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赵昕:陈光诚"涉嫌毁坏财物扰乱交通罪"的真相调查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6年6月18日)
    赵昕更多文章请看赵昕专栏
    
     (博讯 boxun.com)

    
    
    我要引瞎子行不认识的道,领他们走不知道的路;在他们面前使黑暗变为光明,使弯曲变为平直。这些事我都要行,并不离弃他们。
    
     圣经旧约 以赛亚 42:16
    
    
    
    中国有句人尽皆知的古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最近,我在互联网上搜索浏览了有关人权卫士陈光诚先生的相关资讯,特别是详细拜读了中国司法部主管的《法律与生活》杂志的良心记者杨子云小姐两次奉命到山东临沂的实地采访、调查报道,更是强化了我对山东临沂当局罗织罪名、构陷陈光诚的无耻非法行径的愤慨之情!
    
    
    
    2006年6月 11日,人权卫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接到警方通知,陈光诚先生已于2006年6月10日上午 9点被临沂市沂南县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刑事拘留,现羁押于沂南县看守所。在此之前,沂南警方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他强制软禁6个多月、非法羁押其长达89天,然后才作出如此野蛮和荒唐的刑事拘留决定的。
    
    
    
    同日,<沂蒙生活报>上登出如下沂南讯:双堠镇东师古村村民陈光诚 (男,35岁),于2006年2月5日晚,煽动指使本村陈光和等人砸坏镇政府车辆,并暴力阻碍公安民警依法执行公务。3月 11日晚,陈光诚纠集煽动陈光余、陈光军等人,窜至205国道营后村路段拦截过往车辆,导致290余辆车滞留现场,致使该交通干线中断达3小时之久,造成很坏的社会影响。陈光诚的行为已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沂南县公安局通过立案侦查,于 2006年6月10日将陈光诚依法刑事拘留。
    
    
    
    那么,到底光明之子陈光诚先生是否真的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圣经约翰福音第一章第五节说明:"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诚然如是。让我们一起来拜读《法律与生活》杂志的良心记者杨子云小姐,两次奉命到山东临沂的实地采访、调查报道,了解这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无耻把戏吧:
    
    
    
      杨子云 写在前面的话:
    
    
    
    2005 年3月28日,我作为司法部主管的《法律与生活》杂志的记者,进入山东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带着杂志社公派的任务——采访"赤脚律师"、盲者陈光诚。那时,临沂的野蛮计生事件尚未发生,陈光诚是当地政府以及居民们心中的骄傲,这从我前往沂南路途中的所闻所见便约略得知。在临沂,临沂某机关报的记者接待了我,告诉我陈光诚曾是该市某年的年度人物,并告诉我他所做的一些事件,如同传奇。在前往临沂的公共汽车上,听说我是要到京沪高速的 129公里处下车,开车的司机立即就问:你是不是去陈光诚家里啊?他可真是比我们健全人还厉害呢!车里还有一位在双堠镇兽医站工作的先生,对陈光诚的事情可谓是了如指掌。车里的人几乎都对陈光诚有所耳闻,他们一致的赞誉是:他帮助乡民们作了很多好事,这个瞎老五了不起。
    
    
    
    我在东师古村待了两天一晚。采访结束后,我曾和陈光诚夫妻在夜色下的蒙河边散步,伟静告诉我,如果早一年来到这里,这条河边全是高大的白杨树,挺拔而俊美;她告诉我见到陈光诚之前,她丝毫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生会和一个盲人发生联系,"在见到光诚之后,我觉得他比任何一个健全的人都要阳光和健康。"他们结婚了,虽然伟静的父母曾极力反对女儿嫁给残疾人,可是,很快,他们就认同了女儿的选择。
    
    
    
    我曾在村子里和村民交谈,希望勾勒出村民们眼中的陈光诚。"他帮我们村民解决了很多问题。"每一个人都是笑盈盈的,他们发自心底地喜欢这个倔强的老五。
    
    
    
    而令我最难忘的记忆是,我第一次由陈光诚夫妻带领,在原野里识见了什么是荠菜。初中语文课本里,张洁用些许简单的汉语,勾画出来的挖荠菜的场景就像是一个青春的梦啊,即使从没见过荠菜是什么样子,这个梦也一直带给我甜蜜的滋养。所以,当双目失明的陈光诚,挖出一颗野菜告诉我这就是荠菜时,我真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我真是惊奇啊,他不用目光,怎能认识荠菜了呢?那一刻,我想到庄子的一句话"我以神遇而不以目视。"
    
    
    
    那一天,在那个微风轻吹、天空高远、大地无边的所在,陈光诚谈起他的理想。他当时正在做的事情,是筹建一个乡村法律图书馆。他要让他的乡亲们都懂得用国家的法律来保护自己。是的,"法律必须被信仰 ,否则它将形同虚设。"虽然陈光诚没有说起这句话,但在那一刻,我想起了哈罗德·伯尔曼的这句话,我觉得只有这个句子才能准确描绘眼前这个盲人的内心世界。
    
    
    
     2006 年"五一"期间,我沿京沪高速驱车去苏北。很自然地,我想在京沪高速的129公里处下车,希望再次看望陈光诚以及他的家人。然而,在"临沂计生事件"之后,陈光诚已经再也不能像去年三月那样在他的家里接待来自远方的客人和朋友了。而我,一直怀抱希望,希望他能像往常一样,不用任何人的带领,走到村口迎接他的朋友;像往常一样,在他的村子里任意行走;甚至,还有机会带着像我一样只是听说过荠菜的人,去原野里看看荠菜的样子。(杨子云)
    
    
    
    
    
      5月 4日在临沂
     BY 杨子云
    
     时间:2006年5月4日
    
     地点:临沂市火车站附近某饭店
    
     访问对象:陈光诚大哥
    
    
    
        以下是2006年5月4日,在临沂见到陈光诚的大哥对话整理:
    
    
    
    光诚的家人受威胁
    
    ------------------
    
       问:"村子里目前的情况是什么情况?"
    
       答:昨天我回去的时候,发现在205国道边,进我们村的地方有一辆车,车里有三个人。他们主要是为了防止北京来的记者和或者是律师,他们最怕的就是北京来人。
    
       问:"你见到伟静没有?"
    
       答:我见到了,他们不限制我。
    
     问"光诚目前有消息么?"
    
       答:光诚在3月11日晚上9点被带走,在12号下午给了一个继续盘问通知书,说是到12号9点为止。继续盘问通知书是沂南县公安局开的,盘问地点说是到双堠镇派出所。之后,就没有任何消息了,也没有说是怎么处理的,也没有说把光诚带到哪里了。至今是任何消息也没有。我昨天回家数了一下,大门口有 9个人在守着,出了大门口往我们家拐弯的地方,你还记得的,那个地方有三个人,在村口有三个人。和光诚在家里的时候一样。
    
       问:"你们的生活因为陈光诚的事受到什么影响没?"
    
       答:他们曾经威胁我说,陈光诚继续这样下去,第一个死的是光诚和他的全家,还有就是你的全家,他们直接这样对我说。还有,我有两个女儿在沂南一中上学,我大女儿今年高三,他们直接找到学校,对我女儿说,你五叔这个人做的这些事,是危害国家安全的。即使你学习再好,你考上了也没有学校敢录取你。这给了我的孩子很大的压力。
    
     我离家到临沂打工后,没有被骚扰了。但是他们时常造舆论,说我被抓起来了。
    
     我还有一个弟弟陈光军,被抓了37天在看守所,现在放出来了。
    
      
    
    乡亲前后被抓19人次 ,砸车真相
    
    ---------------------------   
    
       问:"村子里的乡亲因为这个事受到些什么影响?"
    
       答:现在村子里,因为陈光诚的事,前前后后被抓捕了19人次,因为有的人被抓又放了,然后又被抓了。春节后除了光诚还有四个人被批捕了。陈庚江,陈光合,陈光东,陈光军(四人姓名皆为音译),因为他们支持陈光诚。一是《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5年11月下半月你的那篇《临沂计生事件中的陈光诚》的文章,村民们争着去看,因为只有一本杂志,陈光军和陈光合便找了地方复印出来,让村民们传阅。政府则说他们这几个人是在发放反动传单,这成了给他们治罪的罪名之一。不过,他们被抓的主要罪名损害公共财务,春节时村民砸车,砸了三辆警车。他们是以故意损坏财务的罪名被抓起来的。
    
       问:"村民为什么会砸车? "
    
       答:事情起因于春节时他们抓走了陈华。因为陈华家临近光诚居住的院子的西墙,他们为防止光诚从这里越墙跑掉,一直在这里设岗看守,有三个人看着。三个多月来,每天都是一把阳伞打在这里,升个煤球炉子,几个人在伞下打牌。陈华说,过年了,你们打一把太阳伞在这里,像个灵棚,真是不像话,春节里我希望你们搬走,至少要到初六之后再回来。因为当时陈华说的时候口气挺硬,所以他们就搬走了。结果不到初四他们就搬回来了,陈华就这样和他们发生的冲突,他们打了陈华,把陈华的头都打破了,并且把陈华抓走了。抓走以后,陈华的奶奶就到村里的指挥部去找——被我们村人戏称为"看望陈光诚指挥部"的那个地方——说你们把我的孙子抓到哪里去了,大过年的,你们要把握的孙子放回来啊。指挥部里的人不理她,老人家就气"死"了——即休克了。村里的人就央求看守光诚的人能够开车把老人家送往医院。因为他们有三辆车在这里。可是他们不拉,有的说钥匙不在我这里,有的说我不会开车。村民们看到他们见死不救,特别生气,在这个理论过程中,人越聚越多。其中有老百姓说:"你们政府见死不救,不为老百姓办事,要你这样的政府干吗。"这时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把他们的车给砸了!",群情激奋,大家就都动手了,可以说是很痛快地发泄了一下。后来政府采取了强硬手段,出动了防暴警察。后来调查砸车的人,就抓了三个为首的村民。
    
       车子的玻璃被村民砸碎了,但是还能开走,后来就是他们自己把车开走的。他们统计的结果,是说有16万元的经济损失。就给这几个村民定了损坏公共财物罪。
    
       就在这个混乱中,光诚从家里冲了出来。他到了另一个村民陈光雨(音)的家里,他是想在他的家里可以使用电话,可以和外部联系。后来看守的人又把屏蔽手机信号的那个东西搬到光雨家里去了。可是有一个小小角落竟可以通电话,不知道是他们的技术问题,还是故意留出来的。在光雨家房子里一个角落里可以拨打手机。有的说是故意留出这么一块,有的说是疏忽。
    
    他们一直要求光雨把光诚撵走,别让光诚住在光雨家。光雨因为很同情光诚,一直让光诚住在他家,前后住了四十天。他们因之恨了光雨。
    
    
    
    如何扰乱了交通
    
    --------------
    
    
    
      问:那又是怎样扰乱了交通?
    
    答:3月 10日晚,看守光诚的人趁光雨出了自家院子,用一件棉衣把光雨的头包起来,一通乱打。他们打光雨的目的就是要把光诚激出来。因为光诚曾对光雨说,法律有规定,其他人士不可以随意进入公民私宅。于是在看守的人要挟光雨放出光诚时,光雨就对那些看守的人说,你们不能闯入我家院子抓人,如果你们敢闯进来,我就要用斧头劈死你们。
    
    于是,他们就选择在光雨出了院子后,对光雨大打动手。这样光诚就从光雨家里出来了,他就到临时指挥部找打人者讲理。指挥部设在银后村,银后村和我们村合并成了一个大村,去银后村有一段路。找到指挥部,指挥部的人不理。光雨就说要上县里去,要找个车上县去,他说,就不相信没有一个讲理的地方。公安局一个叫孙学农(音)的人就帮助他拦车,曾学农拦了一辆车,看守中另外的人在马路对面也拦了一辆车,两个方向的车都被他们一拦,马路就堵住了,很久都没有疏通。于是,他们给陈光诚安了一个扰乱交通秩序的罪名。
    
       砸车事件之后,春节之后,就在我们村对面的公路上,他们一直设岗,只要看着时外地来的,也不管你是不是来看光诚的,一律上去把你的包接过来,问讯你的姓名,你是来干什么的。然后才放行,邻近几个村子里的人都受到惊扰。
    
       迄今为止,因为陈光诚的事情,村子里前前后后有19人次被抓。其中有的是抓了又放了,放了又抓,不止一次被抓。
    
       他们还吓唬老百姓。说陈光诚的事你们不要参与,谁参与谁被抓进去谁都没有好处,他们说的是实话。现在村里人打个电话都害怕被怀疑。
    
       问:"你们村的支书是谁?自己村的村民被抓,他是什么态度呢?"
    
       答:合并后,我们村和后村,两个村共一个村支书,不过后村的村支书几乎不管我们这边的事。我们村里的事几乎是我们这个村主任说了算。我们东师古村的这个主任叫陈光生(音)。他和我们是一个陈家,但是有矛盾。因为从1992年起,他就是村主任,应该说从80年代开始,他就是会计。他这个会计从来不公布账。他是会计、出纳、保管一个人兼。况且,他同时还兼任信用社的信贷员。
    
       03年底的时候,他说我们村里欠了30多万元的贷款。村民们就特别想不通,村子里又没搞什么公共建设,怎么就欠了这么多钱呢?村民们想至少你得把这个债是怎么欠的让我们知道。可是村主任不让查,村民们和光诚说就是要查,而且用村民组织委员法启动罢免程序。他们认为是光诚懂点法律,给他们带来麻烦,于是恨了光诚。 2003年底,2004年初,村子里出现了大字报,恐吓光诚。光诚打了电话给110报警,结果派出所理也不理。就此,光诚在2004年秋天又状告了沂南县公安局不作为。这样,似乎就把公安局也得罪了。
    
    
    
      
    
       问:"看守光诚的都是一些什么人?"
    
     答:邻村的一些无业青年,也就是老百姓口中的地痞流氓的那种。不过,他们也有人对我们说,我们也知道这样赚的钱是昧良心的,但是他们说,我们不来干这个事,总会找到其他人来干。看守一天有30元人民币。比外出打工强多了。
    
       问:"光诚介入这个计划生育调查是什么时候?是不是因为他自己超生被罚,他才介入这个事情的。"
    
       答:不是的。一开始陈光诚没有介入这个计生事件。似乎是2003年,我们这边的计生政策有松动,头胎生女儿的,可以申请再生二胎。这一松动,使得临沂范围内出现了大范围的超生,在2004年底的计生评比工作中落后了。政府决心要扭转这个局面,于是连续下了几个文件,要狠抓计生工作。
    
       由于光诚在我们这边乡民中有一点威信,因为他成功地打了几个维权官司。开始有我们自己村子里的人找光诚说,问由于超生被政府将人强行结扎是不是合法的?光诚说,这肯定是非法的。计生中出现的一些做法,一开始陈光诚不相信,一个人说不相信,两个人三个人来说的多了,他就去调查,一调查,就发现果真有这样的事情。于是他和北京的朋友联系,北京的朋友开始也不相信。滕彪他们抱着来看看的心情,过来走走,结果一过来,发现事情比说的还要严重。就这样,有了滕彪他们所做的临沂计生调查。并且境外媒体报了。这样光诚就被限制自由了。
    
    
    
       同去的一位朋友问,"我看到他们在文章里说陈光诚和妻子,放着国家分配的工作不干,不干活不种地,然而两个人的生活却很好,很有钱,这是怎么来的呢?你可以解释解释吗? "
    
       他们到现在也还是这么说。前不久"红丹丹"(音)——一个残疾人协会来到临沂搞活动,我去了,去义务帮助照顾残疾人,由于我们家光诚是残疾人,我对残疾人的感情就特别深。我就志愿过去帮助照顾残疾人,上厕所啊,吃饭什么的。在活动中,就见到临沂市残联一个叫纪大连(音)的,似乎是残联主席,他也这样说,说陈光诚两口子都不干活,然而生活得很好。
    
     问:"你怎么解释呢?"
    
       答:其实光诚没有什么收入的。05年之前父亲在世时一直是靠父亲的退休工资生活的,父亲在2004年10月去世了,没有去世的时候,父亲一个月有800多元的退休金,而且,我父亲是个很能干的人,他去世时71 岁,给家里留下了很多粮食。到现在,小袁和我母亲,吃的都还是父亲04年留下的粮食。
    
     问:"小袁怎么也不工作了呢?"  
    
       答:小袁是临沭人,结婚后就把工作辞掉了,因为当初是打算要和光诚一块为残疾人做点事的,光诚曾想做一个残疾人自己的NGO组织,由残疾人自己来推动作关心残疾人的一些活动。后来因为一直没法注册,没有做成。
    
       光诚是一个特别爱管闲事的人,小袁也是。所以,他们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了。
    
       问:"目前小袁的情况怎样?"
    
     答:他们不让小袁出门,大门口也不让出。目前,他们吃的粮食还是父亲留下的粮食,买菜是小袁要买什么,列清单给看守着,他们就去买,也不要小袁给钱。
    
       小孩的奶粉,她有一个姨在上海打工,给她寄奶粉回来。北京的梁晓燕他们也一直在寄奶粉。很多的信似乎都被扣了。  
    
        我昨天回去,伟静对我说,这次陈光诚被时代周刊评为影响全球的一百名人物,最开始得到的消息,陈光诚的名字是在温家宝总理之后的,属于第二位的。结果在我们国内的报道中,陈光诚的名字就被省略了。
    
    
    
    
    
    上帝啊,您曾经亲自应许:"我要引瞎子行不认识的道,领他们走不知道的路;在他们面前使黑暗变为光明,使弯曲变为平直。这些事我都要行,并不离弃他们。"今天,我们看到了您的话语又真又活,必然成就。阿们!
    
    
    
    
    
     2006 年6月17日于北京
    
    
    
    --
    赵昕(paul zhao)
    仁之泉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光诚妻子签名呼吁信的最新名单(2006-6-17)
  • 张耀杰博客中的陈光诚
  • 昝爱宗 : 呼吁: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陈光诚
  • 赵昕:我们能够为人权卫士陈光诚们做点什么
  • 关于陈光诚被刑事拘留的联合声明(图)
  • 对陈光诚先生的迫害是野蛮的暴政!/中国宪政协进会声明
  • 曾金燕:宣告陈光诚的罪名,这意味着什么?
  • 陈光诚被刑事拘留(图)
  • 山东临沂陈光诚最新消息(2006-6-11)
  • 陈光诚妻子袁伟静给即将来访中国的安南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 仁之泉资讯:盲人维权活动家陈光诚目前被监视居住(图)
  • 时代周刊:陈光诚-- 一个盲人的法律眼光
  • RFA张敏:关注下落不明已五十多天的陈光诚
  • RFA;袁伟静担懮丈夫陈光诚的安危及健康
  • 请关注:临沂著名维权人士盲人陈光诚被政府非法拘捕已经35天无任何消息!
  • 郭玉闪:盲人兄弟陈光诚
  • 请关注:盲人陈光诚被政府非法拘捕已32天无任何消息
  • 请关注:盲人陈光诚被非法拘捕已经25天无任何消息!
  • 陈光诚被当局非法拘捕至今20日无任何消息
  • 陈光诚与温家宝:中国的人权和政权/张耀杰
  • 林辉:向陈光诚致敬,向黑暗中的光明致敬!
  • 羽森:呼吁胡温释放陈光诚
  • 以民运人士为荣-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徐沛
  • 羽森:呼吁胡锦涛主席释放陈光诚先生
  • 王德邦:陈光诚擦亮我们的双眼
  • 呼吁:立即释放胡佳、齐志勇、欧阳小戎、陈光诚、任自元、钱丽丽等人,解除对高智晟、郭飞雄等人的跟踪、软禁、殴打
  • 以爱回报中国—谨以此文献给陈光诚兄弟
  • 阳光男子肓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老戚
  • 从陈光诚看胡温的盲人骑瞎马/刘晓竹
  • 刘晓波:目盲心亮的陈光诚先生
  • 关于人权卫士陈光诚先生被绑架的声明(图)
  • 草根:绑架瞎子陈光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