂领导在美丽的霓虹灯下搂着小姐举杯畅饮的时候,我们却愁眉苦脸地在昏暗的路灯下摆地摊,挣钱养家糊口,艰难度日。我们就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厂方还千方百计搜刮我们钱财。1994年10月中旬,厂方把我们叫去,拿出一个早已写好的《停新留职合同》逼着我在上面签字,并且按照他们写好的《停新留职合同》第三条规定:交纳“养老保险金、住房公积金、公司管理费等每月标准60元,一次性交清1994年5月至12月份,总计8个月,480 元”(放假期间,厂方不准职工出去干活。工人要是去自谋生路,不管做什么,即便摆地摊,也要交停薪留职费。交费标准还各不一样,最高的交100元/月。工厂领导就是这样卡要职工钱财的),在我交钱的那一瞬间,内心深处即痛苦又痛恨,同时也无奈,也就是那一刻我同时在想,他们收我这480元是否合理?我该不该交?
    
    1993年到2000年8年间,厂方对待全厂工人的待遇不同,同是下岗职工,发放生活费,有的人多,有的人少,我和一些工人一分生活费都没有领到! 2000年,厂方又找我们收养老金,收费数额也不同,有多有少。93年的新工中下岗的人,领着生活费,还不交养老金,我们老职工什么都没有,却还要交养老金。
    
    这一切完全违背了《劳动法》所规定的“同工、同酬、同等对待”之原则,因此我决定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2000年2月24日,我来到了西安市劳动局群众信访处,当接待我的领导听完我陈述后,极为重视,当即开了“市劳信字(2000)第095号”群众信访处理单。我拿此单回厂后,厂经理接待了我,谈话后经理明确表态:“你的养老金不再收了。关于你提出的生活费问题,我和其它领导研究后再说”。在随后的日子里,我多次找过这位经理,他却以种种理由推拖。2001年2月6日西安市劳动局给我发放了下岗证。2001年后,开始给我发放生活费,发到2003年5月。以前的指(93年~2001年)全都没给。这就是我第一次维权的结果。
    
    根据2004年12月30日,西安信力石棉制品总厂《职工安置方案》写的很清楚:“对行业内110家企业2003年生产统计情况进行汇总,情况表明:摩擦、密封材料行业2003年继续保持高速增长。2003年比2002年增长32.6%……”然而产业前景如此美好的西安信力力石棉制品总厂却“经西安市建材工业总公司批准已于2003年6月与新兴地产合资成立信力摩擦材料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其中新兴地立现金投资300万元占股权76%,西安信力石棉制品总厂实物投资108万元,占股权24%……妥善解决了60多名职工的就业……”产品、技术、市场、工人等一切都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厂并没有到穷途末路,面临破产的地步,新兴地产凭什么来作爷爷(占股权76%)?我们凭什么就作孙子(占股权24%)?国有资产流失其中猫腻只有领导们知道,自我进厂当工人至今,石棉制品厂(摩擦密封制动分厂)的厂长(经理)一任又换一任是怎么来的,又是怎样走的,全由上级调派,我们工人全然不知,我们没有选举权,因为厂长(经理)不是工人选举的,自然不受工人监督,我们没有监督权,因此厂长(经理)完全可以不考虑工人的利益,只需看上司的脸色行使,他们腐败贪污,损害国家和工人利益的事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然而在2003年到2004年分厂打着交养老费的幌子大肆搜刮。我们职工少的可怜的保命钱,并且收取的养老费同等条件下却因人而异,从2600元到 7921元不等。这次让我交纳2600元,不交纳后果自负。对此收费我有所怀疑,要求有个明细算法,反遭无理拒绝!为此我开始暗地咨询相关部门发现厂方完全违反国家相关政策法规,违反国家政策法规向职工收取了企业单位应交纳的全部费税后,还多收很多。同时我暗地走访同厂职工,发现全分厂职工的合法权益全部受到侵害。依照国家法律政策规定,厂方应为全体职工交纳的“并轨费”拖欠多年至今没有交纳,导致17名退休职工无法领到国家给予的正常退休金约500元,只能领到234元(西安市低保230元,仅高出低保4元)的退休工资,于是大家一起找厂方讨说法,结果遭遇野蛮对待,工人们愤怒了,集体将厂大门封堵了两天,厂方答应为职工交纳“并轨费”,但是厂里已在运作改制,迫不得以决定按照法律政策解决我们这部分职工。腐败贪官还不放过一切机会在可怜的职工身上刮油,胁迫职工签订一份内容违法、没有公章、没有经办人签字的一张单方协议,协议却不给职工。同时,要求我们交5000元“并轨费"。我拒绝交纳,要求签订合法协议,了解5000元“并轨费”的明细以及93-98年的相关政策文件,厂方腐败贪官却造谣诽谤我,说我无赖不想交纳,因我不交纳就不给大家办理,也有工人开始相信怀疑我!职工怕厂方再生事端为我交了5000元,签订了协议。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我不得已拿了两瓶93号汽油泼在自己身上,现场被工人哭着抢下了打火机。110也出了警,我们工人正义的维权行为得到了西安电视台的声援,2005年1月27日下午6时20分,西安电视台《西安直播》节目曝光了西安石棉厂的腐败内幕。厂方在舆论界的压力下,退还了多收职工的一部分,也为工人补办了该办的一部分福利。从某种意义上讲我的抗争获得了胜利!可是从此我却成了厂方的眼中钉肉中刺,厂主对我的打击报复也从原来的赤裸裸地霸道转变成阴险歹毒,厂方当着上级对我是一种态度,背着上级对我又是一种态度,阴奉阳违。
    
    虽然2006年1月13日厂方给我送来两个《通知》,但是通知没有清楚的说明问题。倒是在我上访过程中至今还违法向职工收取企业部分费用外多收职工养老金几百元。并公开打击报复我,以种种理由胡说八道,不给我办理内部退养,不给我发放生活费。
    
    西安市石棉制品总厂(磨擦密封制动分厂)
    职工:桑文英
    2006年2月14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