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 八 月 的 纪 念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8月07日)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08,05)
    
     四十年前,1966年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是中国当代史上的重大事件。 (博讯 boxun.com)

     在以前的“心灵之旅”“文革备忘录”专题中,记述过文革中第一个杀戮高潮——“红八月”。
    
    
    * 八月,再访王友琴博士 *
    
     最近,在美国芝加哥大学任教的文革研究专家王友琴博士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八月,我们要纪念文革受难者》。
    
     王友琴博士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说:“最近,我写了《八月,我们要纪念文革受难者》。四十年前开始的文革,杀害了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一九六六年八月的红卫兵暴力,则是文革暴力的开始。
     四十年了,今年八月,我们是否准备好纪念文革受难者了?”
    
    
     <历史回放> 插播文革歌曲《红卫兵,举红旗》:“红卫兵,举红旗,刀山火海敢上去,文化革命打先锋,扫除一切害人虫,红心忠于党,永远跟着毛主席,大风大浪无阻挡,文化革命定胜利。。。”
    
     1966年8月5日,北京市当时取分最高的女子中学――北京师大女附中的学生们在八月的烈日下,以棍棒拳脚殴打被说成是“黑帮”“牛鬼蛇神”的学校领导和被认为“有问题”或出身于所谓“地、富、反、坏、右”“黑五类”家庭的老师。
     这个学校的女副校长(当时没有正校长)卞仲耘老师,遭到本校一些女学生的包围殴打,当天晚上被送到学校附近的北京邮电医院,医生宣布已死亡多时。
     王友琴博士当年就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整整四十年过去,本集节目第一次播出的时候,正是2006年的8月5日。
     在美国的王友琴博士谈到她所写的《八月,我们要纪念文革受难者》这篇文章的时候说:“在这篇文章中我讲了,有很多人,其中有经历了文革迫害的受难者的家属,比如说,卞仲耘副校长的丈夫王晶垚,也有在文革后出生的年轻人,还有现在在大学里的学生,他们怎麽来纪念受难者,怎么来对这个事情作一些研究和分析。
     特别要提到的就是卞仲耘副校长的丈夫王晶垚,四十年来,他保存了1966年8月5日那一天卞校长留下来的每一个东西。其中有一件浸透了鲜血的白衬衫,上面还有墨汁写了“打倒”两个字。还有一块手表,表带已经被扭曲了,因为手表当时戴在她的手上,表带就被打歪了,那个手表也停住了,就停在三点四十分,这就是她挨打的那个时间。
     王晶垚把每一个东西都用塑料袋非常仔细地包好,然后装进一个皮箱里,四十年来他保存着这一切,最近他也把这个给年轻的人看,而且做成了光盘。
     所以我觉得,我们没有理由不和这样的老人、这样的年轻人站在一起,来纪念文革的受难者。
    
     我的文章最后一段是:“今年八月,我们一定会纪念受难者。我甚至相信,8月5日,卞仲耘老师的被害日,有一天会正式成为‘受难者日’写在我们的日历上。这样的纪念,才能使我们不再沦为受难者。
     在根本的意义上来说,纪念并不是我们给予受难者和他们的家人什么,是我们应该感谢他们给了我们寻求拯救的启示。
     八月了,让我们一起纪念受难者。”
    
    
    * 访研究员戴建中先生 *
    
     北京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戴建中先生1966年在北京清华大学附属中学读高中三年级,他所在的学校是红卫兵的发源地。
     整整四十年过去了,戴建中先生说:“我所在的学校是清华附中,这个学校在当时的文革中很有名。这个学校最早就出现了学生斗老师,学生打老师,学生斗学生,学生打学生的情况。而且最早出现了后来称之为‘红卫兵’运动的这一批红卫兵。红卫兵大概是在5月底、6月初成立的。
     对这个成立的经过,现在也有人作过很详细的研究,例如仲维光,就写过清华附中红卫兵成立的经过。
    
     当时这个背景是,在1962年的时候,毛泽东提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在这之后,学校里就出现了这样一批干部子弟,他们认为自己是当然的接班人。因此千方百计要求在学校享有一种特权地位。比如说,像当时的贺鹏飞,他是元帅贺龙的儿子。他自己没有能考上大学的时候,就可以到清华附中来,再来上一年,然后第二年清华大学就把他取到最好的系里。像他这样一个功课非常差的人,当时为什么能这样呢?就是开始出现了干部子弟的这种特权表现。
     当时在中国,应该说是一个特权阶级逐渐在形成的过程当中,他们的子弟也成为这个特权阶级的当然接班人。但是在和平时期,一个学校里虽然把他们提拔为学生干部,但毕竟不能满足他们对权力的欲望。
     当1966年毛泽东发出“五。一六通知”的时候,当时是一个秘密文件,一般人民群众都不知道。在这个通知里,毛泽东就下决心要开始进行文化革命。
     于是他们(那些学生)就组织了一个叫‘红卫兵’。他们认为他们是这场运动的急先锋。从6月初就在学校里出现了斗老师的现象,后来有老师被打瞎了一只眼睛。。。
     但是这个事情的高潮要到八月份,毛泽东出于他自己要把运动推开的目的,8月18日在天安门接见了几十万名红卫兵,而且把清华附中的红卫兵请到天安门上去,他(毛泽东)称‘我支持你们’”。
    
    
     < 历史回放 > 插播当时纪录影片的录音片段:“男解说员:8月18日,我们敬爱的领袖毛主席,同北京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一百万革命群众一起在雄伟的天安门广场举行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会。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组长陈伯达同志致开会辞。
     陈伯达:“。。。现在开会了。。。”(群呼“毛主席万岁!”)
     男解说员:“周恩来同志讲话”
     周恩来:“同志们,同学们,你们好!问你们好,向你们致无产阶级的革命敬礼!。。。。。”
     背景歌曲:《大海航向靠舵手》。女解说员:“北京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宋彬彬,给毛主席戴上了红卫兵的袖章,毛主席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叫宋彬彬’,毛主席问‘是不是文质彬彬的彬’,她说‘是’,毛主席说‘要武嘛!’敬爱的毛主席,您的话我们记住了!我们决心接过革命前辈的枪杆子,保卫我们的社会主义江山。我们敢闯、敢干、敢革命、敢造反!有您作我们的统帅,我们什么也不怕!。。。。
     (群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毛主席!”。。。)
    
    
     戴建中先生说:“当时红卫兵一下子就在全国成了一个非常知名的运动,而当时是这批清华附中红卫兵最得意的时候。
     在他们受到这种支持之后,从8月18日起,就开始所谓‘走向社会’,进行‘破四旧’,这时候他们可以不受任何拘束的去抄家、打人。。。后来的统计数据,仅仅从8月18日到9月上旬,他们就在北京打死了几千人。所以,那一段时间是整个文化革命十年当中,在北京最残酷、最恐怖、最黑暗的一段时期。
    
     为什么到今天我们不愿意忘记文革文革其实是非常深刻地暴露了中国社会的矛盾,或者说得更准确一点,就是中国社会新阶级和人民大众之间的这种阶级矛盾。
     到今天,这对矛盾仍然存在,仍然在起作用。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今天那么普遍的那种腐败,用权力来谋取金钱,其实跟当初是一脉相传的。
    
     虽然现在不能公开地研究文革,但是我们想,总会有一天,文革这件事,在中国历史上的这件大事还是要研究的。”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网页WWW.RFA.ORG.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网页“心灵之旅”栏目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网页“心灵之旅”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九)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四)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二)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三)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 ( 之一 )
  • RFA张敏:病中胡佳的感叹与呼声
  • RFA张敏:关注下落不明已五十多天的陈光诚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八)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七)
  • RFA张敏: 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六)
  •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十)
  • RFA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九)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五)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四)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三)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二)
  • RFA 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一)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