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因为山在那里 /涂名(请关注我们所有的代课老师)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6年6月27日)
    请将此文广为转发
    请关注我们所有的代课老师
     请尽可能的为他们和他们的学生提供帮助 (博讯 boxun.com)

    请记住他们的联系方式
    李小峰  陕西蓝田县九间房乡柿园子小学    电话:029--82950517
    齐嫦叶  陕西蓝田县九间房乡铜鹅村二组    电话:029--82941326
    李小棚  陕西蓝田县辋川乡东杆教学点(710511) 电话:029—82820356
    
    因为山在那里
    
    文/涂名
    
    没有回报
    顺着柿园子村下的一条石头河进入,直走三十里山路,公路就开始爬山,落沟,半晌半晌的绕着一座山,即使赶着一头跛脚的老牛踏小道而上,那四个轮的汽车也是望尘莫及的.山坡上,是一间间倾斜的破烂不堪的土砖竖起来的房子.
    山里早已是冰冻天,但山里人少有穿棉袄的,两件薄薄的毛衣,肋骨在吸气的时候历历可数,大人小孩的手都冻裂了.
    齐嫦叶是蓝田县九间房乡铜鹅村的代课老师,为了让孩子们能走出大山,两年没有领到一分钱工资的她,还坚持着。
    如果孩子们失学了,就可能跟着爸爸妈妈在山上放羊,放牛,上山采药,像他们的长辈们一样,将来也是做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永远也走不出大山,齐嫦叶于心不忍。
    “虽然我在物质上不如上别人,但在精神上,我很满足,作为一个代课老师,有很多人看不起我,但我的学生他们能理解我,他们看得起我。”齐嫦叶告诉我,她的学生对她很好,有一次她生病了,上不了课,孩子们很听话,静静地坐在教室里自习。
    齐嫦叶的家境应了那句笑谈:唯一的家电就是手电筒;去年山洪爆发,房子被洪水冲走以后,今年借了6000元钱盖房子,所以齐嫦叶的家里,每天吃两顿饭,每顿饭都是玉米糊。
    每天往返几十里山路,采药回来的丈夫回家还要做饭,这多少让这个山里汉子有点窝火:劳动就要有回报,不可能没有回报,世上就没有这个道理嘛。
    “我觉得我也是人,作为人,就要吃要穿,不能让我教了这么长的时间,给我没有一点回报,我开始总是认为我付出了就会有回报,但不知道他们这样对我。”齐嫦叶脸上的泪已结冰。
    改革开放以后,实行了市场经济,按劳取酬的原则已经写入了《宪法》。劳动后收取相应的报酬是天经地义的事。代课教师贡献与报酬严重失衡的现象,不管有什么样的历史原因和现实的理由,都涉嫌违反我们的现行法律。
    国家制定了《劳动法》,并把“工资”列为其中的一章。《劳动法》规定了“国家实行最低工资保障制度”,每个省市自定工资最低标准。那么,代课教师月“工资”是否符合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呢?另外,《劳动法》中明确指出,工资水平要考虑到“劳动者本人及平均赡养人口的最低生活费用”、“社会平均工资水平”、“劳动生产率”等,那么齐嫦叶的收入符合上述的三条规定吗?
    齐嫦叶所期待的回报,也许永远无法实现。与柿园子小学教学点一样,铜鹅村小学教学点也被当地政府取消。
    
    
    泪水成冰
    
    16个年头,每月40元的工资,每周背着一星期的口粮,爬20公里山路到教学点…… 六点刚过,李小棚走出房门。距离10米远的小溪里,水面上已经可以看见薄薄的冰凌.用这样的水洗漱,对有着16年山村教学经历的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七点整,教学点的15个娃娃都按时到来,这让清点完人数的李小棚放下了心。娃娃们最大的11岁,最小的刚满7岁。离家最远、从皮青村来的几个学生,每天要往返的山路在12公里以上。
    周末,李小棚送走了学生便立即动身往20公里外的家里赶。从教学点到最近的公路最快要走一个小时。李小棚家所在的村子至今还没有通车,他还要再走3个小时的山路,翻越两道山梁才能到达。
    1989年高中毕业那一年,父亲不幸被木头轧断腰椎。李小棚被迫放弃高考后,他回到了蓝田县辋川乡六郎关村的家,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六郎关村是当地有名的贫困村,至今没有通邮、没有通电话。当时,设在村教学点的40多个娃娃正期待着有个教书的先生。因为生活条件异常艰苦,派去的公办老师留不住,代理老师每月只有50元的工资,恰在此时,先前的代理老师辞了职。1989年9月,在全乡其他学校都已开学的情况下,李小棚放弃了外出打工的机会,开始了他山村教师的生活。
    李小棚家是村上有名的困难户,父母多病,家中的粮食常不够吃。1997年,他靠借贷2万元解决了终身大事。第二年,妻子患病连续做了4次手术,又欠下了2万元债务。1999年,母亲患腰椎炎,未能及时治疗而下肢瘫痪。家中的不幸接连降临,妻子焦急之下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喜怒无常,几乎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
    母亲去年离世时,他借贷6000元办了丧事。至今,他欠着6万元的外债。
    2000年,他变卖了结婚时的家具,报考了电大汉语言文学专业,利用节假日,自带干粮到县城去听课。经过3年的努力,取得了毕业证和教师资格证后,他的工资才从40元涨到了现在的105元。但乡上财政紧张,每月105元的工资已经两年没有发了。
    李小棚很黑,头发也有些脱落,说话不流畅,甚至木讷.笨拙.
    山里太冷,他从信用社贷款回来,买煤和炉子花了300多元,我说你2年没有发工资,还要贴钱?他憨憨的笑笑.
    我问他,你的那些债怎么还?
    "到西安打工,干最重的活,背水泥,每天从早上五点背到晚上九点,每天背30多吨水泥,一天可以挣70多元,有时候加班,加四五个小时的班,可以挣得更多,挣来的钱先把利息还了." 李小棚还是有些木讷的憨憨的说.
    我却已是泪流满面,甚至痛哭,山里彻骨的寒冷贴了我的心.
    一个小时的采访,他没有任何埋怨,没有任何他应有的要求,甚至付出了就要回报这样最起码的要求,他都不曾表达,他用他的肩,他的血汗,他的超越个体极限的高负荷的劳动,去承担这一切.
    我甚至失声痛哭,他手足无措的看着我.
    我想到在繁华的都市,那些衣衫褴褛的劳动者带着汗臭味进入我们善于审美的双眸时,我们又有多少人给他们留下一闪念的空间,而他们,有可能是刚刚上完一个学期的课,没有拿到工资的老师.
    今年暑假,李小棚和往年一样外出背水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也记不清在火车货运站背过多少袋水泥,给别人装过多少车的建筑垃圾。辛苦挣来的700多元钱,除了吃饭租房外,剩下了400元钱。当得知他的学生面临辍学,面临失去上初中的机会后,他拿出200元钱资助她继续完成学业。
      “自己的大学梦没有圆,不能让山里的娃再跟自己一样。”李小棚说。
    
    
    谁买单?
    
    陕西省教育厅有一份"关于认真做好代教人员上访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讲2000年基本解决民办教师的问题,自1981年7月后,各地县乡镇村又相继聘用的代课教师的确切身份应界定为代教人员,处理代教人员的问题时,要严格按照"谁聘用,谁管理,谁做工作"的原则.
    代课教师是继民办教师之后,适应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的要求及又一轮学龄人口入学高峰而产生的新问题。尽管这一群体承担着100多万农村小学生的教育教学任务,构成及社会因素复杂,质量参差不齐,但他们确实缓解了西部广大农村地区、特别是偏远地区基础教育教师短缺的实际困难,解决了西部中小学生入学高峰的燃眉之急。
    新华社报道,西部12省、市、自治区的代课教师共有50.6万人,约占西部农村教师的20%。
    这几年随着西部高等教育、高中教育的长足发展,使得农村乡以下的教师缺乏,但又有普及“两基”的重要任务在肩,在合格教师无法及时补充的情况下,各地的乡、村想方设法从当地找到有一定知识水平比如高中毕业或者初中毕业的学生,聘请他们作为农村学校的代课教师。
    西部边远贫困地区基层政府财政拮据,无法按照国家的有关规定给正式分配的大中专毕业生发放标准足额的工资,这就迫使当地政府难以接受正规毕业生到农村来当老师,而正规毕业生也不愿去农村,这样乡镇一级只能通过很低的工资招聘一些农村小学的代课教师。
    按照前面提到的文件,聘用代课教师成为县乡政府的地方行为,由县乡政府全部买单,2004年以前,县乡政府买单的主要资金来源于农业税以及教育附加费,2004年取消农业税之后,县乡政府停发代课教师工资,这就是蓝田县代课教师停发2年工资的由来,而现在,县乡政府迫于财政的压力,对于无力支付代课教师工资的教学点,一律停办,文中提到的几个教学点均已停办,三位老师给孩子们上课成为一种个人行为,孩子们到学校上课也成为一种自发的行为.
    蓝田县教育局的陈书记给我们算了一笔帐,蓝田县有905名代课教师,每个老师的工资按蓝田县城的低保计算,每年要支付的工资是360万元左右,按每个老师带15个学生计算,每年支付360万元意味着不让13575个学生失学.
    目前中国西部12省区市有逾50万的代课教师,他们至少承担了1000万农村孩子的教育任务。他们的素质、他们的去留,直接关系到这1000万孩子的命运.在西部贫困地区,代课教师仍然是贫困农村的教育支柱,如果失去这根支柱,这些地方的义务教育就将崩塌。   
    西部面临的财政困境,已经充分说明,有关政策中规定让县级财政来负担义务教育的支出已经不符合贫困地区的实际。这样只会使越穷的地方越办不起教育,越没教育越穷。义务教育应由国家财政来直接投资,才可能缩小教育上的城乡差距、东西差距,才可能从根本上真正解决资金困难造成的代课教师问题。
    有学者算了笔账,中央政府彻底为义务教育埋单,每年大约需要300个亿。“以中国每年2万亿的财政收入,完全可以解决。”
    据《现代教育报》报道,截至2004年底,我国农村小学共有代课教师约60万人。仍以给代课教师每人每年增加1万元计算,全国60万代课教师,也只增加了60亿元工资支出。
    义务教育法的修订成败,关系到每一个公民的发展软力量乃至整个民族的竞争力,因此,就重要性而言,义务教育法完全不在物权法之下.
    全额免费是义务教育的应有之义。无论在美国、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还是缅甸、老挝等发展中国家,义务教育都由政府埋单。
    在维持经费水平的基本标准方面,美国和日本分别有《教育经费法》和《教育基本法》作保障。1990年代,美国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学区分担包括义务教育在内的初中等教育公共经费的比例分别稳定在7%-8%、48%和45%。在日本,中央通过转移支付分担了50%的城乡义务教育教师工资经费,中央分担的比例高达政府义务教育总经费的23%,其余 77%由地方两级政府各负担一半。
    应该给予农村教育以“ 国家公共事业”的身份和待遇;这种均衡应是国家教育财政向农村倾斜,补偿几十年来历史的欠账;这种均衡就应是城乡享有一样的入学机会,保障教育财政平等、教育条件平等和成功机会平等,使国民教育成为社会公平的标志。 这种均衡观衍生于“科学发展观”与“和谐社会”理论,衍生于有关公平与正义的人类普适价值.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农村教育的现状与危机
  • 海南贫困农村教育现状:没有食堂 黑板已变白板 (图)
  • 农村教育三大症结:升学无望 就业无门 致富无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