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郭飞雄:事不过三 上帝都会愤怒!
(博讯2006年8月11日)
(大纪元记者高凌采访报导)8月10下午近4点,中国大陆维权法律工作者郭飞雄在韶关前往北京的列车上,遭到7名乘警的暴力殴打致伤,并遭到公开捆绑、扣留。郭飞雄绝食绝水抗议18小时后,于次日凌晨4点返回广州家中。郭飞雄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将对铁道部门提出诉讼。并声明将和高智晟、刘正友等法律及民间人士成立“公民抗暴法律后援团”,为失地农民、上访群众、家庭教会、法轮功学员等等一切遭到黑恶势力的迫害的中国公民提供援助,他说:“现在是要实实在在干点事情的时候了,需要一些彻底豁出去的人站出来!” (博讯 boxun.com)

 乘警称郭持假票 派出所称其为法轮功
    
    郭飞雄于8月9号下午5:04分乘广州至北京798次火车前往北京办理私事,快到韶关时,一路跟踪郭的便衣与查票的乘警交谈后不久,七名身穿制服的乘警直接要求查验郭的火车票,并声称是“假的”,要将其带走,遭拒绝后,6、7个人同时把郭飞雄按在地上,拳打脚踢,郭飞雄的额头、胳膊、腿上和肺部,均被打伤,多处流血,眼镜和手机也不知下落。郭飞雄坚持非暴力原则,遭受殴打时没有还手。当乘警将其捆绑带离火车的时候,郭飞雄向周围上百的乘客大声喊:“我不是贩卖假票的,在我旁边的这两个人是跟踪我的便衣!推进自由民主无罪!”
    
    据郭飞雄讲述:乘警实施暴力的藉口是他所持的车票是假票。但将他带到派出所之后和扣留我的过程中,警方却再也没有询问“假票”的事情。
    
    记者电话询问韶关火车站派出所时,对方承认发生了这个事件,因为“他是法轮功”。
    
    将起诉铁路部门 呼吁曝光施暴者姓名
    
    郭飞雄是在7月21日结束了在美国的近3个月的学术后交流返回广州的。回到家里两周的时间里对他的跟踪时有时无,对10日发生的暴力殴打郭飞雄觉得非常奇怪,表示无法分析原因。郭飞雄甚至询问扣押他的警方人员:“是中央的意思?还是广东的意思?”,但对方不予回答。
    
    接受采访的郭飞雄表示:“事不过三,而且这第三次打得没有任何理由,如此凶残。所以这次我下决心要起诉铁道部。追究这些打人的个体的犯罪行为。包括广州前两次参与打人的警员,国保大队的周警官及其他的部下。能公布一个是一个。”郭飞雄希望通过媒体发出呼吁:警察内部有正义和良知的人士协助公布这些打人凶手的姓名及照片以及他们准确的警号。
    
    据郭飞雄描述,韶关火车站实施暴力的乘警共有7人,他能记住的至少有3人,一名是798次火车的乘警,另外两名警察的警号分别为:091522和091485。
    
    对于起诉是否能达到追究对方犯罪行为的目的,郭飞雄表示:“我们不想谈得过高、过远,就是针对这不断实施暴力的打人凶手,一定要将他们的姓名张榜公布出来。即使现在达不到追究个体罪责的目的,在未来这些起诉仍会起到效力。未来的民主社会一定要追究这些个体犯罪者的责任。”
    
    对法轮功群体的迫害已扩散到普通民众
    
    郭飞雄在今年已经遭受了警方三次暴力殴打,并在今年的2月直接引发了高智晟、赵昕等国内维权人士倡导的接力绝食活动。其中两次,警方均以“他是法轮功”为名对其监视和骚扰。
    
    郭飞雄表示:“我的两次亲身经历说明,只要是法轮功学员就可以朝死处打!非常非常可怕的这样一个社会,针对法轮功群体的黑恶的暴力,由法轮功扩大到对我们,普及到对普通的大众,不仅没有随着时代的进步而收敛,而且越来越深,越来越黑,我们一定要用自己的力量去阻止这种暴力,一定要站出来!”
    
    郭飞雄说:可以这样说。我从昨天第三次挨打以后,彻底的放开手脚,只要我认为对的,我会尽全力去推动!我已经彻底豁出去了!不是用我的肉体相搏是用我的精神去和黑恶势力去硬碰,碰到底,因为他们太过分了,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良心承受的任何底线。
    
    成立“公民抗暴法律后援团”
    
    针对最近中国发生的一系列对维权人士、律师、普通公民、包括众多宗教信仰群体所受到的日益频繁的非法暴力伤害事件,郭飞雄指出:“这些事件说明中国不仅没有法治,而且还向着一个反法治的黑社会的方向越滑越远。胡锦涛有着严重的责任,我们看看今天的中共把中国治理成了什么样子?今天的中国比黑夜都要黑,比黑社会还要黑,是最黑暗的一个年代,伸手不见五指的年代。”
    
    针对这种不断蔓延的暴力趋向,郭飞雄透露,他已经和维权律师高智晟、农民维权代表刘正友等人士取得共识:在最近半年之内,成立一个最大规模的公民抗暴法律后援团,不仅仅是由知名维权人士或律师组成,而是完全对底层的民众进行开放,所有的受到暴力迫害的人都可以加入,无论哪一个个体受到暴力伤害,都将对其进行援助。
    
    他强调:“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抗暴法律后援团组织起来。一定要让家庭教会,法轮功,上访群众都能进来,就站在阳光下,有中国这么多人援助着,世界舆论关注着,看它们能怎么着?我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和我、和高律师或者其他有志者经常联系,加入到这个几千人、几万人的法律后援团中间来!”
    
    郭飞雄声明:“我愿意为这个法律后援团作组织工作,要判刑就判我吧,我就是这个后援团的幕后组织者。只要愿意参加的就来,多多益善!因为靠着一些知识份子或者一些有名望的人建立后援团有问题的时候大家都不敢出来。最终最可靠的还是老百姓。我们不能最终抗暴挨打,闹来闹去只有20几个人,要向200多人、2000多人、20000多人的方向去发展,只要向底层的民众去看,人大有所在。我们要鼓励这些民众和我们站在一起。捍卫自己的人权不受警察的殴打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中国需要一批彻底豁出去的人
    
    郭飞雄表示自己并非一时的冲动才作出决定,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我在美国经过了很多的思考,可以说是深思熟虑了,我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还夹着个尾巴,一定要站出来,该挺的时候一定要挺,要挺在点子上面,通过一些重大的事件组织大家团结起来,不要共产党说我们不能搞政治我们就不能搞政治,共产党说我们不能搞组织我们就不能搞组织,就像高智晟所说的,现在就是要组织起来,就是要搞街头政治!”
    
    他说“没有任何缘由的说把人打一顿就打一顿,这是和平年代,不是战争年代,不是那种丛林的野兽时代!这种打人的时代应彻底终止!不仅在我的身上终止,在失地农民、上访群众、家庭教会、法轮功群体等等,只要敢于和我们携手,我们就会一个一个的帮助过去,我愿意把我的全部精力拿出来去帮助那些挨打的人维权。现在到做具体事情的时候了,现在需要有一些彻底豁出去的人站出来!”
    
    “事不过三,上帝都会愤怒了!”

(博讯记者:子轩) (Modified on 2006/8/1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怡:致杨茂东(郭飞熊)先生的公开信
  • 郭飞熊:维权运动是历次民主运动之集大成—对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的评论之一
  • 郭飞熊:维权运动是历次民主运动之集大成
  • 郭飞熊再遭殴打,并接到暗杀威胁
  • 中国信息中心:郭飞熊被押往南昌市
  • 广州:郭飞熊无限期绝食 特务继续跟踪唐荆陵
  • 赵昕:郭飞熊已被送回广东家中
  • 郭飞熊今晚已经被警方送回广州家中
  • 读者给北京公安局打电话问郭飞熊的情况
  • 北京当局拒提供郭飞熊的消息
  • 郭飞熊下落不明 请各方关注
  • 维权人士郭飞熊被打
  • 高智晟:郭飞熊等被暴力殴打事件接力绝食抗议公告(二)
  • 郭飞熊在派出所被便衣拖出来,当着警察的面被暴打
  • 郭飞熊:小政府、大服务、先裁员、后选举
  • 郭艳律师致狱中郭飞熊的一封信
  • 郭飞熊: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改革中央集权制
  • 笑蜀:中国需要郭飞熊—记12月28日与郭君飞熊一席谈
  • 东海一枭: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 郭飞熊 :对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的评论之六(校订版)
  • 郭飞熊:对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的评论(1-5)校订版
  • 郭飞熊:接力绝食的激进与温和(修订版)
  • 郭飞熊:接力绝食的激进与温和
  • 郭飞熊先生走出广东番禺的小笼子/老戚
  • 赵达功: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 赵昕:郭飞熊回家— 走太石道路还是重蹈东州悲剧?!
  • 失踪的民主使者郭飞熊/老戚
  • 赵昕:非暴力抗争-郭飞熊与圣雄甘地的21天
  • 田晓明:假如郭飞熊死了
  • 郭飞熊:家庭教会为什么在中国处境艰难
  • 郭飞熊因组织反日示威失踪:我不为郭飞熊担心
  • 冼岩:珍爱理性,远离极端--论“郭飞熊揭批焦国标”的思想意义
  • 綦彦臣:郭飞熊的双重无知与支持焦国标
  • 叶华实:郭飞熊的底线不过是天安门城根“警戒线”
  • 郭飞熊:余杰有气节
  • 郭飞熊:指向政治领域有序变革的人性通道
  • 郭飞熊:在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旗帜下复兴儒家[投稿]
  • 郭飞熊:中国政治出现了一些新因素——为杜导斌事件而作之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