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劲松:受害人陈光诚再次报案控告函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6年7月09日)

报案控告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涉嫌犯有“故意杀人(未遂)罪、故意毁坏财物(本田飞度汽车)罪、抢劫(摄像机)罪的犯罪嫌疑人
    
     (博讯 boxun.com)

     报案控告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涉嫌犯有“故意杀人(未遂)罪、故意毁坏财物(本田飞度汽车)罪、抢劫(摄像机)罪的犯罪嫌疑人之 “受害人再次报案控告函”
    
    
     一、报案控告人(以下简称我)是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承办陈光诚案的律师李劲松。
    
    2006年6月21日我依法在沂南县公安局看守所会见了陈光诚,并接受陈光诚委托代理其控告对其发出死亡威胁的相关违法警员。
    
     二、2006年6月21日11:40至12:30我会见陈光诚并接受陈光诚委托代理其控告对其发出死亡威胁的相关违法警员后不到三个小时,我便于2006年6月21日下午15:21接到了一个直接指向我的死亡威胁电话。
    这个直接打到我的手机上并清楚我是谁且知道我住在东方宾馆203房的的死亡威胁电话,来自0539-7902467。(附:死亡威胁电话录音)
    
    三、2006年6月21日晚21:02,我接到求助短信获知:陈光诚的妈妈现在光诚的四哥家,今天这位已七十多的老人在家呕吐了一天,家人本要送她老人家去医院治疗,却受到一些人以需请示上面批复为由延碍至今。
    21:46我和光诚的四嫂直接通上话,得知“光诚妈妈今天的确有病且现的确还没能去医院诊治,因为有关人没回复说允许去也还没回复说不允许去”。
    我告诉四嫂要是明天天亮送妈妈去医院时还有人阻止的话请立刻电告我,我会马上过来。
    22:05分,袁伟静再次来电诉说“妈妈是个自已难受不轻说的人,担心妈妈的身体今晚会出事”。
    听后,我一直担忧此事无法安心。
    之后,我于23:40左右向沂南县公安局四位告知过我手机号被我感觉为还有良心和法律意识我内心视其为朋友的四位警官(沂南县公安局法制科谢立伟指导员、沂南县公安局法制科胡科长、沂南县公安局刑事警察大队胡为强副大队长、沂南县公安局刑事警察大队办公室李燕主任)发出了一个求助短信。
    该求助短信内容全文如下:
    李劲松承办陈光诚被拘案紧急求助报告:刚刚获知陈光诚的妈妈现在光诚的四哥家,今天老人家在家呕吐了一天,家人本要送她老人家去医院治疗,却受到一些人以需请示上面批复为由延碍至今。我现特此吁请相关责任人:拿出你们做为人子人女的天良。立即允让光诚家人“送光诚的妈妈尽快去医院诊治”!而且,如果今夜你们允让光诚妈妈及时去医院诊治了,我可以承诺:在光诚妈妈身体康复前,我不去探望这位已七十多岁的老人家。否则,我明天一家要去沂南县委党校家属院探望光诚妈妈并要不顾一切地争取护送光诚妈妈至医院诊治! 祈请您能“尽力帮助将我本短信及时向有关负责人汇报”!
    
    四、我非常欣慰的是:这四位警官中有人接收阅读到了我这个求助短信,并及时将短信内容汇报给了有关负责人!于是,当夜三四点左右,陈光诚的四哥所在的沂南县委党校的一个领导便亲自到了光诚四哥家并安排沂南县委党校的车把光诚妈妈送去医院诊治好了!
    
    五、然而,让人始料不到的是:
    2006年6日22日下午15:32分,沂南县公安局治安大队三位警官进入我们所在的东方宾馆203房,以沂南县公安局法制科谢立伟指导员等人已正式向公安局报案说李劲松咋晚半夜发送短信给自已干扰了自已作为公安人员在休息时间的正常生活为由,正式发送书面传唤通知给我,要将我强行带去公安局。
    我要求三位警官让我先去检察院代陈光诚控告曾于2006年6月11日威胁陈光诚“在看守所里死个人很容易、前不久就死了一个、这次你要是不好好地认了这两个罪就不能活着走出这个看守所、你别指望北京律师来救你、他们都已被抓起来了”后,我再到公安局来接受讯问处理。遭拒绝并被立即带走。
    在沂南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办公室一直被讯问至至晚上九点半左右,警官告知:沂南县公安局主管领导确认李劲松咋夜发紧急求助短信给四位警官的行为干扰了他人生活,决定治安拘留李劲松四天。但考虑到李劲松身份特殊且在下午被传讯前便已主动于上午9:00左右发短信向四位警官道歉致谢,态度很好。所以暂不发正式拘留通知,李劲松现可直接回宾馆去。有必要时再依法传唤过来。
    离开警局返回宾馆前,我明确告诉警官:只要没拘留我进看守所,我明天就要去陈光诚家所在村里见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商议取保候审等事。不论去光诚家此行是多危险!
    
    六、6月22日晚上21:48分我平安回到宾馆。过了二个小时左右,“自已的照相机当晚在沂南县公安局办公大楼的二楼,被曾跟踪自已的十多名流氓无赖,当着警察面抢夺毁坏”的程海律师也回到宾馆。我即到程海律师房里询问详情。但不到十分钟,便有十多个气势汹汹的便衣男子冲进房间并关上房门堵住门口不让我们出去并不准程海律师打电话报警,强行从程海律师手里夺走手机放到一边后,声称程海律师的相机今天曾偷拍过其中一人,寻衅围攻程海律师长达一小时左右,这伙人直到凌晨1:13分才离开程海律师房间。
    
    七、6月23日下午2:00左右,我从沂南县城出发坐出租车想去陈光诚家所在村里见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和她商议替陈光诚申请取保候审等事。但在从205国道转向陈光诚家所在村庄的路口,车便被数十位始终不敢亮明自已身份的男女围堵住,我所坐的出租车的牌照被几位男始终不敢亮明自已身份的男无赖强行掰下,我被十来位始终不敢亮明自已身份的女无赖阻挡住无法进入村里。
    
    八、6月26日,我听说陈光诚已被正式批准逮捕。
    但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的行动自由已被数十位始终不敢亮明自已身份的男女无赖长期非法限制(自去年10月左右起,陈光诚和袁伟静便被这数十位始终不敢亮明自已身份的男女无赖封堵在自已家中无法离开村里外出。而且其家所在村庄的路口亦已被数十位始终不敢亮明自已身份的男女长期封锁。陈光诚的朋友李方平律师和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许志永去年10月去陈光诚家探望陈光诚和袁伟静时,即曾被数十位始终不敢亮明自已身份的男女无赖封堵围攻殴打)。
    由于我连逮捕通知复印件都没见到,无法确知其真实性。于是我和助理李苏滨自驾车于6月27日中午12:30左右再一次到了205国道转向陈光诚家的路口上,要去光诚家找到袁伟静落实此事或复印逮捕通知、商议取保候审等相关事项。
    
    九、我们的车刚到路口,就又被这数十位始终不敢亮明自已身份的男女无赖封堵住了。
    最初是几个女流氓过来强行阻止我们下车;
    接着几个男流氓过来嚣张的要拉我们下车说要把我们的衣服扒光放在马路上烙烙。
    我多次打110报警。并锁住车窗玻璃,呆在车里等待110警员前来。
    
    这些暴徒竟然不顾正坐在车里等待110警员的我及我的助理李苏滨的死活,用力掀翻了我们乘坐的汽车!
    在警察到来之前,这伙暴徒又把车推回原状。但右侧车身及车顶已被毁坏,伤痕累累。
    
    十、令我愤慨伤心至极的是:
    四个警察到来之后,我向警员现场指证仍滞留在场的数十个堵车掀车暴徒,并要求警员将这些暴徒全部带回警局或至少将现场状况及仍在场的被我指控的犯罪嫌疑人的照片拍下来。
    我向警员说明,因为我原先根本不认识这伙暴徒,要是这样放走他们,日后我肯定无法指控寻找这些犯罪嫌疑人。
    
    可警员回答说他们没有带照相机来。
    我回到车上从我的行李包里取出我的摄相机,将摄相机递给警员,要求他们拍摄现场。但警员拒绝接受我的摄相机。
    于是,我只得自已动手拍摄现场。
    
    此时,其中几个男暴徒竟然当着四个警察的面抢走我的摄像机、挥拳砸我的脸部并用车门挤卡我的躯体,致我右下伤肿、眼镜被砸落地。
    之后,其中一个暴徒当着四个开着1931号警车过来的警员的面,带着从我手中抢走的摄像机,骑着一辆摩托车离开现场。我当即要求在场警员赶快去抓捕这个现行抢劫犯!
    可是,这四个警员却对我的强烈要求置之不理,眼睁睁地放任这数十暴徒一个个从从容容离开现场、自由自在返回现场。
    而这四位公安人员看到我被狠狠的暴打一顿,我正在摄录犯罪分子现行涉嫌犯罪行为的录像机被抢走且犯罪分子逃之夭夭,却竟然始终不依法履行“对这些正在当着他们的面实施抢劫犯罪行为的现行犯罪分子进行制止并当即将其全部抓捕”的职责。 (附:事发当日我们抢拍到的部分犯罪嫌疑人的相关照片)
    
    十一、报案控告人认为:
    这伙暴徒的暴行,已是涉嫌“故意(直接或间接)杀人(未遂)罪、故意毁坏财物(汽车)罪、抢劫(摄像机)罪”的行为!
    这伙暴徒已是涉嫌犯有“故意(直接或间接)杀人(未遂)罪、故意毁坏财物(汽车)罪、抢劫(摄像机)罪”的犯罪嫌疑人!
    
    十二、2006年6月27日13:25山东省沂南县公安局110警员给我回电时,我即向山东省沂南县公安局110正式报案控告这伙暴徒涉嫌“故意(直接或间接)杀人(未遂)罪、故意毁坏财物(本田飞度汽车)罪、抢劫(摄像机)罪”的行为!
    
    十三、6月27日13:31我又致电0539110,向接电警员报案控告这伙暴徒涉嫌“故意(直接或间接)杀人(未遂)罪、故意毁坏财物(本田飞度汽车)罪、抢劫(摄像机)罪”的行为!
    
    十四、6月30日,我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山东省人民检察院、临沂市人民检察院、沂南县人民检察院致送报案举报函控告举报了四位渎职警官涉嫌犯有玩忽职守罪的行为。
    
    十五、 7月3日上午,我用010-63990628固定电话致电山东省沂南县110再次报案暨投诉。我明确告知山东沂南公安局接电警员,我的单位是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回忆的忆,通知的通。我的手机号是 13691124988我的传真号是01063990628,我现在手头有当时在现场对我实施抢劫行为的那些歹徒的照片。怎么寄给你们? 接电警员回答“等相关负责警官回来我跟他们说,让他们跟你联系吧”。
    但直到今天,山东省沂南县公安局也还没人跟我联系。
    
    十六、故而,我特决定现用特快专递致送本“报案控告函”及“当时在现场实施犯罪行为的部分歹徒的图片”给贵机关。
    向公安机关再一次报案控告这伙暴徒涉嫌“故意(直接或间接)杀人(未遂)罪、故意毁坏财物(本田飞度汽车)罪、抢劫(摄像机)罪”的行为!
    被这伙暴徒故意毁坏的这辆本田飞度汽车物证,现在北京由我保存着。
    如需要我进一步补充提供相关事实证据或证据线索时,盼请公安机关及时书面通知我!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报案控告人:
    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主任 李劲松律师
     2006/07/06
    
    
    报案人李劲松电话:13691124988;010-86869595;传真63990628。
    通信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莲花池东路31号中裕世纪大酒店A512室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邮编100038。
    
    
    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公安局四位警员涉嫌玩忽职守罪的报案举报信
    
     报案举报人(以下简称我)是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承办陈光诚案的律师,2006年6月21日我依法在沂南县公安局看守所会见了陈光诚,并接受陈光诚委托代理其控告对其发出死亡威胁的相关违法警员。
     2006年6月21日11:40至12:30我会见陈光诚并接受陈光诚委托代理其控告对其发出死亡威胁的相关违法警员后不到三个小时,我便于2006年6月21日下午15:21接到了一个直接指向我的死亡威胁电话。这个直接打到我的手机上并清楚我是谁且知道我住在东方宾馆203房的的死亡威胁电话,来自0539-7902467。
    2006年6月27日中午12:30分左右,在陈光诚居住地村口,我在依法履行律师职责时,又遭到当地二十多名流氓暴徒的围攻。
    最初是几个女流氓过来强行阻止我们下车;接着几个男流氓过来嚣张的要拉我们下车说要把我们的衣服扒光放在马路上烙烙。我们多次打110报警。
    随后这些暴徒又不顾正坐在车里等待110警员的我及我的助理李苏滨的死活当众掀翻了我们乘坐的汽车。
    这伙暴徒的暴行,显而易见已是涉嫌“故意(直接或间接)杀人(未遂)罪、故意毁坏财物(本田飞度汽车)罪”。
    但临沂市沂南县公安局的四名警员开着1931号警车出警到达现场后不但不依法尽责调查处理并制止暴徒的犯罪行为,反而公然以不作为的方式为流氓暴徒撑腰打气。
    在这四位公安人员纵容下,暴徒对我的殴打和抢劫犯罪行为迅速升温并达到高潮。
    这四位公安人员看到我被狠狠的暴打一顿,我正在摄录犯罪分子现行涉嫌犯罪行为的录像机被抢走且犯罪分子逃之夭夭,却竟然始终不依法履行“对这些正在当着他们的面实施犯罪行为的现行犯罪分子进行制止并当即将其全部拘押”的职责。
    报案举报人认为,这四位公安人员玩忽职守的行为,触犯了《刑法》规定,构成玩忽职守罪,应当依法予以严惩,特此控告举报。
    
     此 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报案举报人:
    
    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主任 李劲松
    06/06/30
    
    
    附告:李劲松手机13691124988;通信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莲花池东路31号中裕世纪大酒店A512室,邮编100038。
    
    
    
    2006年6月21日“临沂陌生杀手拨打至陈光诚被拘留案陈光诚的辩护律师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劲松手机13691124988上”
    “15:21:23开始时长00:02:05”
    “来自05397902467的临沂陌生杀手对李劲松的死亡威胁电话录音”
    文字初步整理
    
    
    
    李劲松:喂?
    临沂杀手:你这个色孩子(山东最难听的土话)你想死是吧
    李劲松:喂?
    临沂杀手:你想死是吧
    李劲松:喂?
    临沂杀手:你把我难为
    李劲松:你找谁?
    临沂杀手:我就找你,你怪胀饱(山东土话:意为嚣张)是吧
    李劲松:你不认识我吧?
    临沂杀手:我不认识你,你认识我就行,你怪碉(山东土话:意为很得意很轻狂)是吧
    李劲松:我不是临宝柱。
    临沂杀手:你怪碉我知道,你不是住203呀,怪碉是吧,今晚叫你死你信吧,在这有吃有喝的,怪吊是吧
    李劲松: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临沂杀手:没介,就是说的你
    李劲松:你知道我是谁?
    临沂杀手:你是谁,你说你是谁,你说你是谁
    李劲松:我是李劲松律师,你是哪里的?
    临沂杀手:你是哪里的
    李劲松:北京。
    临沂杀手:我知道你是李劲松,我就找的你
    李劲松:你是临沂的?,
    临沂杀手:你别在临沂怪胀饱我和你说,妈的你在这儿有吃有喝的,我们都快为难死了,不就是住203,你是找死是吧,
    李劲松:你说的话都听不太清楚。
    临沂杀手:你是不是找死呀,是不是活够了
    李劲松:你说什么?
    陌生杀手:你是活够了吧
    李劲松:喝猪?
    陌生杀手:我说你呀
    李劲松:请说普通话,我听不清楚你这个口音。
    临沂杀手:你别听不清听不清,别在这儿胀饱我和你说,还在这儿有吃有喝的,怪牛B是吧,是不是你在临沂怪碉呀,信不信今晚我去找你,你看你胀饱的,我操,你不就是住在东方宾馆里,是吧,别胀饱,我和你说.
    
    
    
    与“强加在陈光诚身上的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两大“罪名”相关事实的基本真相
    
    文章提交者:随意而言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今天,只想转贴一篇记者的采访手记。采访记录内容其实已基本说明了:与强加在陈光诚身上的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两大“罪名”相关事实的客观真相。
    
    我知道,被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坑害坐牢的一个护法维权勇士,如今已得到了中纪委替他平反的光荣。
    
    我深信:陈光诚被迫害的全部真相,也肯定有一天要大白于天下的。
    
    期望每个人看完这篇记者手记后,都能闭上自已的眼晴休息一分钟,用心回应文章里的一段话:
    
    光诚有句话对我触动挺大。我曾向他抱怨,这么多残疾人的困苦,都是社会问题,光靠我们俩能改变什么?什么也改变不了。
    
    他说,
    
    很多很多人都有你这种想法,说同样的话,
    都在讲这个社会如何如何不好,多么多么黑暗。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为这个社会做了什么?
    哪怕只说一句公道话,干一件公道事;
    哪怕把这个社会不好的地方,改变一点点,尽一点点力也好。
    假如人人都能这样,那咱们的社会肯定能改变.
    
    
    盲人陈光诚的罪与罚
     2006年6月11日。沂南讯 双堠镇东师古村村民陈光诚(男,35岁),于2006年2月5日晚,煽动指使本村陈光和等人砸坏镇政府车辆,并暴力阻碍公安民警依法执行公务。
    3月11日晚,陈光诚纠集煽动陈光余、陈光军等人,窜至205国道营后村路段拦截过往车辆,导致290余辆车滞留现场,致使该交通干线中断达3小时之久,造成很坏的社会影响。
    陈光诚的行为已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沂南县公安局通过立案侦查,于2006年6月10日将陈光诚依法刑事拘留。 6月11日<沂蒙生活报>  
    
    写在前面:  
    
    2005年3月28日,我作为司法部主管的《法律与生活》杂志的记者,进入山东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带着杂志社公派的任务——采访“赤脚律师”、 盲者陈光诚。那时,临沂的野蛮计生事件尚未发生,陈光诚是当地政府以及居民们心中的骄傲,这从我前往沂南路途中的所闻所见便约略得知。在临沂,临沂某机关报的记者接待了我,告诉我陈光诚曾是该市某年的年度人物,并告诉我他所做的一些事件,如同传奇。在前往临沂的公共汽车上,听说我是要到京沪高速的129公里处下车,开车的司机立即就问:你是不是去陈光诚家里啊?他可真是比我们健全人还厉害呢!车里还有一位在双堠镇兽医站工作的先生,对陈光诚的事情可谓是了如指掌。车里的人几乎都对陈光诚有所耳闻,他们一致的赞誉是:他帮助乡民们作了很多好事,这个瞎老五了不起。  我在东师古村待了两天一晚。采访结束后,我曾和陈光诚夫妻在夜色下的蒙河边散步,伟静告诉我,如果早一年来到这里,这条河边全是高大的白杨树,挺拔而俊美;她告诉我见到陈光诚之前,她丝毫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生会和一个盲人发生联系,“在见到光诚之后,我觉得他比任何一个健全的人都要阳光和健康。”他们结婚了,虽然伟静的父母曾极力反对女儿嫁给残疾人,可是,很快,他们就认同了女儿的选择。  
    我曾在村子里和村民交谈,希望勾勒出村民们眼中的陈光诚。“他帮我们村民解决了很多问题。”每一个人都是笑盈盈的,他们发自心底地喜欢这个倔强的老五。  
    而令我最难忘的记忆是,我第一次由陈光诚夫妻带领,在原野里识见了什么是荠菜。初中语文课本里,张洁用些许简单的汉语,勾画出来的挖荠菜的场景就像是一个青春的梦啊,即使从没见过荠菜是什么样子,这个梦也一直带给我甜蜜的滋养。所以,当双目失明的陈光诚,挖出一颗野菜告诉我这就是荠菜时,我真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我真是惊奇啊,他不用目光,怎能认识荠菜了呢?那一刻,我想到庄子的一句话“我以神遇而不以目视。”   
    
    
    那一天,在那个微风轻吹、天空高远、大地无边的所在,陈光诚谈起他的理想。他当时正在做的事情,是筹建一个乡村法律图书馆。他要让他的乡亲们都懂得用国家的法律来保护自己。是的,“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虽然陈光诚没有说起这句话,但在那一刻,我想起了哈罗德•伯尔曼的这句话,我觉得只有这个句子才能准确描绘眼前这个盲人的内心世界。
    
     2006年“五一”期间,我沿京沪高速驱车去苏北。很自然地,我想在京沪高速的129公里处下车,希望再次看望陈光诚以及他的家人。然而,在“临沂计生事件”之后,陈光诚已经再也不能像去年三月那样在他的家里接待来自远方的客人和朋友了。而我,一直怀抱希望,希望他能像往常一样,不用任何人的带领,走到村口迎接他的朋友;像往常一样,在他的村子里任意行走;甚至,还有机会带着像我一样只是听说过荠菜的人,去原野里看看荠菜的样子。
    (杨子云)  
    
    5月4日在临沂 BY杨子云
     时间:2006年5月4日
    地点:临沂市火车站附近某饭店 访问对象:陈光诚大哥   
    
    以下是2006年5月4日,在临沂见到陈光诚的大哥对话整理:
    
     光诚的家人受威胁------------------  
    问:“村子里目前的情况是什么情况?”  
    答:昨天我回去的时候,发现在205国道边,进我们村的地方有一辆车,车里有三个人。他们主要是为了防止北京来的记者和或者是律师,他们最怕的就是北京来人。 
     问:“你见到伟静没有?”  
    答:我见到了,他们不限制我。
    问“光诚目前有消息么?”  
    答:光诚在3月11日晚上9点被带走,在12号下午给了一个继续盘问通知书,说是到12号9点为止。继续盘问通知书是沂南县公安局开的,盘问地点说是到双堠镇派出所。之后,就没有任何消息了,也没有说是怎么处理的,也没有说把光诚带到哪里了。至今是任何消息也没有。 我昨天回家数了一下,大门口有9个人在守着,出了大门口往我们家拐弯的地方,你还记得的,那个地方有三个人,在村口有三个人。和光诚在家里的时候一样。  
     问:“你们的生活因为陈光诚的事受到什么影响没?”  
     答:他们曾经威胁我说,陈光诚继续这样下去,第一个死的是光诚和他的全家,还有就是你的全家,他们直接这样对我说。还有,我有两个女儿在沂南一中上学,我大女儿今年高三,他们直接找到学校,对我女儿说,你五叔这个人做的这些事,是危害国家安全的。即使你学习再好,你考上了也没有学校敢录取你。这给了我的孩子很大的压力。 我离家到临沂打工后,没有被骚扰了。但是他们时常造舆论,说我被抓起来了。 我还有一个弟弟陈光军,被抓了37天在看守所,现在放出来了。  乡亲前后被抓19人次 ,
    
    砸车真相---------------------------    
    
    问:“村子里的乡亲因为这个事受到些什么影响?”  
    答:现在村子里,因为陈光诚的事,前前后后被抓捕了19人次,因为有的人被抓又放了,然后又被抓了。春节后除了光诚还有四个人被批捕了。陈庚江,陈光合,陈光东,陈光军(四人姓名皆为音译),因为他们支持陈光诚。一是《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5年11月下半月你的那篇《临沂计生事件中的陈光诚》的文章,村民们争着去看,因为只有一本杂志,陈光军和陈光合便找了地方复印出来,让村民们传阅。政府则说他们这几个人是在发放反动传单,这成了给他们治罪的罪名之一。不过,他们被抓的主要罪名损害公共财务,春节时村民砸车,砸了三辆警车。他们是以故意损坏财务的罪名被抓起来的。  问:“村民为什么会砸车? ”   
    答:事情起因于春节时他们抓走了陈华。因为陈华家临近光诚居住的院子的西墙,他们为防止光诚从这里越墙跑掉,一直在这里设岗看守,有三个人看着。三个多月来,每天都是一把阳伞打在这里,升个煤球炉子,几个人在伞下打牌。陈华说,过年了,你们打一把太阳伞在这里,像个灵棚,真是不像话,春节里我希望你们搬走,至少要到初六之后再回来。因为当时陈华说的时候口气挺硬,所以他们就搬走了。结果不到初四他们就搬回来了,陈华就这样和他们发生的冲突,他们打了陈华,把陈华的头都打破了,并且把陈华抓走了。抓走以后,陈华的奶奶就到村里的指挥部去找——被我们村人戏称为“看望陈光诚指挥部”的那个地方——说你们把我的孙子抓到哪里去了,大过年的,你们要把握的孙子放回来啊。指挥部里的人不理她,老人家就气“死”了——即休克了。村里的人就央求看守光诚的人能够开车把老人家送往医院。因为他们有三辆车在这里。可是他们不拉,有的说钥匙不在我这里,有的说我不会开车。村民们看到他们见死不救,特别生气,在这个理论过程中,人越聚越多。其中有老百姓说:“你们政府见死不救,不为老百姓办事,要你这样的政府干吗。”这时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把他们的车给砸了!”,群情激奋,大家就都动手了,可以说是很痛快地发泄了一下。后来政府采取了强硬手段,出动了防暴警察。后来调查砸车的人,就抓了三个为首的村民。  
    车子的玻璃被村民砸碎了,但是还能开走,后来就是他们自己把车开走的。他们统计的结果,是说有16万元的经济损失。就给这几个村民定了损坏公共财物罪。  
    就在这个混乱中,光诚从家里冲了出来。他到了另一个村民陈光雨(音)的家里,他是想在他的家里可以使用电话,可以和外部联系。后来看守的人又把屏蔽手机信号的那个东西搬到光雨家里去了。可是有一个小小角落竟可以通电话,不知道是他们的技术问题,还是故意留出来的。在光雨家房子里一个角落里可以拨打手机。有的说是故意留出这么一块,有的说是疏忽。他们一直要求光雨把光诚撵走,别让光诚住在光雨家。光雨因为很同情光诚,一直让光诚住在他家,前后住了四十天。他们因之恨了光雨。
    
    如何扰乱了交通  
    
    问:那又是怎样扰乱了交通?
    答:3月10日晚,看守光诚的人趁光雨出了自家院子,用一件棉衣把光雨的头包起来,一通乱打。他们打光雨的目的就是要把光诚激出来。因为光诚曾对光雨说,法律有规定,其他人士不可以随意进入公民私宅。于是在看守的人要挟光雨放出光诚时,光雨就对那些看守的人说,你们不能闯入我家院子抓人,如果你们敢闯进来,我就要用斧头劈死你们。于是,他们就选择在光雨出了院子后,对光雨大打动手。这样光诚就从光雨家里出来了,他就到临时指挥部找打人者讲理。指挥部设在银后村,银后村和我们村合并成了一个大村,去银后村有一段路。找到指挥部,指挥部的人不理。光雨就说要上县里去,要找个车上县去,他说,就不相信没有一个讲理的地方。公安局一个叫孙学农(音)的人就帮助他拦车,曾学农拦了一辆车,看守中另外的人在马路对面也拦了一辆车,两个方向的车都被他们一拦,马路就堵住了,很久都没有疏通。于是,他们给陈光诚安了一个扰乱交通秩序的罪名。  
    
    砸车事件之后,春节之后,就在我们村对面的公路上,他们一直设岗,只要看着时外地来的,也不管你是不是来看光诚的,一律上去把你的包接过来,问讯你的姓名,你是来干什么的。然后才放行,邻近几个村子里的人都受到惊扰。  
    迄今为止,因为陈光诚的事情,村子里前前后后有19人次被抓。其中有的是抓了又放了,放了又抓,不止一次被抓。   
    他们还吓唬老百姓。说陈光诚的事你们不要参与,谁参与谁被抓进去谁都没有好处,他们说的是实话。现在村里人打个电话都害怕被怀疑。  
    问:“你们村的支书是谁?自己村的村民被抓,他是什么态度呢?”答:合并后,我们村和后村,两个村共一个村支书,不过后村的村支书几乎不管我们这边的事。我们村里的事几乎是我们这个村主任说了算。我们东师古村的这个主任叫陈光生(音)。他和我们是一个陈家,但是有矛盾。因为从1992年起,他就是村主任,应该说从80年代开始,他就是会计。他这个会计从来不公布账。他是会计、出纳、保管一个人兼。况且,他同时还兼任信用社的信贷员。 
     03年底的时候,他说我们村里欠了30多万元的贷款。村民们就特别想不通,村子里又没搞什么公共建设,怎么就欠了这么多钱呢?村民们想至少你得把这个债是怎么欠的让我们知道。可是村主任不让查,村民们和光诚说就是要查,而且用村民组织委员法启动罢免程序。他们认为是光诚懂点法律,给他们带来麻烦,于是恨了光诚。2003年底,2004年初,村子里出现了大字报,恐吓光诚。光诚打了电话给110报警,结果派出所理也不理。就此,光诚在2004年秋天又状告了沂南县公安局不作为。这样,似乎就把公安局也得罪了。
    
    问:“看守光诚的都是一些什么人?”
    答:邻村的一些无业青年,也就是老百姓口中的地痞流氓的那种。不过,他们也有人对我们说,我们也知道这样赚的钱是昧良心的,但是他们说,我们不来干这个事,总会找到其他人来干。看守一天有30元人民币。比外出打工强多了。  
    问:“光诚介入这个计划生育调查是什么时候?是不是因为他自己超生被罚,他才介入这个事情的。”  
    答:不是的。一开始陈光诚没有介入这个计生事件。似乎是2003年,我们这边的计生政策有松动,头胎生女儿的,可以申请再生二胎。这一松动,使得临沂范围内出现了大范围的超生,在2004年底的计生评比工作中落后了。政府决心要扭转这个局面,于是连续下了几个文件,要狠抓计生工作。  由于光诚在我们这边乡民中有一点威信,因为他成功地打了几个维权官司。开始有我们自己村子里的人找光诚说,问由于超生被政府将人强行结扎是不是合法的?光诚说,这肯定是非法的。计生中出现的一些做法,一开始陈光诚不相信,一个人说不相信,两个人三个人来说的多了,他就去调查,一调查,就发现果真有这样的事情。于是他和北京的朋友联系,北京的朋友开始也不相信。滕彪他们抱着来看看的心情,过来走走,结果一过来,发现事情比说的还要严重。就这样,有了滕彪他们所做的临沂计生调查。并且境外媒体报了。这样光诚就被限制自由了。  同去的一位朋友问,“我看到他们在文章里说陈光诚和妻子,放着国家分配的工作不干,不干活不种地,然而两个人的生活却很好,很有钱,这是怎么来的呢?你可以解释解释吗? ”  
    他们到现在也还是这么说。前不久“红丹丹”(音)——一个残疾人协会来到临沂搞活动,我去了,去义务帮助照顾残疾人,由于我们家光诚是残疾人,我对残疾人的感情就特别深。我就志愿过去帮助照顾残疾人,上厕所啊,吃饭什么的。在活动中,就见到临沂市残联一个叫纪大连(音)的,似乎是残联主席,他也这样说,说陈光诚两口子都不干活,然而生活得很好。 问:“你怎么解释呢?”  答:其实光诚没有什么收入的。05年之前父亲在世时一直是靠父亲的退休工资生活的,父亲在2004年10月去世了,没有去世的时候,父亲一个月有800多元的退休金,而且,我父亲是个很能干的人,他去世时71岁,给家里留下了很多粮食。到现在,小袁和我母亲,吃的都还是父亲04年留下的粮食。
    问:“小袁怎么也不工作了呢?”    
    答:小袁是临沭人,结婚后就把工作辞掉了,因为当初是打算要和光诚一块为残疾人做点事的,光诚曾想做一个残疾人自己的NGO组织,由残疾人自己来推动作关心残疾人的一些活动。后来因为一直没法注册,没有做成。  
    光诚是一个特别爱管闲事的人,小袁也是。所以,他们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了。  
    问:“目前小袁的情况怎样?”
    答:他们不让小袁出门,大门口也不让出。目前,他们吃的粮食还是父亲留下的粮食,买菜是小袁要买什么,列清单给看守着,他们就去买,也不要小袁给钱。  
    小孩的奶粉,她有一个姨在上海打工,给她寄奶粉回来。北京的梁晓燕他们也一直在寄奶粉。很多的信似乎都被扣了。     
    我昨天回去,伟静对我说,这次陈光诚被时代周刊评为影响全球的一百名人物,最开始得到的消息,陈光诚的名字是在温家宝总理之后的,属于第二位的。结果在我们国内的报道中,陈光诚的名字就被省略了。
                        
    2006年5月8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 陈光诚将在两周内在临沂受审
  • 陈光诚案即将于七月十七日开庭审理
  • RFA:陈光诚的家人持续受到当局的迫害和骚扰
  •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部分官员名单(其中部分官员为陈光诚案的责任人)(更新)
  • 关注光明之子陈光诚博闻社每日一图(4)(图)
  • 关注光明之子陈光诚博闻社每日一图(3)(图)
  • 民间人士就陈光诚被羁押诉诸联合国人权机构
  • 关注光明之子陈光诚博讯每日一图(2)(图)
  • 关注光明之子陈光诚每日一图(图)
  • 滕彪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事件维权大事记(2006-06-30)
  • 陈光诚事件追踪:关注国内法治环境健康发展专题讨论会被迫取消
  • RFA:陈光诚的律师准备就被围殴及抢掠事件提出控诉
  • 萧瀚:绑架陈光诚事件评论之四:请恶棍们给自己留点天良
  • 营救陈光诚 行为艺术亮相北京街头(图)
  • 曾金燕:去山东的律师失去联系—陈光诚案件继续追踪
  • 李劲松承办陈光诚案被数十流氓围殴、抢劫的紧急报告
  • 陈光诚被警察死亡威胁
  • 残疾人王立新: 呼吁释放陈光诚
  • 就盲人陈光诚受迫害致中国残联暨邓朴方先生的信
  • 陈光诚案,当局继续恣意疯狂?还是要法治理性?/陈树庆
  • 茉莉:一个盲人涉入法律盲区—陈光诚和野蛮计生
  • 走,到山东去,营救陈光诚!/汪红雨
  • 陈光诚的未来,就是我的未来/白丁
  • 郭永丰:盲人陈光诚为我们争取着光明
  • 楚一杵: 陈光诚事件与越来越黑社会化中国
  • 绑架陈光诚事件评论之四:请恶棍们给自己留点天良
  • 导盲犬的荣耀与陈光诚的悲哀/丁柯(图)
  • 马文都:“陈光诚事件”-明眼人的盲区
  • 秦耕:陈光诚与温家宝的荒诞关系
  • 南方在野:关注陈光诚,三问执政党
  • 盲人牵引走过黑暗 向陈光诚致敬/王德邦
  • 槟郎 : 念陈光诚君
  • 请全世界的华人一起关心营救陈光诚!
  • 赵昕:我们能够为人权卫士陈光诚做点什么
  • 陈光诚与温家宝:中国的人权和政权/张耀杰
  • 林辉:向陈光诚致敬,向黑暗中的光明致敬!
  • 羽森:呼吁胡温释放陈光诚
  • 以民运人士为荣-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徐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