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 ( 之一 )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6年6月18日)
    
    
     (博讯 boxun.com)

    
    
     刑事拘留通知书送达以后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06,17 )
    
    * 袁伟静收到对陈光诚刑事拘留通知书*
    
     前面报道了,山东沂南县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被软禁在家中半年多以后,于3月11日被警方带走,下落不明,受到海内外关注。
    
     6月11日上午,陈光诚先生的太太袁伟静收到沂南县公安局对陈光诚刑事拘留通知书。
     几个月来,袁伟静也处于被软禁、监控中,他家电话被切断,手机也很难打通。
     我多次拨打她的手机,偶尔打通,袁伟静讲述了她收到对陈光诚刑事拘留通知书的经过。由于她的手机不能正常工作,声音有时断断续续,语句不完整。
    
     袁伟静说:“6月11日早晨八点的时候,因为我家大门没插上,(自称)公安局的人来了敲门,我还没来得及开门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然后我就抱着孩子。。。但是他。。。有的穿着制服,有的穿着便服,也没有给我亮任何证件,就说‘陈光诚被刑事拘留了,我们是6月10日抓的陈光诚’。
     我说‘你们是3月11日抓的他,为什么说6月10日抓的他?’
     他说‘我现在不管,你就给我签字就行了’。
     因为他没经过我的允许就给我摄像,于是我把大门关上了。他叫我敞开大门,我没敞。然后我就让他把通知书从门缝里给我递过来。
     最后,他给我递进来以后,我一看是6月10日,我就出去质问他‘你们3月11日到6月10日之间,把陈光诚放在哪里?’
     他们停了一会儿,什么也说不出来,就是让我签字,我还是不签。他们反复强调是6月10日把陈光诚抓走的。
     我说‘那你是从什么地方把陈光诚抓走的?’
     他又答不出来。
     那我就不签字,把门关上又进来了。
     这样,他们就走了。”
    
     问:“能不能简要讲讲那个刑事拘留通知书的主要内容?”
     答:“刑事拘留通知书的内容说‘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2006年6月10日九点,将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的陈光诚刑事拘留,现在羁押在沂南县看守所’。下边是沂南县公安局的戳(盖章)。”
    
     问:“它是‘故意毁坏。。。’”
     (讲到这里,电话突然断了)
    
     重又拨通后,袁伟静说:“(电话)突然又没有信号了。”
     问:“对。。。他们把这个通知拿走了还是留下了?”
     答:“他们从门缝递给我这一份在我手里。”
    
    
    * 被跟踪监控的袁伟静 *
    
     问:“他们发了这个刑事拘留通知书之后,您的处境怎么样?”
     答:“现在,这个地方还是继续有人看着我,但是自从昨天(13日)以后,政府部门不再帮我买菜,因为以前他们为了不让我出门,是帮我们(与陈光诚母亲住在一起)买菜的。”
    
     问:“在门外有多少人监视您?”
     答:“昨天上午急剧增加,但是昨天下午六点以后,人员开始减少,我们大门口现在也就四到六个人左右,周围的人,就像(房子)后边啊什麽的,人数我现在还不知道。”
    
     问:“最多的时候有多少人?”
     答:“约一百人。去年光诚在家的时候,看着我们的人员有四、五百人,是最多的一次。”
    
     问:“现在您能自己出去买菜吗?”
     答:“我买菜现在看来也可以,但是他们一步不离地跟着我。今天上午出去买农药,我骑自行车,他们用摩托车,还有就是开着政府的小汽车,紧跟着我,我下了自行车,他们就一步不离地跟着。他们说了,目的就是不让我打电话。”
    
    
    * 陈光诚简介 *
    
     现年三十五岁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家住山东临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他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后自修并进修法律专业,全时间从事维权活动。
     2005年他公开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此后陈光诚受到当局监控。
     同年 9月9日,已经被软禁在家中的陈光诚的电话和电脑被切断。后来,他和他的太太几次遭到监控者的殴打。
     10月4日,从北京前去临沂看望陈光诚的法律工作者许志永博士和李方平律师(同行的还有李苏滨律师)也遭到不明身份的人殴打。
     陈光诚先生于今年3月11日被警方带走后下落不明。
    
     今年5月2日出版的美国《时代》周刊评选出今时今日对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一百人,陈光诚名列其中。5月份,北京有律师前往临沂,向警方询问陈光诚下落,警方说不知此事。
    
    
    * 沂南县看守所对询问不作回答*
    
     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6月11日收到沂南县公安局的刑事拘留通知书以后,我打电话到沂南县公安局。
    
     对方:“喂,你好!”
     问:“您好,请问是沂南县公安局吗?”
     答:“对呀。”
    
     问:“如果我想请问一位被刑事拘留的人的情况。。。”
     答:“这是公安局总机。”
    
     问:“您看我找哪一个部门呢?”
     对方:“你(是)哪里呢?”
     答:“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
    
     对方:“(那个人)他现在在哪里?”
     答:“我是想请问一下沂南县公安局,他现在是在看守所吧?”
    
     对方:“那我给你转过去,你问问呗。”
     答:“好的,谢谢。”
     (转了电话)
    
     对方:“喂!”
     问:“您好!请问是沂南公安局吗?”
     答:“这是看守所,不是公安局。
    
     问:“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请问双堠镇东师古村的盲人陈光诚先生是在这个地方在押吗?”
     (对方没有回答,而后电话断了)
    
     我再拨打,对方说:“你打错了。”
     我又打到总机,告诉接线员,对方说这个线路错了。
    
     接线员:“转错了?”
     答:“我要看守所。”
     接线员:“行,你等一下。”
    
     电话接通,但此后无人接听。
    
    
    * 采访陈光诚的哥哥陈光福 *
    
     接下来,我采访了陈光诚的哥哥陈光福先生。他说:“我在外地打工,很长时间回家一趟。”
    
     问:“您本人有没有看到那个刑事拘留通知书?”
     答:“我看到了。”
    
     问:“看到后是什么样的心情?”
     答:“作为一个政府来讲,对一个公民采取这种无理的做法,是不符合法律的,是对法律的一种践踏。
     北京曾经有律师到沂南县,他们拒绝律师和当事人见面,并且当时否认已经抓了光诚。并找了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对北京来的律师进行围攻。还找了几辆车,把牌照摘掉以后,进行一些无理的挑衅。
    
     他们是在法律程序之外运作,这些律师也感到非常难做事。”
    
     问:“您在村子里给袁伟静打电话能打通吗?”
     答:“能打通的机会很少。”
    
     问:“请问现在村民中被拘押的还有几位?”
     答:“一共有四位,陈更江、陈光合、陈光东和陈光诚。(除陈光诚)另外三个人已经批捕,就是已经宣布逮捕。光诚是在被抓了三个月之后,才发刑事拘留通知书。”
    
     问:“您还有什么特别的话要说吗?”
     答:“我只想说一句,就是希望政府最好应当按法律办事。如果光诚真的触犯了法律可以用法律来制裁他,不能走法律程序以外的途径。”
    
    
    * 访被逮捕村民陈更江的太太徐玉芝*
    
     我采访了村民徐玉芝,她是已经被批准逮捕、在押已经四个月的村民陈更江的太太。
    
     问:“您的先生现在情况怎么样?”
     答:“任何消息没有啊。”
    
     问:“您的先生现在被拘押是什么名目?”
     答:“逮捕通知书,是‘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经沂南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06年3月22日由我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沂南县看守所。下面就是( 沂南县公安局的)公章、年月日。”
    
     问:“袁伟静接到了陈光诚被刑事拘留的通知书,这个事情您知道吗?”
     答:“我知道。”
    
     问:“听到这个消息您怎麽想?”
     答:“感到很意外。为什么他从农历的二月十二被抓走了之后,如果说他被刑事拘留的话,应该是从当天晚上就刑事拘留,为什么三个多月之后又把他刑事拘留了呢?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啊!”
    
     问:“村民们听到了陈光诚被刑事拘留的消息之后,您听到大家有些什么说法吗?”
     答:“嗨,村民们现在就是私下里议论议论,真正对官方讲理的根本就没有。如果谁说,或许哪一天就把你抓去,谁敢说呀?包括我。从心里来说,我也有点害怕呀!”
    
    
    * 访法学博士腾彪律师*
    
     沂南县公安局发出对陈光诚刑事拘留通知书以后,一直关注陈光诚处境的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法学博士腾彪先生说:“我们一些律师和关注陈光诚的人士,已经给陈光诚安排了几个律师,可能很快就要去当地。还有其他被抓的村民委托的律师,还有一些志愿者,可能都同时过去。”
    
     问:“您作为律师,怎么看陈光诚近一年来的处境和他被刑事拘留?”
     答:“这个实际从法律上来看也非常简单。陈光诚作为一个盲人从去年九月份开始一直被软禁在家半年之久,然后又被抓走九十二天,他们一直不承认陈光诚在他们手里,现在又抛出来用‘聚众扰乱交通秩序和毁坏财物罪’这两个罪名来对他进行刑事拘留,并且很可能起诉他。我觉得这是非常荒唐的,陈光诚这个事情实际上也是当地政府对他进行的非常明显的一个恶意的报复。因为陈光诚揭露了这些‘计生’黑幕,已经令当地的政府官员非常恼火。”
    
     问:“您刚才也提到在北京的一些律师和维权人士表示了他们的态度,您和其他一些人有些什么共同的想法?”
     答:“(陈光诚被刑事拘留)下一步的发展,实际上取决于外界的反应,所以呼吁中国的普通民众,以及海外的人权组织和国际社会对这个事情进行关注。对中国政府,尤其是当地的山东省和临沂市政府进行抗议,要求他们对这样一个盲人,尽快依法释放。
     外界的反应、关注程度实际上会影响当地政府最后的决策。所以,我们现在准备调动各种力量,进行一个全球性的动员。”
    
    
    * 袁伟静发表呼吁书 *
    
     6月13日, 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发出“要求立即停止对盲人陈光诚的迫害的签名呼吁书”,其中说(摘录)――-
    
    亲爱的国内外的朋友们:
    
     非常感谢您们一直以来对陈光诚及其全家的关心、帮助和支持。现在当地政府对陈光诚的迫害愈加严重,并于2006年6月11日早晨8点下达了一份沂南县公安局的对陈光诚刑事拘留的通知书,通知书的内容是: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之规定,我局已于2006年6月10日9时将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的陈光诚刑事拘留,现羁押在沂南县看守所。
    
     我们都知道,陈光诚一直是关心农村的残疾人及农民的权益,自去年4月份开始,对临沂地区的野蛮计生开始关注,并做了大量的实地调查。。。最后光诚及朋友公布了部分调查结果,引起中央计生委的重视后,中央计生委便派工作人员做了核实调查。并肯定了我们的调查结果。就因此,陈光诚于2005年8月11日遭软禁。。。不时遭到殴打。3月11日晚上9点,陈光诚被沂南县公安局带走。家人于3月12日收到一份继续盘问陈光诚的通知书,盘问通知书的盘问起止时间是2006年3月11日21点至3月12日21点。但是,12日21点后光诚并未被释放,并不知其下落。期间,我们多次要求见陈光诚并给他捎一些衣物(因为他被带走时是穿着棉衣)。但都遭到绝。
     我们的律师于2006年5月8日要求会见陈光诚,但沂南县公安局却矢口否认他们拘押了陈光诚。6月11日早晨8点,自称是沂南县公安局的人给我送来一份关于陈光诚的刑事拘留通知书。他们让我签字,我一看,上面说的是自6月10日9时开始拘留陈光诚。并且在下面的注解,也就是如果在24小时内没有通知家属应该写明原因一栏中并没有说明原因。。。在此情况下,我拒绝签字。
    
     他们就这样公然践踏法律,因陈光诚揭露临沂的野蛮计生而遭到他们的软禁,乃至现在强硬的给他加上一个故意毁坏财物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的罪名。对光诚进行打击报复。作为执法机关,天天喊法治,喊公正执法,但法治不是喊出来的,公正也不是用打击报复、以强压弱换来的,而是要通过一步步努力争取去做才能达到的。
    
     我现在希望,关心光诚的国内外朋友能够签名强烈要求当地政府立即停止对盲人陈光诚的继续迫害。不要让我们三岁的孩子同我们一样整日在恐惧、思念与期待中渡过。谢谢!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陈光诚的母亲王金香签名。
    
     呼吁书在互联网上发表后,到6月16日,签名的有郭玉闪、李健、李剑虹、万延海、郭飞雄等五十多位维权人士、学者、作家及各界人士。
    
    
    * 营救陈光诚行动 *
    
     在北京,有多位维权人士一直关注着陈光诚的处境。
     在大学任教的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法学博士腾彪先生说:“我们已经接到了社会各方面的反应。对于营救陈光诚的这个行动,国内的一些著名的人士,包括张思之先生、贺卫方先生、艾晓明教授、万延海先生、还有一大批维权律师,都非常关注、非常支持。
     我们下一步要展开一系列的营救行动,包括宣传,发放一些材料,也包括律师和其他志愿者,到当地去,要求见陈光诚和袁伟静。
     现在看来,临沂当地也没有任何善意的回应。
    
     不管什么样的结果,我们有很多人已经表示要竭尽全力来营救陈光诚,哪怕给自己带来很多职业上的风险。”
    
    
    出席联合国人权会会议二人受阻―――
    
     联合国可能明后天要开的那个人权理事会上,以及在日内瓦的一些外围的人权会议上,我们已经安排人在那些会议上讲陈光诚事件。
    
     去日内瓦的人权会议,本来邀请了中国大陆至少四个人参加,有浦志强、李健、刘正有和我。
     李健和浦志强已经出去了,刘正有今天在机场上被强行绑架走,我是学校领导明确禁止我参加这个会议,也没有去成。
    
     这也反映了目前中国人权的一个现实状况。”
    
    
    张思之律师说―――
    
     在北京的中国著名律师张思之先生对陈光诚的处境特别关注。他说:“我当然对这个事情特别关注了。陈光诚作为一个盲人,这样关注比如说受到不公正待遇的那些计划生育范围内妇女的权益。作为盲人能作到这一点,本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而有关部门对他这一点还要进行种种的限制甚至于是迫害,这是很不正常的。”
    
     问:“对陈光诚的事情,您从什么时候就关注了?”
     答:“我从一开始就关注了。因为陈光诚这个人我是在很久以前就了解他,是从刊物上看到他的事迹,作为一个盲人,他能够自学法律,学了很有成就之后,还能够替老百姓服务,这点非常不简单。我是很佩服他的。”
    
     谈到海内外一些人士在袁伟静的呼吁书上签名,张思之律师说:“我觉得,这只是对陈光诚声援的一个方面,但是这个方面从目前情况来看,我并不认为是最有效的、最有力的。”
    
     问:“那您觉得什么是最有效、最有力的呢?”
     答:“我跟有关的朋友提出来我的一个建议,我希望他们能够组织一个律师团,正式介入这件事。具体的案情我现在还不是很清楚,我清楚之后,我会有我的看法。”
    
    
    高智晟律师说―――
    
     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一年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主任高智晟律师,已经在警方监控跟踪下度过了将近七个月。听到陈光诚被刑事拘留的消息后,他说:“这显然是中共当局又一次失态的表现,从另一个侧面表现了他们极度脆弱的心理状态,他们的极度不安,甚至不能容纳一个盲人说几句真话。
     有关方面应该尽快停止针对公民的犯罪,尽快释放无罪的陈光诚。因为现在这样的做法,对你当局所要追求的稳定恰恰是走向了反面。
    
     我们认为,再次假借司法的名义来关押陈光诚,表现了中共当局极度的不自信和他们整体的胆怯。
     陈光诚的被抓,本身就表明了中国的司法价值早已死亡。但是,只要中共的体制在,现在继续具有律师身份的人,还是应该继续跟它假戏真唱。法律是你制定的,那就持续地通过程序逼迫它来遵守自己的法律。
     明天我有一篇文章叫《保卫陈光诚,要舍得一身剐》。”
    
     问:“这篇文章主要写什么?”
     答:“第一,不要抱幻想,要想真正维护陈光诚们的利益,就要舍得一身剐。同时要看清楚,维护陈光诚们的利益,就是维护我们自己的利益。
     作为一个盲人个体,或者即便作为一个正常的公民个体,中共是不会怕你单个人的,但他为什么用了几乎整个山东的专政机器,一年时间持续迫害、搅扰陈光诚一家?因为陈光诚生命的深处,带有我们民族一些坚韧和不死的东西,这是中共最怕的,也是中共最终持续要打压的。
     所以我们提醒人们,我们长期的冷漠和旁观,是中共迫害陈光诚们的这种恶能量聚集的一个最主要条件,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罪恶的一部分,所以每个人都没有资格继续作旁观者。”
    
     问:“对这件事情,您会做什么呢?”
     答:“我想特别警告当局,如果要把无罪的陈光诚再次假借司法名义枉法裁判的话,我会赶到山东去,我同时会联系更多的人赶到山东去,要求把我们同时都关进监狱。我们将持续地和这种野蛮行为作斗争。
     我们的行为将都是符合法的精神和和平、非暴力的。”
    
    
    * 公民维权网等发表联合声明 *
    
     6月12日,公民维权网、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维权网、民生观察发表“关于陈光诚被刑事拘留的联合声明”。
    
     公民维权网负责人李健先生说:“我们听到陈光诚先生被刑事拘留这个消息之后,感觉到非常愤慨。我们认为,现在沂南警方对陈光诚进行的刑事拘留是严重违法的一种行为,我们对此提出强烈抗议。
    
     我们之所以发起这样一个联合声明,是因为这麽长的时间,从临沂市开始违法违规进行暴力‘计生’工作,后又践踏法律任意限制和侵犯维权公民的人身自由,这样的行为,在海内外齐声谴责和长期关注的情况下,一而再、再而三继续不断重演,我们认为非常不正常。
    
     我们也认为,这样一个事情长期没有得到解决,中央政府和最高司法机构实际上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个联合声明,要求中央政府必须履行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职责,允许最高司法机构行使司法独立权,公正审议地方司法机构任意羁押陈光诚的违法行径,早日恢复陈光诚先生及其他村民的人身自由,并依法追究所有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另外,我认为现在最重要的、首先第一步就是要尽快委托律师到当地要求会见陈光诚先生,尽快把司法救济程序启动起来。
    
     我觉得陈光诚先生这个个案不是一个简单的个案。像陈光诚先生这样海内外舆论高度关注、中国的维权人士一直在持续不懈来推动这样一个事情的解决,陈光诚先生也在今年获得了《时代》周刊评选的世界最有影响的一百位人物之一,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他的公民权利还受到如此的对待,普通中国人会是如何呢?
    
     我希望民间能够动员起来,行动起来,用我们的意志和智慧来把这个问题解决。”
    
    
    * 中国宪政协进会发表声明 *
    
     6月13日,中国宪政协进会发表声明,题目是“对陈光诚先生的迫害是野蛮的暴政”。
    
     中国宪政协进会理事长、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先生说:“陈光诚先生这个事件我们之所以关注,主要是有两个原因。
     第一,陈光诚是一个盲人,在中国很不方便。他身处乡野,又面临很大的逆境,在这种情况下他坚持参加一些维权活动,我觉得很不容易。我们非常尊敬他。
     第二,我觉得对他的这种迫害确实是太没什么道理。先把他关在家里不让他出来,甚至还要动用暴力。后来又把他违法拘押,拘押时间远远超过合法期,现在又转成刑事拘留。
     所以,第一,我们定位、定性这个事情是一个暴政;第二,我们觉得陈光诚先生这个案子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因为现在中国实际上在一个十字路口上,关于政治制度改革,现在中国共产党背了‘六四’等等很多比较重的包袱,现在有比较多的利益集团这个阻力。如果陈光诚先生这个案子能够得到解决,能够作好的话,那麽肯定对中国通过在法制的框架中解决和化解中国现在的问题,可能会有一定的推动作用。
    
     再有一个要点就是,这些案件是关系到我们的中国能不能成为中华民族所有炎黄子孙的安全的家园?中国的公民和同胞能不能在中国本地能得到一个人在现代国际社会能够受到的这种受尊敬的尊严?他的权利能不能得到保证?中国能不能真的成为中华民族所有炎黄子孙赖以骄傲的精神故乡?
    
     我觉得如果我们能把像这样的一些问题解决了,建立起宪政民主制度,在这个制度中,政府切实能够尊重自己的公民,尊重他们的尊严、权利和他们人格的话,中国才能够成为所有炎黄子孙值得骄傲的故乡。否则的话,你想,像陈光诚这样的案件如果一再出来,那确实使中国在整个国际社会蒙受羞耻。”
    
     问:“那你们下一步还有什麽打算?”
     答:“我们下一步希望跟国内的维权人士和国外一些愿意支持他(陈光诚)的人能够一起写一些信,推动像在美国的一些知名的教授、学者、议员,也同时向中国政府写信施加一些压力,还是有可能通过国际社会的压力,导致这个事情的解决。
     而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有没有国际社会的压力,取决于中国人自己对这个问题有没有一个清楚明确的看法和要求。”
    
    
    * 法学博士范亚峰先生的分析与建议 *
    
     得到陈光诚先生被刑事拘留的消息,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博士范亚峰先生说:“这个事件,我的一个分析,这是当局打压维权维权运动的一个具有战略性的部属。
     因为最近重判福建土地案的维权代表黄维忠,陈光诚又在五月份入选《时代》周刊的一百位最具影响力的人物。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突然对陈光诚刑事拘留,我的一个判断,这是‘放大抓小’的一个对维权运动的控制模式其中极具战略意义的一步棋。因为未来维权运动在规模和影响力层次上的扩展,最根本的是取决于维权精英和大众的这样一个结合。
     那麽,在这样一个结合点上,现在来讲,显然当局已经认识到,打压维权律师成本很大,某种意义上讲已经划不来。这从高智晟律师受到的这样一个国际舆论,包括美国国会这样的广泛关注,可以看得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要防止维权运动蔓延和升级,目前在当局看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严厉打击可能跟维权精英相结合的底层精英,就像陈光诚、黄维忠这样一些人,未来可能成为打击和镇压的重点。他们可能和组党一样,都被视为对社会‘稳定’最为危险的敌人。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陈光诚这个事件的前景,应该说是很不乐观的。但它的最终结果,取决于双方激烈博弈的结果。所以在这里边,变数很多。
    
     那麽,我个人的建议就是,希望各界人士都本着良知、本着爱与公义的原则,对陈光诚这样一个盲人和一个国家之间的‘战争’――在这里边,做每个人应该做的事情。”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网页WWW.RFA.ORG.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网页“心灵之旅”栏目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网页“心灵之旅”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病中胡佳的感叹与呼声
  • RFA张敏:关注下落不明已五十多天的陈光诚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八)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七)
  • RFA张敏: 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六)
  •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十)
  • RFA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九)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五)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四)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三)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二)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九)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八)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七)
  • RFA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八)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三)RFA张敏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二)RFA张敏
  • 【周年回放】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一)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