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6月12日)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请求声援、关注!拯救维权女杰。严正学 拜托
     (博讯 boxun.com)

    
    
    
    《一个女人和一群国家机器的战争!》
    
    
    
    金华斌(鸡年鸡宴上官权毁容的凶手——台州市水利局工会主席、内保负责人):
    
    "杨春红,要是你再在外面告领导,再提《官权毁容》事件你的下场会很惨!"
    
    "杨春红若是不还我钱( 前期药费 ),就别想活!"
    
    "杨春红就是我打的;我就是不会受到任何处分!"
    
    
    
    丁林超(官权毁容涉案的台州高官——案发后调台州市民政局长):
    
    "我要把杨春红往死里整,整到我不想整为止。"
    
    "试看今日法律,究是谁家天下?
    
    
    
    椒江公安分局陈灵权局长:
    
    "这个案子死了,哪怕杨春红再得出重伤鉴定结论也没用。杨春红如果再告状,过几年我们还要抓她。"
    
    
    
    水利局一位老干部张贤根这样说:"丁林超,实际上是一位滥用职权,专门欺压弱势群众的恶人,将水利局搞成犹如黑社会,使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在台州市水利局荡然无存。杨春红被打倒在地,满脸是血,丁林超一边脸上露出奸笑,犹如黑社会上的老大,一边却要大家不要理她,继续喝酒。金华斌则一边打一边骂,以讨好丁林超。而在场的干部职工却无一人敢站出来劝阻,如此严重的打人事件,至今得不到公正的处理,党纪国法何在?"
    
    
    
    (上边文字摘录自受害人杨春红2006 年 5月9 日邮寄国务院党员先进性领导小组,2006 年 5月8 日、2006 年5月9 日分别邮寄浙江省高级法院、浙江省公安厅, 2006 年5月12 日分别邮寄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省长吕祖善、2006 年5月 16 日邮寄国家公安部……的《控告信》。
    
    
    
    此前,受害人杨春红也曾不断向市、区公安、检察、法院、人大、政法委……发过数拾封类似的《控告信》以及要求立案,要求重新鉴定伤情,要求对关键证据伪造的《调解协议书》作物证鉴定,追究匿藏《现场两监控录像》为毁灭证据罪……
    
    
    
    投书及控告如石沉大海,"宁鸣而死"的杨春红得到的是原办案机关(椒江公安分局海门派出所)原办案纵队(主办此案民警翁国方)带着手铐来抓捕的"刑事拘留"。
    
    
    
    维权弱女再遭迫害。遭毁容者杨春红再遭暴力殴打并被抓捕投入大狱!
    
    
    
    印证了官权毁容凶手金华斌的恐吓:
    
    "杨春红就是我打的;我就是不会受到任何处分!要是你再在外面告领导,再提《官权毁容》事件你的下场会很惨!";
    
    
    
    印证了官权毁容主事台州高官丁林超:
    
    "我要把杨春红往死里整,整到我不想整为止。"
    
    
    
    印证了椒江公安分局陈灵权局长:
    
    "这个案子死了,杨春红如果再告状,过几年我们还要抓她。"
    
    
    
    "不屈而活"的杨春红,从此只能活在禁锢的监狱!
    
    
    
    2006年5 月 30日,杨春红要为《严正学"民告官"的行为艺术》"审判黑恶官员丁林超"一案出庭作证!温岭市人民法院允许了包括杨春红在内的四名证人出庭作证后。怒火中烧的黑恶官员再也憋不住气了。
    
    
    
    开庭前三天,即2006年 5 月27 日下午,竟由丁林超老婆亲自挂帅"制造事端",在位于台州市枫南小区偏静处,挑衅狭路相逢的杨春红,发生肢体接触,两人现场均未报警,双方急聚而散……丁林超遂将冲突升级,"一个遭官权毁容的弱女和一个加害高官太太的争斗"再次演变成"一个女人和一群国家机器的战争!"(注一), 30 个小时后,2006年 5月28 日晚9时 30 分,两辆警车呼啸而至,原套办案人马(椒江公安分局海门派出所仍由翁国方主办)以"涉嫌殴打他人"的罪名,拘传多处软组织挫伤、鼻出血、腰肾挫伤的杨春红整整24 个小时后释放。于 2006 年6月7 日五更,睡梦中的杨春红被载上手敲刑事拘留,投入台州市看守所大牢。
    
    
    
    (注一),2005 年2 月2 日晚,金华斌在公费酒宴上, 在7位台州水利局高官眼皮下,在酒宴中100多位大小官众目睽睽之下,当场用锐器戳杨春红右脸鲜血直喷,贯穿性伤,缝 59针,结单线疤痕长6.8厘米。血案发生的伤情根据《 人身伤害法医学复核鉴定书》记述(台州市立医院门诊病历 [门诊号8565494] 2005年2月2日记载)诊断:右侧颌面部皮肤裂伤;右腮腺裂伤;咬肌裂伤。给予清创缝合,放置引流条。就在此重伤医治期间,主办此案的海门派出所警察翁国方说丁林超老婆报案,以"涉嫌恐吓他人"的莫须有罪名,拘传杨春红变相羁押,杨在伤痛和寒流中煎熬达旦。这就是由"一个遭官权毁容的弱女和一个加害高官太太的争斗"再次演变成"一个女人和一群国家机器的战争!"的第一回合。
    
    
    
    严正学呼吁全球关注维权弱女——杨春红再遭迫害的命运!
    
    
    
     《宁鸣而死、不屈而活!》
    
    
    
    杨春红不理会官黑官恶的警告,仍不断向上控告。要求立案,要求重新鉴定伤情,要求对关键证据伪造的《调解协议书》作物证鉴定,追究匿藏《现场两监控录像》为毁灭证据罪…… 告公安、告司法、告中共政法委、告……
    
    
    
    2005年2月2日夜,在椒江宾馆官费酒宴上,女公务员杨春红仅因不情愿于台州众高官干杯,碰杯时,将几滴雪碧溅到台州水利局局长丁林超的手背。杨春红因此导至当场被毁容破相!伤口鲜血直流,在丁林超的怒视下,现场(官宴约100多名官员和公务员及其它食客)没有人敢救助,丁不仅自己见死不救,竟说:"脸上流血死不了……"并宣布:"酒宴继续进行!"
    
    
    
    这并非发生的黑帮的影视剧中的镜头,其血腥、其残忍,匪夷所思,丁林超非黑社会老大,竟是中共台州市高官!
    
    
    
    更黑暗的结局还在后边,丁林超是台州高官,其权力能左右一切,俯命是从的办案人员,将这么残忍的一桩在众目睽睽下行凶的惊天血案,办成无头悬案,椒江分局海门派出所所长张先章、主办警官翁国方功不可殁。
    
    
    
     关于《统一口供》
    
    
    
    丁林超统一口供早摆平了一切。杨春红挣扎着报110,警察迟迟不来,来后也不对现场目击人员做笔录,笔录大都是2、3个月后补做,单位人员不敢作证,连一起围在案发现场和杨春红碰杯的台州众高官,所谓的班子成员: 赵晓夫、颜传华、李正瑞、武桂荣、姚兆虹、李福庆都回避不敢对鼻子下的血案如实作证,竟然谎说没看见。 对准行凶现场有两台监视摄象装置,椒江宾馆有专人24小时值班监控。办案警察开始说取了,后又改口没有取;椒江宾馆说,要由公安机关来调取,后又说证据毁掉了!
    
    
    
    杨春红在《控告信》上如此哀诉:"监控把这一切全记录了下来。包括面对受害人求助,党组成员除颜传华外,连身子都不动一下冷冷地旁观。让服务员急忙忙清理了血案现场,不尽保护现场法定职责……凶案现场,没有人敢打110报警(包括椒江宾馆) !案发后,丁林超局长统一口径'自己摔伤'、'单位出50000元……'求私了。'只要不说真话,给你们换新车、调工作……'来利诱。……水利局个别党员还争相作伪证。如办公室主任李建勇(党员)泡制假杯,(作为受害人自己摔伤的物证成为计划中的一环);出纳项素英(党员)、规划处长赵士良(党员)等作了明显假证词。纪检书记武桂荣(党员)多次代表党组表示:'乱报110,出院后检讨。'2006年5月1日,水利局李福庆副局长公车撞死一名58岁人亦求'20万元私了。' ……"
    
    
    
    关于毁容的凶器和"画蛇添足"的局办主任李建勇
    
    
    
    凶器,警察开始说是刀子,后说是敲碎的高脚酒杯。第二天,水利局办公室主任季建勇交上一只破碎高脚酒杯,作为伤人凶器佐证在案。以此伪证证明是杨春红是自残毁容。但酒杯上没有杨春红的指纹又如何解释!2006年4月10日,严正学在海门派出所问翁国方:"那只杯子化验过指纹没有?"翁国方说:"时间太久了,化验不了了。",案发第二天交上的物证,警方竟不验血迹和指纹?!警方包庇罪恶的作伪作假手段尚属A、B、C ……
    
    
    
    关于匿藏毁证的《两台监控录像》
    
    
    
    虽然,丁林超持权统一口供、摆平一切,但还有对淮血案现场的两台监控录像。警察之累,是昧着良心说假话很累,要把假话说圆更累!主办此案的翁国方从接案初期说:"没有比这事实更清楚了;监控在呢。"到七月海门派出所蒋先章对杨春红说:"你说监控有,我说没有。信谁?"到后来就说监控没有了。杨春红提起"刑事自诉"后,干脆编这么一段自认"玩忽职守"故事蒙混。总比毁灭刑事证据罪轻松。
    
    
    
    2005年10月24日,椒江公安分局海门派出所向中级法院出具《情况说明》是如此推卸责任的:"…… 2月23日(案发21天后),民警在对现场作进一步勘查时,发现餐厅室内东边顶上南北两角装有监控探头,办案民警当即去监控室取证,……2月2日餐厅内的监控录像已过保存期,没有当夜的监控资料……"24小时专人值守在监控室的"血案案发时的监控证据"公安改口说丢就丢了!
    
    
    
    关于有异议的《法医鉴定》
    
    
    
    "刑事受理"立案后。法医鉴定作了手脚,根据《人体重伤鉴定标准》单线明显条状疤痕5厘米为重伤。杨春红贯穿 右侧颌面部皮肤、右腮腺、咬肌裂伤,缝59针(一年后)脸部仍留有明显凹凸 单线条状疤痕6.8厘米的毁容做成"轻伤"。杨春红有异议,要求重做《法医鉴定》被置之不理,一告再告,直至告到公安部。2006年4月,台州市公安局才同意给杨春红到省城杭州复检。省级法医作的《法医鉴定》结论竟口头告知。杨春红催要,2006年4月11日,由海门派出所给一张仅30多字的告知书仍为轻伤。去市局查卷,才知省级的法医做鉴定后,主检两法医都不肯签字。不肯签字就意味着不负省级鉴定责任,所以对杨春红所做的二次鉴定就是敷衍走走过场。但就算轻伤也应追究刑事责任,于是,又一纸挫劣造假的《调解协议书》泡制出笼。
    
    
    
    关于作伪的《调解协议书》
    
    
    
    血案激起民愤,2005年2月23日,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不得不作"刑事受理"开始立案。为了规避刑事追究,国家机器们趁受毁容刺激杨春红心身俱灭,在其精神幌忽、无法自主状态下,乘人之危,在违背杨春红真实意愿的情况下,在 调解程序严重违法(在刑事侦查过程,进行调解属违法性质)前提下,2005年7月6日, 胁迫诱骗逼杨春红签字。但丁林超看后不满,因此,又作了一次"蛇脚之举",集体作伪,对《调解协议书》内容进行篡改后,利令智昏的作假者竟然就描上"杨春红"三字和假指印,再次趁杨春红在精神无法自主状态下蒙混得逞。执法人员伪造刑事证据的穿榜。可谓是造假者玩"火"玩入了死胡同,"刑事拘留杨春红"即是水中的一根"救命稻草"。
    
    
    
    2005年7月12日,椒江分局海门派出所以"没有犯罪事实"作出《不予立案通知书》!一个毁容刑事案件在台州高官的策划下,布下阴谋,设下圈套,竟被摆平。杨春红提起"刑事自诉"被驳回。但杨春红大喊上当尚"为时不晚",如果再过一月到了 7月6日,即便是伪造的《调解协议书》在过了一年时效后,杨春红连起诉"确认无效"法院都不会受理。因为杨春红已就伪造的《调解协议书》向法院起诉立案。此举当然亦是由"一个遭官权毁容的弱女和一个加害高官太太的争斗"演变成"一个女人和一群国家机器的战争!"的原因之二。
    
    
    
    杨春红《宁鸣而死、不屈而活!》的刑事自诉、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民事维权,以及向中央、省、市政府和媒体申诉、控告、信访……导至对杨春红采取强制措施,逮捕杨春红入狱,就是为了灭口的需要!
    
    
    
    
    
    《就鸡年鸡宴之毁容血案 问狗年狗官》
    
    
    
    "革命就是请客吃饭!" 令人匪夷所思的现实早已改变了 毛泽东的"名言"。
    
    
    
    一桌酒席可以花掉几十万元,据官方统计全国每年官宴费用高达两千亿元,加上供干部使用的豪华轿车每年支出的四千亿元,这笔费用占国家财政五分之一,是国防预算的两倍。
    
    
    
    铺张浪费的大吃大喝目的是为了'拉拢、搞权谋'。本案中,局长丁林超官费吃喝是为了收买军心,让属下忠于自己。结果当众遭女属下拒绝,真乃是大逆不道、十恶不赦,不给老大的'面子'就破你的面子。众目暌睽的毁容暴行体现了"杀一儆百"的统治铁腕。
    
    
    
    黑恶官员将邪恶渗透,建立起部门独裁专制的暴政。巳经不仅仅是统治的需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迫害,使"秦二世的暴政"在部门内确立。"指鹿为马""人人自危"才能让每一个人都参与到暴政当中去,既迫害别人,自己又成为被迫害的对象。在这个过程当中,每一个参与的人都不得不为利益,为权势逼迫,违背良知去参与伤天害理的迫害。中国人变得越来越麻木、冷漠,没有正义感、人人相轻、人人自保。这是现实,这就是黑恶高官带来的邪恶!愤怒恶霸权贵的凶残暴虐和世人的麻木还有集体的冷漠!真是这种邪恶能够毁掉整个中华民族的未来!
    
    
    
    奴才?奴隶?是甘愿当奴才还是做抗争的奴隶!在这个"熙熙攘攘为名利"的时代,一如既往地蝇营狗苟,歌舞升平,这就是稳定压倒了一切。(完)
    
    
    
    
    
    ——————————————————————————————————
    链接:
    
    救敉弱女 !!! 《官权毁容案》遭毁容的维权人士杨春红被抓捕
    记者孪飞杨在台州采访报导
    
    《官权毁容案》遭毁容的杨春红于2006 年6 月7 日五更,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逮捕,现刑拘在台州市葭山头看守所。此案由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副局长陈灵权主办,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海门派出所翁国方、李彬侦查(办案人员即原《官权毁容案》办案警察)。由翁国方执行对杨春红的抓捕。
    
    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抓捕杨春红投入监狱,为刑事拘留。请国际社会关注对维权弱女子 ------被官权毁容公职人员杨春红的关注! (文/飞杨/06/09/2006 )
    
    加害高官 丁林超 手机:(0)13306550000 (0)13958510000 电话(宅)0576---8201558
    加害凶手 金华斌 手机:(0)13957679838
    伪证局办主任 李建勇 手机:(0)13989622136
    台州市市委书记蔡琦 手机:(0)13750656666 电话(办)0576---8510132
    台州市市长张鸿铭 手机:(0)13666831818
    台州市政法委书记陈聪道 电话(办)0576---8510035
    台州市公安局局长许德佳 手机:(0)13867698950 电话(办)0576---8201712转138
    台州市公安局局长 朱希望 手机:(0)13867698905
    台州市椒江区政法委书记 董立平 手机:(0)13806578026 电话(办)0576---8550231
    椒江公安分局局长 赵 明 电话(办)0576---8815999
    椒江公安分局信访科长蒋贞娥手机:(0)13806588565
    椒江公安分局海门派出所所长蒋先章 手机:(0)13906578209
    椒江公安分局海门派出所指导员张春祥手机:(0)13857678181 电话(办)0576---8895221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请国内外朋友多方关注!
  •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金迪报道
  • 《到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将被遣返台州》凌云报道
  • 严正学:【行为艺术】 “乱象”中国鸡年末日
  • 严正学:《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 严正学:《 民 事 上 诉 状 》
  •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 严正学:【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 严正学: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 严正学: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 严正学: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 严正学:【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 严正学:人血不是水,地狱门前的抗议!
  • 严正学:【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 .中国狗年愚人节
  • 行为艺术-“乱象” .中国狗年愚人节/严正学
  • 严正学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一)
  •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严正学
  • 人血不是水,地狱门前的抗议!/严正学
  • 严正学 :《梦断圆明园》(之一)
  • 《路漫漫》(之五)/严正学
  • 严正学:《路漫漫》(之四)
  • 《路漫漫》(之三)/严正学
  • 《路漫漫》(之二)/严正学
  • 《路漫漫》/严正学
  • 杨天水:严正学和杨银波近况
  • 杨天水:大家都来关注严正学先生
  • 严正学:【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之四)
  • “可爱的中国” (之二) 严正学
  • 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沈良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