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 嘿!你是人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7月19日)
    

July 19

嘿!你是人
    
    原来国保已经走进我的生活,北京前几日连续暴风骤雨,我的梦里都有国保的角色。
    
    昨晚梦见自己是“劳改犯”。
    哈,劳动改造之人,越狱逃亡。
    来到一条两边是陌生文字的街道,身后一男一女紧紧地跟随。
    
    地铁站、理发店、商场……怎么绕圈子也摆脱不了。
    几个迎面走来的陌生人,对着我身后的人大喊:
    SHAME!
    
    我很惊奇地问陌生人:
    你们怎么知道他们是……
    陌生人摇头叹息。
    
    一群奇怪的陌生人,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给我各种各样的帮助。
    走进一个古典中古韵味的房间里
    我突然醒了。
    
    庄生晓梦迷蝴蝶,我在BOBO自由城的家里睁开眼:是从梦中醒来,还是进入另一个梦?
    
    昨天傍晚回到家,老公没有按计划去山东,因为人高马大的国保,在院子里阻止他外出。家里的冰箱空了,不能外出的他连午饭也没吃。
    
    今天早晨我下楼,远远地看见原本坐在院子里的国保猛地冲到树后,探头看是否胡佳也一起外出。那情形,如同动物园被关在铁栅栏里的猴子,躲在石山后探头看,游人是否把果子扔进铁栅栏。好可怜,好滑稽。杨春滔似乎是领队。胡佳失踪41天时,他是绑架的主凶,还是欺瞒我的主犯。2月17日开始,他再也没有出现过。今天我走进院子,再次出现的他居然主动和我找话说:“不打声招呼啊?”
    
    脸皮比我脚底下踩的地皮还厚!无耻到了极点!在绑架胡佳失踪41天后,在欺骗我说“胡佳不在我们手里”让我活活忍受41天的精神折磨后,在一次又一次地站在我家楼下非法软禁我最心爱的人后,又一次正在软禁我的家人时,他若无其事、嬉皮笑脸地对我说:“不打声招呼啊?”
    
    我心寒,一个人做了坏事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甚至恐怖的是:一个人做了弥天恶事,千夫所指、万人所唾,他还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活着并且继续行恶。一个没有任何羞耻心的人,还是人吗?一个聘用没有任何羞耻心的人担当警察做恶事的国家,还是国家吗?世界上有哪份工作,可以允许丢弃做人的原则?可以允许丧失人的良知?文革浩劫,有多少人被逼迫着杀人或者被杀?虽然杀人者或被杀者不一定最终死亡,很多人活到今天,如果每个人都用“那是一个特殊的时代,我在特殊的工作岗位上,所以我行恶是情有可原的”来原谅自己,不反思,不忏悔,那么毫无疑问,“文革”现象会再一次发生,一次又一次发生。国保便衣警察们,杨春滔们,你们是人,无论你们的工作职责是什么,你干了坏事,你个人还是有责任的,你一辈子用这样的方式工作,那你一辈子都在犯罪,一辈子,你都做不成真正的人。而是写满罪与恶、没有良知、没有羞耻心、人模人样的高等动物。
    
    前两周周末去河南艾滋病村做家访,暑假结束孩子们都要升一个年级,会有很多变化和需要我们做工作调整的情况。下火车不久,当地政府已经在布置任务了:北京来人了,不许你们见面,不许你们接触,更不能合作。刚进村庄不久,当地政府已经下达命令:一男一女进村了,没有找到这个人,不许离开岗位,原地待命。结果搜查了两个村庄,没有找到我。在村民的帮助下,我安全地离开了当地。为什么仇恨我?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村民诚挚地要求:一定要坚持把助学的工作做下去;村民们无奈地说: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给孩子买练习册和暑假作业的钱都没有;如果没有你们给孩子们写信,失去父母的小孩就没那么容易笑;如果放弃在这里的帮助,孩子们升入初中住校后每顿买一个馒头的钱都不能得到保证。我也知道当地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说:“我知道你们很好,我也不愿意找你们的麻烦,可是政府发话了,我就得来找你,这是我的工作。”我心里明白,执行命令来村里搜查我的工作者,也是人。人在村庄里,几乎没有变,变的只是时宽时紧的政府政策,变的还有时而恐怖时而缓解的气氛。。“政府已经有两免一补政策了,不需要你们在这里做工作了,你们走吧。”当地政府用蹩脚的借口,赶走在当地一再妥协、默默无闻的民间工作者——而村民和孩子需要这些民间做具体工作的人。
    
    我没有能力改变庞大的机构,但是我不会放弃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告诉那些行恶者,那些国家机器命令的执行者:嘿!你是人!
    
    Add a comment
    11:47 AM | Permalink | Trackbacks (0) | Blog it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 病-女童和艾滋病致孤儿童-大声地呼喊
  • 曾金燕 :艾滋孤儿告媒体侵权案17日宣判
  • 曾金燕 : 吴皓今天被释放回家
  • 曾金燕: 弟弟的“命”-如果没有“国保”秘密警察存在
  • 曾金燕: 达日县藏文中学孤儿基本情况表(初三毕业班)
  • 曾金燕: 咿咿呀呀唱台戏-袁伟静的娘家父母也被软禁看守
  • 曾金燕: 梦
  • 曾金燕: 房东被迫驱逐汉涛
  • 曾金燕:第三批去山东的律师和志愿者刚回到北京。
  • 曾金燕:去山东的律师失去联系—陈光诚案件继续追踪
  • 曾金燕: 合伙人的权利
  • 曾金燕:陈光诚的律师李劲松在山东被打
  • 萧瀚:读曾金燕女士“庶民的不服从”有感
  • 曾金燕:庶民的不服从 (谢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但愿便衣欺压一事,到此为止了)
  • 曾金燕:第二批抵达山东的律师被殴打-会见笔录-链接陈光诚
  • 曾金燕: 欺侮妇女,可耻!(组图)(图)
  • 曾金燕: 问——第一次被3 辆车12个人跟踪
  • 曾金燕:疾病事大-奇怪的流感案例-藏区的艾滋病忧虑
  • 曾金燕:宣告陈光诚的罪名,这意味着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