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亚洲周刊:当局禁制出现松动:赔偿六四死难者首例内情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6年6月04日)
    
    2006-06-03
     (博讯 boxun.com)

    《亚洲周刊》最新一期江迅/四川锦江政府向六四死难者周国聪家属发放七万元人民币补助,第二例补助也在进行之中。迹象显示,中国当局对六四事件的禁制已出现松动。
    
    -----------------------------
    
    在民间与海外一年一度的纪念中,六四天安门事件已过去十七个年头。近期中国官方对纪念六四的禁制出现松动迹象,一名六四受害人家属已获政府「困难补助」,另一名受害者也听到官方同意以类似方法解决问题。
    
    四月二十八日天网公布了锦江区政府「经请示上级主管部门和区政府领导」,决定给八九年「六四」死难者周国聪的母亲唐德英发放七万元人民币(折合约八千七百美元)困难补助金的消息。六年前受唐德英委托,天网率先发布了周国聪案情。这些年来一直在协助唐德英向政府索偿的黄琦五月二十七日接受亚洲周刊访问。这一天也是四川省成都市的「六四天网」(www.64tianwang.com)负责人黄琦出狱一年差十天。至今黄琦依然很低调,在中国大陆四川省成都市踏踏实实在最底层做一点事,这些年他已经很少写时评文章。
    
    黄琦说,这是一个重大突破,政府首次向六四受害人家属付赔偿金。十五岁四川成都青年周国聪八九年六月六日在成都天府广场示威活动中被捕,翌日在公安看守所的工棚里,遭殴打致死,被当局匆匆火化。周母唐德英十七年来始终要求当局查明死因,追究肇事者责任,坚持向政府索赔,从市到省,从省到北京不断上访。六年前,唐德英从公安派出所获得周国聪死亡时伤痕累累、血流满面的遗照,天网刊登了这一照片,反响巨大。
    
    黄琦说:「这只是第一例。第二例紧接着来。五月八日,某地官方也已应允按照周国聪案方式,对一受害者作出『困难补助』。请理解目前还不能详细披露,我只能说受害人被关押了很长时间,出狱后一直通过法律程序上告。法院每次都将之驳回。该地人大主任找这位受害人谈话说,这一事件现在要平反是不可能的,目前这样办已经很不容易了。这是天网志愿者长期跟进的又一个案。这可以看出,实际上体制内已经悄然开始了以『困难补助』方式,对『六四』受害者作出经济补偿,从而向平反昭雪迈进一大步。」
    
    维权人士黄琦的角色
    
    五月八日,黄琦接到美国驻成都领事馆领事裴可萍的电话,要求见面以便了解周国聪母亲获得政府「困难补助」的情况,二十五日电话再次确认。二十六日下午二点,在三名天网志愿者陪同下,黄琦前往卡宾斯基酒店与裴可萍见面。裴可萍兼任美国国务院关于中国人权及宗教事务的工作。黄琦步出家门,一名志愿者始终陪伴黄琦左右,而另两名志愿者跟随在后,与黄琦保持一段距离,随时应付可能出现采取的各种举动。当局出动三辆警车和多名便衣警察和公安人员在场监视。
    
    美领事裴可萍先询问了黄琦的生活情况,黄直言,出狱后得到海内外一些朋友的资助,他妻子原在一家房地产公司任职,黄琦因头部受伤严重,出狱后妻子辞了工作在家照顾他。谈话没多久,裴可萍拿出一大摞有关天网的材料,取出关于周国聪案的文件,谈话始终围绕这一话题。
    
    黄琦表示,当局对周国聪母亲唐德英的所谓「困难补助」之说,毫无疑问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这只是中共的一种托辞。在中国,像唐德英这样生活处于困境的有上亿人,为什么她能拿到七万元人民币,其他人却享受不到这样的补助呢?长期来,唐德英一直寻找司法协助,要求政府对死于六四事件的儿子给予经济赔偿,政府也明确告诉她,作出赔偿以「困难补助」的方式,是便于开展工作。周国聪六四被捕后在狱中的死亡照片在网上广为传播,谁都知道政府为什么要「补助」。
    
    境内外一些知名人士指责唐德英收取了政府不是以六四赔偿名义给予的区区小钱,充其量只是「掩口费」。当涉及这一话题时,黄琦相当愤怒,他说:「唐德英手中没有这些人拥有的美元和港币,生活相当窘迫,这些政治人物尽说一些脱离民生的话。我们与唐德英都有一个共识,先拿到『困难补助金』,就能说明政府认错了,才能有下一步,这是重要的突破口……在中国社会,渐进的方法是十分重要的。民主的推进依赖点滴积累,不可能一蹴而就,特别是像六四这样重大的历史事件,我们民间维权是进入操作层面,而不只是口号层面的。政治人物应该与人民一起承受苦难,而不是指责受难者,甚至贬低受难者的人格。」
    
    黄琦说,周国聪当年在群情激愤的成都天府广场示威活动中的所作所为,就可以明确说他是勇敢者。在狱中他更是拒绝写悔过书、不肯向当局下跪而被活活打死的。
    
    黄琦与美国领事馆人员交谈了两个小时。当局至今没有为此事直接找他。黄琦和妻子曾莉于一九九八年创办天网寻人事务所,成绩蜚然,主流媒体纷纷报道。但零零年黄琦在网上披露周国聪案件,并把周国聪照片首次在网上公开。接着,黄琦被捕,五年后出狱。出狱后,黄琦想重新经营天网站,但当局对他的申请不理不睬。黄琦万般无奈,只能到境外去建立网站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启蒙?中国新一代从网上发现六四真相(图)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中国的新一代从网上发现六四真相
  • RFA专访赵昕:纪念六四,我们一直在坚持抗争
  • 六四挡坦克勇士王维林传台湾定居 台湾故宫否认
  • 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与书中人物
  • 鲍彤“六四”答法国解放报记者问
  • 中國加強打壓 逼六四異議人士黃琦遷居/六四肉身擋坦克 傳在台定居
  • 六四临近,中共当局连国内网页都开始实时过滤
  • 搬迁不足一月 大陆[六四天网]又遭勒令搬家
  •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图)
  • RFA:“六四”十七周年前天安门母亲发表宣言(图)
  • 中国人权:“六四”前夕“天安门母亲”宣言阐明最新立场
  • 天安门母亲要求重评六四依法赔偿
  • 美国政府高度关注首宗「六四」赔偿案,北京加强打击异见。
  • “六四”祭日十七周年宣言
  • 六四檔案可望在12年後解密
  • 中国官方开列“六四责任”名单排名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昝爱宗:"六四",今晨的雨滴答滴答"哭泣"个不停
  • 鲁扬:“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 新一代网上发现六四/夏侯云
  • 六四万岁 八九母亲唐得英和她的英雄儿女(图)
  •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曾宁
  • 当年参加过镇压的军人谈“六四”/张行乡
  • 袁红冰:六四悲情
  • 六四祭:以共产邪恶为耻,以拒绝暴力为荣/万生(图)
  • 陈奎德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贺伟华
  • 林泉:六四十七年续祭
  • 给罪行打上印记:六四十七年的活祭
  • 纪念“六四”/水镜
  • 陈维健:“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 “六四” 哀思/吕易
  • 刘晓波: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 “六四”纪念日的困惑/幻影
  • 赵建国:纪念“八九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 童蒙:“六四”枪响了,人民遭殃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