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快讯:孙文广教授去北京失踪 老伴韩培顺向公安要人(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6月03日)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05年孙文广教授在天安门广场


05年孙文广教授在天安门广场
    

独立中文笔会提供
    
    今天(6月3日)下午5点多钟,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接到孙文广教授的老伴韩培顺女士的电话。韩师母发表如下寻人声明(此文根据韩师母电话整理,如果有记录不准确的地方,概由刘晓波负责)。
    
    6月3日早晨,韩师母送老伴孙文广教授前往北京访友买书,乘坐“济南-北京T36次列车”,早7.30从济南发车,中午到达北京。孙老师坐在软席7车箱。
    
    上车后,二老看见山东大学保卫处的人和乘警来到孙文广座位处看了一下,保卫处的人还与二老握手,没有任何交谈。
    
    列车开动后,孙老师与老伴通过几次手机短信,开始都是孙老师报平安的短信,但在列车快到北京时,孙老师发出他遭到麻烦的短信:
    
    11.48短信:孙老师被乘警押到餐车谈话;
    
    12.11短信:列车晚点一小时;
    
    12.15短信:下车“有人”接(孙师母猜测接车的人是警察)。
    
    12.58短信:马上到站。
    
    之后,孙师母与孙老师失去联系。
    
    现在,孙师母已经五个多小时没有接到孙老师的任何信息,她非常着急,为72岁的老伴的身体和安全担心。因为,在此前的几天内,孙文广教授接连受到济南市警方的迫害。
    
    5月26日下午大约5点半左右,孙教授正在家里休息,六辆警车停在孙老师家的门外与四周,济南市公安局历城区分局的十几个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闯入孙教授的家中。也在没有出示合法的搜查证情况下,警察们在房间里反复拍照录像和检查孙教授的电脑。然后,还是在没有出示合法传唤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把孙教授带到山东大学公安处办公室,并抄走了孙教授的两台电脑。整个询问过程大约持续了3个小时。询问完毕后,警方扣留了两台电脑,声称要在检查后才能归还。
    
    6月1号,济南市公安局厉城分局和当地派出所的四个警察来到孙老师家中,向孙老师解释为什么扣留的电脑至今不还。理由是,济南市公安局的网管部门正在审查。
    
    6月2号,济南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给孙文广教授发出禁止出境行政通知,内容大致为:孙文广涉嫌妨碍社会管理秩序,济南市公安已立案侦察,禁止出境。济公境行审字2006001号,盖有“济南市公安局行政审批专用章”。
    
    在此,孙文广教授的老伴韩培顺女士向社会发出呼吁,并向济南铁路公安处和T36次列车乘警提出如下要求:
    
    1,孙文广从未有过任何违法行为;孙文广有自由旅游权,他去北京访友购物不犯法。在此之前,从未有人通知孙文广禁止他前去北京。
    
    2,作为孙文广妻子,我要求起码的知情权:我的老伴孙文广是在被乘警押到餐车后失踪的,请你们明确告诉我:孙文广何时、为何被警察带走?在北京站接车的人是谁?如果带走孙文广是警方人员,他们属于哪个部门?
    
    3,我最关心的是,我的老伴孙文广现在在哪里?他的身体如何?他的人身安全有保证吗?
    
    4,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孙文广教授的人身安全,争取孙教授的早日回家。
    
    如果你们还不给我关于孙文广的明确信息,那我就认定这是对一个72岁的老人的非法绑架。我将向有关部门提出司法控告。
    
    韩培顺
    
    2006年6月3日
    
    联系电话:0531-88365021,88563688;13145317255;
    
    
    附录:孙文广教授的两篇文章
    
    六四我要去天安门广场朝圣
    
    作者:孙文广
    
    天安门广场是中国民主之圣地,今年六四,我要去那里祭奠当年为自由和民主而献身的先驱烈士,朝拜1989年中国的民主运动中心,缅怀当年民主运动的事迹。
    
    如果在6月4日下午6点40分之前,我还不能到达广场说明可能是遇到了无法排出的事故或者遇到了非法绑架和拘捕。不管遇到什么样地打压,本人将坚持非暴力主义。
    
    当局如果用暴力镇压纪念六四活动,我相信他们必将为此付出道义上和法律上的代价。
    
    今年的六四正是星期日,我很愿意在广场上看到我的朋友们。我也相信,将来六四这一天,在天安门广场上会有更多前来朝拜的人。
    
    作为一个72岁的老人,我期盼着,在我的余生能够参加天安门广场的悼念六四的烛光晚会(就像香港每年举行的那样)。
    
    我建议:将来把天安门广场改名为“六四广场”或者“民主广场”或者“青年广场”或者“大学生广场”。
    
    我还建议将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改为“六四烈士纪念碑”,周围镶刻烈士的名字及像片。
    
    我坚信中国人将会永远缅怀六四,永远不忘天安门广场的民主抗争。
    
    2006年6月1日于山东大学
    
    
    纪念六四 重在行动
    
    作者:孙文广
    
    应该用实际行动纪念,昨天写了“六四我要到天安门广场朝圣”,表示我自己要做的一个小小的行动。去年为了纪念六四我到过广场,今年还要去,明年还想再去。
    
    纪念六四的实际行动一定会有多种多样的方式。在这方面,要发挥众人的智慧,关键要从自己做起,北京人六四去趟天安门并不费事,香港人可以自由参加每年的烛光悼六四晚会。
    
    一个朋友去年告诉我,六四夜他在自家的阳台上点了两根蜡烛表示纪念。
    
    这使我想起了,七年前北京大学研究生江绪林,2000年6月2日他在校园贴出小字报,表示要在6月3日晚上8点到三角地点燃11根蜡烛纪念六四11周年,他写到:“在夜晚来临的时候,燃起第11根蜡烛!来吧,我们一起来,我没有蛊惑你们,我一人走在你们的前面,承担我的责任。”(见《脊梁》第370页香港出版)
    
    江绪林后来果然按时点燃了蜡烛,6月5日他又贴出了文章,题目:“一切从北大开始”,他认为应该"付出切实的,目标明确而慎微的,坚韧而长期的努力□。他还说,“这是至关重要的”。
    
    江绪林同学的精神令人钦佩,我们应该切实地考虑,采取哪些可能的行动纪念六四
    
    行动在很多时候比言论更重要,清华大学的校园中有一块刻石,上有“行重于言”四个大字,是清华校友在70年前送给母校的。
    
    今年我们要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自由化行动问题越来越重要。
    
    清明节可以悼念故人,为何不可以藉机悼念六四英烈呢?如果送一个花圈,注上悼六四英烈的条幅太显眼,那为什么不可以先送一朵小白花,或者送上一个白字条写上:“悼念为民主牺牲的英烈”,或者只是到烈士陵园去表示一下心意。
    
    悼念六四,重在行动,除了写文章,理应考虑其他的,切实的,可以调动众人的行动。@
    
    2006年6月2日于山东大学
    
    孙文广简历
    
    孙文广 1934年出生于山东省荣成县,1953年在上海粤东中学毕业后考入山东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留校在物理系任教。1960年"反右倾"运动中受到连续批判; 1964年在社教"运动中再次受批判;1966年"文革"开始即被批斗、隔离,自己写大字报反击,?向党中央写信上告;1966年6月中旬被关进监狱六个月,追查攻击毛泽东问题;1968年在"清队"运动中遭抄家、批斗、游街、拷问攻击毛主席的"反革命罪行",关进"牛棚七个月;1971年,"清查 5‧16"运动中被再次关进"牛棚"二十一个月;1974年12月,被逮捕关进山东省看守所单人牢房三年半;1976年11月,在"四人帮"遭逮捕后一个月开始,向党中央、人大常委会最高法院等写"上书",批评华国锋、毛泽东的错眨?978年1月,被济南中级法院判处七年徒刑,罪名是"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捕后攻击英明领袖华主席",被送入 "济南劳改支队"(对外称山东生建摩托车厂),期间他继续写上书评论国家大事,达五十余万字。后来,他以此出版了《狱中上书中共中央》一书。
    
    1981年12月刑满,仍留在劳改支队就业,一年后才获平反回山东大学物理系任教。1985年转入山东大学管理科学系。后来相继担任副教授,教授,副系主任,及经济信息管理系主任,发表经济论文数十篇,主要是批判极左经济思想理论。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 孙文广教授遭到公安骚扰/李昌玉
  •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林牧、高智晟、吴震、孙文广
  • 孙文广、李昌玉: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
  • 孙文广:六四我和“不锈钢老鼠”逛天安门
  • 孙文广:山东大学师生热烈欢迎贺卫方(图)
  • 孙文广:江泽民五一出巡和中共权争——兼论十七大前党内之争
  • 孙文广:建议修宪除去“共产党的领导”
  • 孙文广:视听自由及其他
  • 孙文广: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
  • 孙文广: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 孙文广: 国策之灾——八评一胎化
  • 孙文广:农民人身自由不容侵犯
  • 孙文广:谁逼死老农石明理?
  • 孙文广:从上访到请愿、示威
  • 言论自由、言者无罪──简评张林案/孙文广、牟传珩等
  • 孙文广:六四我和“老鼠”逛天安门
  • 孙文广: 介绍一篇台湾学者论学运的文章
  • 孙文广:论恐惧与自由
  • 孙文广:香港六四烛光集会参与记(图)
  • 孙文广: 自由先于民主
  • 孙文广:盼国共会谈促两岸媒体交流
  • 孙文广: 英雄山上祭紫阳
  • 孙文广:四五运动的经验教训
  • 孙文广:反对倒退 抵制逆流(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