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路:一个成熟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读《江泽民文选》有感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8月14日)
    
    
     这是我读《江泽民文选》的第一印象。 (博讯 boxun.com)

    其实这句话是有问题的,如其说江是成熟的共产主义接班人,不是说是成熟的共产党的接班人。因为原教旨的共产主义理论,即使在共产党内也没有市场了。
    说他是成熟的党的接班人,基于三条理由。
    第一, 坚持党的利益高于一切。
    在这个问题上,很多中共领导人都犯过“糊涂”。中共建政之前不说了,五九年彭德怀反对大跃进,批评毛泽东,是基于他看到了饿殍遍地、骨肉相食的惨剧,人民的利益在他心目中占了上风。六二年刘少奇毛泽东发生争执,也是担心“人相食、要上书”,害怕成为历史罪人。只有毛泽东,坚持党的利益(很大程度上也是他自己的利益)高于一切,哪怕洪水滔天,哪怕饿死三千万,老子横竖不开仓放粮,还勒紧裤腰带支援亚非拉人民革命事业呢。毛死后,接班人华国锋以毛的最高指示高于一切,属没有政治头脑,智商太低之辈,可以不论。胡耀邦、赵紫阳在很大程度上将人民的利益置换了党的利益,被毛的好学生、把这两者分得清清楚楚的邓小平先生先后废黜。
    六四之后,邓选江上台,邓规江随,虽然九十年代初因为李鹏、姚依林等人的掣肘江的改革路线有所摇摆,但在坚持党的利益、坚持共产党执政地位高于一切这个原则问题上,从来没有含糊过。江99年力排众议镇压法轮功,不惜弄得天下舆情汹汹,更是彰显了他的这种果断的个性和强悍的作风。
    江泽民的政策用李敖的话说,“该软得更软了,该硬的更硬了。”软硬的标准就一个,党的利益高于一切。
    第二、不拘泥于意识形态,敢于与时俱进
    中共领导人中,有这种品格的只有两个人,第一是毛泽东,敢于把苏式革命教条扔到一边,另搞一套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路线,这是共产党取得政权的最重要的因素。
    第二个是邓小平,敢于彻底抛弃被奉为经典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模式——明目张胆的搞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这种魄力连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都相形见绌。
    第三个就是江泽民,江的三个代表理论说白了,就是公开宣布,“俺们共产党不再像革命时期一样代表什么工人阶级、农民阶级了,而是要代表最有力量、最有前途的权贵阶级的利益了。”
    关于三个代表解读,北京学者张祖桦先生说的精彩:“共产党要代表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要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要代表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第三个代表是虚晃一枪,多头则无头,谁都代表就是谁也不代表。所以是一句空话。关键是前两个代表。什么叫代表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说穿了,就是要代表有钱人的要求;什么叫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讲白了,就是要代表权贵集团的价值取向。江泽民在这里明确宣布了:今天的共产党,不再是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政党,而是代表有钱人和权贵集团的政党。作为组织上的配套措施,就是宣布资本家也可以入党。最近,国内有关专家对中国富豪进行了一项摸底调查,发现,在平均身价达22亿的中国顶级富豪中,党员比例高达48.5%,即,近半数顶级富豪为中共党员。”
    江泽民抛弃工农这些弱势群体,与权贵阶层结盟,正所谓强强联合,对巩固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在策略上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第三、全面继承、捍卫和发展了党文化
    文革时期林彪曾吹捧毛泽东思想“全面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我觉得,用这个句式来称赞江泽民恐怕也不过分。
    党文化的第一个特点时强调“专政”,禁绝反对党的存在。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因此,共产党国家,都是一党独裁的党天下,绝无例外。毛泽东时代留了几个花瓶党装装样子,虽然宪法规定人民有结社自由,但是从来没有允许成立反对党。江泽民时代,这种局面没有丝毫改变。 江选说:“近年有一個動向,就是國內外的敵對分子相互勾結,策劃所謂合法組黨,或者打別的甚麼旗號搞組黨的政治圖謀,實際上是想在中國搞出一個與共產黨分庭抗禮的反對黨,最終推翻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
    江澤民提醒中共高層,「對他們的這種政治野心,我們要保持高度警惕,一有風吹草動,必須立即制止在萌芽狀態,必須堅持徹底地粉碎他們的這種企圖,切不可心慈手軟。如果讓他們搞起來,黨無寧日,國無寧日。」
    党文化的第二个特点是蔑视法治、崇拜人治,通过搞政治运动打压异己力量
    突出的例子是法轮功问题。法轮功作为一个功法组织,信仰团体,本来没有什么政治图谋,对中共统治秩序也不存在颠覆性冲击。但是,它的存在却为党文化所不容。
    在民主国家,类似这样的组织可以说比比皆是,任何政府都不会大惊小怪。即使这样的组织闹出一些人命案子,政府也都就事论事的处理案件,不会借打击邪教的名义取缔这些组织。
    
    但是,江选说:“法轮功人不知、鬼不觉,突然在党和国家权力中心的大门周围聚集了一万多人,围了整整一天,其组织纪律之严密,信息传递之迅速,实属罕见。......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在北京地区发生的群体性事件中人数最多的一次”。
    江继而认为,“六四”十周年来临的非常敏感时期,一定要采取强硬措施对付法轮功,否则会亡党亡国。
    于是,抛开了司法程序的、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揭批、镇压法轮功运动就此展开,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投入劳教所,一场旷日持久的人权灾难就此拉开了序幕。
    作为成熟的共产党接班人的江泽民先生,已经从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岗位退休,但是江泽民时代并没有结束,新一代领导人仍将在很长一段时间生活在她巨大的阴影里。这是中国共产党的幸运,但很难说是中国人民的幸运。
    
     2006年8月14日于青岛
    (首发博讯)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党国一家”、“党即国家”的司法逻辑-评李元龙案一审判决书
  • 刘路:法殇___送别黄静[系列图片](图)
  • 黄琦: 刘路对苍天无声喊 赵长芹"爷俩都在哭"(图)
  • 刘路: 临沂公安,不要让我为你们害羞
  • 刘路:十四行:致南朵
  • 刘路:关于杨同彦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律师意见书
  • 关于李元龙案和李建强(刘路)律师访谈录
  • 刘路就绝食事件访谈录(图)
  • 槟郎:致刘路兄
  • 刘路:你是我的唯一(完整版)
  • 刘路:谁能充当自己的法官?
  • 刘路: 让每一个人都披上“金色的衣裳”
  • 刘路:十四行:你没有金色的衣裳—献给郭飞雄
  • 刘路:《人民日报》终于开始为人民说话了
  • 刘路:广州番禺区政府“贼喊捉贼”—评《番禺日报。评论员文章》
  • 刘路:王斌余,你就是国殇
  • 刘路:黄金高生死未卜,众网友吵成一团
  • 刘路:虚拟的事实、荒唐的逻辑—再答任不寐先生
  • 刘路:谁将黄金高送上断头台?—兼与任不寐先生商榷
  • 刘路:关于郭飞雄被打的声明:给中国留点脸面,给人民留点希望
  • 刘路:在上海见证传唤小乔
  • 刘路: 解决台海危机的曙光
  • 从刘路沧州受辱看法律维权的困境
  • 夜郎国里的“夜狼”—李元龙的故事/刘路
  • 少一些英雄,多一份成功 ——我看刘路袁红冰之争
  • 燕园故人:为袁红冰辩―评刘路“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 刘路:一个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读袁红冰《为高智晟辩》
  • 刘路:中国式维权的法律品格—漫谈维权路径
  • 刘路:不如归去——献给仙逝的姥姥
  • 太石村事件:中国法制崩溃的先兆/刘路
  • 荆棘编成的王冠——关于人权律师的思考 刘路
  • 莫须有的“罪证”何以夯实五年刑期?--评张林案一审判决书/刘路
  • 南郭:我为法轮功抗辩——答刘路质询函
  • 小乔:没有“压力”就不可能有“妥协”——兼答刘路、归宇斌先生
  • 刘路:独立的主张——再答归宇斌先生
  • 刘路:风物长宜放眼量 ——兼答归宇斌先生
  • 刘路:郭国汀律师,我为你扼腕可惜
  • 刘路:焦国标“卖国”与冼岩的板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