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萧瀚(中国政法大学):关于陈光诚先生,我能说什么?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6年6月22日)
    关于陈光诚先生,我能说什么?
    萧瀚(中国政法大学)
     (博讯 boxun.com)

    当代中国,冷漠常常只是个表象,人们的沉默常常只是因为某种特定的情形完全超出自己的想象力,从而导致反应真空、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于是显得很像冷漠。
    
    陈光诚先生目前的处境就给人们带来了上述局面,我早想写点什么支持他,可一直不知说什么好。
    
    陈先生这几年来的作为,其良知和勇气大家有目共睹,这不必多说,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警方的做法实在……,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更不想粗口骂人,因为毕竟不文明,我也不想谴责,不想如以前这般站在法律甚至道德立场强烈谴责他们,因为我已经厌烦这种千篇一律、了无新意的谴责,虽然理性告诉我对邪恶的谴责永远都不会无意义。
    
    大家说我该说什么?
    
    谴责警察?教警察法律知识?还是教警察如何培养良知?谈制度问题?给警察传授宪政知识?给计生委的人普及人权意识?
    
    计生委也好,警察也罢,我们只有将他们当成未成年人或者文盲的时候,才有必要就上述主题开讲,面对罪犯,面对良知负数的人,我们是没什么可讲的。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该写什么,因为该写的都写过,该懂道理的政府人员,他们都懂——罪犯常常比法学家还懂法,这又没什么新鲜的。至少他们并不比我更笨,也未必比我更没有良知,他们只是在一部奇怪的良知绞肉机里,失去了做人的基本原则。
    
    我该写什么?永远的老调重谈么?而这对于写作的人来讲是最痛苦的事,然而我知道,硬挺着也得写点什么,这是为了给自己一点交待,不是为了陈光诚。
    
    绑架他的那些人也许会说,没办法,这是上面的命令,那么上面是谁?他们为什么会命令全副武装的警察去绑架一个盲人,折磨他,不顾任何基本的善良风俗、社会准则以及法治规则?我不知道,也许这部奇特的良知绞肉机才知道,这部机器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将它内部的螺丝钉全部“洗尽铅华”,还顺便装一个“邪恶增大器”,谁不够邪恶,它就能够让这个人足够邪恶,邪恶到你张嘴失语,看上去像冷漠的样子。
    
    说着这些语无伦次的话,我一点也不感到羞愧——虽然我知道这样的文字发表出去,显得很弱智,一点不像法律人的文字。我承认这会儿我一点也不理性,而是完全感性的,虽然不是激情四溢,但我还是有点难受,为这事我已经难受了很久,虽然每次都是淡淡的,这是实情,我并没有为他吃不下饭,依然在过我自己还算悠闲的生活:工作、看书、上网、与朋友们交谈聚会。
    
    中国的陈光诚太少,但绑架陈光诚们的人太多,他们(因为以男人为主,所以用这个他)都是这部神奇的机器锻造成的,我们不得不承认,经过这部机器的锻造,他们确实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无论原装还是改造,都能够符合这部神奇机器的要求,如果你不属于这部机器,而且不想发疯,便只有一条道路可选择——冷漠,至少得沉默,装得像冷漠,于是我一直在学习如何让自己变得足够冷漠。
    
    然而这是个悖论,因为自知冷漠便可能导致不冷漠,至少不够冷漠,我现在就是这种状态,已经很冷漠,但对于这部机器来说,我还不够冷漠,还没达到他们所希望的冷漠程度。我也不得不承认,我很怕这部机器,我曾经跟课堂上的学生说,如果警察要想从我嘴里挖东西,根本用不着刑讯逼供,只要几个小时不给水喝,兄弟俺就倒了,他们要什么口供都给,一定让他们满意,人的脆弱一至于此——实际上只是我,不一定是别人。
    
    我担心自己发疯,所以一直在学习冷漠,几年下来成效卓著,可还是不够纯粹,所以才会有今天这些近乎呓语的东西,希望读者朋友们谅解,我们所能寄希望的只能是换一部不会绞灭良知的新机器,这个政权的可怕在于他们的先驱者造就了这部机器,他们现在是大树底下乘凉快乐无比,他们愿意花巨额外汇买人家的垃圾,但绝不会换一台不那么“神奇”的机器——不会绞尽良知的机器,哪怕是免费的也不要。
    
    当然,最终旧机器会磨损朽坏,这只是时间问题。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到了,哀嚎也不管用。既然二十、二十一世纪据说已经没有救世主,陈光诚们也许代表了我们未来的希望 ——这汉语招谁惹谁了,现在弄得我都不敢用“代表”两字了,真麻烦,还有好多字也不敢用,幸好本文没用到。
    
    又臭又长的东西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是不人道的,不过,我还要再说一句,愿陈光诚先生在被绑架期间能够保重身体,我相信所有噤声无语看上去像冷漠的朋友们都会在心中为他的安全和自由祈祷,正如人们时常祈祷换一部新的有点人味的机器一样。
    
     2006年6月22日于追远堂
    
    版权声明:只欢迎完整转载,任何未经授权而改变本文原始文字的行为都是侵权之举。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临沂暴力计生及迫害陈光诚等人的责任人员名单备忘
  • 曾金燕:第二批抵达山东的律师被殴打-会见笔录-链接陈光诚
  • 紧急:陈光诚的律师被殴打 李劲松被警察带走
  • 看守不让陈光诚生病的母亲看病,呼吁关注!
  • 紧急报告:律师团会见陈光诚后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 紧急报告:陈光诚律师团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 李劲松、张立辉律师已经和陈光诚见面 陈母被软禁
  • 陈光诚妻子和母亲关于停止迫害陈光诚的签名呼吁书最新名单(2006-6-20)
  • 昝爱宗: “光明之子”陈光诚战胜世界上的恶--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陈光诚赞美
  • 陈光诚的母亲和3岁的孩子今晚在京被绑架
  • 关于取消“关注陈光诚”志愿者见面会的通知
  • 赵昕急讯: 陈光诚母亲和兄弟在滕彪家楼下被劫持!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 ( 之一 )
  • 赵昕:陈光诚"涉嫌毁坏财物扰乱交通罪"的真相调查
  • 陈光诚妻子签名呼吁信的最新名单(2006-6-17)
  • 张耀杰博客中的陈光诚
  • 昝爱宗 : 呼吁: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陈光诚
  • 赵昕:我们能够为人权卫士陈光诚们做点什么
  • 关于陈光诚被刑事拘留的联合声明(图)
  • 赵昕:我们能够为人权卫士陈光诚做点什么
  • 陈光诚与温家宝:中国的人权和政权/张耀杰
  • 林辉:向陈光诚致敬,向黑暗中的光明致敬!
  • 羽森:呼吁胡温释放陈光诚
  • 以民运人士为荣-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徐沛
  • 羽森:呼吁胡锦涛主席释放陈光诚先生
  • 王德邦:陈光诚擦亮我们的双眼
  • 呼吁:立即释放胡佳、齐志勇、欧阳小戎、陈光诚、任自元、钱丽丽等人,解除对高智晟、郭飞雄等人的跟踪、软禁、殴打
  • 以爱回报中国—谨以此文献给陈光诚兄弟
  • 阳光男子肓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老戚
  • 从陈光诚看胡温的盲人骑瞎马/刘晓竹
  • 刘晓波:目盲心亮的陈光诚先生
  • 关于人权卫士陈光诚先生被绑架的声明(图)
  • 草根:绑架瞎子陈光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