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三)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9月05日)
    
    
     (博讯 boxun.com)

    
     高智晟女儿短暂摆脱跟踪披露真相
     高智晟被囚半个月来世界各地呼声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08,31)
     上篇报道了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8月15日被从山东姐姐家绑架,三天后,新华社说,北京市公安局周五,也就是8月18日发布消息:因其涉嫌犯罪,已将高智晟拘留问话。
    
    *高智晟的女儿短暂摆脱跟踪披露真相*
    
     8月26日,高智晟十三岁的女儿格格摆脱了跟踪的警察,向外界披露了8月15日以来,母亲耿和与她和三岁的弟弟天宇的处境。格格于第二天,也就是8月27日被送回家里。
    
     了解事件经过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说:“格格把这十一天来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外界。15日上午十点零六分,格格和她的妈妈在高律师家附近的理发店,被那些人扣留、搜身。有三、四十个国保便衣,用摄像机、照相机,那种非常专业的很大镜头的专业设备,对他们进行跟踪拍摄。
     理发店离她家很近,但是还是把他们分别押上车,开向她家住的地方。到了她家的时候,出示了传唤证明,还有搜查证,就开始翻箱倒柜搜查。
     对格格她们采取行动这个时间,也恰好是山东方面把高律师姐姐家电话线切断的时间。
     在格格家里的那些人把高律师所有的手稿、法律方面的文件、上访人群留下的各种材料,还有他的账本,名片册、手机、摄像机、数码相机、笔记本电脑。。。这一切,按格格的描述就是家里两百块钱价值以上的物品,除了电视机之外,基本都搬走了,把家里所有找到的存折全拿走了。
     警察走之前跟耿和说,给你留下两百块钱作生活费用,如果你需要更多,就要向警方提出申请,我们会从你的钱里取出来给你使用。
     耿和从开始时就表示了反抗,她进行了将近三天的绝食,这也迫使警方间接对她承认。。。因为要稳定她的情绪,警方说‘你的丈夫是在北京’那些警察还跟她说,高律师没有绝食,身体状况很好,精神状态也不错,每顿饭吃的比他们两个人都多。对这点,格格讲过,高律师虽然是一个很高大的人,但是饭量并不大,所以她从这一点上判断警察在说谎。
     三天以后,警察就分班。二十个警察,十六个女警,四个男警,每组五人,每班八个小时,他们监视得非常严,耿和做任何一件事都是完全没有隐私的。而且他们对床铺下边、地毯下边,都搜了个干干净净。
     耿和有时为了避免一些纸上的东西落到他们手里,不得不撕成碎片,暗中就着饭自己吃下去。每天不允许他们外出,饭菜是由警察轮班出去买回来。那些警察往往自己点一些爱吃的东西,有时把剩菜剩饭弄在一起给他们带回来。这些东西令格格感到非常恶心,小天宇没办法,因为小孩子对饿的反应是非常直接的,在喂给小天宇的时候,妈妈和格格都觉得心里很难受。”
    
     胡佳先生接着讲了格格在26、27日两天的经历:“她在外边漂流了一天,傍晚的时候,到了朋友的家里,住下,在周六晚上、周日的上午,都有过电话和耿和的交流。耿和的精神状态稍有改善,也鼓励格格在外边这样待一段时间。
     但是到这天晚上九点的时候,事情发生了逆转,耿和打电话给我的朋友,也跟格格通话了,话语里是在责备格格为什么跑出来,为什么要对外边讲那些事情,不知道妈妈给警察写过保证书吗?但这个期间我们也确认,耿和讲这些话的时候,她身边是有警察的,所以,尽管格格哭得很伤心,我的朋友夫妇两个人还是把格格送回家了。他妻子一路上给格格很多安慰,两人一道把格格亲手交给耿和。
    
     在这之后,我突然接到滕彪打来的电话,说我那个朋友被带到小关派出所去了。我再跟那个朋友用手机短信联系,从十点多一直到十二点多种,那个朋友给我发回了短信,告诉说他的确是在那里被传讯了。从小关派出所出来以后,再回到他家所在的双榆树派出所那里去,对他进行讯问。从他的短信中判断,压力不小。
     快到两点二十分的时候,那个朋友说他出来了。”
    
    *西城区法院审理晟智所案已超期限*
    
     在以前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报道了高智晟律师曾经于2004年12月31日和2005年10月18日先后发表致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2005年11月30日,由高智晟律师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
    司法局停业一年。
     2006年4月4日,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递交了对北京市司法局的起诉状,要求撤销北京市司法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西城区人民法院受理了这一案件。
     将近五个月过去,我采访了受高智晟律师委托的这一诉讼的代理人、在北京的李和平律师,问他关于这一案件,现在西城区法院有没有回音。
     李和平律师说:“没有任何回音。我也向他们问过,他们说让我等法院的通知,现在他们也不通知,承办法官是谁也不知道,已经严重超过了行政诉讼法规定的期限。”
    
     *呼吁与签名*
    
     8月18日,在美国的《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先生等人发起的《强烈要求立即释放高智晟的紧急呼吁书》,到北京时间8月31日凌晨三点钟,已经有海内外人士八百四十八人签名。
     8月19日,在北京的作家、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先生和“六四”难属丁子霖女士等人发起《关于高智晟律师被捕的声明》,敦促中国当局立即释放高智晟,依法保障高智晟的各项公民权利。已经有海内外人士五百八十二人签名。
     8月22日,由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在狱中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旅居瑞典的女作家茉莉等人发起的《强烈要求北京警方停止侵犯高智晟律师家人的住宅权和人身自由的呼吁书》,已经有海内外人士五百五十六人签名。(以上三项统计,于同一时间)。
    
    * 访山东孙文广教授*
     参与签名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发表谈话:“通过高智晟律师的维权活动,看起来他就是中国的良心了。对他的拘捕是对中国维权力量的镇压行动。我们当然要表示强烈的抗议。
     国内的维权律师、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对这次对高智晟律师的拘捕表示抗议。
     大家会看到,中共这样的镇压是逆历史潮流而行的。对高智晟律师的家人,夫人、女儿、儿子,把他们关在家里,而且关他们的人员住在他家,这是严重侵犯人权的现象,是非常无耻的。
     高智晟律师和他的家人并不是孤立的,大家都在关心,大家都在声援。”
    
    *访广西杨在新律师*
    
     因参与维权活动,今年3月被解聘的广西律师杨在新先生8月18日前往山东沂南,想旁听陈光诚案开庭。他被警方拦阻,又被打昏,后来送回广西。
     得知新华社发布消息说对高智晟拘留问话或说拘留审查,杨在新律师说:“没有这种说法,拘留有‘刑事拘留’、‘行政拘留’这两种。”
    
     问:“刑事拘留期限是多长时间呢?”
     答:“最长不能超过三十七天。”
    
     问:“行政拘留呢?”
     答:“行政拘留最长是十五天,有时候可以几个事情并罚,也可以弄到二十天左右。”
    
     谈到高智晟律师被拘捕,杨在新律师说:“出现这个状况,可能中共想对我们维权律师们进行打压,打压是无所不用,形势比较严峻。但当然现在也是一定要通过各种途径营救高律师。还有,要把这个维权运动继续往前推。
     我们的活动都是在宪法和法律框架内进行,因此我们心里还是很坦然”。
    
    *访深圳作家赵达功先生*
    
     参与签名的自由撰稿人、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住在深圳的赵达功先生说:“我今天签名就是专门抗议对高智晟的家人进行监禁,甚至公安人员住到他家里。这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理所当然是要受到谴责的。这说明共产党执政现在已经感到了危机了,社会矛盾非常尖锐,群发事件越来越多,维权人士、异议人士都越来越活跃,越来越引起社会的同情、关注,引起国外组织和个人的关注。
     高智晟的事我觉得当局非常紧张,海内外的反应也非常强烈,高智晟的被捕从法律上、程序上都是有问题的。共产党根本不遵守游戏规则,他害怕的就是知识分子和维权人士结合起来,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
     我希望所有的听众都关心中国的事情,尤其是政治事件,关注你周围发生了什么,不能大家都无动于衷。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说是公民,其实我们没有一点公民的权利,每个民众都应该争取自己的公民权利、宪法赋予的权利。”
    
     问:“如果都无动于衷会怎么样呢?”
     答:“那就让当局更加肆无忌惮,更加能侵犯所有民众的利益。所以当侵犯别人利益的时候,自己应该来关注,不觉悟,民族就没有希望。如果大家都关注这个事情,中国的事情就好办了,怕的就是麻木不仁。
    
     我们密切注视着当局下一步的举动。
     希望高智晟能够坚强,在狱中能坚持自己的理想、信仰。我也希望全国的律师界能够学习高智晟律师这样大无畏的精神,尽到作一个律师的责任,为维护无权无势的弱势群体的利益而和强权进行斗争。”
    
    *访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先生*
    
     8月19日下午,香港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港支联)举行游行,要求中共释放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和维权律师高智晟。
     港支联常委、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先生说:“我们支持高智晟律师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是大陆维权律师的代表,受到中共政府的迫害,所以我们就比较重点关注他。其他我们也是关注,像郭飞雄也是一样。
     我看中共现在要把维权运动压下去是因为在他们政府里面绝对的权力造成绝对的贪污,贪污太厉害了!几乎是在所有社会生活里面都有一个维权的事,维权几乎是一个运动了,当局感到很大的威胁。
     这是一个很悲哀的事,为什么中国人要把中共写的宪法里面赋予他们的权利去实现,要被中共政府去打压呢?”
    
    *访住在瑞典的作家茉莉女士*
    
     流亡瑞典的女作家茉莉说:“当我谈到高智晟律师被拘留的消息,感到非常震惊
     一方面,我知道这是严重的人权侵犯,中国政府当局所做的事情违反他们自己的法律,对高智晟本人以及他的太太孩子都是非常不人道的。
     另一方面,我又觉得这是高智晟律师求仁得仁的一个事件,他正在付出一个民权领袖必然要付出的代价。在两、三百天里,他不断遭到跟踪、围堵、漫骂、殴打。。。但是他仍然接连不断、毫不留情地揭露中国共产党的一些罪恶,而且也以一个个具体真实的案例批判共产党,不断的给胡锦涛写公开信。他这麽勇敢,是早就作了这个准备。
     高智晟事件让我们发现,这个社会已经无人安全。只要你还保持着正常的良知,发出正常的呼吁,你就有牢狱之灾。就像师涛那样,只是发出一封信,就成了阶下囚,除非我们去作行尸走肉,对社会、对他人都不关心。
     我刚看到国内学者徐友渔写的一篇文章,他说他作为普通的科研人员,没有参加过社会上的维权运动和异议运动,但是他同样受到限制和约束。
     中国人好象避免不了这两种命运——一种就是当局通过政治高压,使人们陷入冤狱,丧失人身自由,杯葛共产党的都会陷入灭顶之灾;另一种就是人们干脆不管政治,沉溺于感官享受,满足肉体的欲望,失去精神自由。
     如果要摆脱这两种命运,就要作一个健全的人,就需要我们关注高智晟被抓的这一类的人权事件,为自己争取到作人的基本权利,使人活得像人。”
    
    *访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先生*
    
     在美国的法轮功发言人,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梅森学者张而平先生说:“实际上,高智晟律师他所行使的一个律师的责任、权利和义务,在任何一个开明社会、民主社会里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替被压抑的声音来发出正常的声音。
     在中国呢,维权律师也好,群众也好,都不能有真正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的这种表达的声音。
     在中国,有很多法轮功学员通过电子邮件、网络发材料,呼吁营救高律师。我们也希望其他的善良人士和中国社区的团体能加入,一道维护正义。
     高智晟律师这个人真是了不起的,在法轮功问题上,中国几乎没有几个律师敢站出来说话,人们会记住他的。”
    
    *美国国务院表示抗议*
    
     8月18日,美国国务院对中共当局拘捕高智晟以及对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审讯表示强烈抗议。
    
    
    * 访资深民运人士魏京生先生*
    
     在美国的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先生说:“高智晟律师被拘捕的当天,我们和美国国务院、国会都进行了联络,美国政府也有一个比较强硬、比较公开的态度,人们也关注到胡锦涛政府的倒行逆施,最近做得比较过分。
     我们希望国际社会的压力对尽早释放高先生有所帮助。另一方面希望国际国内更多的中国人大家更多的去关心这件事情。
     海内外的华人,很多朋友也在强烈的呼吁,我想对营救高智晟先生是有相当作用的。”
    
    *访资深民运人士徐文立先生*
    
     美国布朗大学教授,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召集人徐文立先生说:“我们一直对高智晟和他的亲属所遭遇的中共对他们的迫害非常关注。当然,其他全国各地的维权人士、异议人士遭遇的被警察殴打的情况是非常令人痛心的。
     我认为高智晟律师确实是中国律师的良心,特别是他对于法轮功这个群体所遭受的这种残酷迫害他的挺身而出。大声为他们辩护、讲话,非常之难能可贵,所表现出来的勇气是非凡的。
     我们高度的关注着高智晟先生的命运,希望中共政府也能够理性地处理高智晟的问题,尽快释放高智晟先生,同时解除对他们家庭的迫害、困扰。也希望中共政府不要把自己推上一条绝路。”
    
    *访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先生*
    
     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先生谈他们为营救高智晟律师所做的一些工作。他说:“我们迅速的通知了包括白宫、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在内的美国政府相关机构。我们也发布了声明,希望全世界的良心人士、特别是基督教教会能够行动起来,为高智晟的获释作出努力。”
    
    *访旅居德国的学者仲维光先生*
    
     旅居德国的学者仲维光先生说“听到高智晟被拘捕的消息,很多侨团都纷纷作出反应。从民运色彩的民主中国阵线,它的总部(在德国)和分部都发表了声明,全德全联也马上发表了声明,并且这两个组织都立即和德国社会进行了密切的联系,通知他们认识的德国政党人士、议员,以及德国的人权团体。
     大家相信高智晟先生的事件一定会引起欧洲和德国社会的更强烈的关注。”
    
    *访在澳洲的民运人士秦晋先生*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主席秦晋先生说:“我当即就起草写信给澳洲政府和澳洲国会议员,要求他们关注高智晟这个事情。昨天上午十一点钟,我和张晓刚两个人在悉尼领事馆前,还有两个人,陶文红(音)和沈义先(音)去了,都是我们澳大利亚民阵的成员。我们一起到了领馆门前,提交我们写给中共悉尼领事馆总领事的一封公开信,里面一个年轻的领事将这封信往张晓刚身上一扔,转身就走了进去。之后张晓刚就跟我表示,他要再去邮局,用挂号信再寄进去。
     澳洲时间8月22日,我们澳大利亚悉尼和墨尔本两地的民运朋友同时到中国驻外机构表达我们对高智晟先生的支持和对中国政府这一行径的职责。”
    
    *访在加拿大的民运人士、作家盛雪女士*
    
     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旅居加拿大的记者、作家盛雪女士说:“高智晟在国内被抓捕,我们知道这个情况,很多人都表示非常震惊、气愤,我们当天就决定必须要发出声音来。转天的时候,就在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前举行了一个示威请愿活动,也同时作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我们主要表达的是,高智晟律师作为一个中国公民,长时间以来他所做的一切,完全是在为中国普通民众争取权益,不但没有错,而且他做的非常好、非常对。
     中国现在需要多一些像高智晟这样的正义勇敢之士。
     在其它几个城市,也都陆续举办了这样的声援行动,像多伦多、温哥华、卡尔加利。。。我也看到了美国的许多城市也陆续在举办,像纽约、洛杉矶等等。
     我相信,高智晟的被捕会引起海内外持续不断的抗争行动,中共政府如果连像高智晟这样的人都抓的话,那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安全的。
    
     “心灵之旅”节目是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节目网页“心灵之旅”专栏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该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直接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七)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六)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二)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一)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五)
  • RFA张敏:郭飞雄第三次被警方殴打-法律工作者就此发表谈话
  • RFA张敏: 八 月 的 纪 念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九)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四)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二)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三)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 ( 之一 )
  • RFA张敏:病中胡佳的感叹与呼声
  • RFA张敏:关注下落不明已五十多天的陈光诚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八)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七)
  • RFA张敏: 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六)
  •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十)
  • RFA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