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州威宁自治县新华村农民工杜应江的凄惨遭遇
(博讯2006年5月30日)
    
      据大陆媒体消息:贵州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牛棚镇新华村农民杜应江,在本县东风镇黄泥村一黑煤窑打工,被垮塌的煤块砸成重伤,矿主将他送到医院,便弃之不管。他的工友、家人向县安监局、国土局、东风镇领导求助,无人理睬。因无钱医治,杜应江生命垂危。请看——
     (博讯 boxun.com)

      来信
    
      我大哥杜应江在我县东风镇黄泥村八组给矿主孟学德、孟聪聪、刘通才挖煤,因煤井冒顶被砸成重伤。三个矿主惨无人道,拒不出钱给我哥治伤。我们向县、镇有关部门和领导求助,他们都相互推诿。现在,我哥因为没钱做手术,生命垂危。
    
      贵州威宁县牛棚镇新华村 杜应方
    
      矿工受伤致残 矿主弃之不管
    
      今年2月18日,外出打工仅仅15天的农民杜应江倒在了离家百里之外的一座黑煤井里,再也没能站起来——他的腰部以下永远失去了知觉。
    
      杜应江是贵州威宁县牛棚镇新华村村民,他外出打工只是为了挣点钱买水、买包谷,因为他家吃水要到几公里外的镇上去买,家里的包谷也已经不多了。农历正月初六(2月3日),他和同村的几个伙伴来到本县东风镇黄泥村村委会主任孟学德和他的儿子孟聪聪及亲戚刘通才合伙开的煤窑。
    
      杜应江和工友们每天白天睡觉,晚上分成两班工作,挖1吨煤挣25元钱,背1吨煤挣40元钱。孟聪聪、刘通才在井下指挥作业,孟学德在井口负责过秤,每班大约挖6吨煤。一星期结一次工钱,至2月18日出事前,杜应江领过两次工钱,一次是孟聪聪发的,另一次是刘通才发的。2月18日晚9时许,杜应江按照孟聪聪的要求回采煤柱时,一大块煤突然塌下来,将他埋住。工友们赶紧把他扒出来,催促孟家父子和刘通才将他送到六盘水市钟山区大湾医院抢救。孟家父子凑了2000元钱,交给大湾医院。医院给杜应江做CT检查,结论是:L1椎体爆裂性骨折,椎体压缩硬膜本受压、L1左椎弓根骨折,L2椎体左右横突骨折。头颅左顶部血肿,软组织挫伤,下半身全瘫。建议“送上级医院,立即手术”。孟家父子要回剩余的1600元钱,说是再去筹钱。第二天上午,大湾医院催着转院,孟聪聪、刘通才将杜应江转到附近的二塘医院,听说治不好了,孟、刘二人不辞而别。
    
      二塘医院要求交5万元钱,否则赶紧把人弄走。无奈,工友们把杜应江抬到一家私人诊所输液,并去东风镇政府求助。到镇政府已是深夜12点,没有见到人。第二天,他们又去找,见到了几个人,都说很忙,没时间管这个事。工友们凑了3000元钱,于20日下午6点将杜应江转送六盘水市人民医院,医院要求先交8万元钱才能动手术。因为没钱交医疗费,工友们于21日将杜应江送回家。22日,家人借了4000元高利贷,把杜应江送到云南省昭通专区医院就医,院方还是要求必须交8万元才能住院治疗。无奈,杜应江再次被拉回家。
    
      伤者生命垂危 家人求告无门
    
      4月20日,记者来到杜应江家采访。杜家的草屋低矮、阴暗,没有窗户,因为没钱交电费,电灯成了摆设,记者只能就着从门外透进的光线作记录。
    
      杜应江躺在一张用木板和砖头搭的“床”上,头上缠着绷带,说话声音微弱,他的下肢已经完全没有知觉,大小便不能自理。家人告诉记者:前几天杜应江已经进入昏迷状态,幸亏一位好心人找来一私人诊所的医生,给他输了几天液,才缓过来。输液的钱还挂在诊所的账上。
    
      杜应江的弟弟杜应方说:“我去找过孟家父子,求他们拿点钱出来给我哥治伤,救我哥一命。孟学德说煤井是刘通才的,与他和孟聪聪没有关系,刘通才已在事故发生后不知去向。我见孟家父子不肯出钱救治我哥,只好到县国土局、安监局反映情况,希望政府能出面管管这事。没想到每到一处,都说他们不好管,叫我直接找黑煤窑矿主私了或找东风镇政府解决。我又到县信访局求助,局长亲自接待了我,并当着我的面给东风镇领导打电话,要求调查处理。然而,3月10日上午,我到东风镇找到镇党委主要负责人,他竟问我是谁让去找他的。我说是县安监局、国土局、信访局让找的,他说让他们来处理,我们处理不了。此后,我又多次到镇里请求处理此事,镇领导不是互相推诿,就是避而不见。”
    
      杜应江的工友张华华说:“事发后,孟家父子和刘通才不知去向,我们几个工友向东风镇党委、政府求助,镇领导根本不予理睬。”
    
      黑窑仍在生产 监管形同虚设
    
      记者离开新华村,于当天下午7时40分赶到杜应江打工的东风镇黄泥村,在知情人的带领下,找到了那座出事的黑煤井。这是一座典型的独眼井,井口一面靠山,三面被渣石包围,从外面根本看不到矿井。记者爬上渣石堆,才看到矿井的真面目。矿井的直径不超过1.5米,灯光从井口透出来,一条排水管正在把井里的水排到井外,距井口不足10米处有1吨左右刚挖出的新煤,两位背煤的矿工在小憩。见有生人来到井口,在一处板房外闲坐的几个人围了过来。记者看天色已晚,怕发生意外,赶紧招呼知情人离开。
    
      在威宁县信访局,徐仁惠局长说:“伤者的弟弟曾经来过,我接待了,给镇里打过电话,让镇里抓紧协调处理,做好稳定工作。可他们根本没有行动。”信访局副局长陈海峰说:“镇里有土地所、煤管站、安监站,完全能够处理这件事。国土局、安监局是政府职能部门,接到群众反映后,应该马上调查处理,该炸封的炸封、该补偿的补偿、该治伤的治伤,不闻不问是不应该的。”
    
      威宁县国土局局长禄锡军告诉记者:“这个煤窑没有办任何手续,是非法煤窑。矿主应负非法开采、非法用工的责任,农民工也应负非法参与的责任。当然,对农民我们不能太苛求。这件事迟迟没处理,责任主要在镇里。”
    
      威宁县安监局局长张正德说:“县委领导很重视,批示调查处理,我安排主管副局长去办,因为其他事故干扰,这项工作进展比较慢。不管属于哪种用工,都要本着以人为本的原则,先治伤。我们要和公安机关协调,先控制矿主,明天就开始工作。”
    
      威宁县东风镇镇长辛言举说:“我们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查禁黑煤窑,号召群众不到黑煤窑打工,成绩很大,但没有彻底解决问题。这个煤窑以前炸封过,现在的井口是在原来的井口边上开的。出问题后,安排人去调查了解,孟家不认账。现在,孟家的电话停机,没有手机,联系不上。我们抓紧时间找矿主,让他们拿钱给伤者治伤。”
    
      记者离开威宁后,安监局、国土局、东风镇没有兑现他们的承诺,直到发稿时,有关方面仍没有任何行动,杜应江还躺在家里挨日子。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陆五年内 两亿农民工变成城市人
  • 北京农民工调查:一个工地有两成人吃剩饭
  • 昝爱宗:如此“劳工神圣”:北京工头让农民工吃剩菜
  • 山西一砖窑囚禁30多农民工 白干活被饿面黄肌瘦
  • “农民工”在中国经济中的十大历史性贡献
  • 常坤:我之亲历“农民工、铁路与艾滋病”
  • 大学毕业生月薪跌至1000元 身价等同农民工?
  • 愿“民工荒”让农民工在博弈中胜出
  • 中国农民工维权专业网站17日正式开通
  • 新华网: 我国今年将发展600万农民工进入工会
  • 河南宝灵矿警横行乡里 火钳涝体酷刑对待农民工
  • 党校刊物:中国农民工生存境况堪忧
  • 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称农民工将有养老保险
  • 2005——农民工遭遇社会“九大歧视”(图)
  • 城市对农民工取而不予 到四十豆腐渣
  • 太长高速工程被指欠款数千万 农民工工资几百万
  • 拖欠农民工工资53万 包工头绝望跳楼而亡(图)
  • 广西171位农民工成功追回大毒枭刘招华拖欠工资
  • "过劳死"由知识分子向农民工蔓延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由农民工讨薪想到的
  • 农民工“满意”低工资的反向解读
  • 刘宗正:中国农民工的故事
  • 美国总统布什向中国农民工拜年
  • 一个农民工眼中的2005年十大新闻
  • 不喊农民工“棒棒”喊啥?
  • 重庆市长农民工的“征名启事”让人心酸/赵磊
  • 棒棒歧视:“农民工”仅有改名是不够的/徐晓
  • 林泉: 谁来保障农民和农民工的生存权?---王斌余一案有感
  • 农民工王斌余杀人案 成媒体讨论热门话题
  • 冷万宝: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 受伤害的为何总是“农民工” (图)
  •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 历史会记住这个卑微的杀人犯——农民工王斌余
  • 陈永苗:农民工王斌余快死了,烟草大王褚时健还活着
  • 农民工杀人为何如此多人同情?
  • 杨银波: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 中国农民工的公民权利报告
  • 访谈杨银波:脚踏实地,努力帮助农民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