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天安门母亲要求重评六四依法赔偿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6年5月30日)
    VOA记者: 张蓉湘
    
     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17周年的前夕,天安门母亲发表宣言,要求重评六四,依法赔偿。天安门母亲代表丁子霖说,今年的诉求跟以往不同的地方是,他们愿意展现灵活性,先易后难,暂时搁置难解的争议。 (博讯 boxun.com)

    
    宣言的题目是“我们的信念与主张--纪念六四17周年”,由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国人权”代为对国际媒体发布。
    
    *化解仇恨达成和解*
    
    
    宣言中详细阐述天安门母亲的最新状况和立场。宣言的第一节--历史的回顾披露,目前确定的死难者名单已经达到186位,伤残者则有70多位,而上面的数字只是整个事件中极少的一部份。
    
    第二节则列举天安门母亲的五点基本共识,包括要求重评六四,依法赔偿,主张化解仇恨达成和解,文化重建,并且重申两年前提出的“说出真相,拒绝遗忘,寻求正义,呼唤良知”。
    
    *不容亵渎六四亡灵*
    
    第三节阐明天安门母亲的最新立场,在重申政治问题法律解决的同时,提出应该首先解决的六种涉及受害人基本权利和切身利益的问题,坚持群体性维权,也支持其他难属的个体性维权,并且提出两条原则底线:不容亵渎六四亡灵,不容损害受害者的人格尊严。
    
    天安门母亲希望先解决的六种问题包括:撤销对六四受难亲属的监控和人身限制; 允许家属不受干扰地公开悼念亲人;不再没收海内外的人道救援捐款,全数发还已冻结救助款项;帮助受害人解决就业等基本生活保障;消除对六四伤残者的政治歧视;以及以人道与法治原则,维护由于六四而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受害者权益。
    
    *原则底线无法妥协*
    
    天安门母亲代表丁子霖说,他们注意到当局的门缝开了一点,因此今年也做了一些调整,不过,政府的补偿并不代表是封口费。她强调,宣言中所提出的两条基本原则底线,绝对无法妥协。
    
    丁子霖说:“这个立场比起以前来做了一些调整。我们并不奢望所有问题短期之内获得一揽子的解决,所以可以采取先易后难的原则,对一些存在的重大分歧,我们难属群体和政府方面一时无法取得共识的问题,可以暂时搁置争议,例如对天安门(事件)的定性。我们愿意跟政府平等协商,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谈,但是我们不容亵渎六四亡灵,不容损害受害者的人格尊严。”
    
    *六四前后中国政府外松内紧*
    
    美联社报导,以往中国政府在六四前后禁止家属公开评论天安门事件,甚至予以软禁,中国政府毫不妥协,显示对异议分子的强硬态度。
    
    丁子霖说,北京当局已经开始紧张,不过气氛外松内紧,今年包括张先玲、周淑庄以及她自己在内的天安门母亲们都已经收到过警察的电话。
    
    丁子霖说:“前几天地区管老百姓的民警就给我们家打电话,问:六四周年快到了,你们给中央有什么信吗,有信我帮你们递上去。更让人气愤的是,周淑庄女士,她儿子葬在那里(万安公墓),她跟我说,我年年就盼周年、清明到我儿子墓前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她说,我就是想我儿子啊。几天前我去看她,她告诉我,警察已经来电话了,问她:今年你们去扫墓吗?”
    
    中文部记者打电话给北京市公安局,但是公安局没有评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国政府高度关注首宗「六四」赔偿案,北京加强打击异见。
  • “六四”祭日十七周年宣言
  • 六四檔案可望在12年後解密
  • 中国官方开列“六四责任”名单排名
  • 电影《颐和园》涉六四内容遭北京封杀(图)
  • 六四将至 中国异议人士被告莫乱说乱动
  • 官方出版物:李鹏对六四戒严起关键作用
  • 六四将至异议人士被告莫乱说乱动
  • 六四逼近:北京查封网站打压异见.
  • 自由亚洲: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进行网络民意调查,中国国情咨询网被当局关闭
  • 母亲节前夕 丁子霖希望“六四杀戮”勿重演
  • 世界日报社论:成都赔偿开首例 胡温启用六四政治资源?
  • 澳洲广播电台:首次赔偿六四受难者家属是平反的第一步?
  • RFA:六四难属获补助是否是解决六四问题的理想模式?(图)
  • 丁子霖:关于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的声明
  • 美国之音:成都补助六四期间被打死少年家属
  • 首位'六四'死难者获中国政府赔偿
  • 成都开先例以困难补助金名义发放 六四死者首获恩恤(图)
  • 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六四受难者严晏(组图)(图)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六四”纪念日的困惑/幻影
  • 赵建国:纪念“八九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 童蒙:“六四”枪响了,人民遭殃了!
  • 林泉:《六四》十七年祭
  • 深圳浮雕-----为纪念六四17周年!回忆当年深圳见闻/亚笛多星
  • 羽森对六四和张林的感想
  • 中共今年六四祭日前的节目表/亚笛多星
  • 六四周国聪案:伟大母爱正在感天动地/路坤(图)
  • 关于“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的声明/丁子霖
  •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贺伟华
  • 自称“说真话”、“清扫伪学”的黎鸣何以遗忘“六四”血案?/刘书木
  • 刘晓波: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 邓小平言六四:我们还没动用空军呐/幻影
  • 摒弃“六四”衣钵,维护流亡者回家的权利/安琪
  • 陈永苗:宪政爱国主义与六四精神
  • 分析:马英九要求平反六四才谈统一是和胡温良性互动/心田
  • 六四流血不可避免吗?(八九民运思考之一)/郑旭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