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唐山规划局称地震纪念墙为违章建筑要求拆除(图)
(博讯2006年8月01日)
    唐山规划局称地震纪念墙为违章建筑要求拆除
    
    唐山规划局称地震纪念墙为违章建筑要求拆除


    最中间的一面墙的正面,刻的名字最多。每年的7月28日,都会有成千上万的祭奠者到地震纪念墙前献花默哀。
    
      深度提示
    
      30年前的7月28日,唐山发生了20世纪世界上伤亡人数最多的大地震,为了祭奠亡故的亲人,每年的这一天,唐山市的每个十字路口都会有人烧纸,纪念离去的亲人。
    
      为了让百万唐山人有同一个祭奠地,几年前,河北华盈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盈集团)修建了“唐山大地震纪念墙”,然而,随之而来的“刻名收费”问题,引起了诸多争议和质疑。
    
      随着唐山市规划局对纪念墙属于“违章建筑”这一认定的出台,纪念墙的去留也被画上了一个问号。许多人担心交钱刻上的名字随时有可能被拆除掉,这样,唐山人可能连这块存在争议的“哭墙”都没有了。
    
      哭墙·现状
    
      刻名收费正面一千背面八百
    
      7月28日,在葬有数万遇难者的南湖公园,上万名祭奠者络绎不绝地向唐山大地震纪念墙献花默哀。从2002年起,每年的这一天,纪念墙前都会聚集大批的祭奠者,他们在那场灾难中不幸遇难的亲属的名字就刻在这面墙上。
    
      9面纪念墙建好了3面
    
      纪念墙共有三面,为槽钢空心结构,通体用黑色花岗岩覆盖。每面纪念墙高7.6米,厚3.42米,长200米,加上纪念墙前面高7.28米的青铜鼎,总体的寓意恰好是“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是唐山大地震发生的时间。墙上刻有死难者的生辰、出资者的姓名及与死者的关系。
    
      根据纪念园展馆的总体规划,这样的纪念墙共计划建9面,每面墙正反两面共能容纳5400个死难者姓名,目前已建好3面。南湖地震科普纪念园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丽说,目前“南湖地震科普纪念园”项目的第一期工程“地震纪念墙”还没有完全竣工。
    
      据记者了解,2004年3月,在地震纪念墙修建过程中,南湖地震科普纪念园有限公司(华盈集团的下属企业)就在唐山各家媒体登出了刻名广告。
    
      已刻上3000多个名字
    
      李丽介绍说,纪念墙收费标准是镌刻一个姓名正面1000元,背面800元。在该公司网站“科普纪念园收费说明”上注明:全家震亡的免费;震亡的市级以上先进、劳模免费;孤儿亲属、残疾人亲属优惠200元。
    
      “我们现在刻了3000多个名字了,其中1000多个名字是在地震中遇难的解放军将士,有很多我们优惠甚至免费刻,真正按照正常标准全额收费的没有多少。”李丽说。
    
      7月21日,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为了迎接30周年纪念日,刻名也有很大的优惠,现在在纪念墙正面同时刻6个名字只收3000元。
    
      记者看到,三面已经耸立了两年的巨大花岗岩墙上,正面还有三分之二左右的空余位置没有刻上名字,而背面几乎有9成位置是空白的。
    
      哭墙·转折
    
      纪念墙被认定为违章建筑
    
      初衷是为纪念震亡亲人
    
      “百万唐山人有同一个忌日,却没有一个祭奠的地方。”唐山市地震史料研究会副会长葛昌秋认为,唐山应该有一个针对24万唐山死难同胞的标志性建筑物或场所。
    
      据记者了解,在日本广岛的和平公园有一个原子弹爆炸死难者纪念墙,上面镌刻了237062名死难者的姓名;在处于中东地区火药库的巴以冲突的核心地区耶路撒冷,有一面象征犹太人苦难历史的耶路撒冷泣墙(哭墙)。
    
      “地震那年我17岁,家里死了5口人,正是因为纪念家人,我才产生了这样的想法。”25年后,华盈集团的董事长王立祥说,“我是从2000年就有这个设想的。2001年初,我们设置了6部电话,专门向全市征集死难者名单,并向社会公布了电话号码,开始筹备建造地震纪念墙,仅在两个多月的时间内,就征集到10万多死难者姓名。”
    
      2004年4月5日,纪念墙启动了建设工程。“登记了十万多个死难者名字,有小部分遇难者家属表达了愿意出资刻名的意愿。”王立祥说。
    
      唐山规划局下达拆除决定书
    
      唐山市规划局负责人介绍说,地震纪念墙的建造一直没有经过规划部门的审批,也没有取得建设工程许可证,“今年年初,我们已经认定地震纪念墙为违章建筑,并向南湖地震科普纪念园有限公司下达了拆除决定书”。
    
      该负责人称,决定书下达后,南湖地震科普纪念园有限公司不服,并提请复议。6月,华盈集团接到了市政府的一份复议裁定书:维持唐山市规划局原处罚方案。
    
      “听到这个消息我几乎一夜间白了头,按规定我们必须自行迁移或拆除。”王立祥说,“规划局曾经转达过一个市政府的精神,将纪念墙的局部先建起来,但要压缩一下,如果按计划建设,就会破坏南湖的整体景观。”
    
      建造之初曾得到政府支持
    
      “其实,市政府开始时很支持这个项目。”一位已经退休的政府干部说,唐山市领导层早有发掘地震资源、建设地震纪念园等类似想法,但因为缺少资金,一直未能实现。王立祥的设想正好暗合了领导的这个想法。
    
      据李丽介绍,2001年,华盈集团与香港世纪星企业有限公司拟定在唐山市南湖公园西北部塌陷区合资开发兴建地震科普纪念园。在当时的签字仪式上,还有唐山市副市长等领导专程前往祝贺。
    
      签字仪式的1个月后,此项目经唐山市计委批准立项,2002年5月31日,唐山市规划局对本项目提出选址意见,同意在南湖公园西南部采煤塌陷区建设地震科普纪念园,划定用地面积49455平方米。
    
      哭墙·争议
    
      “如果拆除,如何向遇难者亲属交代?”
    
      “行政许可不应随意变更”
    
      现在,唐山市规划局认为,按照新近的唐山市湿地生态保护规划,唐山国际地震科普纪念园不适宜在南湖公园建设,应服从大局,拆掉后易地重建。
    
      记者从唐山市规划局等有关部门了解到,唐山南湖公园于2005年被建设部正式批准为“国家城市湿地公园”,按照有关规定,应该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园内从事改变地貌和景观的活动。而按照唐山城市总体规划,也禁止在采煤塌陷区和煤田波及区搞新的建设活动。
    
      华盈集团认为,当初为他们选定南湖公园废弃地的正是唐山市规划局,选址意见书的发布方也是规划局,现在时隔不到两年就要他们搬走,有失政府诚信。且唐山国际地震科普纪念园涉及唐山大地震这一重大灾难事件,是建是拆都非儿戏。
    
      华盈集团的法律事务负责人高建文说,选址意见书发布的当年,逢《行政许可法》正式实施,政府已经作出的生效行政许可,不应随意单方面变更。
    
      纪念园原址是一块荒地
    
      华盈集团曾经找有关部门沟通,得到了一个委婉的建议:“还是给你们重新批一块地吧。”李丽说,她曾得到一个非正式答复:原先批用地的时候批在南湖公园,与那时的经济发展水平是适宜的,现在城市建设发展了,就不适宜了。
    
      “那儿以前就是块荒地,是我们搞绿化、花很大精力把它开发出来的。”李丽说。李的这一说法可以在政府文件中得到证实,唐山市规划局在选址意见书中写道,那块地是“采煤塌陷区”,唐山市发改委的审批文件称“地震科普纪念园项目选址位于南湖公园西北角废闲地”。
    
      华盈集团认为,经过他们的开发,整个项目园区的绿化程度已达85%,成为了人们休闲的场所,现在让公司把项目挪走,显然不公平。“另外,我们怎么向那些花钱刻了亲属名字的人交代?”李丽说。
    
      纪念墙确属“提前开工”
    
      事实上,华盈集团确实是在未取得建设许可证的情况下自行动工修建地震纪念墙的。
    
      2002年6月,华盈集团将详细规划图上报有关部门。按照王立祥的经验,提前开工是行内的一种潜规则,没必要等所有手续都办齐了再动工,否则会耽误工程进度。他自信地以为,既然项目已经审批立项,剩下的手续办齐是迟早的事。
    
      王立祥认为,市规划局的处罚决定是缘于市里一些领导对该项目不太满意。“他们怕我们搞这个纪念墙闹出事来。”他说,去年7月28日,数万名祭奠死难者的群众,自发聚集在正在建设的纪念墙周围。而在此前,王立祥就收到了市里的通知,希望把这里的纪念活动的规模压缩得小一些,不要把动静搞得过大。
    
      是去是留目前僵持不下
    
      在纪念墙刚刚建造之初,市政府就有几名高层领导找王立祥谈话,要求华盈公司迁建纪念墙,最好是迁往郊区,但王立祥没有同意。
    
      目前,华盈集团以已经取得发改委立项和规划局选址为由而坚持,另一方唐山市规划局以该项目未取得建设许可证为由予以反对。
    
      王立祥很自信,他不相信墙真的会被拆掉:“上面已经刻了不少地震死难者的名字,如果真拆除,得有多少个家庭阻止?”这是华盈集团与政府交涉的一张王牌――拆墙等于破坏人家的墓碑,死者家属也不会轻易答应。
    
      哭墙·质疑
    
      “挣死人的钱实在不应该”
    
      刻名收费遭到家属质疑
    
      72岁的唐山市开滦集团的李玉林,是当年飞车驰入中南海向党中央报告灾情的人,对于纪念墙收费的事,他很气愤。
    
      他认为:“像我这样的工人唐山多了,会掏钱刻字去?我家和我老伴娘家总共死了22口人,如果按照800元一个人名算,我要是想把名字都刻上去,得花将近2万块钱!作为一个工人家庭,我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纪念墙不应以赚钱为目的,挣死人的钱,实在是不应该。”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许多人因为对收钱刻名字之举颇为反感,打消了在纪念墙上刻名字的念头。
    
      “收费是为了收回成本”
    
      对于社会各界的反应,李丽认为:“我们做的是一件得民心的事情,我们收点工本费,老百姓应该也是能理解的。”
    
      南湖地震科普纪念园有限公司表示,800元、1000元的收费标准其实连工本费都不够。“墙是花岗岩的,地基也要经过特殊处理,还要用水、电,还有日常维护成本,各种配套也是很花钱的。”李丽说,“大家怎么评论无可厚非,我们确实没有想着从纪念墙本身挣到钱。这是一次性收费,要永久维护,公司有专人看管纪念墙,每年都要进行墙体清洗和维护,这笔开支很大。”
    
      科普园总项目高级顾问、中国灾害防御协会灾害史研究专业委员会顾问陈一文认为,纪念墙是不能盈利的,如果有这样的目的,接下来的所有项目都做不成。他还表示,华盈集团建造纪念墙项目略显仓促,关于收费价格的制定,科普园公司立项未遵从严格法律程序,这样的大型项目没有成熟的商业规划,都是造成目前局面的原因。
    
     华夏时报 *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