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行走在林冲刺配之地——会见郭起真记事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6月16日)
    郭起真更多文章请看郭起真专栏
    
     (博讯 boxun.com)

    
    

林晓楠
    
     
    
     2006年6月10日至 14日,我作为一名律师助理,陪同李建强律师赴沧州会见被当局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郭起真先生。
    
      我对郭先生一无所知,这个差事本来也不是我的,因为李律师的助手兰芳律师临时有事,我正好在这个所实习,就“卷入”了此案。
    
      我对去沧州充满好奇,我知道沧州是基于看水浒,林冲发配沧州、逼上梁山是我少女时代就最喜欢的英雄故事。
    
    从上访者到“煽动颠覆”者
    
      李律师是接受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指派为郭起真提供法律救助的。这是一个以倡导自由写作为宗旨的国 际性文学组织,它的下设机构狱中作家委员会还兼有对大陆异议作家提供法律救助的职能。李律师是中文笔会的会员,还是狱委会的法律顾问。据说,这次对郭起真救助的所有费用都由这个组织提供。
    
      在火车上,李律师给我看了一些郭起真的背景材料。
    
      郭起真,男, 1958年生,因家贫13岁辍学参加工作 ,仅有小学文凭。但郭起真人聪明,有奇才,吹拉弹唱样样都拿得出手,凭着刻苦自学,文章居然能写得文从字顺,逻辑严谨。
    
      12年前,郭起真因与单位领导发生纠纷,被诬陷入狱,开除公职。在狱中以及出狱之后,郭起真又为两个无辜的死刑犯鸣冤,结果是死刑犯冤情得到伸张,郭起真自己却又因得罪了司法机关几次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入狱。出狱后郭起真成了职业上访者,他先后44次进京上访,每逢沧州地方政府、司法机关举行活动,他都要“出动”,申请游行、散发传单、全家绝食等等什么招都用,但是除了被嘲骂、被殴打、被绑架,被追得慌不择路摔断腿,被半夜三更带走做司法精神病鉴定之外,他没有得到任何正面的回应。今年5月 12日深夜,他再次被破门而入的警察绑架而去。5月25日,沧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通知郭的妻子赵长芹女士,郭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 6月6日,再以同样罪名批准逮捕。
    
      沧州地方当局的这个罪名让我感到滑稽,古人说:物不平则鸣,人有冤则叫。鸣冤叫屈在任何朝代都是百姓的权利。一个仅有小学文化的蒙冤上访者居然成了国家政权的“煽动颠覆”者,这之间的逻辑鸿沟是如何跨越的? 我问李律师,李律师哭笑不语。
    
    特殊“关照”
    
      7点20分,火车准点到达沧州站,我对一个陌生的地方从来都是好奇心有余,谨慎心不足。在站台上,我看到停着几辆警车,没有在意,觉得就是警车在尽自己的义务维持治安。
    
      我们原来准备住的宾馆离火车站太近,显得杂乱。临时改去了扬帆宾馆,这个临时的举动可能打乱了某些特殊机关的计划。到了晚上,几个朋友来见我们之后,他们还是跟踪了上来。他们先是盘问来访的郭的亲属我们包了几间房,然后在我们的隔壁开了房间,还安排了服务员 昼夜监视我们。
    
      大概10点左右,郭的亲属告辞。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正准备洗澡,房间电话响起,我接起电话,是郭起真的妻子打来的,她说:酒店大厅里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你们小心啊。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听她这样说顿时汗毛直竖,赶紧去告诉李律师。原来李律师刚才在洗澡所以没有接到电话,于是她便通知我。李律师不以为然的说:这种事情我遇到的多了,我看看他们去。我担心的说:还是算了吧,怪吓人的。
    
      第二天,来访的郭庆海先生早晨5点离开的时候,一夜没睡的女服务员居然送到电梯口。
    
      有意思的是,李律师给他们的大队长打电话、发短信,希望能够正面交流,大队长却毫无回应。组织抓捕郭起真的政法委书记则明确拒绝了李律师的要求。
    
      一面是诡秘的监 视、跟踪,一面却又拒绝正面接触,这让我想起鲁迅先生的话:“狐狸的狡猾,兔子的胆怯,狮子的凶残。”
    
    妻子与儿子
    
      我们约了郭起真 的妻子以及她们的儿子吃饭。小伙子刚刚16岁,一脸阳光灿 烂,笑着感谢我们,说自己正在忙着准备中考。我看到他心态还算平和,便松了口气。劝他要好好学习,以后的路还长,不要走极端,要客观的看待他爸爸被捕的事情。郭起 真的妻子则告诉我们昨天晚上她们三个人走到酒店大厅,就有警察冒充酒店人员问她们 包了几个房间跟谁见过面等问题,她们没理这些人。回家的时候警车一直“护送”她们到家。
    
      郭的妻子赵长芹显得苍老,但是出乎我们意料,虽然在郭被捕以 后家庭陷入困境,但是她绝没有显出凄惨哀怨的样子,她对自己的丈夫非常崇拜,认为丈夫不但无罪于国家,而且有功于社稷。她显得乐观、开朗,鼓励儿子以自己的爸爸为荣,好好出息,将来做有社会良智的人。
    
      郭的儿子只有16岁,爸爸被捕, 警察经常到学校骚扰,这让他有了很大的精神负担。但他毕竟是郭起真的儿子,他认为自己的爸爸是世界上最正直、最勇敢、最可爱的人,他立志要成为爸爸那样对社会负责 的人。
    
      郭的妻子和儿子让我深深感动,虽然我还没有见到郭起真,但已 经对他产生了景仰!
    
    行走在公安、检察院、看守所之间
    
      第二天是周一, 尽管被警察跟踪,但是工作也还是要做。我们去了国保支队见了他们的队长,想了解一下案情,然后见见当事人。队长和蔼可亲,说:今天我们开会,而且负责这个案子的人出去了,你们明天再来吧。他的态度让我们充满希望,我们很高兴的回去,然后很乐观的认为明天就可以见到郭起真。
    
      事实证明,我们 真的过于天真,过于乐观。更长的路还在后头呢。
    
      周二上午8点半,公安刚上班,我们便去找国保支队队长。他仍旧和蔼可亲,说帮我们联系一下办案人员。打了两个电话之后,叫来了一个办案人员,告诉我们:已经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了。我们无话可说,不敢耽误,立刻去了检察院。都说衙门大门难进,今日我算见识到了。看门的门卫很尽职的叫住我们,问我们找谁,我们说去起诉处。他说:具体找哪一个人呢?我们说不出来,于是便打电话问郭起真的案子谁受理的。问了半天,里面的人答复:没有这个案子。我们不甘心,继续问。里面的人说:可能已经送过来了,但是没有经过内勤的登记。今天内勤不在,你们明天再来吧。
    
      这个时节的沧州虽然不敢说骄阳似火,但是空气闷热的让我呼吸都困难。我失去了判断力,不知道是队长和蔼可亲的拒绝比较好还是检察机关的电话里干脆利落口气生硬的告知能够让人承受。总之,我厌烦了。李律师不死心,决定去看守所碰运气。在去看守所的路上,我一路上象乌鸦似的说:我们肯定看不到人,看守所哪里有那么容易让我们进去呢?果然被我不幸言中了。看守所的理由更可笑:我们需要看到检察院的公章才可以进去见人,我们只认公章不认人。这个时候我就尽我的所能搜索我脑中残存的法律条文,想找到他说 这句话的依据何在。可能我都忘光了吧,搜索了半天没有搜索到,便开始相信他说的话:律师见当事人是要经过检察机关批准的,是要盖章的。然后开始惭愧自己白学了法律,要不然,我们就不至于白跑腿。
    
      没有办法,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我们赶回酒店吃饭,下午李律师就给检察院的内勤打电话,起先是没有人接听,后来有人接听了,告诉我们内勤开会去了。让我们明天去。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不愤怒了,开始有些无所谓。我不知道自己的这种无所谓是怎么产生的,我2005年通过司法考试,2006年4月份才拿到实习证,接触律师界接触公检法也就是两个月,而且,我是第一次接触刑事案子,第一次跟公安机关、检 察机关、看守所打交道。这两天,我觉得我开始从书本上走下来,开始走入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我开始学着让自己平静面对自己遇到的一切,开始“破茧成蝶”。
    
      我知道这种蜕变是痛苦的,需要我推翻原来所有的价值体系重新建立。新事物总是美好的,但是,我不敢确定蜕变后的自己是不是也是美好的。对这个社会的不公平开始麻木,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进步。总之,我们需要再等一天了。
    
      周三,也就是我们去沧州的第四天,我们终于在检察院门卫室里跟神秘的内勤小姐通上了电话,李律师在跟她解释的时候,我在旁边激动不安,终于可以盖章了。哈哈,事实又一次证明我高兴的太早了。内勤小姐一点也不温柔的说:办案人员不在,不能给你们盖章。你们去看守所尽管去看就是,看守所没有权利阻止你们。后面这句话让我对她产生了好感,增强了我的信心:看来我没有记错。于是,我和李律师又一次来到看守所,跟他说:检察机关的内勤小姐说你们没有权力要求检察院的盖章。没想到看守所的警察更牛,那你就让 他们检察院来查我们吧。另一个可能级别更高的年龄大一些的警察过来补充说:这样的案子,没有让你们找国保支队盖章已经不错了,还想怎么样?
    
      我们至此才明白 ,他们是串通好了,压根儿就没有准备让我们见郭起真。
    
    无功而返
    
      因为所里还有别的案子,更因为我们再耗下去也没有任何意思,我和李律师决定打道回府,向他们的上级反映。我们坐上了上午十点五十分的火车离开沧州。
    
      出师不利,无功而返,我们跟赵长芹的电话联系也被切断,以至于无法向她道别。这个女人,把救她丈夫的唯一希望都寄托在我们身上,我们却只能暂时让她失望了。
    
      看着窗外纷纷飞逝的景物和时光,我不觉悲从中来。沧州,曾经是水浒英雄林冲发配受难之地,而今, 英雄郭起真依然要在此受难。千年易过,苛政难除,黑暗、腐败的司法制度秉承专制政治的阴魂,正在继续把一代一代的守法百姓送上梁山!
    
    2006年6月16日于青岛
    
    (作者简介:林晓楠,女,山东华冠律师所实习律师,李建强律师助理。)
    
    《民主中国》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琦:当局全面干扰郭起真案件 周永康必须悬崖勒马(图)
  • 谴责中共当局政治迫害 请为郭起真先生伸出温暖的手
  • 六四天网:郭起真被逮捕
  • 记者无国界呼吁释放郭起真 停止迫害刘水、熊忠俊
  • 记者无国界呼吁释放人权活动家郭起真 停止迫害刘水、熊忠俊
  • 黄琦:无敌国安撬门藏菜刀 黑夜铐走郭起真(图)
  • 郭起真:河北沧州反贪局处长死于车祸
  • 泊头著名自由撰稿人郭庆海又遭国安警察骚扰/郭起真
  • 沧州市政府“阳光工程”背后的非法拘禁/郭起真
  • 沧州郭起真疑被限制人身自由
  • 郭起真全家于29日上午,再次到沧州市公安局和市委示威抗议
  • 郭起真到《沧州市公安系统“阳光工程”》现场示威
  • 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局长王连法接待十一年冤民郭起真
  • 郭起真全家再次到沧州市政府门前请愿示威
  • 郭起真在沧州市召开人大会议的门外示威
  • 郭起真河北省沧州市公安局前请愿(图)
  • 郭起真98初给中央电视台写信后 做的两件事和所遭受到的迫害
  • 郭起真:西安李鸣 好一个“刁民”!
  • 郭起真起诉沧州新华公安分局 索赔一百万
  • 郭起真:追杀贪官令---千分之二与百分之四的启示
  • 郭起真 :快来救救孩子们!
  • 且看郭起真是为民请命,还是颠覆国家政权?
  • 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请关注!
  • 鸣冤八年无公道 郭起真卖肾聘律师
  • 必须制止烂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郭起真鸣冤)/水镜
  • 陈树庆:郭起真颠覆国家政权?还是国家政权变了质!
  • 艾琳:郭起真被捕说明了什么?
  • 郭起真:暴力绑架作鉴定的丑恶行径
  • 胡锦涛也会大赦天下吗?/郭起真
  • 沧州维权者郭起真再陷险境/綦彦臣
  • 郭起真:最强烈的抗议沧州市新华区公安分局等单位
  • 郭起真:中共三个月就完蛋!
  • 郭起真:胡锦涛也会大赦天下吗?
  • 郭起真: “集体”是个什么东西?
  • 郭起真:谁是中共政府的“敌对势力”?
  • 郭起真: 两个副教授
  • 郭起真:从“经济增长”看“兄弟姐妹”----兼给连战和胡锦涛的信
  • 郭起真:胡锦涛会象连战这样如此风光吗?
  • 郭起真:在大陆谁最幸福?
  • 郭起真: 我是“老外”
  • 郭起真:这支枪射向了谁?
  • 郭起真:从“我不敢说”小议日本的领土扩张
  •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和 “让一部分人” 没法活/郭起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