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被杭州公安处罚并指为"散布谣言"的文章汇编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8月31日)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博讯 boxun.com)


汇编者:锡山
    

昝爱宗2001年从北京回到杭州工作,到2006年,已经是第六个年头了,当了多年记者,前后写了无数篇文章,但其中有三篇被杭州公安指为"散布谣言,扰乱秩序"的文章,现收集汇编如下,算是教训,又是一个经验,或者是一个争取言论自由过程中的一个记录。
    

第一篇:《严打,新的恐怖主义》
    
    背景:2001年10月1日晚8点,在浙江省杭州市,昝爱宗为了庆祝新世纪第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节和中秋节,与检察日报社《方圆》杂志主编及有关法学研究人员一起,在网上(检察日报社正义网法律写作社区(www.lawfan.com)共同探讨"严打"政策利弊,针对现实中公安机关因执行"严打"政策而存在的"抓人定指标"、刑讯逼供致死人命而造成冤假错案、"刑讯有功论"等现象,展开讨论。昝爱宗当时提交了一篇题为《严打,新的恐怖主义》的帖子,并转贴在亿龙网西祠胡同(www.xici.net)
    上的"浙江传媒论坛"上。
    2001年11月30日,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区分局作出下公(治)行决字{2001}第8501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认为昝爱宗2001年 10月1日在网上发表文章"严打,新的恐怖主义",违反了《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第五条之第(五)款规定,认定昝爱宗"利用国际互联网制作、复制、传播、捏造事实,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信息",并作出下公(治)行决字(2001)第8501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处行政警告及 5000元的处罚。前后,昝爱宗经过听证、行政复议和一审、二审等法律程序,都以维持原处罚告终。
    2002年8月21日,昝爱宗以公民身份将一封捍卫言论自由权利的行政申诉信,挂号邮寄至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收,至今已满4年,况且肖扬仍在担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却没有得到他及最高法院的丝毫回复。更别谈受理这一申诉了。民告官,难于上青天。可以说,昝爱宗想当公民,但国家和政府不给予他公民待遇。
    
    《严打,新的恐怖主义》全文:
    起这个题目似乎有点耸人听闻,其实在中国,在中国特色的大帽子下,又有几个人把耸人听闻的事情当作耸人听闻的事情来看,上个世纪初的人血馒头现在还热着呢,麻木的人们把悲剧当作喜剧看,只要把自己"摘"出来,似乎为正义而死,被人冤枉致死,都是一样的。至于严打的利于弊,大众中的人有几个在乎呢?有什么样的土地就长出什么样的庄稼,报纸上不乏严打就是好就是好的一样的腔调,甚至有警察公然对媒体记者声称:刑讯逼供,没有几个(犯罪嫌疑人)不招供的。这也是一种严打。至于有没有冤假错案,一朝天子一朝臣,每年成为事实的冤假错案那么多,又有谁去纠正、承担责任呢?
    严打,就是新的恐怖主义,或许我说严重了,但我还是要说下去,对于某一个被冤枉的个体,这样的严打这样的恐怖主义就是100%的犯罪,有多少起冤枉事件就有多少起犯罪。
    严打的冠名使我想起1927年国民党反动派大肆杀害共
    产党人喊出的口号"宁肯错杀一千,不能放走一个"。现在是和平时期,严打这样一刀切,一锤子买卖,难道不是一种恐怖主义?
    严打使我想起一首民谣,政策法规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对于某些犯罪嫌疑人来说,初一赶上严打,有可能罪加一等;如果这个犯罪嫌疑人幸运,赶上十五宽松的政策,就有可能免于刑事处分。这并不是夸张,也不是黑色小说,确实每年都有这样的事实存在,只要有严打就有这样的幸与不幸发生,严打多存在一天,法律的正义与公正就会受到挑战,法律的权威和神圣也有随时有坍塌的可能。
    严打,可怕的严打,幸与不幸都在其中,让这样的恐怖主义披上合法的外衣,天下还有哪些称得上法律的净土?
    严打,新的恐怖主义,需要每一个生活其中的人提高警惕。
    没准,其中的你、其中的我、其中的他,就成为严打的牺牲品。
    (全文连标点符号700字,处罚5000元)
    

第二篇:《请浙江省调查并公布杭州萧山区政府"7.29暴力拆除教堂"真相》

第三篇:《关网站禁信仰打压言论自由岂止丧心病狂——强烈抗议萧山政府对基督教徒使用暴力》
    
    背景:
    2006年8月11日至18日,信仰基督教,身为《中国海洋报》驻浙江记者站站长的昝爱宗被当地公安局以"散布谣言,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行政拘留7天。而其被迫失去自由的真正原因,是他在网路上披露了浙江萧山警方7月29日暴力拆除基督教徒自建的教堂而引发官民冲突。
    此前的2006年8月9日,中国海洋报社下发2006年第16号文件:"经研究,昝爱宗同志不再担任浙江记者站记者职务。"2006年8月4日下午,杭州市公安局网络监察分局对昝爱宗实施传唤,并扣押其电脑主机,要求其最近不能离开杭州; 2006年8月11日中午,杭州公安局网络监察分局以"散布谣言,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对昝爱宗行政拘留7天。2006年8月25日,昝爱宗和代理人李柏光前往杭州市公安局递交行政复议申请书,已被受理,要求进行复议。
    
    《请浙江省调查并公布杭州萧山区政府"7.29暴力拆除教堂"真相》全文: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政府在7月29日(礼拜六)下午动用大批警察(包括武警),据说有数百辆政府等专用车,有大约3000名人参与,该区土地管理
    部门和城建部门具体负责组织拆除人员,动用大型掘土机等,暴力拆除建筑在萧山区党山镇车湾路村的一村民基督教聚会点——家庭教会所在的教堂,由当地众多教徒集资建造。
     据30日前往现场了解情况的基督徒透露,29日政府暴力拆除方和基督徒一方发生了严重冲突,有一女性基督徒被暴力致伤,"快要死了,因为医院都不收治了"。据说还有97岁老太太被打,有群众指政府暴力拆迁方"他们下手很狠的"。有群众反映有事件过后有四五十多个基督徒被抓,不知道被抓到什么地方去了。政府用暴力拆迁,动手打人,有人现场拍照和录象,录象和照相设备被打坏,有的用手机拍照,也被抓走了。周围群众很恐惧,不敢将偷拍的照片公开。30日有基督徒前往事发地,所乘坐的汽车牌照却被当地机关登记下来。
     萧山区委常委、区委统战部长邱有来8月1日公开表示"一个也没有受伤"。新华社30的发布新闻,称"整个过程未发生冲突和人员伤亡",只是"警方
    拘留两名闹事者"。事实上新华社是虚假报道,现场发生了严重冲突,政府派大量警力和暴力拆迁人员,强拆教徒们用于聚会和祷告的建筑物,"先动手打人",致使多人受伤,至今真相未被公开。事后,新华社和《杭州日报》、《萧山日报》的报道却都没有记者署名,而且也没有报道当天强制拆除的是什么建筑,可见是上级授意的"官方指定报道"。《萧山日报》这样报道:"7月17日凌晨起,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煽动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在没有办理任何土地报批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在党山镇车路湾村农民集体所有承包地上强行突击抢建一处占地3.99亩,面积820平方米的非法建筑。事情发生后,党山镇、村两级对有关人员进行教育和劝导,并向全镇群众发出公开信。区国土、建设等部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和《国务院村庄和集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等法规进行了政策宣传。但这些人员对此置之不理,仍然我行我素。""29日下午1点30分左右,在非法建筑工地现场,区国土、建设部门在有关部门的配合下,再次对有关人员进行劝导和教育。2点35分,施工人员撤出后,依法将非法建筑拆除。""当非法建筑被拆平时,围观的群众都拍手叫好。"
     据了解,用于建造聚会点的土地早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就曾是教堂,五十年代根据"形势需要"被改变成群众文化场所。萧山区委常委、区委统战部长邱有来称这块土地是"国有土地",将被用于"建设综合商贸市场",至于补偿,"1987年时就解决了"。
     8月1日,《联合早报》和《明报》等报道了这个事件,法新社引述香港人权组织的报道指出,这冲突事件共有20名示威者受伤,其中四名伤势严重。警方逮捕了五名涉嫌组织示威的领袖。报道还称"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约3000名基督教徒,为了阻止土管和城建部门工作人员拆除非法盖建的教堂而与约500名警察发生冲突"。事实上,当地群众看到有大约3000名警察,该报道则有约500名警察。
     自由亚洲广播电台以此题报道"建设中的家庭教会基督堂遭强行拆除":杭州萧山一座兴建中的家庭教会基督堂被指非法兴建上星期六遭到强行拆除。而来自民间的消息称,基督徒为兴建这座教堂多次堵路示威表达意见,事件另有内情。警方现正严控局面,当地人心惶惶。
     目前,在萧山区委有领导所言"一个也没有受伤"和新华社"整个过程未发生冲突和人员伤亡"的情况下,而独立记者们和海外报道所了解、披露的事实情况,明显不一致,有极大的差异。请浙江省有关部门独立调查杭州市萧山区政府暴力拆迁事件,积极救治伤员,惩处暴力拆除责任人,公开"7.29暴力拆除事件"真相,并向新闻媒体开放,允许公开报道。
     一个政府,应该以文明取信于民,以法治来取得成效,以公开来制约权力,而不是动辄采用暴力手段,推行强权政治。
     附:正在被暴力拆除的基督徒聚会场所
    http://www.xsnet.cn/gb/content/2006-07/29/content_750088.htm
     电话了解并补充消息:
     起因:当地政府批准该教会在另一地方造教堂,但教会认为在现在这个地方造(地段较好),政府说七天后给答复,但七天过去没有反应,教会视为默认,就自己开始造,事发时,教堂已造了相当大部分,上面有照片为证。
     过程中的几点使用暴力的情况:
     政府派出的吊车、推土机不顾房子上有人,强行拆除,以致有人摔下来受伤。
     警察用电警棍电人,然后扔到警察的车里带走。
     尚未使用的建筑材料,如楼板等,被敲碎捣毁,破坏,损失严重。
     另有一些教友被带走,不知道被拘在何处。
    
    
    《关网站禁信仰打压言论自由岂止丧心病狂—强烈抗议萧山政府对基督教徒使用暴力》全文:
    
     香港、北京民间合办的《世纪中国》网被关了,世纪沙龙论坛也"熄火"了。
     这是谁干的?混帐王八蛋们干的。
     这个网站在香港不会关,甚至在海南、广东或许会被整顿,但也不至于关,但到了北京却被关了,可见北京不是什么首善之区,而是首"不善"之区。真正的首善之区应该以恶为耻,而不是以恶为荣。
     但眼下的中国,能够称得上首善之区的,确实少而又少了。
     7月29日,浙江杭州萧山区政府率暴力队伍强拆基督徒民间自建的教堂,众多教徒受伤,还有很多名教徒被抓走。且不说这个教堂原址早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就建了教堂,只是说政府不能动辄以非法建筑为名暴力执法,而且至今掩盖打人真相,哪有"文明执法、科学执法、民主执法"的模样?
     8月1日,我和一些朋友指出根本原因,现在都是文明社会,共产党是执政党,也穿西装了,不能再和穿短裤、打赤脚的革命党时候一样了,难道共产党讲文明执法比讲"八荣八耻"还难?
     8月1日,共产党萧山区委常委、主管宗教事务的区统战部长邱有来说,7月29日的事情"没有一个人受伤"。这和新华社的调子是一样的,新华社也说"整个事件没有发生冲突和人员伤亡"。
     我们对此可以求证,打电话找当事人,网络上找线索,海外新闻上找被揭露的真相,如8月1日《南洋商报》引自英国路透社的电文称"中国证实拆非法教堂2人被捕20人伤。其实,还有多人被非法关押,不知道关到什么地方了。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也通过自己的渠道证实基督教徒在杭州萧山区党山镇与执行拆除行动的当局人员爆发冲突。据称有20人在事件中受伤。
     民间也有真实的事实记录:7月29日事发时,教堂已造了相当大部分,有照片为证。但政府执法过程中有大量使用暴力的情况,如政府派出的吊车、推土机不顾房子上有人,强行拆除,以致有人摔下来受伤。警察用电警棍电人,然后扔到警察的车里带走。尚未使用的建筑材料,如楼板等,被敲碎捣毁,破坏,损失严重。另有一些教友被带走,不知道被拘在何处。8月1日晚,有个别被抓的教徒被释放回家。
     而杭州当地的新闻媒体,却对此表现不良。《杭州日报》没有指明非法建筑是民间在建教堂,以及最初政府为什么不批准,原因何在,都含糊其辞,只是称"非法建筑"。《萧山日报》倒是明显站在政府立场上讲话,说什么周围有不明真相的人围观,现在是开放社会,到底谁不明真相?至于杭州党报下的《都市快报》19楼论坛,也是处处不让人发言。该论坛只是在"钱塘水涌"栏目留下一句话"萧山区党山镇在建教堂被政府拆除",有网友跟贴指中国"说什么信仰自由全屁话",以及萧山的论坛地址,但浏览时却发现这个论坛的内容已经被删了。
     网上还有网友表示支持教徒,有留言说"虽然说是违章建筑,但是去看看他们现在在聚会的地方,又小又低矮,而且是一危房。这种情况下,党山政府有帮忙解决问题吗?没有!而且在这一拆除过程中已有人员受到重伤,是被那些所谓的'武警'所伤到……"
     为什么这个19楼论坛不让人畅口说话呢?还是因为上面有个党在"抵挡人民的声音"。这个党是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呢?看看这个党领导下的党山镇党委政府的做法,以及当地警察的做法就可以明白了。前几天看到大陆的自称国民党"精神党员"的几位人士欲参选人大代表,据说他们要打出这样的口号"我们不是共产党员,我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只是不是共产党员,才能真正为人民服务,这不是嘲笑共产党不为人民服务吗?
     看看那个19楼论坛不让人说话,其"发贴规定"直接揭开了言论不自由的真相。还论坛警告网友:含有以下内容的信息,如发布政治话题,反动言论,张贴国家领导人的照片或讨论国家领导人的,帖子会被删,ID有可能被禁止或清理。其次才是散布淫秽、色情的。由此可见共产党怕议论国事,批评领导人,至于黄色,就是次要的东西了。
     建在萧山区党山镇的这座基督教堂,虽说未经过当局批准,但教徒们向当局申报,当局言说七日内批复但七日过后却不了了之,眼看没有下文,等不到消息的教徒们坚持要建,违约的责任是不是在政府身上呢?现在萧山区政府用大批警察暴力执行拆除行动,并所谓逮捕两名涉及建教堂工程的人士,这是不是发生在法治社会和和谐社会的正常现象呢?
     萧山区一名基督教徒女商人对记者表示,地方政府认为这个具经济价值的地段用来兴建教堂过于浪费。这样的政府是不是抢劫人民呢?
     明摆着的道理很简单,土地就是政府的财富,因为这个在建教堂所占地段位于一个工业郊区,当地已计划兴建一个商业中心,百姓的利益不足挂齿,在政府眼里也就算不了什么。
     政府要财富,民众要信仰自由,政府强大,百姓弱势,最后导致百姓被打压,受伤众多。
     一方面政府说"一个也没有受伤",一方面新华社说没有发生"冲突",而百姓又确实受伤,哪里还有真相和公正可言?
     政府的谎言加上实施暴力所透出的恐惧,谁能不敢到害怕呢?
     都说一个文明社会,不能反政府,但若这个政府是邪恶的代理人,而不是代表公正,那么是否能够不服从,或者反对呢?
     当然,人们要理性的和平方式反对政府,要让他们知道一旦他们沦为人民的敌人,他们的任何合法性都没有了,也就走向疯狂的末日了。
     希望萧山当局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和非法,早日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教徒,安排医院救治受伤的教徒,赔偿教徒的损失,保护教徒早日把教堂在原址建造起来,惩罚有关决策人和责任人,保护信仰自由,早日让真正的文明之光照耀在萧山这块土地上。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8月25日向杭州市公安局递交行政复议申请书
  • 昝爱宗:温家宝亲眼目睹山东政府强奸陈光诚
  • 昝爱宗:请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保护说真话记者(图)
  • 继昝爱宗后,浙江又处罚一出版社编辑(图)
  • 昝爱宗记者证(组图)(图)
  • 昝爱宗被杭州市公安局传唤、拘留和处罚的书面资料(图)
  • 昝爱宗:为了真相,失去自由 / 余杰
  • 国内外人士联署声明:强烈要求浙江当局迅速释放昝爱宗
  • BBC:记者昝爱宗 报道萧山教堂事件被拘留
  • 保护记者委员会关于昝爱宗的声明
  • 记者无国界呼吁立即释放昝爱宗先生的声明
  • 独立中文笔会就会员昝爱宗被杭州公安局行政留的紧急声明
  • 温克坚: 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 萧山事件与说真话记者昝爱宗维权大事记/周天亮
  • “萧山7.29事件”致杭州公安局吴鹏飞局长的紧急呼吁公开信/昝爱宗
  • 昝爱宗:请浙江省调查并公布杭州萧山区政府"7.29暴力拆除教堂"真相
  • 昝爱宗: “光明之子”陈光诚战胜世界上的恶--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陈光诚赞美
  • 昝爱宗 : 呼吁: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陈光诚
  • 昝爱宗:可怕的丛林规则:赢家通吃,弱家被通吃
  •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余杰
  • 强烈要求浙江当局迅速释放昝爱宗:最新签名
  • 昝爱宗案,政府应当“莫以恶小而为之” /王荣清
  •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 昝爱宗,敢说“皇帝没有穿新衣”,关起来!/陈树庆
  • 《江选》出版:还有多少人相信江泽民?/昝爱宗
  • 北京朝阳法院是可耻还是不要脸?/昝爱宗
  • 昝爱宗:关网站禁信仰打压言论自由岂止丧心病狂—强烈抗议萧山政府对基督教徒使用暴力
  • 昝爱宗:不光地震可怕,人祸导致的政治地震更可怕
  • 昝爱宗:丧心病狂的恶制度伙同合法的土匪:杀人无数,制造人间悲剧
  • 昝爱宗:现实容得下你们把炸药包扛在肩上吗?
  • 昝爱宗:读傅国涌新书《笔底波澜》
  • 昝爱宗:"六四",今晨的雨滴答滴答"哭泣"个不停
  • 昝爱宗:用“鸵鸟心态”维持现状太危险- 兼与龙应台女士交流
  • 昝爱宗:恶搞与被恶搞的意大利总理
  • 昝爱宗:周叶中能否把说不清楚的事情说清楚
  • 昝爱宗:中共如何不“培养”下一代
  • 昝爱宗:程益中走后,《新京报》不懂双赢
  • 昝爱宗:用“鸵鸟心态”维持现状太危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