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就媒体社会责任与"第一财经"秦朔老朋友交流-"请不能拿别人的棍子打击新闻自由"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9月06日)
    
    
     秦朔老朋友: (博讯 boxun.com)

    
    作为老朋友,前些日子还在北京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听您演讲,觉得老兄是人才难得,可是为什么在对富士康起诉这件事上,你们居然可以置天下人的议论而不顾,而私下与富士康握手言和、相互吹捧"值得尊敬"了呢?
    媒体尽社会责任有什么过错呢?如果媒体言论和报道有什么过失的地方,那么媒体本身所具有的社会责任感就因此给予否定,媒体揭真相就变成有过错在先,这不是强盗逻辑又是什么?或者换一句更直接的话说,媒体尽社会责任,难免会被暴露出有问题,用强盗逻辑来解释,不但黑白可以颠倒,真相置之不理,媒体还因此受到打击,以至于媒体所争取和坚守的新闻自由也就站不住脚了。
    所以,我不敢想象,一个没有新闻自由的社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社会;一个没有媒体所洞察和了望的政府,又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政府。
    一个媒体,自称"第一",却又"自认其罪",做不出"第一"的样子来,人们该怎样期待这样的媒体为社会尽到责任。
    关于被富士康起诉"第一财经"事件,我一直觉得"第一财经"处处被"捉弄媒体太可恶"的富士康牵着鼻子走:
    一、起诉3000万,冻结记者私人财产,是富士康干的;
    二、把起诉金额由3000万降低到1元,改为起诉报社,也是富士康干的;
    三、撤诉是富士康所玩弄的手段;
    四、对手与对手握手言和,也是富士康的语言;
    五、富士康最后胜利了,真相(是否血汗工厂)被搁置一边,甚至双方最初的争议焦点(劳工权利)都被巧妙地掩饰过去了,富士康是大赢家。
    六、表面看,富士康还是值得同情的受害者。
    事实上,我们回顾往事看到,谁真正值得尊敬:
    一、富士康有对劳工不公正,甚至有违法的地方,不管富士康是不是够格"血汗工厂",这家企业的声誉已经受损,在真相没有完全揭示之前,是称不上值得尊敬的企业;
    二、"第一财经"及其记者翁宝和王佑在最初的表现,确实是为了尽到社会责任而承受压力,但不能因为有压力有诉讼而停步,而应该继续追击,联络富士康的员工,前员工,甚至不惜卧底,也要把真相继续搞清楚,真相面前,谁是谁非,谁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可现在,"第一财经"居然与"富士康"双赢了,我就怀疑您秦朔代表报社收了对方多少钱(广告或赞助),从此封口,担当一个所谓的"受人尊敬媒体"的虚名,事实上,无论是翁宝编委,还是记者王佑,甚至秦朔本人,都已经输定了,不但你们等于承认前面的报道有问题,承认没有尽到社会责任,而且你们后面的表现,都是让自己站不住脚的,都是自毁剩余,让"第一财经" 给大众的好感,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假如你们双方拿事实真相说话,真正进入司法程序,甚至你们被法院判决败诉赔偿1元钱,你们也都不会像现在输得那么惨。
    三、今后,富士康更加嚣张了,他们钻了大陆没有新闻自由的空子,而且为自己制造了一个"蒙冤"的角色,其实该企业通过如此"恶行"更严厉地打击了大陆媒体争取新闻自由的现状,成为恶的先例,或许以后更多的媒体不敢尽社会责任,更多的企业以此方式打击新闻自由。
    秦朔老朋友,以老兄在《南方窗》的经历,和以往对新闻自由的向往过程,我知道向往新闻自由的媒体人在中国生存是无比艰难的,但我们不能忘记了媒体若没有争取新闻自由这个前提,媒体就是喉舌,就是宣传工具,就毫无社会价值可言。所以说,我有点怀疑与富士康握手言和是不是您秦朔的本意?因为你们在上海这个全中国争取新闻自由最艰难的地方之一办承担社会责任的报纸,出现什么样的结局都有可能。当然,这虽然可以理解,但也是最可怕的。
    新闻媒体,应该尽力尽到社会责任,这是常识,秦朔老兄比我更能讲很多,但是我们不能说假话,甚至我们可以让沉默来换取不说假话的权利,比如"第一财经"可以不与富士康签署所谓的"私了"协议,可以不互相吹捧--再说刚刚出道的"第一财经"毫无值得吹捧的资历,难道是富士康被迫让"第一财经"说违心的话吗?
    说实话,富士康这一着棋,让"第一财经"丢尽了脸面,也让所有声援"第一财经"的人觉得窝囊,真相可以不去追究,真话可以不说,而且你们居然可以和掩盖真相的人握手言和,你们这样的媒体只能说是宣传品,不能叫真正的媒体,你们很难赢得大众的信赖,大众很难通过你们获得对整个社会的公信力--若言重了,也请原谅。
    秦朔老朋友,此后你们能否有可能以退为进,改变自身的不利处境,让"第一财经"找个更好的台阶下,一是对社会有个说得过去的交代,二是对得起你们的读者呢?请认真地想一想。
    我不期望,2007年的"第一财经"堕落到"负一财经"的地步,毕竟,你们是媒体人,不是私人企业,不能置公众舆论而不顾,更不能拿起别人的棍子,助纣为虐,替别人打击自己的新闻自由。
    
     老朋友,即将卸任的中国海洋报记者站长 昝爱宗
     2006年9月6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不服海洋报发2006年第19号文件决定并强烈抗议
  • 昝爱宗被杭州公安处罚并指为"散布谣言"的文章汇编
  • 昝爱宗8月25日向杭州市公安局递交行政复议申请书
  • 昝爱宗:温家宝亲眼目睹山东政府强奸陈光诚
  • 昝爱宗:请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保护说真话记者(图)
  • 继昝爱宗后,浙江又处罚一出版社编辑(图)
  • 昝爱宗记者证(组图)(图)
  • 昝爱宗被杭州市公安局传唤、拘留和处罚的书面资料(图)
  • 昝爱宗:为了真相,失去自由 / 余杰
  • 国内外人士联署声明:强烈要求浙江当局迅速释放昝爱宗
  • BBC:记者昝爱宗 报道萧山教堂事件被拘留
  • 保护记者委员会关于昝爱宗的声明
  • 记者无国界呼吁立即释放昝爱宗先生的声明
  • 独立中文笔会就会员昝爱宗被杭州公安局行政留的紧急声明
  • 温克坚: 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 萧山事件与说真话记者昝爱宗维权大事记/周天亮
  • “萧山7.29事件”致杭州公安局吴鹏飞局长的紧急呼吁公开信/昝爱宗
  • 昝爱宗:请浙江省调查并公布杭州萧山区政府"7.29暴力拆除教堂"真相
  • 昝爱宗: “光明之子”陈光诚战胜世界上的恶--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陈光诚赞美
  • 昝爱宗:新闻记者的职业化进程:中国必须走新闻自由之路
  • 昝爱宗: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是制造腐败的制度和没有执政能力的官员
  •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余杰
  • 强烈要求浙江当局迅速释放昝爱宗:最新签名
  • 昝爱宗案,政府应当“莫以恶小而为之” /王荣清
  •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 昝爱宗,敢说“皇帝没有穿新衣”,关起来!/陈树庆
  • 《江选》出版:还有多少人相信江泽民?/昝爱宗
  • 北京朝阳法院是可耻还是不要脸?/昝爱宗
  • 昝爱宗:关网站禁信仰打压言论自由岂止丧心病狂—强烈抗议萧山政府对基督教徒使用暴力
  • 昝爱宗:不光地震可怕,人祸导致的政治地震更可怕
  • 昝爱宗:丧心病狂的恶制度伙同合法的土匪:杀人无数,制造人间悲剧
  • 昝爱宗:现实容得下你们把炸药包扛在肩上吗?
  • 昝爱宗:读傅国涌新书《笔底波澜》
  • 昝爱宗:"六四",今晨的雨滴答滴答"哭泣"个不停
  • 昝爱宗:用“鸵鸟心态”维持现状太危险- 兼与龙应台女士交流
  • 昝爱宗:恶搞与被恶搞的意大利总理
  • 昝爱宗:周叶中能否把说不清楚的事情说清楚
  • 昝爱宗:中共如何不“培养”下一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