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6年6月19日)
    昨晚在自由亚洲电台《中国透视》节目里与陈奎德先生座谈,谈十七年前成都的六四屠杀,以及我对整个六四大屠杀的看法。详情请大家登陆自由亚洲电台网站(可以通过这个上该网站http://cgibin.3000mb.com/),我回忆了十七年前自己的亲身经历,我的主要观点如下:
    
     一,共产党应该给六四平反,应该有良好的和解态度。一个政府做了恶事,不平反,不道歉,不赔偿,不像国民党马英九那样诚意道歉,不会得到民众的拥戴。六四的平反,是迟早的问题,早比晚好,越早越能释放社会积怨,对整个社会都有好处。六四是我们整个国家的耻辱和灾难,我建议六四应定为我们国家的国耻日。 (博讯 boxun.com)

    
    二:这个社会需要和解,但是需要强势者主动做出和解的姿态和努力,如若不然,听任这样的冤案下去,积之一久,非出乱子不可。出乱子,受损的是整个社会的人,尤其是普通老百姓,我不希望一个社会通过血腥暴力来取代谈判、对话,而希望通过法治渠道,以及建立务实的对话和利益平衡机制,来达致和解。但是那种想堵住别人嘴巴,压制别人利益的所谓和谐,是绝对不能得逞的。
    
    三:关于成都骚乱,难逃国会纵火案的嫌疑。十七年前我就听说有一位十五岁的少年被活活打死在派出所,今天终于知道他叫周国聪。因为前不久天网的黄琦帮助周国聪家属,得到了成都沙河办事处七万元的所谓“困难补助”。虽然只是困难补助,但至少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证明死者周国聪的惨死是存在的,不然,这个社会比周国聪家更困难的人,为何没得到这样的“困难补助”。
    
    四:关于六四死难者家属的维权问题,我尊重丁子霖先生他们的做法,他们要求为六四平反,他们一直以来坚持不懈的努力,令我敬佩。
    
    A:但我认为维权的方式未必只有一条,所以天网黄琦对成都死难者周国聪家属争取到的赔付,我认为是有意义的,它至少凸显出一种信号,政府也希望和解,他们用成都沙河办事处来试水,虽然这是用困难补助的方式来做的。政府这方式,虽然依旧不光明正大,但总比那霸道的强硬,不讲理的蛮横,甚至关押和枪杀你,要受到老百姓的欢迎。有人会说,这不是向共产党的屈服和妥协吗?其实妥协并不是你胆小,而是你从自身实际考量的结果。在这个社会,每个老百姓力量是多么微弱,像周国聪家属这样能坚持这么多年,不知道受到多少委屈,多少个夜晚不能入眠,多少个日夜受到恐吓与威胁,这是多么不容易啊。何况就是真正的民主社会,经常要做的也是妥协与和解。当然民主社会的妥协是一种没有威协的妥协,而在专制社会的妥协,是弱者有些时候不得不接受的残酷现实。
    
    B:其次,我认为每一种维权方式,你可以不认同,但要尊重别人的选择,自由主义者的态度是尊重别人的选择权利。十五岁的周国聪被活活打死在派出所,这个事实并不因为周国聪的家属获得所谓的只是“困难补助”而改变。
    
    C:再者,所谓因得到七万元的“困难补助”后的息诉协议,也不可能真正阻止历史最终来做公平地裁决六四问题。周国聪家属从个人的实际情形和生活状况出发,做出这样的妥协,应该有他们的实际考虑,但肯定有深深的无奈和无助,这是任何一位公民在这样的专制国家,都有的感受,我想理应获得我们深深的理解与同情。他们何尝不想给死者的在天之灵一个真正的安慰?在死者不能真正得到安慰之前,先解决一下生者的实际处境,我想这也并不矛盾,更不可耻。
    
    D:努力学会让那些在你身上犯错的人,包括政府,付出代价。这代价不是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而且尽量用合理合法的手段去争取自己应得的权益。一旦所有的人都这样做,那么侵害你权益的人,总要考虑投入与产出的问题。或许有人会觉得这是很书生的说法,但现实生活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
    
    E:最后,我认为的和解的大门,哪怕开启一条缝,也总比堵死了好。共产党做了不少的恶事,但正在做着一些努力,比如减免农业税、免学杂费等,虽然实行当中有走样之处,这也说明,共产党在做着一些释放社会积怨的努力,这一点我是欢迎的。这些努力,我们不能说做得好,但只要去做,总比一点不做要好。我们不能因为他们的黑暗,看不到这其间他们的努力,虽然化解积怨的努力是多么微弱和不够。但微弱和不够,总比十足的强硬姿态要好。当然,这并不是说他来和解,我们要对他们感恩戴德,其实这是他们应该做的,同时也是民众维权意识高涨和自身努力的结果。换言之,是民众维权意识的高涨,提升了自己的议价和叫板能力的结果。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一个横行了五十年的极权政府,才开始做出一些温和的努力与让步。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前夕深圳街头出现大幅标语
  • 争鸣:中央政治局复议“六四”
  • 六四天网:郭起真被逮捕
  • 逸风(河南):拯救六四与六四拯救
  • 人民日报前副总编揭秘:六四成权力斗争筹码
  • 十七年的反思和变迁 -“六四”十七年特别报道(图)
  • “六四”十七周年天安门母亲万安公墓祭灵公告
  • 亚洲周刊:当局禁制出现松动:赔偿六四死难者首例内情
  • 新启蒙?中国新一代从网上发现六四真相(图)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中国的新一代从网上发现六四真相
  • RFA专访赵昕:纪念六四,我们一直在坚持抗争
  • 六四挡坦克勇士王维林传台湾定居 台湾故宫否认
  • 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与书中人物
  • 鲍彤“六四”答法国解放报记者问
  • 中國加強打壓 逼六四異議人士黃琦遷居/六四肉身擋坦克 傳在台定居
  • 六四临近,中共当局连国内网页都开始实时过滤
  • 搬迁不足一月 大陆[六四天网]又遭勒令搬家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我的六四见证——一场早夭的颜色革命/蔡咏梅
  • (林泉):六四十七年三祭
  • 国士赋—六四17周年祭/刘斌夫
  • 给“六四”死难者以抚恤是天经地仪的事/幻影
  • 驳诋毁“六四”的陈词滥调/幻影
  • 邵江: 两岸关系和问题---在台北“六四”十七周年纪念-海峡两岸经济发展与政治民主座谈会引言
  • 刘水:“六四”十七周年的回忆
  • 六四,不能为纪念而纪念/鲁德成
  • 梁辛:六四,北京街头静悄悄
  • 何日不再来?!墨尔本纪念”六四”十七周年活动有感/吕易
  • 六四十七周年祭/江楚渝
  • 刘逸明:六四,想说忘记不容易
  • 六四”枪响了,人民遭殃了!(完整版)
  • 六四十七周年祭/陶文红
  • 吴一然:六四凶器回顾
  • 六四拔毛/林保华
  • 又逢”六四”------纪念”六四”屠杀十七周年/唐柏桥
  • 冯崇义:“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17周年祭日/曾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